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5章 魔族入侵

    更新时间:2017-09-02 16:58:03本章字数:3136字

    李耀阳内心颇感疑惑,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苏铭目光微抬,有些胆怯的看着玄罗。

    “爷爷,他说他叫令狐尊,他叫我孙儿,还把这个送给了我。”

    苏铭说完,伸出右手,将翠绿戒指展露在玄罗的眼前,玄罗打量一眼戒指问道。

    “的确是令狐老祖的身份戒指,小铭你口中的青年师父,还子啊讲道堂吗?”

    “青年师父给我讲完道统,他就消失了。”苏铭实话实说。

    “消失了。”玄罗皱了皱眉,他有点想不明白,但是看苏铭的神情,不像是说谎话。

    况且,以小铭平日里的表现,让他撒谎,恐怕比登天还难。

    “师父。”叶知秋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但说无妨。”玄罗对叶知秋点了点头。

    “小铭师弟,你把所学的外功展示一下吧。”叶知秋目光一转,落在苏铭的身上。

    苏铭看着玄罗,目光茫然,玄罗真人点头默许。

    小铭摆好姿势,开始演示外功,当他打到第五个动作的时候,整个身体摇摇欲坠站立不稳。

    等他打到第十招时,扑通一声,跌倒在地,玄罗等人看到倒在地上的小铭,尽皆皱起眉头。

    苏铭羞愧的从地上爬起来说:“师父,我,我真的学会了。”

    说着,站好身形再次演练起来,但是与之前一样,打到第十个动作时,苏铭干净利落的跌倒在地。

    “不,不对,再来一次。”说着,苏铭又从第一个动作练了起来。

    结果,到了第十个动作的时候,仍旧没有逃过跌倒的下场,他还想再来,却被玄罗阻止。

    “小铭,不要在演练了。”玄罗挥了挥手:“你的动作颇为怪异,很不协调,而且杂乱无章,犹如疯人狂舞,难道这些招式就是那位前辈传授给你的?”

    “师父,是弟子太笨,我打不出来,总是摔倒。”苏铭点头,眸光略显沮丧。

    “知秋,你怎么看?”玄罗讯问四弟子的意见。

    “如果小师弟没有说谎,且那位前辈没疯,小铭说的就是真的,只是这套外功太疯魔,若非是从我们天机宗密室所得,我定会认为它是魔道功法,我看小师弟还是不要练习为好。”叶知秋来回踱步,给出自己的建议。

    叶知秋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同时也会把自己看中的老实人当做亲人,对于小铭,叶知秋内心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保护,活着小铭呆呆傻傻的模样,很像年少时与他失散的弟弟。

    他不让苏铭修炼这门功法,就是为了保护小铭,继而不让同门师兄对小铭产生反感,其实,他也相信,小铭就算认了青年前辈为师,也断断不会背叛玄罗,老实人都是忠诚的,就像家中的小狗,无论主人贫富,直到最后老死,它也会不离不弃。

    “小铭,为师也觉得你练习这套功法后,气息不稳,似乎不太适合你,最好还是早早放弃。”

    “至于你的那位师父,如果他强行要求你修炼,你就让他来找我,为师与他理论。”

    “虽说她是前辈,但也不能乱教弟子。”

    玄罗肃然开口。

    这一刻,苏铭不知如何是好,令狐爷爷冒着天机危机送他进入密室学习,青年师父与他接触时间虽然很短,却让他倍感亲切,他当时也感受到了练完外功时的玄妙,更重要的是,青年的消失。

    苏铭认为,就是因为青年将道统传授给了自己,他才会消失不见的,这让小铭心生愧疚,但是玄罗与疼爱他的四师兄,竟然都反对他修炼这门功法,让小铭陷入两难境地。

    一旁的李耀阳,用力拽了他一把,小声说:“笨蛋,还不快点谢谢师父。”

    “我懂了,师父是看我练的不好,怕我练坏了身子,谢谢师父的关心,其实师父不用担心我,主要是弟子愚笨,没有修炼正确,不过,我会努力的,”苏铭对着玄罗施礼,说完看向李耀阳:“努力,非常努力,嘿嘿。”

    看着苏铭傻乎乎的笑着,李耀阳气的无语,真想给他一个脑瓢。

    叶知秋忍不住拿起折扇,敲了敲自己的脑门。

    解锋镝、萧无忌、乌普对视一眼,眼中敌视减了几分。

    自己似乎没必要和一个傻小子计较这些。玄罗苦笑,摇了摇头说。

    “小铭啊,你好自为知吧,师父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但你现在是在修仙界而不是凡间,修仙界一切都要靠自己,除了师父还是你的师兄们对你是真心实意,其他人对你好,可能都事对你有所企图,你要当心,你要快点成长,不要再这么单纯。因为修仙界比凡间界更险恶,这里不能慢慢成长,这里需要的是成熟,需要的是谨慎,需要的是实力。”

    玄罗说到最后,似乎勾起了心事。

    “师父,弟子一定会好好努力,好好练功,到时再给师父看。”苏铭懵懵懂懂的点头。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玄罗摇了摇头,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剑芒从外面射来,在玄罗的面前停住。

    玄罗看到这把飞剑,眸色微沉,抬起右手,在飞剑上面一点,飞剑微微颤动之后,又调转方向飞走了。

    “师父,怎么了?”叶知秋看到通信飞剑飞走,开口问道。

    “是掌教师叔的传音飞剑!”

