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8章 今日之仇他日百倍奉还

    更新时间:2017-09-09 09:53:29本章字数:3095字

    轰!

    掌与掌轰击在一起,产生巨大轰鸣,地上草木石块,震飞八方。

    马飞也被掌力余波逼退数步,老道人原无乡脚下一阵虚浮,不由得退后半步。

    “原无乡,我高你半个境界,你不是我的对手!”南天看到这样的结果,脸上笑容更浓。

    原无乡听了不由冷哼一声,走到苏铭身前,查看他的伤势。

    南天却一抖战袍,威严的对马飞喝问道:“你是几队的?发生了什么事?搞成这样。”

    “回南天大人,我是三队副队长马飞,是五中队的人挑衅,并且先动手把商清书打的生死不知,我们队员才被迫动手。”

    马飞慌忙正立行礼。

    “你说谎!”苏铭双眼血红的冲着马飞嘶喊:“是你们打死小白,打死了小白!”

    “小白?”原无乡有些疑惑的看向左莫等人。

    “苏铭说的是那只虎子,小铭原本救过的,后来成了小铭的朋友。”

    左莫有些心痛的看着挣扎着想要冲上去的小铭说。

    “什么?为了一只虎子打我的人!”南天怒眉一瞪,眼中寒光闪烁。

    苏铭却看也不看他,徙自挣扎着想要和马飞拼命,马飞却讥讽般的看着苏铭。

    但马飞看着苏铭血红的双眼,心里竟然有些发寒。

    “这个奇葩,凭借这样的修为竟能连续打倒两个辟谷期的人,再过一段时间,那还得了,不如刺激苏铭,借南天之手杀了他。”对于南天,马飞很是了解,刚愎自用、极重脸面,且很护短、看不得人对他不敬。

    “原无乡,这个还没有筑基的小家伙还真有些血性,不如让他和马飞战一场。”南天冷笑。

    “南天,我看你真是糊涂了,他们几个就是团座大人指名要见的人!”

    “怎么,你还真想让他们再战一场?”

    原无乡冷冷的道。

    南天听了这话,不由愕然,沉默少许,转头对马飞骂道。

    “真是一群废物,六个人竟然被四个人打成这样,还不快点滚回去修炼!”

    马飞与另一个青年慌忙点头,就在这时,南天突然指着旁边山梁惊讶的道。

    “那只虎子。。。。。。”左莫他们转头朝着南天手指的方向望去,山梁上竟然跑来一只虎子。

    “是,是小兰。”小铭看着跑的越来越近的虎子,喃喃的道。

    被称为小兰的虎子,径直跑到死去的小白身边,顶了顶小白的头,又围着小白转了几圈,舔了舔小白没有闭上的眼睛,转身又向山梁跑去,众人茫然的看着这一切,不明所以。

    “这是?”南天稍有惊讶的道。

    “小兰是小白的老婆。”苏铭咬着牙,恨恨的看了马飞一眼。

    “小铭,咱们走吧。”看着小兰消失的方向,左莫叹了口气。

    “等一下。”苏铭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指着小白道:“我要埋葬小白。”

    熊岳和刑天听了,二话不说走到一颗大树下,拿起长剑,挖起了土。

    南天想说什么,却见原无乡对他摇了摇头。

    时间不长,苏铭他们已经挖出一个深坑。

    苏铭跌跌撞撞的走到小白身边,费力的抱起小白,差点没摔倒。

    刑天上前扶住小铭,却没有碰小白。

    苏铭感激的看了刑天一眼,艰难的把小白放在坑里。

    “小白,你睡吧,睡着了就不痛了,这里是莫哥,天哥还有熊哥给你选的地方,一定是个好地方,你好好睡吧,以后我会再来看你。”

    苏铭轻轻的抚摸着小白,边说边落泪,左莫等人见了不由得一阵心酸。

    “那只虎子又来了!”南天惊讶的道。

    苏铭与左莫等人转过头,果然看到小兰再次向这边跑来,她的嘴里还叨着一只小虎子。

    小兰一路不停,很快出现在苏铭的面前,她把小不点轻轻的放在小铭脚前,退了几步。

    突然两只前腿向小铭跪下,对着苏铭重重的点了几下头。

    “小兰。。。。。。”苏铭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反常的小兰。

    小兰站了起来,深深的看了看地上还没睁眼的小虎子一眼,猛的跳起来,一头狠狠撞在那棵大树上。

    小兰的动作太突然,被她搞的有些莫名其妙的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小兰的脑袋已重重的撞在大树上。

    砰!

