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使者

    更新时间:2017-01-13 08:47:19本章字数:3039字

    对于儿子毛遂自荐,这是叶正凯早就料想到了的,而他心里也清楚,他之所以频繁的要带领杀手小队们参加一次次的活动,不是为了公司的利益着想,而是打算借此机会,拉拢那些他尚未置为心腹的杀手。

    譬如海豹,作为黑蚕党的长老级人物,他对叶正凯自然是忠心耿耿的,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背叛,这点叶天明心里再清楚不过了,所以他也就没有正面跟他挑明自己的心思,不然他若是拒绝,又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叶正凯,那么这无疑就成为了他将自己赶出叶家的一个绝好的理由了。

    毕竟不是亲生儿子,叶正凯向来也就没有把他当做未来华美集团的接班人,但是在他潜意识当中认为,只要他能够踏踏实实的修炼,勤勤恳恳地参加自己指定的活动,从不私下拉拢杀手,那样的话,他或许会毫不犹豫地将华美集团交到他的手上。

    可是,叶天明正是年轻气盛,需要创出一番作为的年纪,这时候若是仍旧屈居叶正凯之下,那就不能完全将他的才能发挥出来,这是他所不愿看到的,因而也就万分心急的想要推翻他。

    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使得这天地之间至亲的父子关系,看上去就薄弱了很多,只不过是相互利用的一条纽带罢了,完全就没有了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

    叶正凯虽然不舍杀死他,可是终究也不能任由他在自己头上胡作非为,因而就打算接着某此危险的行动,给他一些大教训,让他尽量安分点,可是看来,他刚刚参加的第一场战斗,就完美的收场了,这让他表面上为夺得了黄金尊而兴奋,内中却还是有这一点隐隐的不爽快。

    这次又正是一个机会,他是绝对不能放过的,因而佯作沉思了一阵,随即就点了点头,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还未来得及跟大化集团的老板联系,那边的人就打起了叶正凯的电话。

    诚然,尽管冷氏家族只是借用大化集团这一道工序,引华美进入他们的彀中而已,可是在这些细节上,为免出纰漏,还是做得相当的谨慎的,这个电话还真就是大化集团的老总邓玉石打来的。

    不过,他跟冷叶云有着深厚的交情,也知道他是在做着一些什么勾当,可是为了保住双方的共同利益,他也只有听从冷叶云的指挥,乖乖的给叶正凯打了这个电话。

    两人在电话中商量了交易的地点,就是在成都千机山,那里距离冷家别墅和叶家别墅都有着几十公里的距离,而且最短的路途之上,大多都是狭窄的山道,非常危险。

    但是要正大光明的从大道上过的话,这么多的杀手,若是受到沿路的重重盘查,只怕就要麻烦很多了。

    邓玉石旁边,野鹰、苏铭和冷叶云在那里等候着,听到外放的叶正凯的声音,感到十分的咬牙切齿,毕竟他把自家的黄金尊给抢了走,虽然已经落入了自己的圈套之中,可还是有着强烈的不满。

    “我们到底要派多少杀手过去?我想,华美集团不会那么笨的,他们这次来,很可能不会带上真正的黄金尊,那样的话,他们就会带上很多的杀手,我们的人数要是少了,那就肯定要被他们吞掉了,野鹰,你怎么看呢?”冷叶云叨叨了一阵,然后问野鹰道。

    “老板说的确实有道理,华美集团不会这么笨的,他们很可能不会像我们一样这么中规中矩的,说不定就会派出来一大部分的杀手来对付我们,那样的话,我们就倒大霉了,所以还是多派一些杀手,埋伏起来,到时候如果他们真的把黄金尊给拿了出去,那我们就小小的教训他们一次,要是他们真是空手套白狼,那就狠狠地打他们一通。”野鹰说时,目光之中迸射着一股强烈的战意火花,仿佛想要瞬间就把整个华美集团焚烧一空。

    “既然我们这么想,那华美肯定也会这么想的,说不定我们的杀手过去了之后,会跟他们的杀手撞个正着,到时可就窘大了。”苏铭毕竟是大学毕业生,对于任何事情的考虑,都不会仅仅停留在最表层的理解上面,因而他想到的这个问题,就非常尖锐的摆在了大家的面前。

