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2章 这只是一个误会

    更新时间:2017-09-16 08:41:04本章字数:3096字

    小不点也在那里耳闻目染的学会了,有一天,苏铭看到小不点与雷利两个小家伙在忙活,问之,答麻将。

    只见雷利扔出一只胸衣,大叫一声,一饼,小不点迅速叨出两个不知何时藏在床下的胸衣,大叫,我碰,继而两个小子笑的满地打滚。

    苏铭当时黑着脸是一人给了一脚,手忙脚乱的把不知从何而的胸衣处理掉,本来苏铭只当是哪个变态教给小不点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刚到魔界,这小不点转眼功夫也能搞出让小铭面红耳赤的东西。

    发傻的苏铭不知道是该佩服正在那边得意洋洋的小不点本事厉害,还是该胖揍他一顿。

    思前想后,苏铭叹了口气,还是决为小不点销赃。

    就在苏铭的手刚刚抓起那件粉红色的胸衣时,一声愤恨的骄喝从背后传来。

    “小贼,我看你往哪里跑!”苏铭一头黑线,哆嗦又飞快的把胸衣塞到怀里,转过身去。

    “哪,哪有小,小贼?”苏铭的不远处站着两个女的,准确的说是两位少女。

    其中一个全身火红,火红的发带很利爽在把头发扎了一个发髻,火红的胸甲只保护住胸部要害,露出半截婀娜腰身,下面是一件火红甲裙,长度只到大腿处,让那白皙线条完美的腿部全部露在外面。

    她的脚上是一双火红色的战靴,长长的靴筒直到腿弯下面,整个看起来,这少女就像是一团跳动的火焰。

    另一个则穿着青色丝衣,长长的丝衣掩盖住这名少女的所有肌肤,却又朦胧的能看到她的身材,与先前的红衣少女比起来,那青色丝衣里面的线条似乎要更加成熟丰满,这种雾里看花的样子,不仅吸引少年,就算是中年人见了,也会怦然心动。

    两人站在一起,一个恰静,一个热情,却又不给人突凸的感觉,就像是国画中写意与工笔的结合,融洽又完美,一刹那,仿佛她们中少了一个都会让人觉的缺失,苏铭却不这么想,他现在心中狂跳是因为听到先前那一句小贼。

    苏铭的眼睛在两个少女身上扫了几眼,就低下头去,因为他感觉那红衣少女的衣着,让他脸发红,他甚至想到小不点刚刚叨来的胸衣,应该就是这红衣少女的,因为那胸衣是粉红色的,而且,两名少女的头发都是湿的。

    苏铭想到山坡下面的那个翡翠一样的小湖泊,他低下了头,但红衣少女却似乎因为他低头而火气更大。

    红衣少女腾腾腾几步冲到小铭面前,对着小铭头大声吼道。

    “没有小贼?没有小贼,你低什么头?说,东西在哪里?”

    苏铭连连向后退了几步,头低的更低。

    “什,什么东西?”

    说谎的苏铭会让人一眼看出来,再加上现在他自己内心就感觉像是自己偷东西。

    红衣少女让苏铭这明显谎言的气疯了,挥手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剑,直直的指向小铭。

    “贼,你还敢问什么东西?我要杀了你!”

    青衣少女一看红衣少女拔出剑,慌忙跑上前去,紧紧拉住要冲上去的红衣少女。

    “棠姐,你不要拉我,不要拉我,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月舞,不要这样子嘛。”被青衣少女称为月舞的红衣少女,跺着脚道:“你看,你看,就这个小贼还装着老实的样子,实在是气死我了,他还让他的宠物做那么下流的事,不行,我不能放过他!”

    “月舞,你不要吵,你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吗。”青衣少女一句,让红衣少女停住挣扎,气咻咻的盯着苏铭,仿佛要把苏铭乱剑砍死。

    青衣少女见红衣少女不再挣扎,便向前一步,站到红衣少女前面,面无表情的对苏铭说。

    “我不杀你,但你快把东西还我。”

    苏铭抬起头,面色红的像头顶上的天,他却还硬着头皮道。

    “我,我没。。。。。。”没等他说完,青衣少女已皱着眉头,指了指的他胸腹的地方,又指了指他背后挤眉弄眼的小不点。

    苏铭低头看看自己怀里露出来的一节粉红,他只感觉脸上犹如火烧。

    看着苏铭慢慢腾腾的从怀里扯出胸衣,青衣少女那刚刚还没有表情的脸瞬间布满红霞。

    不等苏铭全拿出,她走上前去一把将胸衣扯到手中,看也不看就放入储物戒指里面。

    苏铭万万没有想到这件粉红胸衣,竟然是这个看起来云淡风清的青衣少女的,可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一把短剑嚓的一声架在他的脖子上。

    “棠姐,我们杀了这个小贼!”红衣少女恶狠狠的盯着苏铭。

    苏铭还真不明白,丢了胸衣的明明是青衣少女,为什么红衣少女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不要吧,月舞妹妹,他,他看起来也不像坏人。”

    “怎么不像坏人,做这种下流的事,还算好人吗,棠姐,你怎么这么善良啊,魔族怎么会有你这么善良的人,我告诉你棠姐,越坏的人越会伪装,从外表是看不出来的。”可是青衣少女明显不想杀苏铭,却一下又找不出词来。

    “我,我不是坏人,真的!”感觉那把短剑的冰冷,苏铭的脖子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哇呜!”

