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3章 两大公主

    更新时间:2017-09-16 08:41:22本章字数:3042字

    “哼,这还差不多,你就给我做工,做十年,十年后,我还你自由。”姬月舞洋洋得意。

    “十年?”苏铭瞪大双眸,因为拿了一下一饼,不是,胸衣就要给她做工十年。

    看着苏铭瞪大眼睛,又皱着眉头,想分辨又不敢说的傻样,君海棠噗嗤一声掩嘴笑了起来。

    姬月舞娇嗔瞪了她一眼,怪她不配合。

    “还有啊。”姬月舞抢在苏铭说话之前,补充道:“你的那只小狗狗,长的那么可爱,都让你教成什么样了,以后,它要归本大小姐。”

    “啊,那可不行。”苏铭连忙拒绝:“是他妈妈把他托付给我的,他可不是我的宠物。他是我儿子。”

    看着苏铭急的面红耳赤,又听他说他的宠物是他儿子,姬月舞忍了半天,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和君海棠一起笑了起来。

    苏铭看着面前这两位喜怒无常的少女直挠头,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会笑成这个样子。

    可他挠头的样子,让两少女笑的更凶,好半天,姬月舞才止住笑,纤纤玉指指着苏铭。

    “不行,你的人都是我的,你的宠物,当然也是我的!”

    “啊?”苏铭更惊。

    君海棠立即笑的花枝乱颤,直捶姬月舞的香肩,姬月舞也笑着抱着肚子弯下了腰。

    她们现在明白,苏铭笨笨的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她们从来没有见过像苏铭这样呆傻的人。

    姬月舞是元魇魔帝最小的女儿,身为公主,可以说是万宠一身,平日里骄横调皮,但她所见的人哪个不是人精,就算被她欺负也会完美的配合她,绝对不会像苏铭这样傻呼呼。

    青衣少女君海棠,君权魔尊之女,君权魔尊是十方魔帝之一,与元魇魔帝至交,同样占有魔界十域之一。

    君海棠虽是君权的唯一女儿,却没有像姬月舞那么被宠,魔界凡间传闻君海棠并非君权之女,君权也因此屠杀过一城的生灵,但君海棠确实不受宠,她在四岁的时候就被君权送去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直到几年前,君海棠才出现在君权的魔宫,君海棠出现不久就来到元魇魔帝这里,小时候姬月舞曾见过君海棠,没想到这次见面,一个活泼一个文静的两人非但没有冲突,反而成了好姐妹,从此出双入对,形影不离。

    这次姬月舞为元魇魔帝准备生日礼物来到赫连大山,看到一处湖泊与君海棠一起洗澡,万万没有想到她送给君海棠的胸衣,竟然被一只不知道哪里跑来的小狗给叨跑,两女追赶之下就碰到了刚刚进入魔界的苏铭。

    一个算是社会低层的苏铭,再加上他的性格,怎么也不会理解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魔界皇族中人的心思。

    同时,苏铭对君海棠与姬月舞来说,也是一个非常新奇的玩具,就在君海棠与姬月舞笑的呼吸困难时,一阵苏铭熟悉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传来。

    “什么人?”远远听到一声娇声喝问,苏铭发现在山林中似乎有几个青衣女子,从树冠上飘落在地上,他才知道,自己早就被人包围。

    “御前待卫队队长齐麟,前来向公主殿下复命,稍等!”

    一个青衣劲装女子飞身而来,单膝跪地道。

    “齐麟复命,请公主指示。”

    君海棠与姬月舞早已收起了笑容。姬月舞正色道:“让他过来吧。”

    不大一会从林中走出一位身着火红战甲的将士,这名将士身高足足比苏铭高出一个头,走起路来铿锵有力。

    他三步两步走到姬月舞面前,单膝跪地大声道:“报五公主殿下,属下已将火狐捉到。”

    听这声音,苏铭瞬间知道这个将士就是他在河里,曾见到的那队骑兵的队长。

    他这才明白,原来这个被青衣女子叫作齐麟的将士,当时是捉火孤而不是针对他。

    看来到了魔界自己草木皆兵了,只是现在要怎么样才能去先知所说的那三个地方找仙宝?

    姬月舞看了一眼齐麟手中的火狐,一改先前喜怒于色的样子,淡淡回答。

    “很好,那么现在就回营吧。”

    “五公主殿下,这片山林常有魔兽出没,现天色已晚,请五公主殿下回宫吧。”齐麟却一拱手。

    姬月舞在苏铭面前自称本小姐是想偷偷玩一下,没想到齐麟这么快就回来了,以至于青衣宫女与齐麟说话穿了帮,现在,姬月舞偷玩的计划完全失败,这齐麟还要她回去,这下姬月舞的小脾气又上来了。

    “本宫今晚就要住在营地,不回去了!”

