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阴谋

    更新时间:2017-01-21 09:26:38本章字数:3130字

    吴潇楚的老同学要见我?他在心里默自地嘀咕着,从那人的姓名上来看,自己之前绝对是不认识这个人的,这也正是让他惊奇的地方。

    想到这里,苏铭不由得更加谨慎了起来,可是,他也是不好拒绝,毕竟吴潇楚曾经在医院对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尽管自己明天休假,正准备好好的歇息一天,可是他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那行,就这样吧,我明天下午三点就去天汇剧院,你稍后告诉他吧。”

    苏铭匆匆把电话挂断,觉得心里此时像有着一只小鹿在砰砰地跳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怪异的想法。

    冷家再度遭遇伏击,已经是让他极为烦心了,因为说不定自己就要被冷家炒鱿鱼了,到时不但得不到黄金尊,连维持生计的薪水都得不到了,所以他心里已经很堵得慌了,还要为着寻找那个眼线而烦忧着,似乎有两个脑子才够用,当下又是碰到了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一时之间,脉脉不得语,只是沉沉地吐了一大口气。

    “未来,我怎么总是觉得最近有很多事情让我不顺心呢?明天怎么有陌生人找我呢?肯定不是寒骷社的毒狼社的,说不定又是一个觊觎上了黄金尊和杀手名单的组织,看来我又有麻烦来了。”他略带着些抱怨地道。

    可是,金未来却是表现得相当镇定,笑吟吟地道:“从你得到魔幻翡翠,然后开始修炼的那一天,就注定了肯定要受到很多麻烦和困扰的,不然也就不会让你得到那么多的益处的。

    你看,不但你的腿好了,薪水又这么高,虽然每天都活得很累,可这就算是代价吧。”

    听到这句话,心里非常不爽快的苏铭,也是逐渐的恢复了平静,开始进入异度空间当中修炼了,准备把破荒掌的招式,再稳固一遍。

    天很快就亮了,修炼的时候,时间果然过的很快,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练习了七八个小时,今晚他没有停歇,而是直接一直练习到了天亮,感觉对于那破荒掌的掌握,又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跟那人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半,所以他不必着急,而是先到冷家去,处理了一些事宜,又带着周玉清去周天标家中看了看。

    他之所以这样做,并非是打算跟着周玉清一道探望周天标,而是要从他身上捕捉一些有用的信息。

    周天标见到妹妹在苏铭的陪伴下,一脸的幸福神色,心里也不由得高兴了起来,把两人迎了进去。

    他拍着苏铭的右肩道:“怎么样,最近你们过得还好吧?我从玉清的脸色上就可以看出来,你们最近还不错,多亏了你的保护,我最近经常有事儿出去,家里很不安全,玉清要是还在这里呆着,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对于这个话题,他显然是没有什么资格责备周天标的,因为在黄金尊交易风波过后,他就愈加的感到,自己的处境似乎比那周天标还要坏上很多,虽然自己并没有正面得罪什么杀手,可是他却在无形之中,成了一切矛盾的集合点,每种势力都企图从他这里打开一些突破口,借机获利。

    他目光转移到了周玉清身上,见她如莲花一样洁净明朗的脸上,闪耀着一团明亮的阳光,这阳光之下,一种盛放的欢笑在慢慢的扩延着,好像瞬间就铺满了整间屋子。

    他确实从周玉清脸上看到了满足的神色,这就更让他对自己有了愧疚心,低下头,默默不语了起来。

    他险些就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就是从周天标口中套出一些话来,倒是周天标此时提醒了他:“对了,苏兄弟,我可是听说,你最近受到了不小的麻烦,是不是?”

    “麻烦?我最近倒是没有什么大麻烦,就是心烦意乱,我不知道周兄指的是什么。”他明知周天标所说,可还是尽力的掩饰着,只期待着让他亲自将那实话出来,再予以追问。

    “苏兄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就是一两天前的事儿吧?我好像听说,你们冷家跟华美交易的时候,可是遭到了不小的损失,差不多连十个人都没剩到,是不是有这么档子事儿?”周天标没有挑明之前,苏铭觉得以他的手段,要知道这件事情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可是当他真正的说清道明了之后,他竟是感到了很大的惊诧,像被洪钟撞醒了一般,猛地一愣。

    这件事情,乃是万分绝密的,华美绝对不会将他们杀人夺财的行为说出去,而杀手损失了将近一半的黑蚕党背后撑腰的冷氏家族,则更是不敢将之公之于众了,因而,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消息是从哪里得到的。

