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 没良心

    更新时间:2017-03-29 09:21:18本章字数:3110字

    “没错,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能不能拥有它,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这一切和我没有关系。”

    老者话落,挂断了电话,只是在挂断之前,他依旧邀请我过去为他做事。

    我并没直接开口拒绝他,因为,对方说给我几天的考虑时间。

    而我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现在,我的脑海里想的全是关于玉玺的事情。

    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我感觉苏天衣马上就会找我过去。

    可是,我却没想好如何回答他,我沉吟了小会,决定还是主动一些比较好。

    以免苏天衣亲自找我,如此以来,我就显得十分被动。

    很快,我就来到了苏家别墅,然后选择了一处相对隐蔽的位置,观察着里面的情况。

    我见到苏天衣和林夕,有些无精打采的,而且眼中露出焦躁之色。

    其他人尽皆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看起来非常心烦。

    我知道他们在等待什么,当然是在等我,我若是将真实答案告诉他们,对方会不会信任我,这是一个问题,可我已经没有其它选择,为了尽快的澄清我的嫌疑,我能做的,就是说出实情。

    虽然我已经做出了决定,可我依然有些紧张,长舒了一口气,迈着沉稳步伐,朝着里面走去,见到我回来了,苏天衣好像遇到了救世主一样,主动迎接上来。

    “苏铭,怎么样,抢到玉玺了么?”

    苏天衣急切的问道,从老家伙期待的目光中,我看到了一丝闪烁着的精芒。

    有期待,就会有怨毒,若是这种期待破灭了,那种浓浓的怨毒就会爆发,把我给吞噬。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没有夺回来么?”

    苏天衣质问道,他已经被这个坏消息击垮了,继而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盯着我。

    我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他,我就是要告诉他,我是清白的,根本没有私吞玉玺。

    就在这时,林夕却走了出来。

    “你说谎,你的修为比我要强,就算夺走玉玺之人,也不是你的对手。”

    “我根本不相信,你战胜不了他。”

    林夕质疑的看着我,就在他走出来质问我的时候,我灵机一动,心里顿时产生了一个奇妙的想法,我完全可以把责任推卸掉。

    “为什么把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这件事根本不能怪我,你难道忘记了在废旧工厂里,是我救了你一命么,要不然你早就死了,我不仅是你的救命恩人,而且没把你的责任说出来,如果不是你们太弱,把杀手放走了,我可能追不到他么,就凭这两点我都是你的恩人,我没有揭穿你,你反而来诬陷我,真没良心。”

    我指着林夕愤怒的说道,此时的我,已经被他气疯了,根本不顾忌林夕的地位。

    虽说他在苏家的地位不低,可是危急关头,我已经顾不了那些。

    原本我想为他隐瞒,却被对方反咬一口,对于这种人渣,我自然不会再有任何的怜悯之心。

    “林夕,真有这样的事么?”

    苏天衣听了我的话之后,非常震惊,严厉的问道。

    “啊......这......”

    林夕一脸尴尬,吞吞吐吐的说道。

    他彻底愣住了,对于刚才指责我感到了后悔,不过说什么已经没用了,郁闷之下,他只能点了点头,承认下来。

    而此时,正是我推卸责任的最佳时机。

    “带走传国玉玺的那名杀手,拥有外劲后期修为,我只不过比他稍强一点而已, 而且,当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跑远了,况且,我刚刚灰灰掉两个外劲后期高手,灵力损耗非常严重,实力自然减弱不少,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让我追上对方,根本是不现实的,我已经尽了全力,若是今天没有我的话,你们绝对是有去无回,更别说去抢夺玉玺了。”

    我实话实说,为了证明我说的全部属实,我让苏天衣将奈落组织的杀手叫来,询问一番。

    结果无二,没有一个人说我的不是,大家反而极力的夸赞我。

    这样以来,苏天衣对我的怀疑,瞬间消失了,只是觉得一切都是自己运气不好。

    “林夕啊,你是我最为得力的助手,如今怎么会堕落成这个样子了。”

    “事情没办好不说,还把一切责任都推到苏铭身上。”

    “他可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啊,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

    苏天衣阴沉着脸,看着林夕训斥道。 

    林夕闻言,一时间也没什么可解释的,只能低头不语,默默的退到后面。

    而此时,听到外面谈话的苏菲,忽然走了出来,随即来走我的身边。

    “你们不要诬陷他,阿铭绝不可能独吞传国玉玺的。”

