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1章 魔族赤命

    更新时间:2017-09-10 09:29:05本章字数:3120字

    站在山顶,看着夕阳染红正片天空,镶着金边的云朵自由自在的飘荡,坐在地上的小茶仿佛忘记了之前的不悦,看着站在自己身边,仿若木头人一样的苏铭,小茶伸出手来。

    “小坏虎呢?”

    苏铭闻言,将怀里睡眼朦胧的小不点抱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小茶的手上。

    小茶看着还没有睡醒,摇头晃脑的小不点,顿时嘻嘻笑了起来。

    “小坏虎,你怎么这么贪睡,快点起床吧,哎呦,你敢咬我,看我不打你的屁股!”

    小茶和小不点玩闹起来,苏铭看着小茶和小不点嬉闹的模样,不知不觉,嘴角扬起笑容。

    他,笑的很真,很坦然,没有半点做作,玩闹累了的小茶,将小不点抱在怀里,坐在苏铭的身边,抚摸着小不点的毛发。

    “喂,你父母现在怎么样了?”

    父母!听到这个词,苏铭不禁陷入回忆。

    他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自己父母了,小铭常常会在睡梦中梦到他们,却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安康。

    “或许,还不错吧。”苏铭往好方面想。

    小铭的哥哥是一名猎户,在刘家村那种地方,整个村子里也就七八个猎户。

    苏铭的父母有一个猎户儿子,吃穿应该不用发愁,只是,小铭不知道大哥娶了老婆后会怎么样?

    他上天机宗时,他大哥正要结婚,是以,现在小铭没办法回答小茶的问题。

    “不知道魔族入侵了,父母怎么样了。”这一刻,苏铭非常想家,想念父母。

    但他知道,他不能回去,到了天机宗,等于说与凡间家人再也没有联系,像他这种贫穷家中的孩子被送到修仙宗门,等于是被卖了,记得当初,父母签字画押还拿了天机宗给了钱币,小茶没有听到苏铭的呢喃声,不由得撅起了嘴。

    “喂,你又变成木头了啊,怎么不说话?”

    看着小茶的模样,苏铭只能回答:“我,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父母了。”

    “啊,这么久没有了啊。”小茶大吃一惊。

    “小茶,你能经常见到到父母吗?”苏铭反问。

    “常见倒不能常见,一年能见一次。”小茶咬着下唇说。

    “啊?”

    看看惊讶的小铭,小茶复杂一笑。

    “我父母也是修仙者,所以,我才能见到他们。”

    “只是,只是他们对我好苛刻,他们不让我跟着他们,可我好想跟着他们。”

    苏铭不明白,小茶为什么会笑的那么复杂,他只是感觉小茶很幸福,比自己幸福,至少小茶能见到家人,苏铭不知道该怎么和小茶说,沉默的他,却让小茶感觉到一种依靠与依赖感,像是自己的哥哥,小茶突然一把抱住苏铭,大哭起来。

    “我想母亲,我想父母。”

    “我,我也想。”

    “呜,呜哇哇。”

    这时,一个纤细的影子,突然出现在两人身边。

    像是一团淡淡迷雾,又像是幻影,紧接着,一道难听的仿若铁器相磨的声音响起。

    “好一对痴情的小情侣啊,嘎嘎,原来是两个小娃娃啊。”

    小茶立刻被吓的停住哭声,小虎子也发出呜呜的示威声。

    苏铭慌忙把小茶拉到自己背后,警惕的看着四周影影绰绰的灌木,低喝道。

    “是谁!”

    “嘎嘎嘎,小娃子还挺大胆啊。”随着话音,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出现在一棵大树上,缓缓的从树技上飘落下来,这个人面色漆黑,只有嘴里的牙显的惨白,他的手掌仿若枯技,指甲却长的吓人,他最后落在一颗草叶上。

    “你,你要干什么?”在这一刻,苏铭却没有想逃,他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

    “要干什么?嘎嘎,你倒是提醒了我,这里是不是十九团的炼丹部啊!”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或者是因为青训营的训练,又或者是因为刑天讲过的那些英雄事迹,苏铭虽然怕,却没有慌乱,但是他的回答却明显的惹恼了这个鬼怪似的人物。

    他手臂一抬,苏铭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飞向那个怪人,被怪人一把抓住脖领,小铭才发现这个怪人的狰狞面目。

    他那偏黑肤色,并不是如常人一样光滑,而是鱼鳞般的模样,他的眼睛也是血红色!

    “魔族,这是魔族!”

