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2章 你怎么不去死

    更新时间:2017-09-06 08:32:01本章字数:3070字

    “师伯。”

    “别叫我师伯,现在是上下级谈话,我告诉你左莫,我是你亲师伯,我和你师父一直在帮你想门路,去年的事虽然不怪你,但毕竟是死了人,你就不能在忍耐一下,你这样混下去,早晚会毁掉你的未来。”老道气的一甩袖子。

    “师伯,其实那个师弟的死也怪我,如果当初我坚持不让他离队,也不会出事,我不怪上级的这个决定,但这里真的让人呆的难受。”

    “方圆千里,就我们几个人,天天大眼瞪小眼,上次我一个师弟给我传来书信说,他现在都金丹了。可我呢,去年辟谷中期,现在辟谷中期。”

    “你再看熊岳、刑天他们俩,我们这没丹药,没晶石,没功法,看着、听着师弟们,甚至是他们收的弟子的修为,都要超过我们了,我们有什么想法?我们是被抛弃了!”

    左莫说到最后,握紧了拳,身体都在颤抖。

    “你怎么能这么说!”老道听到最后有些生气了:“什么叫抛弃,我们有抛弃你吗?”

    “可你让我怎么办,我现在都没脸去见师父,没脸见同门师兄弟。”

    左莫咬着下唇。

    “这就是命,修仙,就这样还修什么仙,五队这个地方,从来都是只有走进来没有走出去的人,我宁愿去战场上战死。”

    老道无语,房子里只听到左莫沉重的呼吸声。

    最后,老道拍了拍左莫的肩,安慰道。

    “左莫,你再忍忍,再忍忍,我会同你师父好好商量,把你调出去。”

    左莫笑了笑,没有回答。

    瘦子刑天带着小铭沿着山梁围着中队走了一圈,最后走到那座没有树木的荒山上,指着四周语气调侃又无奈的说。

    “看到没有,这就是咱们守护的范围,这方圆几十里的山头其实都归咱们管,厉害吧,比你在山门时的一个山头大多了吧。”

    “真的,大太多了。”苏铭笑着回答,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真的好有成就感。

    换句话说,被人赶出落日峰后,那种无家可归,无依无靠的感觉,消失不少。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当然了,只有他自己这么认为。

    “这里太好了。”

    刑天看着苏铭怪异一笑,他看着四周,感慨良多。

    “是啊,想当年我刚来的时候,也是你这种感觉,黄绿相间,就像一幅美丽的画。”

    “起伏连绵的青山,苍茫古老,书写着这片土地的历史,看上一眼就感觉浑身舒畅。”

    啪!啪!啪!

    苏铭鼓起掌来,兴奋的说。

    “你说的太好了,我心里想的,你全都说了出来。”

    刑天看着苏铭,许久后,直到将小铭看的不再笑了,他才哈哈大笑起来。

    “当你看着这些景物,一天一天,一年一年,你就会知道,所谓的美是什么了,好了,现在和你说这些你也不会懂,我劝你,尽快想办法托关系,让人把你从这里调离出去,不然,你就只能给自己找一个兴趣爱好了。”

    “为什么?”苏铭完全不懂,为什么要离开这里,难道这里不好吗?

    为什么要找个兴趣爱好,自己好像什么兴趣爱好都没有啊。

    “呵呵,现在说什么你也不会懂,以后你就会明白。”刑天笑而不答。

    “那你有什么兴趣?”苏铭看着坐在山岩上的刑天说。

    “我的兴趣是观察,观察各类天象变化,观察飞禽走兽,过去有前辈可以通过世间万物创造出道法,我刑天也可以,不过这事,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啊。”刑天神神秘秘的说。

    苏铭吃惊的瞪大的眼睛,张大嘴巴,创造道法,那可是要传说中的人物才可以做到。

    “你真是太厉害了!”苏铭佩服的说。

    刑天一愣,仔细看看小铭,发现小铭的佩服竟然是发自真心,不由心里大为得意,话也不由多了起来。

    “我告诉你啊,那个熊岳的爱好是研究丹药,不过你千万别当真啊,如果他让你试啥药,千万不能吃,他那哪是丹药,整个就是毒药,这半年,他整整毒死了三十头野猪,百十头野兔,千万只蚂蚁外加五头虎子,今天你见的那虎子就是他昨天毒死的。”

    “那个胖胖的?熊岳?那毒死的虎子能吃?”苏铭听的直吞口水,傻傻的道。

    “对,就那个胖子,虎子能吃,内脏不要就行,咱队长大人研究的东西就厉害了,飞剑,知道不?”

