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8章 你很过分

    更新时间:2017-09-04 08:00:09本章字数:3024字

    “你们两个,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关键时刻,子车站了出来,神色阴沉,语气肃然。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们想干什么,没听到我说的话吗,这里是青训营,不是你们自己家。”

    发生争执的两人,似乎忌惮子车,纷纷闷哼一声,就此作罢。

    不过,陈七余光一转,发现苏铭正在看着这边,便将心中怒气发泄在小铭身上。

    “看什么看,你个白痴。”苏铭被骂,不敢吭声,只是低下了头。

    “你嘴巴放干净点,你说谁白痴!”李耀阳从床上跳了下来,指着陈七怒斥。

    “哎哟哟,我就叫他白痴,蠢货了,你说怎么滴,你特么算老几啊。”

    陈七上下打量着李耀阳,几步走了过去。

    看着冲到自己身前,陈七那不屑、挑衅的目光,李耀阳挥起拳头,朝着对方的脸上打去。

    陈七万万没有想到,李耀阳竟敢动手,意外之下,来不及躲闪,被李耀阳一拳砸在鼻梁子上。

    陈七感觉眼前一黑,脑袋一阵嗡鸣,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后方退去,鼻孔一热,鲜血喷溅。

    李耀阳十四岁,修为炼体五阶,臂力三千石,若是普通人挨上一拳,下场必死无疑。

    即便是比他高出一个小层次的修仙者,被他打上一拳,也会受伤,更别说同级修为的陈七了。

    “马勒戈壁,你敢打我!”

    陈七倒在地上,剧痛让他难以起身,只能抬起手指着李耀阳喊道。

    “这个小杂种打我,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刚刚惊呆的宋天等人一下清醒过来,纷纷向李耀阳扑去,子车冷冷看着这一幕,没有阻止。

    宋天猛地一拳,朝着李耀阳的胸口打来,李耀阳后退一步闪开,宋天的另一个师兄

    宋天挥拳打向李耀阳的胸膛,李耀阳后退一步闪开,宋天的另一个师兄弟李煜趁机一脚踢在李耀阳的腿上,李耀阳身形踉跄退后三步,怒视着宋天两人。

    “小铭,你还要看下去吗?”李耀阳头也不回的吼道。

    “打架,打架不好。”苏铭怯怯的道,身体向床上缩了缩。

    “哼!”李耀阳冷哼一声,恶狠狠的向站在前面的宋天抱去。

    宋天错身闪开,哪知李耀阳只是虚晃一下,他直直的向踢出一脚的李煜扑去。

    伸手抓住了李煜的腿,身体用力狠狠的把李煜压在地上,双手握拳,向着身下的李煜打去。

    闪退到一边的宋天,急忙踏出一步,一拳打在李耀阳的后背。

    李耀阳被宋天打的浑身一颤,却没有松开身下的李煜,双全照着李煜的脸拼命的乱打。

    “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不是踢我吗,你现在踢啊,继续踢啊!”

    宋天没有将李耀阳打倒,慌忙对着他又是一顿暴打,李耀阳不顾宋天的拳打脚踢,咬着牙关对着李煜一顿暴揍。

    与子车一起过来的其他人看到这样的情况,还有刚刚被打了鼻子陈七,慌忙的涌了上来,一起抓住李耀阳,李耀阳被众人硬生生的拽走,地上躺着的李煜满头是血,已是动惮不得。

    陈七一脸怒容,看着冷笑中的李耀阳,猛的抓起一把椅子,狠狠的朝着李耀阳的脑袋砸去。

    啪!

    椅子在李耀阳的脑袋上破碎,鲜血从李耀阳头上流下。

    “啊!”看到这情况,苏铭猛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冲向又高高举起椅子的陈七。

    他一把抱住陈七的腰,推着陈七撞在墙边的桌子上。

    “你、你。。。。。。”

    苏铭对着陈七又抓又挠,完全忘记了所有的招式,简直就是毫无章法的乱打。

    “你过分,很过分,让你打耀阳哥,让你打耀阳哥。”

    “住手!”一声暴喝从苏铭身后响起。

    紧接着,苏铭被人抓住后衣领凭空提起,悬在空中的小铭仍在张牙舞爪的全身乱踢乱打。

    啪!啪!啪!

    那人狠狠的扇了苏铭几个耳光,喝道:够了!

    被打清醒的苏铭愕然抬头一看,叫吴钩的教官脸色发黑,正怒视着他。

    看到苏铭清醒,吴钩哼了一声,把苏铭扔在地上,目光冰冷的向营房里的众人看了一圈。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陈七和李耀阳发生冲突,李耀阳先动手打人,之后宋天与李煜动手,大家看李耀阳打李煜太狠出手阻止,之后苏铭撞击陈七,您都看到了,我说的话,在场的人都可以做证。”子车向前一步,很恭敬很得体的行礼道。

    李耀阳抬起流血的头,笑着看向避重就轻,将过错全按到他与小铭头上的子车。

    子车看了一眼血珠从下巴滑落,却笑着看着他的李耀阳,心中一颤,抿了下嘴却未改前言。

    “是他说的这样吗?”吴钩的语言冷的掉冰渣。

    营房里的其他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小声小气的答道。

    “是这样。”

    “真是有本事,来到青训营第一天就打架,没事找事!”