    “虽然你们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可是他的人品我非常清楚。”

    苏菲语气坚定的说。 

    苏天衣被气得不行,心乱如麻,得知我并没把玉玺偷偷藏起来,也就没在找我的麻烦。

    老家伙静下心来,思索着如何处理其它事情,毕竟,玉玺的下落错综复杂,想要尽快把它抢回来,自然非常艰难。

    所以,我们必须要想一个万全之计,否则的话,玉玺很有可能彻底消失,那样以来,有可能永远不会出现。

    我的心情非常沉重,一想到金未来,想到我的将来,神情不由得低落下俩。

    苏菲看出了我有些心烦,想让我放松一下心情,约我到附近的咖啡厅聊天。

    此刻,我虽然急切想要得到玉玺,但我终究没有任何线索。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舒缓一下情绪。

    我听了苏菲的提议,点头答应下来,和她一起走出了门。

    整个下午,我和苏菲在一起,我的心情好了很多。

    从她那里得到了安慰与鼓励,让我如沐春风,在这种微寒的季节里,感受到了无尽温暖。

    因而,当我回到旅店的时候,虽然身体有些疲惫,但是心情却不像之前那样沉闷了。

    在房间里安静下来,一种强烈的预感不停的冲击着我的大脑,似乎在提醒我,即将会发生某种意想不到的事情。

    通常情况下,这种强烈的感觉,不会是虚幻的,一旦在我脑海里产生,最终都会成为现实。

    我闭上了眼,的确感受到了,周遭隐藏的危机,并且,随着危机的到来,我或许会知道玉玺的下落。

    “未来,你觉得传国玉玺会落在谁的手上,可能在那名杀手的身上么,如果在他的身上,我认为他会将玉玺送回永生党,因为若是留在身上,实在太过危险。”

    “永生党这个组织非常强大,实力比他强的人,不计其数,并且到处都是眼线,一旦发现了他私藏玉玺,那名杀手将会死无全尸,这一点他应该清楚。”

    “可是,玉玺有不在永生党老大的手中,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也就是说除了我们和交易的双方,还有另外一方存在。”

    “对方看到玉玺被那名杀手带走了,就追了上去展开抢夺,而且还得手了。”

    我沉吟少许,冷静的分析道。

    “你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性,但却不是绝对的,任何事情都存在着无数的可能性。”

    “其中会有很多隐情,也有可能是老者欺骗了你,不然的话,就是被人抢走了。”

    “总之,我们现在不比胡乱猜测了,真相迟早会浮出水面的。”

    金未来非常平静,似乎抢夺玉玺和她无关一样,在这方面,我不如她。

    我现在渴望拥有玉玺,要比金未来强烈很多,能够拥有传国玉玺,就是我的生活目标,若是不能找到玉玺,那么我的人生将会毫无意义,这个道理是我无意中明悟的,具体因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我脑中产生的不安之感,越来越强烈了。”

    “这种感觉在暗示我,传国玉玺即将要浮出水面了。”

    “如此以来,我就会有事情可做了。”

    我的眼中露出一抹精光,好似脑海中有着一个无法磨灭的念头。

    这种感觉不停的侵占我的思想,下一瞬间,便能占有我整个思维意识。

    然而,金未来并没在意,反倒是长长的呼了口气。

    “阿铭,其实我有点不想回去了。”

    “虽然回去之后,我能够继续活着。”

    “可是在那些人的眼中,我只是一件工具罢了。”

    “只有在你的面前,你不会把我当成修炼工具,而是朋友,谢谢你。”

    金未来语态真挚诚恳,没有半点作伪。

    听了她的话,我彻底震惊,然后一个箭步冲到了女神的面前。

    “不行,虽然我不想让你离开,但我若不把你送回去,你就会永远消失。”

    “这是我最不想看到,也不能看到的结果,所以,我宁愿你离开了。”

    “我也会竭尽全力把你送回未来,那里才是属于你。”

    我拉着金未来的手,关心的说。

    “话虽如此,但是......唉,还是先找到传国玉玺再说吧。”

    金未来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无奈。

    她的眸光一直注视着我,对我好像有着强烈的依赖感,这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浓。

    让她不得不克制自己,告诉自己要回到未来,正是因为这样,日子久了,她才会不愿回到未来世界。

    不过,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朝着那个目标努力,只有这样,才有资格谈论将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