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3章 天尊涅项链

    更新时间:2017-09-01 09:23:47本章字数:3067字

    “不,不会!”苏铭有点着急,一着急就不会说话:“师父,很好,对我很好。”

    “谢谢你这么安慰为师。”俊朗青年欣慰一笑。

    “不,不是的,师父对我特别好,就是,特别好。”小铭越发着急,语言表达越来也乱。

    “哈哈!”

    俊朗青年朗声大笑。

    “这是师父此生听到的最好的夸奖,小铭,你不错,为师看好你,你要努力,师父走了。”

    “师父!”苏铭豁然张开双眸,面前的天地、星空、彩光消失不见,俊朗青年微笑点头,身影模糊慢慢淡去。

    苏铭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抓俊朗青年,却抓不到任何东西,石室内的光线恢复正常,小铭呆呆的看着四周,嘴中喃喃叫着,师父。

    这时,平台桌案蓦然突起,苏铭走到桌案前面一看,突起的圆形柱上面放着一串项链,项链的吊坠是一只白色的虎。

    苏铭正要去拿项链,吊坠虎仿若活过来了一般,虎口一张,对着右边的水池猛的一吸。

    下一刻,水池中的水立刻升起一道水柱,涌入白虎的口中。

    呼吸间,这个小拇指大小的白虎,便将一池子水吸的干干净净。

    正当苏铭不知怎么做的时候,那迷你小虎带着项链飞到小铭的手掌上,再度变成吊坠模样。

    “此物一定是师父留给我的。”苏铭这样想着,不由得对青年师父又多了几分感激。

    从来没有人送给过他东西,也没有人像青年师父这样与他谈心,带着感激,小铭连忙跪在桌案前,磕了三个头,就在这时,凭空浮现一股柔和力量,将他全身包裹,下一瞬间,苏铭在石室内消失不见。

    苏铭感觉眩晕的感觉消失后,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跪在地下室外的太极图上,令狐尊正在等着小铭,只是面色很差。

    “小铭,你总算出来了。”看着令狐尊的脸色,小铭感觉他不是生气,更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嗯。”苏铭点头答道。

    “怎么?担心我?”

    令狐尊看着小铭的样子,努力挤出一丝笑容。

    “小铭不用担心,是天劫要来了。我现在正在压制。”

    “天劫?”小铭吃惊的张大了嘴。

    他虽然对修行的阶段不清楚,但对天劫却略有耳闻,师兄们谈论过好象很严重,九死一生。

    “爷爷对天劫还是有些信心的,只要我到达原来布置度劫的地方就行,这次天劫息动太突然了,或许是因为你的原因。”令狐尊对小铭笑了一下。

    “对不起,爷爷。”小铭这声爷爷叫的很贴心,他感觉自己对不住令狐尊。

    令狐尊在石岩上帮过他,甚至可以说救过他,还给他找到一个很厉害,且对他很好的师父。

    他自己却导致令狐尊的天劫提前到来,令狐尊看看小铭难过的样子,心里感觉一阵温暖,忙开导小铭。

    “小铭,这并不能怪你,是爷爷认了你这个孙儿,心境突然得到很大提升,才让天劫提前降临,说来,我还要谢谢小铭呢,爷爷在渡劫中期已停留了二百余年,如果不是你也不会突破,再说,爷爷早晚也要渡劫,而且爷爷已有准备,你不用担心爷爷。”

    苏铭听到令狐尊的话,稍微心安,却仍不放心。

    “小铭不要爷爷谢,只要爷爷能安然渡过去。”

    “好,好。”令狐尊连连欣慰点头:“爷爷有两件事需要小铭帮忙,解决这两件事,爷爷就可以安心渡劫了。”

    “爷爷你说。”苏铭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第一件事,就是要小铭告诉爷爷在地下室怎么样?”令狐尊捻着胡须道。

    “地下室有个石室,后来,后来青年师父就出现了,然后教我功法,后来又消失了。”

    小铭认真的讲述。

    令狐尊听了小铭的话,不由对自己孙儿嘴的笨拙有了更深的认识,他摇了摇头。

    “小铭,你学的怎么样?那个弁前辈是不是收你做了记名弟子?”

    “师父收了小铭做弟子,没说记名弟子的事。”

    小铭挠了挠头,明白自己没说清楚,忙道。

    “小铭,小铭把师父教的都记下了。”

    不过,令狐尊心中又惊又喜,没想到这次果然做对了,这位前辈只说收弟子,那就是收小铭为弟子而不是记名弟子了,也就是说小铭基本已继承了这位高人的道统,而且小铭的天份竟然让他全部记下了这位前辈所教的东西,自己当初也曾见过弁前辈,对于他的功法自己只能记住三四成,也是因为这个自己没敢练习。

    看来自己认的这个孙儿,以后一定会大放异彩,但他听到小铭说不过,立即紧张起来,忙问。

    “不过什么?”

