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2章 我全都记下了

    更新时间:2017-09-01 09:23:12本章字数:3312字

    “闭上双眼!”

    小铭按照青年的指示去做,他刚闭上眼睛,瞬间感觉眉心处的手指上,像是有什么东西钻入自己的脑袋里面。

    苏铭有点发慌,想抬首去摸眉心,未曾想到全身好似被束缚住了,一动也动不了。

    他正要挣扎,耳边响起俊朗青年的声音:“静下心来,勿动勿慌!”

    这一刻,小铭才想起进入地下室前,令狐老祖曾告诉他的话。

    先让气脉沉静,直达气海,抛却万念,静听气息之出入,默记其数,由一至五、至十。

    小铭低声念着,根据口诀而做,心慢慢沉静下来。

    看着小铭沉静下来,俊朗青年微微点头,点在小铭眉心的手指由刚刚的白色渐渐向玉色转变。

    渐渐的,苏铭彻底沉静下来,随后感觉自己来到一片广阔之地。

    他看着无边无际的空间,苏铭清灵的眸子中,满是茫然之色,蓦的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

    “不要看了,这里是你的识海。”

    话未落,虚无波纹一起,俊朗青年的身影出现在苏铭的身旁。

    “识海是什么?”小铭呆头呆脑的问道。

    “识海就是这里,这里就是识海。”

    俊朗青年心知,这么解释小铭也不会明白,于是话锋一转。

    “你先不要纠结这个问题,我的时间所剩不多,接下来,我会在这里,将我的功法道统传授给你,至于为什么选择在这个地方,主要是为了让你能够牢记于心。”

    眼见苏铭要问为什么,俊朗青年立马摆手。

    “不要问,不要开口,你只管记就行,我只说一遍,你能记多少,就记多少。”

    言罢,他走到苏铭面前三步位置,轻声开口。

    “下面,我来给你演示一下功法,也就是炼体之术。”

    “虽然是外功,但也有很多动作,需要与呼吸吐纳配合。”

    “你只要记住我的动作,我会讲解要领和呼吸之法,看好了。”

    说完,俊朗青年扎起马步,奇怪的是,腰部与正常马步不同,而是扭向一边,手臂也不是平伸,而是仿若托天姿势,同时讲解细节,他的动作很慢,很柔,呼吸变动却是千变万化,不知不觉半个时辰过去,他已经做完一百零八个动作。

    “小铭,这炼体之法你记住了多少?”俊朗青年问道。

    “我,我全记住了。”苏铭磕磕巴巴的回答。

    俊朗青年闻言,面露烦躁之色,感觉小铭不但脑子笨,表达能力欠缺,还吹牛比。

    唉,罢了,就当他全学会了吧!

    这样的安慰话语,俊朗青年自己都不相信,他带着厌恶的目光看向苏铭。

    “既然全都记住了,那我们继续往下讲,在很多修仙者眼中,外功只是最基础的,但这里有一个误区,大多数的人达到筑基之后,就不在炼体,当然,他们有他们的理解,因为他们学习的炼体术在筑基之后,收益效果几乎快要忽略不计,继而专注神通与功法。”

    “其实,炼体之术一直到大乘期都是有用的,有助于飞升,所以炼体术不能断掉,需要日日夜夜的坚持,为师道统的外功,是经过我改良后的,到了大乘期也有效果,所以,我要求你必须坚持下去,你能做到吗?”

    “我,我能坚持。”小铭重重点头。

    “好,我当你能做到。”

    俊朗青年并没有因为苏铭的大话连篇,而删减传授内容。

    “我的道统之所以难练,是因为它一开始,繁多复杂。”

    “到了后来,会越来越繁杂,直到最后才能化繁为简。”

    “但是第一道坎,就不知困住多少人,内练的繁杂是所有道统所没有的。”

    “这也是他们没有我们炼通的经脉窍穴多,法力没有我们雄厚的原因,下面,我给你讲解内练。”

    “内练是以外功为基础,将外功一百零八个动作演变成一种吐纳行气之法,起初,是要在筑基之后,内气转化为法力之后,单个动作相对单个行气之法的练习,这样可以练习体内每一处经脉,至于过程,我会给你示范。”

    俊朗青年说着,在小铭的面前演示起来,他的身体随着他的演示变得虚幻起来,体内经脉显露出来的分别是金色和紫色,前者是明脉,后者是隐脉,这次演示青年一共用了七个时辰,苏铭神情专注的看着他的每个动作与行气之法,不眨眼,不动身,不问话,当青年做完最后一个动作,他全身经脉隐去,恢复潇洒自然的模样。

    “这次,你又记住了多少?”

    俊朗青年问了一句,问完就觉得有点后悔,感觉自己问的有些多余。

    “我,我这次也全记住了。”苏铭小心翼翼的回答。

    “我希望你能诚实,做个脚踏实地的人。”

    俊朗青年变得严厉起来,神情一片肃然。

    “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弟子,我的弟子不能说大话。”

    苏铭傻傻的看着俊朗青年,青年失望之下,移开目光,不在看他。

    “你明白了?”