    吴钩凶狠的吼道。

    “所有参与打架的人,都给滚到禁闭室去,把青训守则给我抄写一百遍!”

    “少写一遍领十军棍,少二遍领二十,今晚完成,完不成者领五十军棍,跟我走!”

    禁闭室,没有照明珠,只能借着走道中墙壁镶嵌的小照明石的余光,隐约看清东西。

    在这样的环境下,想要写东西会很费劲,一间禁闭室只有两平米,空无一物。

    五个人被分别扔进五个房间,房间与房间之间是铁木栅栏。

    李耀阳在最右边,苏铭的右边是李耀阳,左边是陈七。

    苏铭靠着李耀阳这边的栅栏看着不说话的李耀阳,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什么看。”李耀阳最后让小铭看的受不了,没好气的道。

    “嘿嘿,耀阳哥,头还痛不?”苏铭傻笑着问道。

    “你说呢!”李耀阳暗暗点头,苏铭挠了挠头,笑了笑。

    “不是发笑,就是发呆,守则你不抄啊!”李耀阳很是无语。

    苏铭慢慢的拿起地上的青训守则与纸笔,讨好的道:“耀阳哥,我帮你抄吧,我抄了算你的。”

    “说什么屁话,你帮我抄了你怎么办?想被打啊?”李耀阳哼了一声。

    “没事,我爹在家就经常打我,没事的。”

    一听小铭这话,李耀阳刚拿起笔又扔在地上,指着小铭怒道:“你怎么老想着你爹,想着刘家村那个破地方,你看看你,是什么样子?你说你像修仙者吗,有点出息行不行,别人欺负你,不会还手也不敢还手,你说你这样子还修什么仙。”

    “本来就不是什么修仙的材料,在这里也是浪费粮食。”陈七在另一边吊二浪当的说:“小山沟里的人就这样,又认个不怎么样的师父,能有多大出息,不如回家种地啊。”

    “哈哈!”李煜和宋天,立即起哄的怪笑起来。

    李耀阳呼的站起来,抓住栅栏怒喝道:“你特么放屁,还想找揍是吧。”

    “怕你啊?小杂种我告诉你,这事不算完,等哥几个出去,定要给你一些颜色。”

    陈七扔下纸笔冲到栅栏边上,怒目而视。

    “等着?”李耀阳嘲笑道:“就你们这几个货色,我早晚打的你妈都认不出来。”

    “吵什么吵!”这时,外面走进一个道人,朝着几人喝道:“是不是还不过瘾,要不要我伺候伺候你们,我看你们就是皮痒了!”

    李耀阳狠狠的瞪了陈七一眼,闷哼一声坐在地上。

    “嘿嘿,师兄。”陈七向那个道人陪笑道:“我师父是。。。。。。”

    “我管你师父是谁,这里是青训营,就是天王老子到了这里也要听营长的,快点给我抄,少一遍你应该知道后果!”说着,那道人狠狠敲了一下栅栏,转身走了,李耀阳撇了撇嘴,对陈七很是不起。

    苏铭凑到李耀阳的禁闭室边,小声说:“对不起,耀阳哥,我有犯错了。”

    “好了,先别说了,快点抄守则吧。”

    李耀阳一边抄守则,一边说,苏铭默然点头,然后拿起纸笔。

    “第一条,热爱天机宗,热爱山门,尊敬天机宗长辈。”

    小铭一边读一边写。

    “第二条,热爱青训营,勤俭节约,爱护公物,积极参与管理,第三条。。。。。。”

    “喂,我说,你能不能不读出来?”陈七对着小铭说。

    苏铭皱着眉头道:“不读,我记不住。”

    陈七三人瞪大眼见,看着苏铭道:“你还要记下来?”

    “是啊,那个教官道长不是说要记住,背熟吗。”小铭理所应当的回答。

    “行,你记吧。”陈七无奈。

    “第二十条,服从命令,听众指挥,自觉遵守青训营纪律,第四十五条,炎热天气,除训练、值勤和参加体外活动中,可以不穿军上衣,不戴军帽,但不得赤背和只穿背心。”

    一遍,两遍,三遍,陈七再也忍受不了了。

    “你还没记住啊?你不念行不行?”陈七吼道。

    “不念,写不出来,我会犯困的。”苏铭老老实实的说。

    “你念的我都困了!”陈七脑袋上青筋直跳。

    “我,我没让你念。”

    “我没说我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