• 第42章 绑架

    更新时间:2017-01-09 09:44:13本章字数:3074字

    “这样不是很好么?这样很好的,我看,我们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说吧,我最近正在忙工作,也顾不了这么多事,等到我手头的事儿都停下来了,咱们在好好商量这件事。”

    他边说着边竭力的屏着呼吸,生怕稍稍突出一口大气,就会暴露自己内心的慌张,可是,他的双眼不停地跳动着,这些张若然都是刊载了眼里。

    送走了张若然后,苏铭见到周玉清站在门外,表情严肃地看着他,然后突然来了一句:“刚刚周维寒来找你的,看你有事,在这儿停留了一会儿就走了。”

    “什么?维寒来了?”

    “不错,他刚刚就在门外,可是在这儿站了一会就走了。”周玉清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因而便平静地告诉了苏铭,随即便走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毕竟,她觉得自己跟他两人之间,似乎已经有了一层十分厚重的隔膜了,而这层隔膜像深厚的大海一样,难以消除。

    然而,苏铭终究是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黄金尊之上,那东西对他来讲,非但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更是魔幻翡翠交给他的五个任务中的第一个,若是这都不能完成,只怕以后的就更加艰难了,那无疑会彻底摧毁它的自信心。

    他跟金未来在屋中讨论了起来,但是金未来却坚持说她只负责他的训练任务,随意使用其他的功能就是僭越,那样对自己的损耗是非常巨大的,既然都这样讲了,那苏铭自然也就不再强求,只能靠着自己的思索,来细细地缕清其中的线索了。

    对于张若然到底能否劝说叶正凯他们去拿黄金尊跟大化集团进行交易,他心里当然也是没有谱的,他也不清楚,自己在张若然心中,究竟还有着多少信任度。

    可是,从她对待自己的态度中,他大约也可以琢磨出一丝半点的痕迹来,那就是,她完全是将自己当做了一种工具,一种利用得当就能得到华美集团寒骷社人员名单的工具,这让他极端愤怒,因而在张若然离开之时,居然是连一点留恋的意味都没有了。

    “未来,我的修为现在已经在什么等级了,是不是快到修炼内功的时候了?我真想早点就修炼内功,要不然的话,在以后的搏杀中,我只怕只能当活靶子了——据说,后面的高手可是愈来愈厉害了,真不知道后面的角色们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他想及天狼那可怕的实力,就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畏惧感,自己洋洋得意的修为,在他们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你放心吧,破山掌练完之后,你的武功修为就快到练力上重的巅峰了,虽然对付不了内功等级的,但也不会像你说的输得那么惨,再把其他的功法练完,巩固巩固,你差不多就可以跟一个内功下重的人打上几十招了。”冷雨木看到他那冷峻的表情,就不由得笑了笑。

    但是,仅仅凭着张若然的一句话,便要去冷叶云那边交差,这未免有些牵强,若是出了什么岔子,那他可就担待不起了,因而他在路上边走边思考着怎样才能从华美那边探听到一些可靠的消息,然而,他绞尽脑汁,也实在想不到他会跟华美集团的哪些人有什么瓜葛。

    可是,就在这时,当他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之时,见到在那长长而狭窄的街道的尽头,停着一辆黑色的宝马车,而车旁边,站着几位鬼鬼祟祟的西装革履戴墨镜的男人,以他的经验来看,这些人肯定就是一些专职杀手。

    当他再细细地沿着他们周身审视了一遍之时,一个不经意间的动作,把他吓得几乎就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在其中一个杀手转身之时,他竟是看到了他手上佩戴的一只银戒指。这种银戒指,一般人或许觉得稀松平常,而在他眼里闪烁着光芒时,却让他觉得格外刺眼。

    不错,那就是毒狼社的特有戒指——这些人是毒狼社的杀手!不过,他们在这里做什么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当他慢慢地朝着那辆汽车蹩近之时,他看到,从那辆车上又下来了三位相同打扮的杀手,他们把头凑在一块儿,秘密的交谈了一些什么,然后就一起向着前面的小道走去。