    树叶飘落,小兰的脑袋血流如泉,脖子扭曲到一边,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一时间,都愣在原地。

    苏铭没发狂,也没有叫喊,他有些傻傻的抱起脚边的小不点,对着小虎子轻声说。

    “小不点,你比小铭还可怜,小铭还有父母,你却在还没有睁眼时已经看不到他们,不过不用怕,小铭会一直陪着你,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原无乡叹了口气,挥动衣袖把死去的小兰用气劲托着,轻轻放在小白的旁边,再一挥衣袖,用土石掩盖住两只虎子。

    “尘归尘,土归土,小铭,我们走吧。”

    说着,原无乡大手一扬,把飞行法器杏黄旗祭了出来。

    “走!”原无乡对左莫低喝一声。

    左莫连忙和熊岳、刑天把几乎虚脱的苏铭抱上大旗。

    马飞看着那缓缓飞起的大旗,心里愤恨不已,但却隐约听到苏铭那虚弱而又坚定的声音。

    “你们给我等着,今日之仇,他日百倍奉还!”

    苏铭昏倒在杏黄旗上,他本身并没有多强的修为,因为愤怒让他超越极限,把自己的潜能激发出来,几乎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运用了弁袭君传他的游龙百击,重创商清书等人。

    还好苏铭一直在不停的练体,不然这几分钟的攻击,不止是让他晕迷这么简单。

    即便如此,苏铭的身体却受到了很大的伤害,隐伤是避免不了的。

    昏迷中的小铭,还紧紧的抱着那只叫小不点的小虎子,刑天拉都拉不动。

    看着昏迷中紧锁眉头的苏铭,左莫不由叹了口气。

    “左莫,小铭是怎么回事?”

    原无乡疑惑的问道。

    “刚才那个叫马飞的说,是小铭先出手打倒的那个长脸青年,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左莫心思还放在苏铭身上,一时没反应过来原无乡话里的意思。

    “师伯,您不知道,那帮人简直太过分,不但打死小白,还嘲讽小铭,所以,小铭师弟才出手的。”熊岳赶忙解释。

    “那就不对了!”

    原无乡指着小铭。

    “他什以修为?那些人又什么修为?”

    “一营是正式战斗营,所有战队里最低的也是辟谷境界,小铭还没有筑基吧!”

    左莫几人闻言,这才反应过来小铭的不正常,也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面面相觑。

    “他是不是隐瞒了修为?你们平时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原无乡立即问道。

    “没有啊。”左莫想了想道:“没什么不正常啊?”

    “没有,绝对没有!”

    刑天斩钉截铁的道。

    “他来时只是炼体五层,这五层是他这一年中修炼上来的,只是没有筑基丹,一直没有筑基。”

    “会不会是那服药的效果?但也不能有这么大的效果啊!”熊岳若有所思的道。

    “什么药?”看着原无乡的样子,熊岳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这药是小铭自己炼出来的。”

    “他会炼丹?”原无乡惊讶的问道,熊岳一阵脸红,立即看向左莫,左莫也感老脸发热。

    “什么看,快说啊。”

    “师伯,您老也知道我们这地方,简直是鸟不拉屎,所以,我们就瞎研究。”左莫开口。

    “这药是你们一起研究的?”原无乡好奇的看着三人。

    “不是,是小铭一个人。”左莫连忙摇头,缓缓解释起来。

    “当时小铭刚来,傻忽忽的,他做事一根筋,让我们感觉很烦,就乱教他东西,熊岳就把炼丹术教给了他,我,我就教他炼,炼制法器,您,您别急眼,我们没乱教,都是一些基础理论,其他不确定的东西,我们一点没教。”刑天暗暗擦了把汗,自创功法这玩易太悬,要是他当初真教了小铭,现在恐怕没法解释。

    “你说什么,拿你们搞出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去教人,这不是坑人吗?”

    原无乡不管左莫解释,狠狠骂道。

    “你们。。。。。。我已经懒得再说什么了。”

    “师伯,其实我们也没瞎教什么,就是让他记住一些药材,和炼制法器的材料。”

    “我最多教他怎么配制初级药房,队长连炼器发放都没教。”

    熊岳的肥脸,几乎快要皱在一起。

    “你是说,苏铭只认识药材,会配药,就能炼制出成品药?”

    原无乡感觉在听传说,左莫三人同时点头。

    “小铭是为了救那只名为小白的虎子才配的药,怎么配成的不清楚,小铭说是瞎蒙的。”

    刑天提到小白眸色一暗,其实他们对小白也都有些感情,自从认识小白后,他们再没有杀过一只虎子。

    “他配的药管什么?”原无乡突然对药房有了兴趣。

    “强身健骨,炼化体魄,凝炼法力!”熊岳兴奋的回答。

    “师伯,你看我们现在是辟谷后期修为吧,一年前,你见我们时是什么样?”

    “从辟谷中期突破到后期,虽然我们也努力了,但这药起了很大的作用。”

    “今天,我和那个拥有金丹初期修为的马飞交手,我一点压力都没有,反而占据上风。”

    左莫接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