    一时间,哄然的议论声就在大厅之中传了起来,对于这个棘手的问题,猛然间根本就没有一个确定的结果。

    讨论到最后,苏铭才是想到了一个比较周全的方法,那就是在交易开始之前,他先派人到叶家去进行一番商讨,这样的话,或许可以将尖锐的矛盾给磨平了下来,这样的话,也就为自己争夺了一些准备的时间。

    毕竟,冷家势力在成都,不比叶家,要在短时间内调集那么多的高手,是不太可能的,尤其是在自身遭受到了重创之后,他们就必须要为自己谋得准备的时间了,因而这个使者也就变得十分必要了起来。

    可惜的是,苏铭在打完电话之后,才知道冷家居然面临着无人可用的窘状,不然他一定会再往后拖延一些时间的。

    “那么这个使者要派谁去呢?”冷叶云目光扫视着诸位杀手,从他们脸上看到的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态,最终就把目标锁定在了苏铭身上。

    见到冷叶云就像盯着一个黄金尊似的宝贝一样,上下打量着自己时,苏铭虽然觉得非常惊诧,可是也在他的预料之内,既然自己能提出这个建议,那么自然也就要由自己来做解铃人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苏兄弟,明天就麻烦你到叶家跑一趟了,我们都在这里等着你的消息,这一次,我非得让叶家重蹈我们的覆辙。”冷叶云狠狠地道。

    这无疑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充满了危险性,而苏铭也并不晓得如何才能说服华美,让他们平平静静的到交易地点去,而不是跟也冷叶云一般,提前便埋伏好杀手,这个难度无异于直接跟他索要黄金尊,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

    可是,他毕竟还有着最后的一张底牌,那就是叶天莉,通过她,或许自己能够获取华美的一些信任,当然了,若是真的借她之后使得叶家遭受重创,那么她一定会对自己恨之入骨,这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他在屋角里连续地叹息着,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黄金尊居然会生出这么大的波澜,让得形势像洪水猛兽一般,全然无法抗拒。

    对于当前这种窘状,他也是毫无办法。

    “你说,华美会不会也派下杀手埋伏呢?要是那样的话,万一我们的力量拼不过他们,那可就要遭殃了。”

    苏铭问金未来道,然而,他心里却有着几分的打量,在某种程度上,他已经确定华美会设下埋伏的,只是地点有所不同而已。

    他刚刚想到,自己前去探查情况,不是给对方吃定心丸,简直就让挑明了要跟他们叫板,因为在交易之前,让自己这个所谓的“杀手”过去,他们一定会认为是要刺探情况,态度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是肯定的,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如果不会派杀手来埋伏,至少也会带上不少的力量,那样的话,恐怕也要展开一场血战。

    你过去,借着叶天莉和张若然这两个人,很可能就会打消他们的疑虑。”金未来笑容灿灿地道,对于这种生死搏战的问题,她完全不放在心上,只是微微地提了一句而已。

    苏铭照着她的思路想了一遍,脑中差不多有了一个模糊的计划之后,就钻回到了异度空间当中,修炼起了破荒掌。

    那是一种全新的掌法,对体能的要求更高,因而修炼的强度和难度自然也就更强了好几倍,他要付出更多的血汗,才能有所收获。

    月光淡如水,打在庭院之内,人看上去,像是一层薄薄的流沙在徐徐地游动着,从头至尾,接连不断,纹理清晰。

    天很快就亮了,沉浸在修炼之中,他觉得时光就像白驹过隙一般,眨眼之间就被甩到了后面。

    眼见着太阳已经高高升起,在树梢之上,斜斜地射着光线,为他指引着道路,苏铭赶紧是了一把脸,随即便披上一层衬衫,向着叶家别墅赶去了。

    叶家别墅规模也是非常之大,不过距离自己租赁的房屋和冷家都还是有着不短的距离,因而他在车上,颠簸摇晃之中,又有了些倦意。

    汽车沿着长长的公路一路行驶着,来到了另一处豪华的别墅区时,他才是慌慌张张地从车上走了下来,细细的踱着步子,似乎不敢大胆地往前走上半步。

    毕竟,这冷家使者可并不是好当的,对于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黑蚕党杀手来讲,凡是能够惹怒他们的一件小事情,都随时会牵连到自己,那时他们若是痛下杀手,自己也就完蛋了。

    想着想着,他就一路的往前,按照电话中叶天明的指引,来到了一座超级豪华的大庄园似的别去门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