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4章 修仙之路不低头

    更新时间:2017-09-02 16:57:44本章字数:3102字

    “小铭,听爷爷说,这些东西对爷爷已经没用了。”

    “爷爷有更好的,至于这样的戒指,爷爷还有很多。”

    “里面存放的东西,也算不上多稀有,等以后有空爷爷在给你一些更好的,快手下吧。”

    令狐尊微微皱眉,苏铭看着令狐尊的模样,又看了看令狐尊手指上戴着同样的戒指,这才收了下来。

    “傻孩子,你以为爷爷在骗你啊。”

    令狐尊欣慰的笑了。

    “小铭啊,爷爷不在的时候,你不要太过实在,更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在修仙界坏人有很多,当然了,好人也不少,像你师父玄罗,师兄们,青年师父,还有爷爷。”

    “不,爷爷比好人还好。”这句话,是小铭发自肺腑的。

    “纯真的孩子,呵呵。”令狐尊温和一笑:“有些坏人会和好人一样。”

    “那要怎么区分呢,坏人和好人一样,那还是坏人吗?”小铭天真的问道。

    “坏人会伪装成好人,唉。”

    令狐尊不知道如何向小铭解释,因为他的内心就像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

    “总之,你要记住一句话,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就好。”

    苏铭看着令狐尊严肃的模样,连忙点了点头。

    “好了,爷爷要走了,我把你送到玄罗那里去。”

    说完,令狐尊大袖一卷,包裹住小铭,飞入讲道堂的内堂。

    令狐尊把苏铭送回落日峰,然后便掠空而去。

    苏铭呆呆的站在落日峰上,望着天空好久,才收回目光朝着登天阁走去。

    推开古朴的院门,院子内一片寂静,没有丝毫声音。

    往日里,这个时候应该是李耀阳吃过午饭,在院内练功的时间。

    现在除了吹来吹去的风声,和树枝摇摆的响动,根本没有一丝人声。

    耀阳哥!

    耀阳哥!”

    苏铭紧了紧眉,叫了两声,却没有人回应。

    他慌忙跑进李耀阳和他居住的东厢房,推开房门,不仅没人,就连被褥都没有动过。

    苏铭有点发慌,他跑出房间在院子里大喊起来。

    师父,师父!

    大师兄!

    二师兄!

    三师兄!

    四师兄!

    从头到尾,喊了个遍,结果依旧无人,只有飕飕凉风,吹的小铭心慌慌。

    不安,浓浓的不安萦绕小铭的心头,他冲到叶知秋的房前,用力的敲门,大声的喊叫,仍旧无人回应。

    他又跑到乌普,解锋镝、萧无忌的门口叫,仍旧如此。

    午后的太阳,照在小铭身上,让小铭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苏铭觉得,院子里只有他自己,登天阁只有他自己,落日峰只有他自己,仿佛,他被扔在这个角落,被所有人抛弃。

    苏铭想离开这里,想要找到李耀阳,找到师父他们。

    “耀阳哥,师父。”苏铭叫着,冲出院子,冲出院门。

    砰的一声,苏铭撞进一个人的怀里,还没等小铭反应过来,一团柔和的气劲包住了他,把他推了出来。

    “小铭你在干嘛。”

    苏铭抬头一看,却看到师父玄罗正和蔼的看着他,小铭惊喜交加的大叫。

    “师父!”

    玄罗对着小铭微微点头。

    “小铭,别挡在门口,让你师兄们先进去,你三师兄受伤了。”

    苏铭闻言,慌忙退到一旁,这才发现二师兄萧无忌正搀扶着嘴角飘红的三师兄乌普,而大师兄解锋镝与四师兄叶知秋脸色也不好看,李耀阳正在后面一脸担忧的看看乌普,又看看小铭。

    “师......”玄罗挥了挥手,打断小铭的话:“一会再说,我先替你师兄疗伤。”

    苏铭看着几位师兄进入师父的房间,才向同样站在院子中的李耀阳问道。

    “耀阳哥,三师兄怎么会受伤?”

    “呆子,整件事情全是因为你。大师兄与二师兄去找师父救你,结果与问鼎峰的弟子发生争吵,眼看就要大打出手,还好被得知消息的师父与道空师伯阻止了,这才没有有打起来。”

    “不过,三师兄一个人去找你时,碰巧看到山崖上有一奇物,不想与苍龙峰的弟子打了起来,对方四个人围攻咱们三师兄,最后把三师兄打成重伤,刚巧四师兄从青阳师伯处回来时碰到,才救下三师兄,之后,四师兄给师父他们传音,等师父到了,他们苍龙峰才放人。”

    李耀阳看了苏铭一眼,说到这里,李耀阳咬牙切齿气愤的道。

    “他们苍龙峰也太欺负人了,明明是三师兄先发现的天地灵材,他们非说是三师兄偷盗。”

    “问鼎峰的人也不像话,一个宗门的,大师兄二师兄去找师父他们都不让进山门。”

    “还有青阳师伯,他居然让四师兄跪了一个时辰才肯见他,之后居然还不答应放你回来,非要师父去,真是太欺负人。”

    “不就是看我们落日峰没有人吗,不就是看我们的修为低吗?”