    “师父说我单纯,可能是说我笨,与道统有些冲突。”小铭不好意思的回答。

    “这个没事。”令狐尊忙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同样的功法可能不同的人练习会有不同的结果,小铭你既然记住了所有的功法,就一定要认真修炼。”

    “爷爷,师父他也是这么说的,说我还可以学习别的功法,说我走的路,会和他不一样,还让我一切交于自己本心。”小铭点了点头。

    “本心。”令狐尊念叨着,郑重点头:“这位前辈果然是高人,小铭,你一定要记住弁前辈的话,不可懈怠。”

    “嗯。”苏铭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孩子。”令狐尊摸了摸小铭的头:“如果爷爷不在小铭身边,小铭一定不要忘记今天说过的话,这第二件事就是,我给掌教真人写了一封信,你要把信交到他的手中。”

    说着,令狐尊手中多出一封信递给小铭,接过信,苏铭又挠了挠头道。

    “爷爷,掌教师祖很难见到的。”苏铭只怕见不到师祖他老人家。

    “傻小子,你不会让你师父陪你去啊。”令狐尊不由笑骂道,心里对苏铭在天机宗里的身份又感觉好笑,自己是厄苍的师叔,而小铭是厄苍的徙孙,自己又是小铭的爷爷,如果说上弁前辈,那小铭的身份比自己还要高很多,呵呵,这事让厄苍这小子头疼去吧。

    “爷爷,我,我还在石室里拿到这个。”

    苏铭看令狐尊有些出神,突然想起来在石室里得到的项链。

    “爷爷,送给你。”

    “咦,这项链。。。。。。”令狐尊看了小铭手中的项链,猛然想起一物,忙拿到手中仔细端详。

    玄天虎吊坠,金蚕冰丝线!

    特别是吊坠的虎头上刻着一个天字,令狐老祖确定手中之物,正是传说中的仙器,天尊涅项链。

    这件天尊涅项链曾在几千年前出现,引起当时修仙界的一场血雨腥风,传说天尊涅项链不仅可以护身,还有医治能力,并且可以改变佩戴者的体质。

    更有人传说这条项链与一处仙人洞府有关,天尊涅项链最明显的标志就是白虎额头上一个以琼浆所书的天字,手中的这条项链有八成的可能是这件仙器。

    看看手中的天尊涅项链,又看看小铭,令狐尊心中感叹小铭的运气,这个看上去傻忽忽的小子,果然是福缘深厚。

    不过,一想到这傻小子是自己的孙子,令狐尊心里就一阵美滋滋。

    小铭看令狐尊翻来覆去的看项链,以为令狐尊喜欢,高兴的道:“爷爷,你快戴起来吧。”

    “哈哈,傻孩子,虽然爷爷身无长物,但爷爷怎么会要你的宝贝呢?来,到爷爷身边来。”

    令狐尊笑着对小铭挥了挥手,苏铭依言走到令狐尊身前。

    “孩子,仙器有器灵,既然它被你得到,也就选你为主,但认主,还要有些手段。”

    说着,令狐尊抓起小铭的左手,继续说。

    “你现在还不能运用自己的心血,我来帮你滴血认主。”

    说罢,令狐尊将法力凝成一根针形,刺在小铭的左手中指上。

    接着,又用法力取出小铭的一滴心血,让它滴在天尊涅项链上。

    天尊涅项链接到苏铭的一滴心血之后,全身闪出一道红光,然后飞到小铭颈上,慢慢消失在小铭的皮肤中。

    苏铭忙扒开衣服看,却只看到胸前隐隐有一只白虎虚影,虎影上仿佛有丝丝凉气透入身体,很是舒服,其它再未有任何发现。

    “哈哈,果然是仙器,不愧是仙器,竟然懂得隐藏自己。”

    令狐尊畅然一笑。

    “不过,有关这条天尊涅项链千万不要让人知道,就算你师父也不能说!”

    “啊!”小铭吃惊的说:“也不能告诉师父啊?”

    “是的!”令狐尊严肃的道:“任何人都不能说,你要答应爷爷,不然爷爷没法安心渡劫。”

    看着令狐尊那严肃的表情,苏铭点了点头道:“那我不说了。”

    令狐尊见苏铭答应下来,心里知道这孩子答应的事一般都会做到。

    “孩子,这是我的身份纳戒,除了标志我的身份外,还可以存储物品,现在里面有些丹药,几把飞剑,都送给你了,这也是算是爷爷的见面礼吧。”他手中一挥拿出一枚翠绿色的戒指道。

    “不,我不能要。”

    好奇看自己胸前的小铭,立即反应过来,慌忙拒绝。

    “爷爷要渡劫,这,这些东西,爷爷留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