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3章 逼疯师兄

    更新时间:2017-09-06 08:31:57本章字数:3099字

    次日,苏铭在青训营的习惯让他在早上五点醒来。

    他习惯性的叠好背子,整理好一切,穿戴整齐向门外跑去。

    苏铭的动静,让刑天醒来,他半睡半醒的看着小铭收拾着一切,直到看着小铭出门,还有些迷糊呢。

    “看什么,你也想去啊。”左莫在边上收拾东西,看了一眼刑天。

    “你这是干嘛?”刑天不解的问道。

    “锻炼!”

    左莫把帽子扣在头上向外走去,边走边说。

    “你当初在青训营,没锻炼过?那后来在队里也锻炼过吧!”

    刑天木然,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年轻人啊。”熊岳在上面感叹道:“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

    “不信他能坚持多久。”

    刑天看看躺在床上蒙着半个脑袋的的熊岳,赞同的点了点头,又蒙上被子,睡起回笼觉。

    苏铭对五中队这个地方很中意,所以,他没有什么复杂心思。

    每天训练、巡逻、吃饭、睡觉的生活,他感觉简单而又充实。

    训练他不会停下来,他记着曾经答应过师父,答应过四师兄,也答应过耀阳哥,要努力,他也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大家都会感到欣慰。

    苏铭的训练很多,奔跑,障碍练习,负重训练以及平日的坐卧立走,都是按照青训营的训练,之外还有玄罗传授的练体功法,以及青年师父所教他的外功。

    在青训营的训练,让苏铭感觉自己的身体素质得到很大的提升,渐渐的,他感觉玄罗师尊传授自己的炼体功法变得简单起来,还有青年师父的外功,他现在可以做到二十个动作才摔倒。

    不知道是因为外功,还是青训营的训练方法,苏铭炼体一个月后,达到了第六阶,差一点就能突破第七阶,这种显而易见的进步,坚定了苏铭的努力之心,虽说那些天骄们,可以在一年之内突破炼体十阶,例如掌教师叔祖的大弟子慕歌,就是这样的人物。

    可是小铭自己清楚,他来到天机宗一年,才修炼到炼体三阶,后来在青训营三个月才达到炼体五阶,现在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踏入了第六阶,怎能不让小铭激动欢喜呢,当然了,有人欢喜,就会有人烦恼。

    熊岳、刑天却没有半点欣喜,他们深刻的感觉到苏铭的出现,打乱了他们的生活。

    当初,他们的生活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无忧无虑,逍遥自在,想吃就吃,想睡就睡。

    自从苏铭来了之后,一举一动,所做事情,就连吃饭睡觉都是有板有眼,规矩的不得了。

    这样的正规化,与他们格格不入,原以为时间长了,日子久了,小铭会被他们洗脑同化,变得像他们一样懒散。

    可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苏铭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所行所作,这样他们很不舒服。

    “队长,我告诉你,你必须想个办法。”

    刑天看着石屋前练习外功的苏铭,语态严肃的说。

    “在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

    “别说疯掉,我特么都要上吊自尽了,队长,你看看,你睁大眼睛仔细看这屋子。”

    “啊,简直是惨不忍睹啊,当初咱们凌乱的小窝,乱七八糟的摆设,看着多爽,多舒心。”

    “可是现在,你再看看,到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我是坐不敢坐,站没地站,这日子没法过了。”

    熊岳指着干净整洁的屋子,抱怨连连。

    “行了,你们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帮你们收拾屋子,你们还抱怨。”左莫瞪了他们一眼。

    “队长,瞧你这话说的,我又没让他收拾。”熊岳没好气的回道。

    左莫一皱眉:“那你和他说去,人家帮你收拾,你还有理了?”

    “我......”熊岳一下没了言语。

    “队长,咱也不是那意思,你说这地方就咱们四个,搞这么多虚头巴脑的表面功夫干什么啊,给谁看啊?”

    “上面的人物要是能来,别说一天一趟,就是三天来一趟,咱们也整的这里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那个标兵,可是能吗?”

    “现在咱们就想过的舒坦点,可这个苏铭让咱们这点要求都不行,您可是说要团结,这能团结嘛!”