    玄罗顿了顿,随即面色凝重起来。

    “天机宗进入全面备战,魔界与我们玄天大陆的壁垒再次被打开,玄天大陆各大宗门战火再起,我们天机宗各大山峰的门人,从今日起要全力备战,迎接这次魔族的入侵。”

    “什么!”叶知秋吃了一惊:“千年之后,魔族重临,师父,距离千年不是还是一百年吗,怎么提前这么多。”

    “是啊,师父。”萧无忌也有些惊慌:“魔族入侵,生灵涂炭,千年之前那次仙魔大战,使得修仙界死伤无数,各大门派精英弟子凋零大半,直到五百年前才稍有恢复,人间更是横尸遍野,惨不忍睹,不是说空间壁垒还能坚持百年吗,怎么现在就。。。。。。”

    “有关壁垒的事,掌教师叔没有细说。”玄罗叹了口气:“多说无益,准备迎战,记住你们被编入小队后,一定要谨慎小心,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身陷险境,尽量要活下来,或许这次劫难也是你们成长变强的好机会。”

    “解锋镝,你要多重规矩,战乱之时不可再迂腐,萧无忌你行事洒脱,但不可以过于肆意,乌普,你生性平和,但从今之后不要过于听从他人,要有自己的主见,至于叶知秋,你多智我很放心,但你万事切勿强出头。”

    玄罗转头看着李耀阳与小铭道。

    “耀阳,小铭,你们也必会被宗门指派任务,到时候,要见机行事,以保护好自己为第一目标,要时刻勤加修炼,一会师父会把本门道术心法传给你们,万万不可懈怠,为师此后不能陪伴你们左右了,你们要照顾好自己。”

    “这场战事一起,不知历经几载,我希望再见你们时,你们能给为师一个好消息。”

    “师父!”苏铭与五位师兄全部跪在玄罗面前,虽然小铭同李耀阳不知道魔界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是从现在的凝重气氛来看,他们也感觉到了紧张。

    “师父,弟子未能报答您的养育之恩,现在却要分离,弟子惶恐,弟子不安!”解锋镝含泪道。

    “是啊,师父,这一别之后,弟子不知是否还能再见到你老人家,记的小时候,您曾给我们洗过脚。”很少同意解锋镝意见的萧无忌,给玄罗磕了个头,流泪笑着道:“弟子,弟子想给师父您洗一次脚。”

    “说什么胡话。”玄罗感觉心头一阵悲意上涌,不由喝道。

    “师父,您,您就满足弟子们的心愿吧。”乌普也坚持说道。

    “你们。。。。。。”玄罗知道这一别之后,他玄罗会与道空等师兄弟被编入主战战队,而他的弟子可能被分到刚守备区或是战事区,以千年之前的魔界进攻来看,这次魔族入侵不知会有多少人死在这场大战之中。

    “我们不想离开师父。”李耀阳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也不由哭了起来。

    苏铭有些怯怯的看着众人,手足无措。

    “师父,有机会,我会与师兄们照顾好小师弟们的。”叶知秋眼圈发红:“您,您就答应我们吧。”

    玄罗看看自己的几位弟子,默默点了点头,解锋镝他们一看玄罗点头,慌忙去准备东西。

    玄罗看看哭泣的李耀阳与傻傻的苏铭,一把把他们抱在怀里。

    苏铭没有哭,他当时不明白这次备战,这次分离是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玄罗对他比李耀阳更多一份担忧,更希望他能哭出来。

    他当时只是在想师父与师兄们离开了,自己也要备战。后来,苏铭很后悔这次没有哭,因为再见到玄罗时,已经物是人非。

    苏铭,李耀阳各自得到一本玄罗传授的功法。

    “五行炼气术!”

    这是玄罗所修炼的心法道诀,天机宗十二门心法之一。

    不过,苏铭与李耀阳得到的,只是从筑基期到元婴期的部分,并非是全部。

    原因无二,两个连筑基境界都没有达到的孩子,不一定能保住宗门心法。

    此刻传授给他们,玄罗已经破了宗规,按照规定,这心法要到筑基才可传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