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5章 怎么办

    更新时间:2017-09-07 18:38:10本章字数:3097字

    炼体十阶,相当于凡间最巅峰的武林高手,速度已经达到凡人的极限,行动如同鬼魅,力拔万斤,轻而易举,而苏铭的抗击打能力更是利刃难伤,现在他每次运行炼体功法时,都会有种与四周融为一体的感觉,这就意味着小铭可以进入筑基境界。

    但是,要如何突破筑基,小铭不知道,只能这样摸索着修炼下去,偏偏正是他这样无意识的炼体,给他奠定了很多修仙者梦寐以求的牢固根基,或者说,没有这样的根基,小铭最后也走不了那么远。

    虽然苏铭不知道这些,但越来越大的力量,越来越有成绩的矿洞,让小铭打心底欣喜。

    没有任何采矿经验的苏铭,却不知道自己所挖的矿洞,早已偏离了那座矿山,通到了另外一边,小铭没有在意这些,他依然不简单,不停息,按部就班的挖着。

    春夏秋冬,转瞬即过,小铭来到第五队已经一年。

    刑天、熊岳没有去影响苏铭,渐渐对小铭的执着与坚韧,由最初的厌烦变成无奈,由无奈转为正视,直到现在已经变成佩服。

    苏铭的矿洞已挖十几里路,本来小铭的矿洞挖到最后已是漆黑一片,不巧被他发现一些照明石,小铭把照明石镶嵌在墙壁上,这个发现,让小铭信心暴涨,左莫三人看到美丽的矿洞被吓了一跳,等看到不多的照明石时才放下心来。

    虽然熊岳幻想着下面会有晶石矿,跟着挖了几天,最后没撑三天就又跑去研究他的丹药了。

    小铭在这一年中,配制出一种药剂,这种药剂竟然能让骨骼与肌肉的强度增加,虽然比不上丹药中的固体丹,却对金丹以下的修仙者都有较果,本来苏铭是看到一只守山的小虎子受伤了,小铭害怕这只小虎子被刑天他们给煮吃了,就偷偷的藏在矿洞里,并给这只小虎子配制药。

    不懂炼丹的小铭,只能煎制汤药,谁知这只小虎子喝了小铭的汤药后,不仅伤病好了,还长的越来越壮,最后竟然把守山虎子中的头领都给打败了,当上守山虎子的老大,小虎却知恩图报,经常抓些野物扔在小铭的矿洞口。

    左莫等人见到小铭经常带回来一些野味,纷纷大为好奇,问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熊岳听了,当即要小铭将汤药煎熬出来,小铭煎好后,熊岳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当时把刑天给吓得直裂嘴,叫着说给熊岳准备后事,谁知熊岳喝下去后,辟谷初期的瓶颈竟然蠢蠢欲动,这让三人又惊又喜,辟谷初期中期,需要吃饭,但会越来越少,直到辟谷后期,就不用再食用五谷杂粮。

    这样一直到金丹期,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吃不喝,吃饭少的同时,是需要丹药与晶石补充,这其实是一个净化身体的过程,但是五队这里,一无丹药,二无晶石,金丹对三人来说,那就是无望的事,所以,三个人才会颓废,才会混日子。

    而现在,苏铭的这副汤药好像给了三个人希望,虽然后来证实了,小铭的汤药只是让身体更强大,让法力更浓厚,而且效果非常小,但就这一点点的变化,已经让三人欣喜若狂,让三个人重新点燃希望之火。

    三人一致要求小铭不再挖矿,去研究丹药,小铭却一改常态没有顺从,而提出矿要接着挖,药方可以给熊岳,至于新研究,他只能试试。

    其实,苏铭很清楚自己的这副汤药不过是误打误撞,如果真让他研究,他也研究不出来什么所以然。

    左莫他们千方百计也无法让小铭改变主意,只能听从小铭的决定,于是,小铭又乐呵呵的去挖他的矿,而左莫三人只能望着他的背影无奈,叹息。

    一年后,三个人的体质已经大变,按熊岳的说法是,以前他可以一顿吃一只虎子,现在他可以一手指戳死一只虎子。

    三人能不能战胜金丹期的高手不知道,但放倒一、两个辟谷巅峰的人绝对没有问题。

    就在三人再次商量是不是让小铭把精力放在丹药上时,小铭慌慌忙忙的从外面闯了进来。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有魔族啊?”刑天开玩笑的看着小铭。

    苏铭从怀里掏出一块,散发着蒙蒙白光,婴儿拳头大小的石头,左莫与刑天瞪大眼睛。

    “晶石!”熊岳从石块上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小铭。

    “我,我感觉好像是。”苏铭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

    左莫一把从熊岳手中抢了过来,放在眼睛下面看了半天,也愣愣的抬起头。

    “队长,老大,让我看看。”刑天在边上急的抓耳挠腮的道。

    左莫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把手中的石块扔给刑天道:“确实是晶石。”

    熊岳一下抱住了小铭,差点就要亲他一口:“挖,挖出来的?”

