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埋伏

    更新时间:2017-01-17 09:36:57本章字数:3094字

    所以他还是让车队们保持了很大的空当,徐徐地朝前行驶着,而苏铭坐到了中间的车内,神经格外紧张。

    冷叶云马上跟那些埋伏好的杀手们打了电话,通知他们赶紧做好准备,只等着叶家的杀手们一到,就给他们痛痛一击。

    最终,一行车还是顺利地来到了千机山预定的交易地点,可是叶家的车辆还没有到,冷叶云走下车来,向四面观察着情况,一边向着埋伏好的杀手们打手势致意。

    “希望他们能跳到我们的圈套里,我刚刚给杀手们土狼他们打过电话了,说是没有发现附近有什么华美集团的人,看样子,他们还真是相信了我们的诚意,没有埋伏呢。”冷叶云对野鹰道,神态自若,信心满满,可是当他见到苏铭却是一副非常紧张的神情时,当即就让他放松下来。不过,他紧张的神情并没有消失,他总是觉得,这附近的大山之中,总像有着一只只无形的眼睛,在死死的盯着他们,就像一个个锋利的尖刀,随时都可能像他们猛烈插来。

    狂猛的风从树隙之间源源不断地钻来的,卷着燥闷的空气,打在苏铭脸上,让他觉得非常疼痛。

    “不对,今天肯定要有什么事情发生的,叶正凯的人,我认为还是值得信赖的,可心里怎么就总不踏实呢?”他低声默自对金未来道,想让她来帮助自己消弭胸中的不悦。

    可是,金未来对这些事情,自然是莫不关心的,但却很能理解他的心情,毕竟这件交易可是由自己一手促成的,若是失败了,那自己在冷家待不下去倒是个小问题,更为严重的是,他随时都可能有性命之虞。大风骤然停息,只剩着“簌簌”的微风在低低地吹着,苏铭从这微风递送的声响之中,听到了滚滚车轮的声音,那正是叶家的车队。

    冷叶云是必须要隐蔽起来的,无论己方的势力胜过对方还是处于劣势,他都必须要深藏不露的,若是被对方的杀手抓住,那么整个的天龙集团,差不多就垮了一半儿,以后也就没了跟华美作对的资本,彻底衰败是早晚的事儿。

    邓玉石也没有亲自来,而是让一位冷家的杀手天狼,扮作了自己的委托人,毕竟他也不想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前来。这天狼,之前已经说过,乃是一位有着内功上重的无敌高手,堂堂野鹰在他跟前,也是会感到始终有一股凌厉的战气在轰击着自己的身体。

    一般的武者站在他旁边,都会承受不住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强横的内气,而会选择逃离。天狼一出,就足以证实了冷叶云对这个复仇计划的重视程度,上次遭受的打击,他这次一定要找回来,所以,他当下赶紧的躲到了埋伏的杀手最为集中的一个隐秘的草从后面,静静地观察着一切底下的人的行动。

    叶天明带着将近二十辆的汽车过来了,每一辆车上,都约有七位杀手,这个数字,已经是非常恐怖了,毕竟黑蚕党的杀手数量虽多,要同时派遣出这样多的高手,在之前也是从未有过的。

    叶天明见到天狼身上有着一种超强的领袖气质,想也没有多想,就把他当做了交易者的老大,因而走到了他的跟前。

    可是,就在他开口之前,他相对薄弱的修为,被天狼的内功一冲,瞬间就仿佛不复存在了,他之前引以为豪的那种修为,在他看来形同虚设,这让他感到格外惊恐。

    “你就是大化集团管事的么?我要先看看你们的货款。”叶天明对天狼道,他想要先查验货款,然后再将黄金尊拿出来;而天狼早已经准备好了货款,大手一挥,后面的一个杀手提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过来,徐徐地打开,将里面的一叠叠百元大钞都露了出来。叶天明从中任意地抽取了几张,见到都是真钞,当时就愣了下去,然后嘴角浮起了一丝的微笑,似乎有所打算。

    正当他想着到后面把黄金尊拿来给天狼看时,天狼却喝了一声,让他停了下来。

    “怎么?难道你不要看货么?”叶天明惊诧地问。

    天狼冷冷一笑,舞动着手中的拳头道:“哼!等会儿我们把黄金尊给抢过来,不是照样能验货么?现在,不是你们说了算,是我们说了算,哈哈!”叶天明闻言,不解其意,可是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因而猛地往后退了一大步;而天狼却是一挥手,把隐藏在高坡上的杀手们都唤了出来。