    “公主殿下!”齐麟仿佛没看到姬月舞生气一样:“事已了,殿下当回宫。”

    “齐麟,你敢命令我,当真以为本宫不敢斩你吗?”姬月舞怒道。

    “属下不敢。”齐麟执拗的道:“属下只为了殿下的安全着想,这赫连大山附近常有魔兽出没,谁也不敢保证是几级魔兽,如果殿下因此临危,属下万死也难辞其咎。”

    “哼,什么魔兽,难道还能敌的我青鸾剑,就算我不行,还有棠姐呢,难道你信不过棠姐的能力?”姬月舞在魔宫呆不住,现在一出来就像是出了笼的小鸟,想让她回去,难上加难,但齐麟确实是个死心眼,要不然元魇也不会把他派来跟着月舞。

    “属下知道海棠公主修为深不何测,但双拳难敌四手,这赫连大山里的魔兽不一定是单独出现,属下还请五公主与海棠公主即刻起驾。”

    “你。。。。。。”姬月舞实在是拿齐麟没有办法。齐麟比姬月舞大八岁,十六岁就在魔宫做待卫长,姬月舞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等姬月舞长大后,齐麟这个待卫长依然做的四平八稳,其实齐麟的父亲齐天穹是元魇魔帝的当朝大臣,主管皇朝的财政,算是元魇的左膀右臂。

    齐麟本不该在宫中做个待卫长,他原本可以做一方魔将魔帅,但是齐麟却毅然选择做宫中待卫长。

    元魇因为此事还特意找到齐天穹谈话,谁知齐天穹当时竟然还蒙在鼓里,齐天穹回家把齐麟臭骂一顿,但齐麟却任打任骂,主意不改,非要做这个魔宫待卫长不可,原因是,齐麟在姬月舞八岁那年很巧见了姬月舞一面,这一面让齐麟惊为天人。

    从那之后,茶饭不思,相思成灾,之后决定考取魔宫待卫,齐麟当时在皇城中很有名。

    他六岁便达到魔光境界,十二岁成就外化,十六岁嗜血,这让他一度被人认为是修魔中的天骄。

    修魔境界分别为,固体,成魔,魔光,外化,嗜血,魔丹,离婴,魔婴,破妄,真魔,魔劫,大乘十二个境界,齐麟六岁魔光境当然算的上天才,可这天才人物竟然心甘情愿的到魔宫做待卫,这一下让人大跌眼镜。

    但无论如何,齐麟还是做了待卫,只不过元魇魔帝万分无奈之下,给了他一个待卫长的官职。

    小时候的姬月舞并不知道,只知道当待卫长的齐麟对她很好。

    后来姬月舞在齐麟的眼光中长大,长的越来越美,齐麟更是深陷其中。

    然而,事与愿违,姬月舞大大咧咧的性格让她一直把齐麟当成大哥,比她几个皇兄还要亲的大哥,等她长到十六岁时,这种感觉已是根深蒂固,而齐麟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默默的守护着姬月舞。

    所以,姬月舞就算怎么着,也不会对齐麟做什么过格的事,她知道齐麟为她好。

    看着姬月舞与齐麟两个人,一个气咻咻的背转身,一个跪在地上坚持,君海棠无奈的轻轻拉了下姬月舞的胳膊。

    “月舞,我们回去吧。”

    “哼,不要。”姬月舞跺脚道。

    “殿下请注意举止。”齐麟果然不知道死活般的步步急逼。

    “举止,礼仪,你就知道这些,你烦不烦呀。”姬月舞冲着齐麟大叫。

    很显然,姬月舞刚刚言谈表情一下大变,原因显然就在齐麟这里。

    “请殿下注意礼仪!”齐麟不为所动的道。

    姬月舞完全败给齐麟的表情,一拍自己的额头,直翻白眼。她突然转身,盯住正在看戏般微笑的苏铭。

    苏铭看着姬月舞瞪大眼睛,紧紧抿起嘴巴,鼓起腮帮子,本能的紧张起来。

    “小子,你叫什么?”果然,姬月舞的目标转向了他。

    “啊,我?”苏铭永远都是慢一拍。

    “对,就死你,你是谁?”没等苏铭回答,齐麟抢先问出了话,缓缓站起身来,一双目光如剑一般盯住苏铭。

    “苏铭。”苏铭沉声道。

    苏铭被齐麟那满带侵略的目光盯住,感觉一种危险突然临近,每每真要战斗时,他的思维与反应就会出奇平静,话语也不再那么磕磕巴巴,现在齐麟就给他要战斗的感觉,方才还在苏铭身后草地上仰面朝天晒太阳的小不点,也突然翻身站起,目光警惕的看向齐麟。

    原来齐麟在林中就发现了苏铭的存在,但他一直没有说,也没有问,现在他终于找到发问的机会。

    苏铭的修为在他眼中就是垃圾,更不要说那只宠物,但齐麟本能的对苏铭有一种讨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