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8章 四位师兄

    更新时间:2017-08-29 19:20:56本章字数:3055字

    “区区一个小辈,我会和他一般见识吗,不过,目无尊长,不得不罚,让他跪在这里思过,没有我的同意不准起来,若有违背,逐出宗门!”青阳真人甩开李耀阳的手,神情冰冷,再哼一声。

    “多谢师伯!”李耀阳急忙按着苏铭的脑袋,朝着青阳真人连连叩拜

    青阳真人不含任何感情的的扫了一眼两人,转身腾空飘然离去。

    “小铭,腿怎么样?怎么样了?”

    李耀阳看着青阳真人消失在了天边,慌忙询问头上汗珠直流的苏铭。

    苏铭咬着牙说:“耀阳哥,我没事,可是师伯,师伯他凭什么那么说师父!”

    “唉,你这傻蛋,天机宗的几个山头,本来就是明争暗斗的,而咱们落日峰,这些年又人丁不旺,占的是宗门内最小的山头,青阳师伯看不起咱们师父,他那就是随口一说,你干嘛这么较真,快起来让我看看你的腿怎么样了。”李耀阳生气归生气,但看着小铭受罪还是很心疼的。

    他和苏铭一起被大师兄慕歌带进天机宗,与他们一起来的少年,全被分到了其它山头。

    只有比他小一岁的苏铭,和他被送到落日峰玄罗真人门下,玄罗真人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人,但实际年龄已有两百余岁,在同门师兄弟中也算出类拔萃的人物,曾被掌门赐予宗门排名前三的山头。

    但是,他在一次外出历练中,身受重创而归,修为跌落不说,从此更是一蹶不振,对坐下弟子也是不闻不问,几次宗门大比,玄罗真人门下弟子连连战败,所在的山峰,从中央迁移到了外围,最后在落日峰扎根。

    这些变化并没有激起玄罗真人的斗志,而是让他越发消沉,久而久之,他门下弟子心思活络的,就改投了其它山头,也就是玄罗真人的师兄弟门下,玄罗得知并没有挽留,也没有多说什么,渐渐的,他门下弟子更加越演越烈。

    几年下来,玄罗真人门下只剩下寥寥几个人,这次厄苍掌门大弟子慕歌,去东荒大陆招收弟子,其它人都被各个峰头领走了,只剩下李耀阳和苏铭两个人没人要,最后分给了玄罗真人,当然了,或许是因为玄罗门下只有四名弟子吧。

    玄罗没有拒绝,将两人收入座下,并且传授入门修炼法诀,李耀阳和苏铭很巧,都是东荒大陆一个犄角旮旯刘家村的人,本来修仙门派选拔弟子都是精挑细选,像刘家村这种小山沟的人,是没有机会进入修仙门派的。

    可是,最近数百年来,玄天大陆的修仙门派越发繁荣,各大宗门之间竞争激烈,招收弟子也从原来的百里挑一,变成了十里选一,从玄天大陆延伸到了东荒大陆,除了大城大县,就连小山村也不会落下。

    至于南诏大陆,西蒙大陆与北疆大陆,因为中间隔着无尽海,一时之间无法到达,虽然现在小山村也能修仙,但看不起乡下人的思想,在大部分人的心中仍旧根深蒂固,这也是苏铭和李耀阳没人要的重要原因。

    李耀阳的家,在小村子里算是大户人家,苏铭的家却是普通农民,虽说李耀阳有些见识,但被天机宗仙师这种飞天遁地的本领惊得呆愣,又见到琼楼玉阁的天机宗,更是感觉如梦如幻,至于没啥见识的苏铭,就更不用说了。

    于是,两个傻乎乎的小家伙,被天机宗各大山峰的老大,当成垃圾扔给玄罗真人。

    接下来,在生活中李耀阳渐渐看透这个世界,心中发誓定要在修仙界闯出一番名堂,纵横天下。

    至于苏铭则是被这里吃得好,穿得暖,住得舒服,师尊师兄对他好的生活,给深深迷恋住了。

    虽然,他的单纯与呆笨会被师兄们训斥,但他却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最起码是幸福的。

    转眼间,一年过去。

    苏铭与李耀阳都成了十三四岁的少年,两个朝夕相处的同乡师兄弟,彼此感情更加亲密。

    只是李耀阳对苏铭的天然呆很是郁闷,常说他爹爹给他起名字起错了。

    本来李耀阳以为自己对苏铭的傻已经认识彼深,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第一次去讲道堂听讲,苏铭竟然在课上睡着了。

    想要叫醒苏铭的李耀阳,也被青阳真人一起扔到讲道堂外的石岩上跟着受罚。

    李耀阳看着苏铭膝盖上的裤子,隐隐有鲜血渗出,慌忙叫了起来。

    “小铭,你还说没事,都出血了,快起来!”