    “强者为尊,我一定要好好修炼,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欺负我们的下场!”

    “耀阳哥,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苏铭有些迟疑的问道。

    “当然是从师父与师兄们的谈话中听到的!”李耀阳眼中流露坚定目光:“小铭,你一定要同我一起,坚持努力,一定要把修为练上去,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找他们的麻烦,让他们把天地灵材乖乖的给我送来,让他们见到我们都低着头,服服帖帖的!”

    “可是,我们现在功夫,修为这么低,而我又这么笨。”苏铭很没有信心。

    “修为低怕什么,你就是笨蛋,你不记得师父说过修行就要靠自己!”

    “只要自己努力,没有什么人可以挡在你面前!”

    李耀阳恼火的道。

    “我知道耀阳哥,你行的,你一直都很厉害,可是我,我怕......”

    苏铭目光闪躲着直直看着他的李耀阳。

    李耀阳一巴掌打在小铭脑袋上:“怕怕怕,你就知道害怕,你个笨蛋,我告诉你,现在你要清楚。我们是在修仙界,修为高了可以肆意妄为,修为低只能被人欺辱,你个死呆子,再不努力,以后只能低着头做人。”

    “嘿嘿。”苏铭知道李耀阳是对他好,憨憨的对着李耀阳笑了笑。

    “笑笑笑,你就知道笑,我最讨厌你这样笑,两排大板牙!”

    李耀阳没好气的道。

    “我可告诉你啊,你再不努力,到时候人人都会欺负你。”

    “耀阳、小铭,进来,师父叫你们。”这时,萧无忌在门口向这边喊道。

    “走吧,一会要记得好好说话,向师父陪个不是。”李耀阳一拉小铭,带头向玄罗房间走去。

    房间里,玄罗盘坐在床上,乌普面色好了很多,坐在床前椅子上。

    解锋镝、萧无忌、叶知秋在边上垂手而立,屋内气氛略显沉重。

    “师父,师兄。”苏铭与李耀阳两人进屋,对玄罗躬身一拜,又对众师兄们拱手。

    玄罗看看两个人,微笑开口:“耀阳、小铭,你们过来。”

    李耀阳与苏铭忙答应一声,走到床前。

    “耀阳、小铭,整个事情的经过,你们差不多都清楚了吧,你们大师兄、二师兄、四师兄都为了小铭的事受了委屈,你们三师兄也受了伤,虽说错不完全在小铭身上,但也有一定的责任,青阳师兄那里,我已传音给他,他不再计较小铭的过失,这件事就此揭过,当然要说这些事的主要原因在师父,师父没有威望,让你们受苦了。”

    听玄罗这么说,房间里的众人都慌忙跪倒在地。

    “师父,您这样说,弟子只会更加羞愧啊。”解锋镝激动的说:“都是因为弟子们没用,落了师父的名声。”

    “是啊,师父,大师兄说的对,是弟子无用,与师父无关!”萧无忌也忙道。

    苏铭一阵悔恨,都是因为自己没用,在讲道堂睡着了。

    “弟子,弟子......”

    李耀阳见苏铭嘴巴笨说不出来什么,便替他解释。

    “小铭的意思是全怪他不好,与师父您无关的,其实也怪弟子当时没有早早提醒他,师父,你罚我们吧。”

    “小铭,耀阳你们已经受苦了,你们还未真正修行,耀阳你也两天一夜未合眼了吧,小铭更是,咦,耀阳,你不是说小铭受了很重的伤,他现在怎么......”玄罗摇了摇头。

    李耀阳这才想到苏铭当时的腿受了重伤,也颇为惊奇的看向小铭。

    “我,我碰到了爷爷。”苏铭挠了挠头,把事情说了一遍。

    但是他记的自己答应过令狐尊不说天尊涅项链的事,想到令狐尊可能会因为他说出去,天劫会过不去,他强忍着没有说出来天尊涅项链。

    “什么?你说令狐老祖是你爷爷?你还继承一个叫弁袭君前辈的道统?”

    玄罗略有吃惊的看向眼前这个有些呆愣的弟子。

    令狐尊他知道,本门老祖,修为渡劫中期,曾一人屠杀三个修仙门派,三个门派一人不留,修为虽不是本门最高,却是本门最嗜杀的一位老祖,而那个地下室,玄罗听说过却未进去过,更不知道里面的传功前辈名叫弁袭君。

    解锋镝看向苏铭的眼光变了,他是最恨背叛玄罗的人。

    当他听说苏铭竟然拜了另一个人为师,他的眼光变的狠辣起来。

    萧无忌、乌普虽没有解锋镝明显,但看向小铭的目光有了冷漠,叶知秋却是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