    见到苏铭被人用剑逼着,小不点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不由对着红衣少女龇牙咧嘴装模作样的叫了起来了。

    “哼,你不是坏人?在忽悠鬼吗?看你那宠物,长的倒挺可爱,可做的什么事?难道说它去偷东西,是它自己想的,你点什么头,这件事绝对是你指使的,这么可爱的宠物都让你教坏了,你还敢说你不是坏人?”

    红衣少女认定苏铭就是罪魁祸首。

    “真是不是我指使的,就是他自己想的啊!”苏铭感觉自己跳到河里也洗不清,他暗自决定等下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一番小不点,这个小家伙现在学的太坏。

    “收起你的话,就算是傻子也不会相信你这蹩脚的谎言。”红衣少女轻蔑的看着苏铭,紧了紧手中的剑:“留下你的遗言吧,我会帮你刻在墓碑上。”

    “不要啊,月舞,要不挖了他的眼睛好了。”青衣少女忙拉住月舞的胳膊,说出她认为折中的好办法。

    苏铭听了,哭的心都有,魔界中的女人太不不讲道理。

    人家豹族部落的豹女丢了那么多胸衣,也没有说要打要杀,更没有说要挖眼睛。

    红衣少女看了青衣少女,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好!”

    “等一下。”

    苏铭看到红衣少女举起剑,连忙摆手。

    “你们都是修行中人,不能随便杀人,况且,这只是一个误会!”

    “你说什么废话,在魔界我还没听说过魔修不能杀人,我看你是不是傻!”姬月舞越说越气。

    “这,这是我师父说的。”苏铭一着急说了实话。

    “师父?你是修行之人?”君海棠转眼幻出一把飞剑,警惕的看着苏铭。

    “我,我不是修行人,不是!”苏铭想起先知说过如果被魔界的人知道他的身份一定会把他杀了的话,连连摇头。

    “那你刚才说师父!”姬月舞敌视更重。

    “我,我是学医的。”苏铭继续着先知的话,心里把先知佩服透了。

    “学医,在那边。”苏铭补充着,伸手指着来路的山脉。

    其实也不算他说谎,丹药也算是半个医师,而且苏铭指的方向正是他从人界穿越过来的方向。

    “赫连山脉?你师父是传说中的山中老人?”君海棠吃惊的看着苏铭。

    “我,也不知道我师父的名字。”听到君海棠说出山中老人这个名字,姬月舞皱起眉头:“你说你是学医的,那你身上怎么没有药篓什么的?”

    “有,有,有。”

    苏铭忙从怀里的储物袋内,拿出一些草药放在两人面前。

    “你看,这是七星草、五毒花、茯苓、当归。。。。。。”

    君海棠与姬月舞对视一眼,看着苏铭对草药熟悉的样子,君海棠倒是信了几分,她收回了飞剑。

    “那你怎么会跑到这里?”

    “师,师父说让我下山,闯,闯荡。。。。。。”苏铭回答道。

    “那你就闯到这里来了!”姬月舞哼了一声,苏铭闻言,低头不说话。

    “你是哪里人?”

    “啊?”苏铭没想到红衣少女会问这个,先知也没有和他说这个,不由得一下愣住。

    “啊什么啊,我是问你是哪里人?”

    “荒野!”苏铭急中生智,想起先知说过的一个地名。

    “荒野?”姬月舞疑惑的望向君海棠。

    “我也不知道这个地方,也许是个很小的地方吧。”君海棠摇了摇头。

    “是不是?”姬月舞瞪着眼质问小铭。

    “是,很小,只有十几户人家。”苏铭说的是他的老家刘家村。

    “月舞,要不,放了他吧。”君海棠相信了小铭说的话。

    “不行!”姬月舞断然道:“就算死罪免了,活罪也难逃。”

    姬月舞转头看向苏铭,心里已做好处置他的决定。

    “哼,土包子,现在我不杀人,也不挖你的眼睛,不过你要为你的行为负责,对不对?”

    “啊?负责?”苏铭一愣。

    “怎么,你做了这样的事,难道还想不负责就一走了之?”姬月舞踏前一步,娥眉竖起。

    “没有,没有,我,我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