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离间

    更新时间:2017-01-24 09:14:28本章字数:3119字

    这个不行,我时间很忙,什么话不能现在说?跟你说话已经是看在若然的面子上了,不要得寸进尺!这个这个对叶先生你是很重要的事,我想你肯定会很感兴趣的,到时候你不会失望的,麻烦你抽点时间行么?

    是关于你和叶老板之间的事儿。他的话,即刻就调动了冰冷的叶天明的兴趣。什么?我和我爸?那个家伙哦,不行,我到时看着吧!啪!叶天明说罢,便使劲地挂断了电话。

    可是,在六点多钟的时候,焦急等待中的苏铭还是接到了叶天明的来电,让他八点钟准时赶到宇翔茶馆,这让他激动万分。苏铭草草地收拾了一下,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动身往预定地点赶去。

    宇翔茶馆中,没有几个人,清净寥落。叶天明正襟危坐,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等待着,右手中指指甲狠狠地扣进了前额的肉中,留下了一道短痕。

    他原本是不打算见到苏铭的,毕竟两人代表着不同的势力集团,根本无需多言,只要在手底下见真章即可,不过苏铭的话语中提及了叶正凯,这就仿佛触动了他内心最底层的神秘,让他不由得多心了几分,只好前来探探情况。

    苏铭找到了那个角落,两人目光相触之时,整间被茶香笼罩的小茶馆当中的气氛,顿时就凝重了很多,他踏着小碎步,听着自己啪啪无节奏的脚步声,来到了叶天明跟前。

    叶天明正在品茗。

    他可是真正的茶道高手,打小便学到了那一套标准的茶艺,又天天能品到一些名茶,在这方面的造诣自然比苏铭高上很多。

    因而,苏铭并未打断他,而是等他慢慢的放下杯子,才是嗫嚅了一会儿,打算开口。

    你找我什么事?快说,我时间有限。叶天明抢在他之前,依旧冷冰冰的甩了一句道。

    苏铭眼球转了两圈,微微苦笑道:叶经理真是茶道中人,不像我,凡夫俗子,什么都不懂,就知道打打杀杀。

    所以,我现在要谈的也是打打杀杀的事儿。他说罢,神秘扬了扬眉,把头压低,轻声对他呢喃道:听说你跟叶老板不是很合得来,你又不是他亲生的,我看你早就有代替他的心思了是不是?这个你怎么知道?再说了,就算是这样,也是华美内部的事情,也轮不到你来管!他并不回答,而是哈哈一笑,拍了拍叶天明的肩膀,带着一些嘲讽的意味。

    叶天明见他动手动脚的,便以为他要跟自己动手,因而往后一缩,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摆开了架势。

    不要这么慌张,要做大事,怎么能不学会冷静呢?你要取代叶老板的位置,就得跟他一样,泰然自若。

    我们老板受够了叶正凯的欺辱,想找个机会除掉他。当然了,虽然两次伏击都是你带人来的,不过我们不怪罪你,还想帮你把叶正凯那家伙给掀下来。

    他见叶天明情绪激动,就表现得分外镇定,让他也跟着,把情绪稳了下来。

    叶天明对他的话,还是将信将疑,不知道这其间究竟隐藏着怎么样的阴谋,可是,他的言语像刀锋一样,直直地刺入了他的心窝,触醒了他最根本的愿望,这让他无论如何也静不下来。

    他渴望取代叶正凯,已不单单是一天两天了,好几年来,几乎日思夜想的,都是如何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借机把叶正凯除掉,可是总是不得时机。

    毕竟,老辣的叶正凯比他要精明的多,他的那些上层杀手们,都是他精心培育的,可谓忠心耿耿,没人会顺从叶天明。

    仅仅靠着一些小喽啰,就想要彻底铲除叶正凯几十年的老根底,简直难比登天。因而,当苏铭提到要跟他联合干掉叶正凯的时候,他刚开始还有着一些冲动的,可随即就镇定了下来,怀疑这其中并不像他所言的那么简单。

    哦?这不会是离间计吧?把我们父子两个各个击破,然后华美就垮台了,你们冷氏家族就少了一个强大的竞争敌手,这个梦,未免有些不切实际吧?叶天明显然对他的鬼话,根本就毫不动心,反倒是以为他要借刀杀人,再将自己除掉,所以语气当中尽是冰冷的杀机。

    苏铭早就料到了这点,但他并不慌张,而是走到叶天明身边,示意他静下去,随后自己徐徐地走到了窗边,晒着明亮的日光,伸了个懒腰,又走回来,沉沉地笑道:你以为你现在的处境就有多妙么?告诉你,黄金尊弄到手后,叶正凯肯定会尽早回到洛城总公司的,那时候,他就可以把心思完全放到清楚你的暗下势力上面了,或者在回洛城之前,就能让你的这些手下们消失。