    “嗯。”小铭嗯了一声,声音很小,仿若虫鸣。

    “那我再问你一遍,你记住了多少。”俊朗青年声色俱厉的看着苏铭。

    “我,我。。。。。。”苏铭有些不知所措。

    “如实回答,别一副怂包样!”青年皱眉。

    “我,我全记住了。”苏铭不确定的回答:“记是记住了,就是不太理解,”

    “既然你全记住了,那你先将外功给我演示一遍!”

    苏铭看着俊朗青年,双手不知该放在哪儿,过了会,青年彻底放弃,他感觉小铭是把外功统统忘记了。

    小铭在这时动了起来,他回忆着俊朗青年的动作,想着他说的话,配合呼吸,慢慢的一招一式一呼一吸的演示起来。

    白衣青年的表情开始从失望变成平淡,平淡变成惊讶,惊讶又变成惊奇。

    他看到苏铭一开始还动作还有些走样,演练很慢,可后来却越来越快。

    到了最后竟然和他的演示时的动作差不多,而且配合呼吸竟然没有一处错误。

    虽然这是小铭的识海,小铭在这里可以做到标准,或许现实中做不到。

    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在看过一遍后可以把外功招式,丝毫不差的打出来。

    俊朗青年看向苏铭的目光变了,这个看上去呆呆傻傻的小家伙,竟然过目不忘,过耳留心。

    虽然有人吃了特别的天材地宝,或是道法高深识海开发一定程度后,也勉强可以做到过目不忘,但这些依靠外物所至与天生有所不同。

    它们少了一个自然,而修仙讲究的就是道法自然。况且,道法高深之辈又怎么可能舍弃原来的功法重新练习呢,看着苏铭把外功的最后一个动作做完,俊朗青年不由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不错,不错啊,看来,自己的道统算是后继有人了。”

    小铭有些气喘,有些不安,垂手而立看着突然大笑的青年。

    他一开始有些怕,后来渐渐忘记了青年,哦,是忘记了面前的俊朗青年,心中只有演示外功的青年,自己跟着那个青年一招一式的练习,到最后心中的俊朗青年也消失了,所有的动作呼吸变的行云流水,水到渠成。

    当他完成最后一式,才想起来自己在做什么,心中很是不安,看着惴惴不安的苏铭,俊朗青年的心理与刚才完全不同,他感觉这个孩子老实可靠,让自己踏实。

    “小铭,你做的很好。”俊朗青年看向小铭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柔和。

    呵呵!苏铭听了俊朗青年的话,憨憨的笑了起来。

    “小铭啊,你有这么好的天份,就要有自信,不能老是这样。”

    俊朗青年想了一下措辞道。

    “感觉低人一等,你要相信自己能,什么都可以才行。”

    “我?”小铭有些愕然。

    “怎么还是不相信自己?”青年目露疑惑。

    “我在家是老二,我有一个哥哥,哥哥是个猎户可厉害了,全村都夸他。”

    “我从小就力气小,干不动活,我爹说我没出息,还天天打我。”

    小铭说着,低下了头。

    “耀阳哥他们常同我玩,他们都说我是呆子,是傻子,后来到了天机宗,师,师兄们虽然没说我笨,可很多事情,耀阳哥都会了,可我不会。我知道自己很笨。”

    俊朗青年所剩时间不多,他不知道是劝解小铭,还是给他交待些事,或许小铭还是个孩子,没有长大,以后的路还是要让他自己走,让他自己来体会这世间的爱恨情仇,体会自己的得与失。

    “小铭啊,你不笨,真的。”白衣青年道:“你知道人为什么活在人世间吗?”

    小铭木纳的摇了摇头,他不知道为什么青年师父会这样问自己。

    “凡人说,到世间就为名为利,为情为仇,或是来这世上受苦受罪。”

    “其实,我们修仙的人又何尝不是为名为利为情为仇,又有多少人真心追求长生之道呢?”

    “你师父我叫弁袭君,在这世间喜过,悲过,爱过,痛过,最后才知道一切皆为虚。”

    看了一眼有些茫然的苏铭,青年继续说。

    “小铭,你可能不理解我的话,但你要记住:一切交于自己本心。”

    青年顿了顿接着道。

    “或者,小铭你可以达到比师父更高的境界,因为你执着,单纯而又专一。”

    “只是这个性格与本门道法略有冲突,本门道统因为为师的性格,多变诡奇。”

    “而你过于单纯,好在本门道统可修全身经脉,这样也就可以学习天下所有功法神通。”

    “只要你知道其它的道术的行功之法,都可以练习,也或者,你会让本门道统走上与为师不一样的路,这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徒儿,为师对你来说是个不称职的师父,不能陪你左右,指点修行,不能为你的人生,披荆斩棘,更不能为你阻挡敌人,保你周全,但为师希望你能自立自强,能成长到与我真正见面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