    苏铭被熊岳抱的难受,扭了扭身体没扭动,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走,快带我去看看。”熊岳欣喜的拉着小铭就向外跑,左莫急忙跟着跑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刑天傻了吧唧,一脸迷恋的看着手中的晶石。

    过了很久,他才反应过来,抬首看着四周没人,立刻大叫着。

    “你们几个没良心的,等等我啊!”喊声未落,直接冲出房间。

    熊岳拉着苏铭,一口气从矿洞跑到洞底下,紧接着,他被矿洞底部的景象给惊呆了。

    矿洞底部中段墙壁上,从挖掘的裂缝透出来的柔和白光,从整体来看仿佛就像一朵白莲花。

    “美,好美!”

    从后面赶来的刑天,喘着粗气,深情款款的说。

    “熊啊,咱们是不是在做梦啊?”

    “啪!”左莫抬手给了刑天一个脑瓢。

    “哎呀,队长,你打我干什么啊?”刑天皱着眉头,咧着嘴道。

    “你感觉到疼痛了,那就不是做梦喽。”左莫激动的笑了起来,指着矿洞壁说:“挖,快挖。”

    “对,挖挖挖!”熊岳欢快的叫着,跑了过去,刑天也冲了过去。

    转眼间,刑天又垂着头走了回来。

    “杂了?”左莫有些不解的问。

    “只有一个铁锄,死胖子不给我!”刑天咬了咬牙。

    “你是猪啊,库房里不多的是啊!”左莫又亮起巴掌,笑骂道。

    “是啊!”刑天一拍脑门,转身飞奔而去。

    “笑懵逼了,呵呵!”左莫心情大好,看着旁边傻笑着的苏铭:“小铭啊,你不错!”

    苏铭立即眉开眼笑,当晚,四人坐在桌上,看着满桌子的菜,一个动筷子的没有。

    苏铭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其他三人表情严肃,呆呆的发愣。

    “吃饭!”左莫发令。

    苏铭高兴的拿起筷子,刚想夹菜,看另外三个人没动,又不好意思的放了下来。

    “怎么,都不饿啊?”左莫看着刑天熊岳两个人说。

    “不是,老大。”刑天苦着脸说:“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左莫慢条斯理的回答。

    “那咱们小铭这一年不是白白给别人干了!”熊岳瞪大了眼睛。

    苏铭有些莫名其秒,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老大,不能这样,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刑天不干了。

    “可这矿山是宗门的,不是我们的!”左莫面无表情的道。

    “那也得宗门发现才行,小铭挖这么远,我看,早出矿山范围了!”熊岳哼了一声。

    “要不,咱再挖挖再报吧,谁知道是不是主脉,可能只有这么一块呢。”刑天提意说。

    左莫闻言,陷入犹豫。

    “小铭你有什么意见?”左莫转头看向苏铭。

    “什么?”苏铭有些茫然的看看左莫,又看看刑天,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一下成了主角。

    “我是问你,发现晶石的事,你感觉是该报告给上面,还是我们自己用?”

    左莫详细解释起来。

    “哦,是队长让我挖的,我,我听队长的。”苏铭有些磕巴。

    “我知道是我让你挖的,可现在挖出晶石了,你想怎么办?”

    “我,我想?”苏铭吃了一惊,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轮到自己决定了。

    “对,你说该怎么办?”刑天补充一句。

    “这,这矿是营里的,咱们的任务不就是守着吗,守着矿山吗。”

    苏铭的话,让三人尽皆沉默。

    一边是责任,一边是利益,何从选择?

    三个人只是想着谁得到这座矿山,却没有想一直守在这里为了什么?

    是任务,是命令,还是责任,简单的苏铭,直截了当的话,刺中三人的要害。

    他们都在扪心自问,问自己一直守在这里为了什么,之前那些老死在这里的前辈,有为了什么?

    没有前途,没有希望,被人遗忘又为了什么?

    战士与道人不同,战士之所以不叫道人,是比道人少了一丝自私,多了一份责任。

    就算留下一座矿山,却失去一颗本心,失去战士职责,失去修仙根本,岂不白活一生。

    三人瞬间想通,这一刻,三人的心境同时有了提升,心境直接越过辟谷后期,达到金丹期。

    一股无形的气势,从三人身上腾然升起,将苏铭连同桌子推到一旁,三人先后入定。

    苏铭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看着盘膝而坐,闭目入定的三人,心中忐忑不安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