    “不行,我不能起来!”

    苏铭语态坚定,脾气倔强。

    “青阳师伯说了,在没有经过他同意前我站起来,就会将我逐出宗门。”

    “我还没有报答师父的厚恩,而且还会连累师父被骂,所以,我绝对不能再犯错了。”

    “傻子,青阳师伯早就飞没影了,他怎么能看你,你的腿要是受伤严重,会落下病的!”

    “不!”苏铭执拗的跪在那里,虽然痛的汗水不停从额头流下来,他也不动。

    “哼,我找师父去!”

    李耀阳起身向山下跑去,他知道苏铭上了驴脾气,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讲道堂早已空无一人,这座雕梁画栋的楼阁上面,布满岁风的沧桑。

    立在万丈高山之颠,它仿佛一颗无人问津的老树,孤独、寂寞而又执着、凛然。

    在这个高阁前面的巨大岩石上,跪着一个小小身影,在凛冽的山风中一动不动。

    太阳向西边群山中落下去,天空的橘红在留恋中越来越浅时。

    天色渐渐变暗,寒风呼啸中,黑夜慢慢笼罩住了这座山峰。

    “师父,不好了,不好了!”李耀阳刚闯进落日峰的登天阁的院子里,就朗声大叫。

    “吵什么吵。”大师兄解锋镝从偏房中走了出来说:“师父去道空师伯那里了,要明天才能回来。”

    “完了,这可麻烦了!”

    李耀阳看着渐渐暗淡的天色,语态有些焦急。

    “大师兄,用什么办法能联系上师父?”

    “静下心来,稍安勿躁,你的道法白学了吗,毛毛躁躁的!”

    解锋镝没好气的说,紧接着话锋一转。

    “小铭呢,他不是和你一起去的讲道堂吗,怎么你自己回来了,他不会是走丢了吧?”

    “我这么焦急,就是因为小铭啊。”李耀阳喘了口气,把在讲道堂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这个小铭真是的。”解锋镝听了,不由得着急起来。

    虽然,解锋镝为人严肃,不苟言笑,但是与苏铭、李耀阳几个师兄弟之间,还是感情颇深。

    此刻,听说苏铭在讲道堂被罚,而且受了伤,心里也是颇为担心,他在院子里来回踱步,口中念叨着。

    “你也是的,怎么不管管小铭,干嘛让他乱说话,这下可怎么办?”

    “小铭师弟的修为还没有到炼体三阶,如何抵挡得住山巅的狂风。”

    “可是,我怎么能让师父去青阳师伯那里去说,这不是让师父去道歉吗?”

    “那怎么办啊,大师兄。”李耀阳也让解锋镝说的六神无主。

    “怎么办,这还用问,找师父去!”萧无忌一阵风般出现在李耀阳与解锋镝的面前。

    “二师兄。”李耀阳赶忙行礼,这个二师兄是师兄弟中道法最深的一个,也是最为洒脱的一个。

    萧无忌却对李耀阳一挥手,阻止了他,毫不在意的道:“师兄弟间没那么多的客套。”

    “萧无忌,你这什么话,你让师父去求青阳师伯,这不是让师父丢面子嘛!”

    解锋镝却不同意萧无忌去找师父。

    “那你是说不管小铭了?”萧无忌撇了撇嘴。

    “我什么时候说不管小铭了!”解锋镝大怒。

    “不要吵了,二师兄,大师兄,你们怎么又吵起来了。”

    三师兄乌普也从修练室闪了出来,边上是书生模样的四师兄叶知秋。

    “老三,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大和老二,他们有不吵的时候么?”

    叶知秋一展折扇道。

    “我看老三你先去讲道堂,别让山巅的罡风伤着小铭了。”

    “老大与老二去找一下师父,同师父他老人家说说。”

    “我先去求一下青阳师伯,看看能不能让他收回处罚。”

    “至于小李,你就在家看家,等着我们的消息吧。”

    师兄弟六人中,老四叶知秋最有才学,曾在游历时中过秀才,当过军师,所以一般事情都是由他出谋划策。

    “那好。”解锋镝点了点头道:“就按叶师弟说的办吧。”

    萧无忌呵呵一笑,率先闪身向门外飞去。

    “这个萧无忌。”解锋镝摇了摇头,追了出去。

    解锋镝、萧无忌、乌普与叶知秋是玄罗真人从人世间拣来的孤儿,玄罗也是亦师亦父的把四人养大。

    四人心中也早把玄罗当成父亲,所以,就算玄罗的弟子都背叛了他,他们四人仍然守在玄罗身边。

    解锋镝最大,跟着玄罗真人修行七十年,修为达到金丹中期,萧无忌五十五岁修为却超过解锋镝达到金丹后期。

    玄天大陆修仙界把修仙分成筑基、开光、玄照、辟谷、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十一个阶段,每阶又分初中后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