    “怦怦怦怦怦!”空旷的山谷之中,响起了一阵阵巨大而凌乱的枪声,那些躲在高处的杀手们,听到命令后,赶紧是窜了出来,端起手中的大枪,便是朝着底下的叶天明所带领的黑蚕党的杀手们横扫了过去,这让得毫无准备的他们,在短短的二十秒的时间内,就损失了二三十人。

    最终,叶天明带着一些杀手们,顶着密集的子弹,躲到了一处有突兀的大石庇护的角落里,这才躲过了他们的射击,同时也让自己的手下们把子弹上膛,准备搏杀。寒骷社的杀手们,见到叶天明一行人紧紧的躲了起来,知道是该进行武力搏杀的时候了,因而都丢下了手中的枪支,冲了下来,朝着他们所躲藏的那个角落里,像万马奔腾一样杀来。

    眼见着叶天明一行人,一时之间根本就是无处躲藏,而且倘使硬拼的话,恐怕也不是对手,苏铭在远处静静的注视着,心情万分平静,止如死水,等待着那些杀手们,尽快将黄金尊夺回来。

    野鹰见到势头完全是偏向了自己这边,因而抹抹嘴角笑道:“苏兄弟,这次真是多亏你了,黄金尊马上就要到手了,你是头功,幸好叶正凯没有人,不然这里就是他的葬身之地了。”

    过度的兴奋,使得野鹰摩拳擦掌,恨不得也亲自冲上去,把那些剩余的黑蚕党杀手们给杀个干净,可是有着那些寒骷社杀手,他也就放心了许多,因而没有动身。正在形势万分紧急的关头,叶天明却是在连续不断的枪响之中,拨出了一个电话,随即冷冷一笑,朝着前面的山头上打了个手势。

    这个微小的举动,让苏铭看到,当即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自己的杀手们是在毫无准备的向下冲的,若是对面的山头上有着杀手埋伏,那时子弹打来,他们根本就没有躲闪的时间和空间,只能当成活靶子,所以他预见事情的不妙,赶紧是对野鹰说道:“不好了,老大,快点让他们退回去,不然就要出大事了,快点!”

    他身为寒骷社的一个高级成员,自然没有对那些杀手的指挥权,他就算是扯破了嗓子,用身子堵住枪眼让他们回去,也是很不现实的,所以只能说服野鹰,让他去下命令。

    可是,当下野鹰却正在兴头上,因为他坚信那黄金尊已经是囊中之物了,只需稍一探手,就能抢夺过来,所以对苏铭的话,倒是感到非常惊诧,以为他是有所害怕,就冷笑着道:“怎么样,害怕了?放心吧,等会儿我们上去的时候,也就没有多少人了,以你的修为,不会受到伤害的。”

    他完全就不理解苏铭的意思,他也只能亲自地冲上了前去,朝着那些寒骷社杀手们使劲的叫嚷着,可是结果却在意料之中,那些人的目光朝他这里扫了过去,又急忙地回转过来,继续朝着山坡下冲去,眼见着快到下坡的那一块突兀的草地上了,那里是光秃秃的石头,毫无遮拦,若是遭到埋伏,只能当成活靶子。

    可是,再往叶天明那边望去,只见他仍旧在徐徐地挥动着手指,旋即就停了下来,点了点头,苏铭看到,只能摇着头叹息,往后大退了几步,躲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界,至少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果然,在那些寒骷社的杀手们都冲到了裸石上面,准备往坡下跳去的时候,在对面不太远处的山头上,猛然的便有一排排子弹扫射而出,带着吞噬天地的气势,将一切所碰触之物都打得不堪入目。

    而那些肉身凡胎的杀手们,比之那些坑坑洼洼的石头,当然强不到哪里去了,一百多人,差不多这下就损失了五六十个,还有一些,则是负了不同程度的伤,退回了树林之中。

    野鹰见状,当即就惊慌了起来,拉着苏铭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确保万无一失了么?”

    这个问题,不用野鹰问,他自己也非常想弄明白,毕竟从叶正凯的言语和行为中,他可以看出,他绝对不会是个太过奸诈的小人,至少在这个交易方面,他还不会像冷叶云一样,咄咄逼人,暗用心机,可是他们目前却真切的遭到了猛烈的攻击,连坡下的杀手们,也是遭到了一番横扫,死伤惨重,都边打边躲回了山林里。

    野鹰左肩上被打了一枪,索性伤势不重,随意的包扎了一下,止血之后,就边龇牙咧嘴的忍着痛边骂道:“他妈的,这伙畜生,怎么就埋伏上来了?我们明明搜过山了,没有人埋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