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7章 小白死了

    更新时间:2017-09-08 08:06:50本章字数:3064字

    那头虎子悄悄的走到小铭身前,伸出舌头,不停的舔小铭流落的眼泪。

    无论是小铭的哭闹,还是左莫他们的忧伤,都无法改变事实。

    三天后,从十九团团部传来消息,正式开发五中队驻地矿山。

    消息是十九团一营的人带来的,他们一起来的一千多号人。

    有专门的挖矿战士,也有防护战士,苏铭他们被通知立即到团部报道。

    带上背包的苏铭四人,站在那座没有花草树木的矿山上,看着原来的瓦房被推倒,看着栅栏被捣毁,看着移植来到营地里的花草被践踏,看着自己的生活在这里的点点滴滴印记被肆意破坏,心里万分酸楚。

    “走吧,别看了。”叹了口气,老道人拍了拍左莫的肩膀。

    正在几人转身要走上杏黄旗法器上时,苏铭突然扔下背包,朝着山下奔去。

    全力奔跑的苏铭,竟然带出一道残影,左莫一呆,立即大喊。

    “拦住他,拦住!”说着,也飞奔追去,刑天与熊岳尽皆扔下背包,追了上去。

    看看四人的样子,老道人不禁又叹了口气,缓缓坐在山梁上。

    “不,不要命了!”修为辟谷后期的左莫,竟然一时间追不上狂奔的苏铭,不由的郁闷。

    “疯,疯了!”他身边的刑天暗自咂舌,边跑边翻白眼。

    熊岳最差,肥胖的他落后有七八米远,隐约,左莫看清苏铭奔向的目标。

    那里站着一群一营的战士,他们兴高采烈叫着,跳着,议论着。

    在他们中间围着的是一个趴在地上的虎子,那虎子,几乎奄奄一息。

    啊!苏铭怒吼着,冲进这群人中。

    一个人高马大的战士,正在用脚尖狠狠的踩着虎子的后背。

    地上的那只虎子不知被哪个人下了重手,打伤五脏六腑,嘴里不停的向外流血。

    它的四肢在颤抖,它的全身已无力,只能用它那充满恨意的眼,愤恨的盯着四周哈哈大笑的修仙者。

    苏铭猛的冲上去,用力推开那个人高马大的青年,紧紧抱着地上的虎子,嘴里惊慌的喊着。

    “小白,小白,你怎么样?”

    虎子看到苏铭,眼中露出欣喜与不舍,身体却像被掏空了,瘫倒在小铭的怀里。

    “小白,你,你要挺住!”苏铭着急忙慌,颤抖的手从怀里拿出自己研制的药液,拼命的往虎子嘴里倒,但药液却被虎子嘴里的血冲了出来。

    扑通一声!

    苏铭怒急之下,一把将高大青年推倒在地,他的狼狈模样,引起同伴们的哈哈大笑。

    “你是谁,你找死吗?”青年恼怒之下,朝着小铭喝道。

    苏铭不去理会,他象是疯了一样,竭尽全力往虎子嘴里灌药液,无意识的念叨着。

    “喝下去,你快喝下去啊,喝了你就好了,快点喝!”

    他怀里的虎子看着小铭,其内不舍之色更浓。

    它努力的想要瞪大眼睛,可它的眼皮却越来越沉,目光越发浑浊。

    “不过,一只守山虎而已,至于吗?”一个青年不屑的说道。

    “还一口一个小白,哈哈,难道你们是亲戚吗,哈哈,小子不怕告诉你,你的小白是我打死的,你能把我怎么样啊?”另一个驴脸青年嚣张的说。

    “哎吆,我以为是谁,原来是玄罗门下的那个白痴。”

    一个小铭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他说完,打了苏铭一个脑瓢,调侃的道。

    “怎么,现在白痴长高了,大长了,也有感情了啊?”

    “呆子,我问你,你和这只虎子发生的是什么感情啊?”

    苏铭猛的转过头,怨恨的看向对方,马飞,曾在青训营门前为难过他,青阳师伯的弟子。

    马飞没想到在他眼中如土鸡瓦狗般的苏铭,竟然有这么冰冷怨恨的目光,错愕间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退一步,马飞清醒了,一股羞愤涌上心头,他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竟然会被苏铭这样的人惊退,马飞二话不说,迈出三步,狠狠一拳打向苏铭。

    他要打的苏铭鼻青脸肿,他要苏铭倒地挣扎,他要听苏铭的惨叫与求饶,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心头之恨。

    马飞面目狰狞,拳头加重几分,拳速加快不少。

    没有惨叫,也没有被击中的感觉,马飞惊讶的看着拳头的前方,苏铭在他拳头前消失了!