    原来还是万分镇定、以为他耍诡计的叶天明,终究不是苏铭的对手,以他的脑子,也只能跟着苏铭的想法往下走,任他愚弄。

    当下居然真的是觉得他的话中倒也不乏道理,心里一时就猛慌了起来,像有无数只小鹿碰撞。

    不过,他目光始终停在苏铭的脸上,他从那张冷峻、瘦削的脸颊上,看不到一点生机,从他的眼神里,看不到半点神秘。

    因为,苏铭心中浩然正气冲荡,处处都散发出一股正气,这正气让叶天明受到了一点点的蒙蔽,逐渐的对他产生了几分信任。

    他还是拿捏不准,尽管他也隐隐的预感到了,叶正凯会在最近对他下手,可是目前毕竟还没有一点真实的证据,若是他提前动手的话,说不定就给了他一个彻底清除自己的理由,那时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虽然苏铭言辞凿凿的说冷氏家族要跟他联手,却对此一点把握也没有,生怕事后被反咬一口,那华美就完了。

    想到这里,他还是有些犹豫,打算先回去观察叶正凯的行动,再做下一步计划,道:你说的也有两分道理,这样吧,我先回去看看,要是真的跟你讲的情况一样,那我就把他除掉。

    可是,他身边有很多杀手,还有一个黑衣人,这个黑衣人的身份谁都不知道,要是他埋伏在我身边,察觉出一点点的迹象,那我就死定了。

    这也是他所担忧的一个地方,仅仅是一个海豹,就足够让他头疼了,加之黑蚕党的几大高手最近都要回来,那时叶正凯无疑是如虎生翼,想要把他扳倒,真是太艰难了。

    然而,苏铭对此却并不在意,因为那样对于冷氏家族更是好事一桩,可以把叶正凯的所有家底都给清除,是再好不过的了。

    到时,只要把寒骷社的天狼他们几个请出来,应该也会万无一失的。

    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了叶天明之后,再看他的神色,就稍稍的平静了许多,他也知道了,这华美董事长的位子对他到底有多大的诱惑力了,居然可以让向来谨慎多疑的叶天明,此时变得跟他掌中之物一样,随意玩弄,这让他不禁唏嘘了一阵。

    回到家中,见到周玉清在为自己炖着鸡汤,他对于那眼线的记恨,又不由得加大了几分。

    不过,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那人肯定不是周玉清,因为她对自己近乎贤妻一般,从她的一举一动上,看不到一点加害自己的意思。

    他在这时,为着自己的猜忌狠狠地抽了自己两巴掌,没想到声音太大,居然让周玉清看到了。

    她回过头来,看见苏铭在像一个拨浪鼓一样左右扇了自己几巴掌,就慌忙出门来看。

    苏铭,你怎么了这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也不用这么折磨自己啊?我这里熬着鸡汤呢,有什么事进屋里说吧,别打自己了。

    周玉清赶紧上前,紧紧握住他的宽厚的双手,温情脉脉地道。

    看见她目光之中,隐隐旋转着一些晶莹的泪光,苏铭顿时觉得体内血液翻涌,不由自主地展开了双臂,搭在了周玉清的两肩,然后缓缓下移,掐在了她的背上,随即双手往后轻轻一拔,把她探入了怀中。

    周玉清很是纤弱,他竟是感到自己像是抱着一副图画,那样轻盈,那样柔弱。

    然而,或许正是由于这分细腻,他才更加的用力了,仿佛稍一松手,就会有天风把她卷入虚空。

    静静地凝视着苏铭转动的眼球,周玉清呼吸瞬息紧促起来,对于苏铭这种过于突兀的举动,她虽然一时间难以适应,可毕竟完全陶醉了其中,也并没有反抗,而是看着他的表情,心绪不断的变化着。

    突然,苏铭像洪钟敲响一般,猛然惊醒了过来,见到自己刚刚由于愧疚过深而情不自禁的把她拉入了怀中,当即就猛然的松开了手,想往后大退两步。

    可是,在他身体后移的时候,感到有一双小巧的手掌把自己死力地拉了回来,让他心潮澎湃,难以言语。

    过了一会儿,周玉清要去端那炖好的鸡汤,才是恋恋不舍地挣脱了他的怀抱,把鸡汤盛好,端入了苏铭的房中。

    他显然还意犹未尽,可是见她已经进到了屋中,就赶紧跟了上去,默默地把鸡汤喝完,也没有说半句话。

    你最近怎么这么忙?是不是在为回到洛城做准备?我在这里的工作也快结束了,我哥好像也没什么事儿了,到时我们一起回洛城吧。周玉清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