    苏铭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有想到,在天机宗十九团炼丹部的山顶,竟然出现魔族修士。

    自从魔族进攻一年来,路小铭的生活虽然有了改变,但他并没有感觉有多大的变化。

    天还是原来那么蓝,水还是那么清澈,好像魔族进攻,千年之劫只是让他的生活改变了方式。

    就算左莫刑天他们讲一些有关魔族的事,他只是拿作故事来听,或者也有愤慨,或者也有热血,但那些只是年少冲动,这冲动根本容不进小铭的正常生活,或者对小铭来说,魔族的事太大,根本不是他这种小人物应该考虑的问题。

    今天,这个傍晚,苏铭碰到了他心中的遥不可及的事,遥不可及的大事。

    “魔。。。。。。”苏铭拼了命喊出一个字,就被那个蔑视着他的魔族修士封了声音。

    “不错,大爷就是魔族,如果不想死,痛快回答我的问题!”

    吓傻的小茶终于反应过来,看着挣扎中的苏铭,叫着冲了过来,却同样被魔族人控制住。

    “放开我!”小茶在空中手舞足蹈的喊着:“我师父是南宫策,是药王,你敢动我,他,他会杀你!”

    听了小茶的话,那魔族男子不但没有惧怕,反而大为欣喜。

    “原来你这个小丫头就是南宫策的弟子啊,很好很好,正愁怎么要挟这个老不死的呢!”

    “不过,你的这个小情郎,就用不到了!”说着,魔族男子眼冒红光的要折断小铭的脖子。

    “慢着!”小茶紧张的叫道:“他,他也是我师父的弟子!”

    看看小铭那涨红的脸,魔族一愣:“他也是?南宫这小子收了多少弟子?”

    “就我们俩个。”小茶立即回答。

    魔族男子似乎不信,不过最后还是没有下手,他龇牙咧嘴的一笑,抓起两人,朝着山腰处的炼丹部奔去,不等他靠近炼丹房,立即有一道喝问传来。

    “什么人?”

    魔族男子并没有停留,身形晃动间,几个刚刚拦在他面前的修仙者便被扑倒在地。

    苏铭和小茶就在魔族男子的身边,也没能看清他的动作,由此可见出手之快。

    就在魔族男子嘎嘎一笑还要前冲时,一袭白影从丹房飞出,眨眼间来到近前。

    “阁下是谁,竟敢硬闯我十九团炼丹部!”

    魔族男子眼见南宫策出现,便顿住脚步,南宫策走到近前,看到对方抓住两个弟子,眉头不由得一紧。

    “魔道之人,竟敢抓我弟子,闯我炼丹部,是活腻歪了吗?”

    面对南宫策的冷喝,魔族男子嘿然一笑。

    “南宫策,既然爷爷敢来,就没有将你天机宗十九团放在眼里,你当爷爷是吓大的吗?”

    “堂堂合体期强者,自然不会是吓大的,不过,你身为前辈,对两个小辈下手,不觉羞耻吗?”

    “羞耻?哈哈,难道你们自称正道的人,做的这种羞耻之事还少吗?”

    魔族男子不为所动。

    “今天爷爷就把话挑明,我赤命就是为你天机宗最近得了一副药方而来!”

    “给我药方,我就放了你的两个弟子,要不然,我就先杀了他们,再抢药方!”

    赤命说着,将苏铭和小茶提到自己面前,大手抓住两人的脖子。

    看着苏铭和小茶满脸通红,有了窒息感,南宫策激动的迈出一步。

    “住手!”

    “哈哈!”赤命得意一笑:“废话少说,药房给我,两个弟子还给你。”

    “放开他们!”看着脸色越来越红,几乎失去挣扎力气的两个弟子,南宫策勃然大怒。

    见到南宫策愤怒的模样,赤命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他云淡风轻的说。

    “我的耐心有限,快点拿出药房,不然你的弟子死了,就只能怪你动作太慢!”

    “你,你放了他们,我马上写出来。”南宫策慌乱的回答。

    魔族修士,阴险狠辣,杀人如麻,自己两个弟子。

    小茶,她的父母,连自己都不敢得罪,小铭,更是自己最为看重的弟子。

    他不能看着他们死,他面前的魔族男子是合体期的强者,超越他一个大境界的存在。

    如果放在平常时候,他可以找人灰灰掉魔族男子无数次,也不必自己动手。

    可是现在,南宫策只能听从对方,南宫策已经三百多岁,三百年来,他没有找到一个相中的弟子。

    突然出现一个,可以继承他衣钵的人,却陷入死亡危机。

    这一刻,他开始怀疑自己一直借他人之手杀人,这个做法是对是错。

    他的耳边不由得想起,苏铭当初说的话:我要亲手杀了他们。

    自己的弟子,似乎比自己看的长远,他才是大智若愚。

    刹那间,南宫策身上的那种云淡风轻不见,他抬起颤抖的手,指着赤命说。

    “你,你是前辈,你要说话算话,我马上给你写药房,可以当着你的面配药让你看。”

    “但是,你,你要先放了我的弟子。”

    “看你配药就不必了,堂堂南宫药王的信誉,我还是信得过的,不过现在放了你的弟子,那可不行。”

    没等赤命说完,南宫策已经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