    苏铭竟然在他金丹初期全力一拳之下消失了?就在马飞愣神之际,一声惨叫从他身边响起。

    马飞愣愣的转过头去,却看到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一幕。

    苏铭弓步站在马飞身侧两米远的地方,左手推着右拳,右臂肘尖向天,而苏铭脚下,驴脸青年商清书正痛苦的抱着脖子,脸色发青,嘴里发出低吟。

    这苏铭看的是他,却向驴脸青年出手,马飞万万没有想到,区区一个连筑基都没有的达到的苏铭敢反抗,而且出手后竟然重伤辟谷后期的商清书,简直是活见鬼了!

    苏铭收起拳势,仿佛没有看到其它修士慌乱的围着长脸道士,也好似没有看到马飞,面无表情的走到那只虎子身边。

    那只他救过的虎子小白,眼中含泪,带着期盼,头努力的抬向矿洞方向,体温却在不断下降。

    小白,真的死了。

    那个常常在寂寞夜里,偷偷把野味放在洞口的小白死了。

    那个常常跑到矿洞里磨蹭他脸颊的小白死了。

    那个常常趴在他脚前,睡的像只小白猫的虎子死了。

    那个陪伴他两百多天的小白,真的死了。

    它是他的朋友,虽无言语沟通,却最为贴心,知心。

    它只有两岁,还是个孩子,它被人活活打死,它死的不甘,它还望着矿洞,它要回家。

    可是,它回不去了,苏铭望着虎子,内心有了刺痛,大脑一片空白。

    “还有谁!”苏铭的语气冰冷,毫无半点问题,马飞感觉受到了耻辱,让他无法忍受的耻辱。

    “这个废物,这个白痴,竟然打伤同门,还敢叫嚣。”马飞怒喝。

    “我!”高大青年上前一步。

    我!

    我!

    还有我!

    紧接着,其他同伴从不知死活的商清书身边站起来,目光冰冷的注视着苏铭。

    “以多欺少,当我们五队没人吗?”左莫及时赶到,站在苏铭的身前。

    “欺负一个新人,真特么不要脸!”熊岳毫无畏惧,走到小铭的身前。

    “小铭师弟,你放心,我在这,没人可以动你!”刑天面色阴沉,护住小铭。

    双方凛然对峙!

    苏铭的身体突然扭曲成一个奇怪形状,好似一张弓。

    一片绿叶从小白身上飞过,苏铭瞬间消失在原地,接着出现在高大青年身边。

    没等那高大青年反应过来,苏铭的手臂好像长鞭一样,从那青年的左耳根抽到下颚。

    啪!高大青年立即被抽的像个陀螺旋转起来。

    苏铭并没有停下,他的双臂越抽越快,一道道紫黑印记布满高大青年的脸部和脖颈。

    “杀了他!”马飞狂吼,几步朝着小铭冲去,却被左莫挡在面前。

    “尼玛的,反天了,辟谷小辈也敢挑衅金丹!”马飞看出左莫的修为,气的咬牙切齿。

    “金丹?”左莫平静的道:“也可以试试。”

    言罢,迎了上去,其他扑向小铭的修士,也分别被刑天和熊岳挡下。

    高大青年已被小铭抽的面目全非,好不容易站定,有些眩晕的看向四周时,却见一条腿仿若标枪一样,直直刺向他的心窝,他只感觉一股大力将他的身体击飞出去,丹田一痛,元气涣散,一口气也无法提上来。

    紧接着,被撞飞的身体重重摔在地下,他便干净利落的昏迷过去。

    苏铭击飞高大青年后,并没有停留,身体好似狂风卷起的布匹一样扫向另外的一个青年。

    马飞越战越心惊,眼前这个中年人,虽然只有辟谷后期修为,却与他不分伯仲。

    而且,他感觉这个中年人的法力,比他还要雄厚,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是强的惊人。

    一开始,马飞忍着自己被打,想给左莫解决掉。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左莫被自己打了之后,竟然毫不在意。

    看那模样,哪像辟谷境界的小辈,几乎比金丹境的强者,还要厉害。

    挡住一击后,马飞朝着旁边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让他惊昏过去。

    五对四,多打少,自己这边已经有三人倒下,加上之前被苏铭打的生死未知的商清书。

    原本六个人的小队,直接被对方击败四人,现在只剩下自己和另一个苦苦支撑的队友。

    再看苏铭,此刻露出冰冷无情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仿佛杀意已决。

    “住手!”

    蓦的,同时传来两声怒喝,老道人与一个穿着杏黄道袍的中年人,同时出现在场中。

    与此同时,苏铭仿若离弦的箭,直奔马飞射了过去。

    “哼,在我面前也敢放肆!”

    黄衣中年大手一挥,飞在半空中的苏铭,便被一股阻力拦住,跌倒在地。

    “小铭!”左莫、刑天、熊岳异口同声,撇下眼前对手,朝着苏铭跑去。

    “南天,你敢伤我的人!”老道人大怒,挥手一掌朝着黄袍中年打去,口中喝问。

    “原无乡,你的修为不如我,难道要自取其辱吗?”南天哈哈一笑,迎上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