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合作

    更新时间:2017-01-22 08:58:35本章字数:3117字

    他也是心狠手毒的角色,向来都是不轻易出面的,无论大小事宜,一般都是父亲、哥哥出面,或者是由底下的杀手团子里的人去解决,这次他既然能亲自把苏铭请来,看来也肯定是有着不小的问题。

    苏铭对此当然是并不知晓,可是他从对方的派头上,倒也能琢磨出一些端倪来,便是跟着吴潇楚,一道往天汇剧院对面的小酒店二楼去了。

    来到包房之后,随意点了一些酒菜,吴潇楚就开始做融冰使者,打算消除两人之间的那层莫名的坚冰。

    当然了,苏铭是看出了他身上的那种大杀气,所以才对他冷眼相看。可他终究还是有事要求苏铭的,态度自然就稍稍有了缓和。

    “苏兄弟,刚刚真是不好意思,这样吧,我们先来干一杯,等会儿还有事跟你商量呢,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这是我的名片,我先干为敬。”

    张子文说着,一手从口袋里摸着自己的名片,一手往酒杯里斟酒,言罢,便将名片按在桌上滑了过去,一边就把酒大口地吞了下去。

    吴潇楚见到张子文表情严肃,表情十分冷峻,就知道他这次前来,一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谈。

    因为她对自己的这位老同学,一直都是有着一种神秘感,两人虽是同学,可她之前对他的了解,只是停留在最表面上,一旦涉及他深层的背景,便不了了之了。

    因而,她当下以为,或许自己在这里也仅是个障碍而已,便提出要离开。“子文,我看你是不是有大事要谈?如果不方便的话,那我还是先走吧!”吴潇楚微微颤抖着问道。

    张子文忖了一忖回道:“这倒不必了,要是你真想走的话,那我就送送你吧。”他的话语,虽然很是客套,也言中之意尽露。

    但苏铭可就不愿意了,待在吴潇楚跟前,他心里至少还有着一些温热感,但若是单独跟面前的这位杀手头子谈生意,恐怕他半刻钟待不下去。

    所以,他还是极力的挽留着吴潇楚,一直到她同意留下来,可是,他看到吴潇楚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张子文身上,很显然她是有所顾忌。

    “张经理,真是不好意思,要是潇楚不在我身边的话,我还真是有点不习惯,所以请你不要见怪,有什么事情,她听到也不会到处宣扬的,你就请讲吧。”他客气地道。

    张子文内心也很是焦急,当下就不顾这些细节了,便对苏铭道:“听说苏兄弟是冷氏家族的保镖,好像还挺受到冷叶云的信任的,我也是听外人提起的,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他心里猛地一怔,听见他提起冷氏家族,差不多就摸清了他的来路,肯定就是冲着那黄金来的,或者还有寒骷社杀手的名单,嘴角微微一沉,随即轻轻地点了点头。

    “不错,这又怎么样?”“既然这事是真的,那就好谈了,我想苏兄弟刚刚应该看到我们天丰集团的实力了吧?我们是山东省最大、全国第二大的文化产业集团,在全国拥有几百家分公司。我们最近要在洛城举办一次全国规模的文化展览,让各地都能够充分的展示他们的本土文化。当然了,这次文化产业,还有众多的媒体和国外集团受邀,哪家公司要是能脱颖而出,就能得到国内外的一些超大公司的青睐,那是生意保准蒸蒸日上。”

    张子文解释的非常含糊,让苏铭一头雾水,不过,他对这个也并没有多少兴趣。

    吴潇楚也纳了闷了,想不出这到底跟苏铭这个与文化已经八辈子不着边了的人扯上关系,所以不及他开口,自己就抢着问道:“子文,你说明白点,这方面的东西我们不懂,你不要让他听得稀里糊涂的。”

    张子文眉头一皱,朝门边瞧了瞧,随后便终于是说到了点子上:“是这样的,我们天丰集团呢,作为主办方,自然想要让风头该国其他公司和文化团体,但是好像又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炫耀的东西拿出来展览。

    我听说冷家好像有尊黄金尊,价值连城,想要让苏兄弟能不能给我弄来。”

    原来是这样,终究是扯到了那黄金尊上面。

    苏铭听到这句话之后,冷冷地暗笑了一句,心知果然是来者不善,便十分的紧张了起来。

    以他对天丰集团的了解,他也仅仅知道那是一家非常大的企业而已,总公司就在洛城一带,因为洛城乃是山东地区不可或缺的一个文化交流地,所以天丰集团作为全国规模最大的文化集团之一,座落在那一带自然也就可以理解了。