    “就是法器,不过一直没有成功,飞剑倒是让他毁了不少,所以,总滴说来,还是我略有所成。”

    刑天比划着说。

    “等有空了,我把我的道法教教你,不过,你可不能外传,这道法除了我就是你了,到时,我就是天下第一,你就是天下第二。”

    苏铭听了,猛的点头,一脸崇拜的看着刑天。

    “走吧,回去吧。”刑天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

    “可是,你还没说让我干什么呢!”苏铭挠了挠头。

    刑天一愣,看看苏铭有些无语了,半天他才说。

    “你的工作,听队长的,队长安排。”

    “是!”小铭立即正立行军礼。

    回到石屋时,胖子熊岳守着大铁锅还在炖虎子。

    看到苏铭与刑天两个人,立即笑着站了起来,热情的招呼道。

    “坐,来坐,这位小道友,累一天,也饿了吧。”

    说着,又伸头冲屋外高呼一声。

    “队长,开饭了。”

    刑天不和他客气,跑到大铁锅边上,吹吹热气,从锅里飞快的夹出块肉,扔进嘴里。

    “你个吃货,就你这样怎么还不肥呢!”

    熊岳给了刑天一巴掌骂道,刑天吃吃哈哈的吐着热气,直呼好吃。

    队长左莫笑呵呵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几个大碗。一进门,他就笑着对苏铭说。

    “苏铭道友,快来坐快来坐,别站着,在这里,不要那么客气,客气就是见外。”

    苏铭左右看看,疑惑的道:“那老师伯呢?”

    “老师伯?呵呵,你说长官使啊。”左莫呵呵一笑:“他回去了。”

    “逃走的。”熊岳没好气的道。

    “说什么呢!”左莫踢了熊岳一脚,低喝道。

    “我有说错了?他啥事办不成还说这说那的,走的时候跟有人追一样,不是逃走是什么?”

    熊岳牛眼一瞪,语态充满怨气。

    左莫把碗猛的放在桌子上,高声道:“你犯浑了是吧?”

    熊岳眼见左莫真的发火了,耸拉着脑袋,嘟囔着坐到桌边。

    “哎哟,队长大人发什么火啊,您老可不能这样,气大伤身,咱这可要和谐,这是您老常说的,嘿嘿,这虎肉可是火性,吃多了上火,脾气暴躁,要不我勉为其难今天多吃点,您老和熊岳少吃点?”刑天一看情况不妙,忙说。

    “你怎么不去死啊,是不是盼我们都不吃最好了?快把锅给我端上来。”左莫笑骂着,冲小铭挥了挥手:“苏铭,快来快来,今天这虎肉宴也是好不容易吃上一次,就当为你接风洗尘了,再想吃,怕是要等下次熊岳出丹才行,呵呵,来吧。”

    苏铭笑着走到桌子边,双手恭敬的接过刑天递过来的碗筷:“谢谢师兄。”

    “大熊,酒呢,这个时候难道你还不打算把藏着的酒拿出来吗?”刑天微笑点头,朝着熊岳吼道。

    “人家都说山里的猴子酿的酒好,可你这人长的跟猴似的却只懂的吃,也就我还能存点酒,不过话说明白了,这次每人只有一斤,多了没门,出去一趟要七、八天,这酒来的可不容易。”熊岳鄙视刑天一眼,站起身来说。

    “还、还是别喝酒了吧,战队不是不让喝酒吗?”小铭慌忙的道。

    三人一愣,左莫第一个反应过来。

    “这次给你接风,欢迎新道友,破例一次无妨。”

    “他这臭小子,是给我上眼药。”熊岳有些不满。

    “我说熊岳你别念叨了,下次我再出去采购时,少不了你的酒。”

    左莫笑骂着,在熊岳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快去快去,少罗里吧嗦的。”

    熊岳嘿嘿一笑,闪身出门。

    苏铭看看这情况,还想说什么,被刑天拉着坐下来。

    当夜,苏铭看到刑天、熊岳、左莫三个人都喝了绝对不止一斤。

    不知道是因为苏铭的到来,还是因为别的,三个人都喝的很开,喝的很开心。

    到最后,三个人都喝醉了,醉的一塌糊涂。

    刑天抱着熊岳大哭,熊岳抱着左莫的大腿要啃左莫的脚指头,左莫则是傻呼呼的一个劲的笑。

    苏铭看不懂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只能默默的把三个人都扛到床上,盖上被子。

    看着三人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或是熟睡,或是说着无意识的话,小铭有些睡不着。

    他不知道是因为今天到了五中队这个地方兴奋,还是喝了几杯兴奋,就是睡不着。

    苏铭趴在床上,透过窗子,向外看着月光下朦胧的山影,听着山中偶尔传来的兽吼,还有山风声,感觉仿佛回到了落日峰,又仿佛回到了老家刘家村,心里安详而又静谧。

    “不知道耀阳哥的生活怎么样?会不会也这样被人欢迎,也这样的轻松。”

    苏铭想着,他不知不觉的笑了,又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