    这些古怪的行为让苏铭感到极为诧异,因而当下就撇开了一直苦苦缠绕在脑海中的那个问题,而是信步走到了那几人身后,默默地注视着他们。

    “咦?这个女孩儿怎么这么眼熟?”当他跟到一处街角,看到在街头商店中挑选衣服的一位女孩儿时,顿时就产生了一种很强的熟悉感。

    不过,他始终也记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个人。这里并非成都繁华的大街区,而是相对僻静很多的小街道,从这里经过的,通常都是那些上下班的普通劳苦人民,但像这位女孩儿那样穿着华丽光鲜的人,根本就是很久难得一遇。

    尤其是,连毒狼社的杀手们也会在这里出现,看来这里一定酝酿着一场不小的风暴。

    他靠在街角细细的观察着,见到那女孩儿从店门出来之后,四个黑衣人徐徐地跟了上去,同时晃动着手中的戒指,他也就预感到了,这几人是想将那女孩儿给弄到车上。

    女孩儿对这一切当然是毫不知情,就那样默默地往前走着,而苏铭也弄不明白,像她这样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大姑娘,竟然回到这种僻静的所在,那简直就是自找麻烦,可他当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是在脑中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出手相救。

    既然是毒狼社要对付的人,那应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肯定是个坏人,这样来看的话,我也就不用救了。

    苏铭默自地想着,不过,他当即就否定了头脑中的这种念头,认为这不过是他不敢跟毒狼社作对的表现。

    诚然,作为毒狼社的成员,虽然他跟社中很多人往来极少,可是却能感受到毒狼社杀手们行事的心狠手辣和雷厉风行,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倘使被他们绑到社中,会是什么样的下场,谁也不清楚,但他知道,肯定是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想到这里,一种强烈的欲望在催促着他,若是待会儿那伙杀手要将他绑架,自己一定要上千解救,因为再往前走,连半个人影都看不见了,那时候,只有他才是那女孩儿的唯一救星。

    来到了一处最为安静的林间小道上时,或许那女孩儿也发现了气氛有些阴森,因而加紧了步子。

    可那紧紧尾随着的四位杀手在此时却是暴露出了自己的身份,四人同时跳跃而起,像大弹簧蹦到天上一般,就从她头上跨过,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你们要干什么?”见到自己被四位高大健壮的男子包围住了,女孩儿不禁大哭了起来,一边使劲地向后逃,可是又被飞奔到后面的两个人拦住了,所以是前有狼,后有虎,不知道该怎么脱身。

    “你们是什么人?”她又恐惧地嘶喊了一声,然后大呼救命,可是在这种僻静地方,连鬼影子都没有,即便是有,在这些杀手跟前,也只能是白白送死。

    “叶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其中一个杀手冷冷地哼了一句,然后便要上前去,把她拖到徐徐驶来的宝马车上。

    苏铭正躲在一片高大的草丛之后,目睹着当前发生的这一幕,本来还有些莫名其妙,可当他听到“叶小姐”三个字时,登时就想到了那女孩儿是谁,正是叶家千金叶天莉。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吃了一惊,要把她救下来的念头,就愈加的坚定了。

    一来是他正打算想办法从华美集团中探听一些口风,现在的叶天莉正是最佳的途径;再有就是,他跟叶天莉总算是有着一面之交情,尽管两人代表着不同的势力集团,可他认为,叶天莉毕竟是无辜的,因而不能随意让她受到伤害。

    若是把她弄到毒狼社,那可就是生死未卜了,他脑中盘算着,无论如何,也要把她给救下来。

    眼见着那人已经扯住了叶天莉的衣服,就要把她托到宝马车上之时,苏铭想都没想,而是直接从草丛里窜出身来,朝那几人大喝了一声,示意他们赶紧把叶天莉放开。

    叶天莉对苏铭的印象倒是非常深刻的,自从上次见过之后,他的武功修为和英雄形象就在她脑海之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挥之不去,因而当下见到苏铭在凭空出现,隐隐地感到,自己很可能就会得到搭救。

    当然了,苏铭还是不敢正面跟毒狼社过不去,他早把那银戒指深深的藏了起来,生怕被发现之后,自己要遭受逞能的下场。

    “你们几个混蛋,快点把她放开!不然,我非得打算你们几根骨头!”他咬牙切齿地喊道,声音之中包含着愤怒,似乎要食其肉,寑其皮。

    当然了,他自认为对付这几人,还是有着非常高的把握的,从他们的举动上可以看出来,这几人也就是招式下重的杀手,修为并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