    然而,对于他们究竟是如何得知冷家拥有黄金尊的,这就不得而知了,而且,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他很难想象,既然能够得知那个消息,那么为什么就不能及时的得到消息更新呢?但它所想的,倒还不仅仅限于此,还有这背后的那个巨大的阴谋。

    因为张子文的口中,不一定会蹦出一个惊天的大抢夺计划来,那样的话,又将是有一场好戏上演了。

    想到这里,苏铭咂了咂嘴,似乎对这种勾心斗角、注重杀戮的武道界和商界的事情,已经极度厌倦了,可是为了自己的承诺,为了他今后的发达,无论如何他也得受着。

    摊开双手,细细的审视着上面因自己修炼而起的一层薄茧,苏铭微微低笑,见到两人都在用惊异的眼光盯着自己,便抬起头道:“可是,张经理不清楚,我却了如指掌,那黄金尊不在冷家,所以你找我恐怕是要白费心机了。”

    原本以为,自己解释清楚之后,这张子文便会放自己走,可是没料到,即便他一味的推搪着,同时企图做出各种解释,可是好像都没有用,对于他的言语,那张子文都当做了耳边风。

    直到他收到了一条短信之后,才打消了心中的疑惑。

    那短信上面写的,就是冷家的黄金尊已经被华美集团抢了去,所以他对苏铭的话,也就逐渐的相信了。

    “既然这样,我和苏兄弟就应该像一个办法,能让几方都得到利益。

    我本来还担心苏兄因为雇主的情面而不肯下手,现在倒好,华美抢了你们的东西,你对他们是恨之入骨吧?那就让我们联手把黄金尊抢回来吧,事成之后,你会得到五百万的赏金。”

    张子文说出这个价格时,还是非常坦然的,可是在苏铭的心里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五百万,这简直就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一个数字,虽然对张子文这种超级富豪的儿子来讲,这根本就是一个小数目,但放到他身上,那厚厚的一摞纸币就能把他压死,对“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理解,又更深了一层。

    但想归想,要从堂堂华美手里把黄金尊夺走,那是何等的艰难啊,自己之前凭借着寒骷社的力量,也没能占到什么便宜,现在居然还让自己单枪匹马的想办法,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这个应该很难办吧?你知道,华美集团可是铜墙铁铸的,黄金尊外面不知道有多少比我们武功高强的人把守,想要得到黄金尊,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如果张经理能想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我就同意了。”

    苏铭把这个难题丢给了张子文。他其实既想得到黄金尊,又不想失去那五百万的赏金,早已经在脑海中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计划,所以此时也就是考验着张子文而已,至于他到底能不能拿出什么办法来,对他根本毫无影响。

    “就是啊,好端端的,华美怎么能把黄金尊拱手让人呢?子文,你的这个要求也太难了吧?”吴潇楚也在一旁插话道。

    张子文并没有考虑那么长远,他之前完全就以为那黄金尊在冷家,所以想的是让苏铭找个几乎,把黄金尊偷出来,然后给他些赏钱打发走就行了。而他自己完全可以那着黄金尊到父亲跟前邀功,那样的话,张天奇知道他能干,说不定以后会把天丰公司交给他,而不是他哥哥。

    然而,他自从刚刚感受到那条短信之后,对于如何是好,一直没有一个合适的方法,心里像揣着一头小鹿一样怦怦乱跳。所以对于苏铭的这个问题,支支吾吾的“呃”了半天,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他也只能是把希望全都寄托到了苏铭身上,毕竟这对提升他在集团中的地位,有巨大的帮助,不管怎样,他也要办成。

    “你看这样吧,我目前还没有想到什么好的主意,毕竟你对他们几方面的事情了解的比较清楚,只要是能把黄金尊交到我手里,以后不管它是被人抢了还是怎么了,都不碍你的事,五百万会即可达到你的户头上。”

    张子文的言语之中,流露着对这黄金尊的迫切需要之情。听到这里,苏铭内心一阵奸笑,既然他对方那么焦慌,那他自然就可以借机好好的敲上一笔,也就不用顾及什么颜面了,毕竟死要面子活受罪,他随着时间,变的日渐成熟了,所以此时佯作思考的样子:“这个确实比较困难,弄不好我还有丢了命,这太不值了,要是你能考虑把价钱提升到一千五百万,这倒可以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