    周玉清说她从未跟周天标提及过,自己也是守口如瓶,这就让他更加的惶惑了。

    “这件事……这件事嘛,我也不瞒周兄,确实是有,我们损失还挺惨重的,要不是我修为稍稍高一点,机灵一点,只怕我也回不来了,相信这些周兄都已经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吧?但我就想问的是,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呢?”他大胆地提问道。

    原以为,自己实言相告,周天标自然也不会隐瞒的,可是却没想到,周天标对他消息的来源却是讳莫如深,怎么也不肯轻易透露。

    “你也知道,作为一个武道大团体,吞天猎月堂也有很多人,想要了解一件事情,本来就是非常简单的,再说了,你们这些事,也都是在武道界的范围内,我们要得到这个消息,简直是在正常不过了。”周天标冷笑着道,声音之中,有着无限的得意。

    虽然周天标的这个答案含糊其辞,可是苏铭却已经猜到了,不是周玉清告知他的,就是吞天猎月堂在冷家安插了眼线,不过,他目前对于这些眼线的消息,却是一无所知,因而,他才有了一种极大的危机感,觉得好像周身随时都在被一种巨大的危险包围着,稍不留意,就会葬身火海。

    当然了,他目前还并没有感到,这些眼线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尽管他们最终都是要通过自己来完成目标,但至少眼前看来,他还是比较安全的,这让他在默默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哈哈!周兄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我们以为早就把这个消息给封锁了,但没想到,还是让你探查的这么清楚,我还真是不得不佩服呢,这样吧,我还有点事,你们两个先聊着吧,等会儿我就不过来了,下午还有点事儿,玉清自己先回去吧,别等我了。”

    苏铭道,既然跟周天标没有什么多余的话题可聊,也就只好匆匆告辞,到外面的山海公园里转了几遭,吃过午饭后,又到几家影视用品店里瞧了瞧,消磨着时间。

    等到他低头看到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钟时,便赶紧的拦下了一辆车,往天汇剧院赶去了。

    来到剧院门口之时,远远的见到吴潇楚在那里朝自己打着招呼,苏铭心里感到有一股十分微妙的感受,在沿着自己的经络,徐徐地向下流动着,似乎整个的身体,都因着这股热流,而沉沉的坠了下去。

    来到吴潇楚跟前时,他却不知道该怎么样打招呼了,毕竟两人许久不见了,而这次会面居然也是因为这个可笑的原因,所以他们都表现得格外的拘束。

    最终还是苏铭先打破了僵持的沉默,问道:“你最近的生活还好么?”“呵呵,你也知道,我们做护士的,永远都是那样,你要用心照顾病人,用微笑迎接、送走那些病人,这就够了,生活非常单调,没有一点波澜,哪像你呢,整天活得那么精彩。”吴潇楚话语之间,似乎总有一种让苏铭揣摩不透的东西。

    两人聊着聊着,苏铭就听到了吴潇楚背后,传来了一声厚重的嗓音:“潇楚,潇楚,你们来了?”

    两人闻言,都赶紧回过头去,见到一位身披黑色长衫,带着方框墨镜的男子站在他们的身后,朝吴潇楚冷冷地笑着,然后又十分诡异地朝苏铭甩了个眼光过去,当做招呼。

    他细细看去,但见那人年纪不过三十,留着络腮胡子,脸上一道短短的疤痕,生的倒也算英俊,眼睛圆而有神,不过,那瞳仁之上闪动着的,却是隐隐的寒气,这点让苏铭感到心生恐惧。

    毕竟,这武道界的杀手太多了,他不能不时刻提防着,因而见到这人居然也有着不浅的修为之时,他就不由得不打起精神,做起警惕了,防止来者不善。

    尤其是他跟自己以那种不屑的方式打了个招呼后,他对其就愈加的怀疑起来,干脆把目光一转,移动了身旁的大酒店上。

    见到两人见面,都没有什么好情绪,吴潇楚就万般惶惑起来,因为在她看来,这两人肯定是互不相识的,可是在初一见面就能彼此厌恶,这着实一件让人挠头的事。

    可是,她也无可奈何,只得犹疑了一会儿,然后走到那人跟前道:“子文,你来了?这就是我给你请来的客人,不过从你的表情上来看,你好像对他并不欢迎啊!”那人名叫张子文,乃是天丰集团董事长张天奇的二儿子,也有着招式上重的修为,但比之苏铭还要差上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