    刑天一脸苦色。

    左莫听了,沉默了好久,最后点了点头。

    “要不我找他谈谈。”

    左莫找到苏铭时,小铭正拿着一本书在看。

    斜阳在他身上渡上一层金黄,微风吹动着小铭的发,卷曲伸张,风中的他,却巍然不动。

    苏铭目光火热执着又认真,盯着书本仔细的读着。

    在这微黄野草,灰黑山肌,碧蓝天空,黄色斜阳的衬托下,那就是一幅美画。

    左莫竟然不忍心去打搅小铭,但是想想熊岳与刑天,左莫还是咳嗽一声,走近小铭。

    “看书呢?”左莫看看苏铭对自己的咳嗽没有反应,只能轻声开口。

    “啊,队长您来了,您坐。”苏铭猛然惊醒,急忙将手中的书一边向后藏,一边有些躲闪的和左莫打招呼。

    “再看什么书啊?”一时间,左莫也不好意思开口,只是插开话题道。

    听左莫一问,苏铭显的更慌,他把书藏在背后,从左手换到右手,又从右手换到左手,一时不知该怎么说。

    左莫看到苏铭的样子,本来想看看他倒底拿的什么,转念一想还是不看了,给小铭留点面子,等自己说到难以启齿的话时,小铭估计不会怪自己。

    “小铭,你到咱们五中队有一个月了吧?”左莫咳嗽了一声。

    看到左莫没有追究自己看的什么,苏铭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听了左莫的问话,立即笑着回答。

    “今天是第三十九天。”

    “哦,第三十九天了啊。”左莫点了点头,摸摸嘴犹豫了一下:“在这里还习惯么?有没有感觉不好的?”

    “好,好,一切都很好。”苏铭笑的很灿烂,他这说的实话。

    对于目前的生活,苏铭感觉很满意,当然了对他来说,不满意的生活很少,几乎没有。

    只是五中队的生活很平静,更让苏铭感觉舒心,无欲无求,无争无斗,没有攀比,没有勾心,在这里,苏铭感觉像是回到了家,小铭真挚的回答,让左莫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在苏铭傻乎乎的笑容下,左莫咬了咬牙。

    “好就好,不过,小铭,我和你说个事,你感觉到了么,团结是很重要的!”

    左莫试探着说。

    “团结很重要啊,队长说我们必须团结,只有团结才有力量。”苏铭猛点头,极为赞同。

    “队长?哪个队长?”左莫有些有糊涂。

    “青训营的。”苏铭理所应当的答道。

    左莫无语,看看没有反应过来的小铭,他忙说。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唉,也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

    看着神情专注听他讲话的苏铭,他吧唧下嘴道。

    “我和你说小铭,团结,就是你要学,要学刑天、熊岳他们。”

    说到这里,左莫突然感觉心一下悬了起来,看向苏铭的眸光有了几分紧张。

    苏铭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点了点头。

    左莫提起来心放了下来,欣喜的抹了抹额角的汗,心说总算是搞定了,却见苏铭又摇头。

    “队长,你是说让我学熊岳师兄的练药,和刑天师兄自创功法?我,我这么笨,我学不会啊。”

    “你......”左莫差点被他气昏过去,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苏铭想了想,忙追上左莫:“队长我知道了,你是说让我学炼器吧。”

    说着,他拿出一直背着手,把手中的书递给左莫。

    “我在库房里看到这本炼器大全,上面说能炼飞剑,我刚才怕你笑话我。”

    左莫看着苏铭手中的那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扔在库房里没有人看的书,没好气的回答。

    “看吧,看吧。这书能炼飞剑。”

    “真的吗?”

    苏铭欣喜之下,紧紧的把书拿在手中,兴奋的说。

    “队长你可不可以教我啊?”

    “教你什么?炼制飞剑啊,刑天师兄说你炼了好多飞剑。”

    “炼器?”

    听了这话,左莫自己就想笑。自己炼什么他心里最为清楚,他炼器不过是为了打发无聊时间。

    炼制法器,至少要有金丹期修为,如同熊岳炼丹一样,至于刑天自创功法,更是不着边际的幻想。

    附近八方,一片荒芜,无聊透顶,这里是被人遗忘的地方,生活久了,会感觉一切变得死气沉沉。

    渐渐的,你会看不到希望,一个人如果没了希望,就只能给自己找点事做,不然,会闷死的。

    看着左莫低垂着头,默然走了,苏铭顿住脚步,神情有点小失落。

    “怎么,不行吗?”

    左莫回首,看着苏铭那炼体七阶的修为,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或者让他炼制法器、丹药,创造功法,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没事闲的搞清洁,以及按部就班的训练,左莫想到这里,当即决定下来。

    “行,不过,我也就会一点皮毛,你要学的话,我就教给你。”

    “当然了,要学炼丹的话,你得找熊岳,想要做点别的,可以找刑天。”

    “嗯!”苏铭听了左莫的话,重重点头,咧着嘴笑着,但却无声。

    看着苏铭欣喜的模样,左莫顿觉有点难受,对小铭点了点头,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