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4章 姐姐,那个小孩拿的是什么

    更新时间:2017-09-17 09:10:12本章字数:3028字

    “我没问你叫什么。”齐麟眯缝着眼,蔑视的看着他:“做什么的?从哪里来?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腰上挂的鱼,身上的箭伤哪里来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对于齐麟的敌意,苏铭感觉的非常清晰。

    “敢不回答我的话?”齐麟身上扬起一股气势,轰然朝着苏铭压去。

    虽然这股气势无形无质,但一般修为比齐麟低的人都会被他压制。

    现在齐麟二十四岁,修为已是魔丹中期,苏铭感觉一股无形压力突然压在身上,他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但他马上咬牙坚挺着站住,他知道,这压力肯定是齐麟搞的鬼。

    “齐麟,你太过份了!”姬月舞眼见苏铭摇摇晃晃的样子,立即知道是齐麟对小铭出手,她想也没想站到了苏铭的面前。

    “公主殿下,这人身份不清。”齐麟赶紧收回气势,躬身道。

    “什么身份不清,他是我的药师,谁让你随意出手的?哼,苏铭,跟我走。”

    说着一拉君海棠,气呼呼的朝着山坡下走去。

    齐麟看姬月舞生气走了,冷冷的看了苏铭一眼,哼了一声,追了上去。

    苏铭看几人都走了,本想逃跑,却不想两个劲装青衣女子突然从树上飞落下来,站在他的身边。

    “请!”

    两人对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逃无可逃的苏铭只能顺从的跟着他们朝着山坡下走去。

    心情很是糟糕的姬月舞没有再在赫连大山附近停留,回营不久,苏铭便随同众人拔营而行,姬月舞所带的人马并不多,而且都有青牛坐骑。

    傍晚时分,一座雄伟的城池出现在苏铭的视野之中,这就是起源皇朝的都城,魇龙皇城。起源皇朝位于整个魔界的西部,魔界三面环水,一面环山,最西是横贯魔界的一条山脉,被魔界中人称为赫连大山。

    最北,黑水王朝与君权帝朝的北面,是黑海;最东,也就是金瓯王朝的东面,是金瓯海,最南,火狱皇朝、血煞皇朝与阴、水皇朝之南,是红洋水域。

    魔界中部有三个王朝,分别为涅盘王朝、红冕王朝与白骨王朝,其中以涅盘王朝所占面积最大,金瓯第二,魇龙皇城北面的黑水王朝,是黑水魔王的领地。

    但当年元魇初登皇位时,黑水魔王竟未来恭贺,这就惹怒了年轻气盛的元魇。

    数年后,元魇挥军北战,一口气连夺黑水王朝十座城池。

    黑水魔王在第十城时与元魇魔帝交手三天三夜,最后以一招之差败于元魇。

    战败的黑水最后只得割让三座城池,这才让元魇满意。

    这座魇龙皇城就是当年黑水与元魇所交战时的城池,最后被元魇定为都城,改名为魇龙皇城。

    魇龙皇城有一定的战略位置,再加上是皇城,所以建设的极为高大坚固,肉眼看不到的阵法禁制是免不了的,但是,战争还是以兵将为主,所以,魇龙皇城的城墙足十米厚,数丈高,这也成了魔界的第三大雄城。

    同时,魇龙皇城也是距离赫连山脉不远的唯一皇城,本来赫连山脉所临的王朝有三个,分别为黑水、火狱与起源,但黑水王朝与火狱皇朝的都城都在领土东边,远远离开赫连山脉,虽有其他小城临近,但却无法与魔界第三大城的魇龙皇城相比。

    赫连山脉内藏有无数魔兽,苏铭当初穿越赫连山脉时居然是一个没碰到,也算是奇迹,无数的魔兽成了祸害,也成了财富,因为魔兽的魔核对于魔族人修习魔功极为有利,甚至于比晶石更好,这就让很多人铤而走险的去猎杀魔兽。

    而魇龙皇城的建立,对于这些猎杀魔兽的佣兵来说那是天大的好消息,这不仅缩短卖出魔核的路程与时间,也有了一个买卖魔核的集散地,更重要的是,这里是皇城,无论什么样的吃喝住都有,还特别安全。

    所以在魇龙皇城建立不久,这里就成了政治与经济中心,其繁华承度迅速超越金瓯皇朝的都城,仅次于魔界最大城市涅盘王朝的涅盘城,对于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苏铭来说,这座城对他的冲击太大。

    还未到城市,那可让二十匹青牛并排奔跑的官道,已经让苏铭瞠目结舌,更不要说那比藏经阁高出三倍的城墙。

    苏铭感觉站在城墙下面就像是站在一座小山下面,官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背着刀剑的劲装佣兵,穿着倜傥衣衫的公子哥,花枝招展的大媳妇,活泼靓丽的小姑娘,各种见过没见过的兽类,让苏铭左顾右盼,目不暇接。

    天空的太阳似乎比在荒原与赫连山脉那边明亮很多,让天空不再是暗红色,而是一种淡雅的粉红。

    这就让一切变的不再压抑,而是处处充满柔情与艳丽,另一件让苏铭想不到的事情是,自从他进了魔界,他再也没有见过像当初抓他的赤命那样皮肤的人,就算齐麟的皮肤很黑,但也不是那种黑色鳞片。

    这里的人的皮肤似乎与人界的人一样光滑,黑色的且不说,那白色的似乎比人界中还要细嫩,姬月舞与君海棠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十米厚度的城墙安有两道门,苏铭从城门经过像是钻山洞的感觉。

    刚刚走过城门,喧闹声浪,扑面而来,各种叫卖声,呼喊声,歌唱声,欢笑声,喝彩声在空中盘旋。

    各种商铺林立于道边,锦旗飞舞,这里孩子、成人、老人脸上都挂着笑容,似乎有什么好事等着他们一样,这是一片祥和安乐的画面。

    苏铭看着这一切,打心底里也浮出一丝他自己也不明白的喜悦,他拉了一下身边青衣女子的衣袖,兴奋的指着一个孩子手中的棉花糖。

    “姐姐,他拿的什么?他怎么把云彩抓在手里了?”苏铭的问话,让青衣女子有些无语,其中一个更是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白眼,虽然没有得到回答,但苏铭却没有沮丧,因为他又被一个风车吸引了目光。

    看着孩子们欢快的样子,苏铭也有些蠢蠢欲动,只是另一个比他更蠢蠢欲动,小不点早就在苏铭怀里挣扎了,苏铭现在是紧紧抓住它不放,这么多人,这小家伙要是再干点什么坏事,可就糟糕了。

    看着这么热闹的城市,小不点百爪挠心,着急的不要不要的。

    “爸爸,那个球球,球球,我看一下好不好啊。”

    “爸爸,你就让小不点去玩一下嘛。”

    “爸爸,小不点玩一下马上回来,好不好?”

    “爸爸,你这样抓着小不点好难受啊,唔唔唔。”

    “爸爸你好讨厌。爸爸,小不点不要理你了!”

    “爸爸,我真的不会做坏事的,小不点玩一下马上回来。”

    每每见到一个喜欢的东西,小不点就会墨迹一遍,可苏铭打死也不放手。

    姬月舞一行的到来,并没有让这里有什么变化,只是挡在他们前面的人看到队伍前旗手所打的旗子会很迅速的让开道,并对着队伍行礼,直到队伍走过,才站起身来,像是没有发生任何事,继续忙碌自己的事儿。

    有些商铺的老板、伙计看到姬月舞队前的旗子,也会站到门口对着队伍行礼。

    苏铭感觉到了他们心中真正的尊敬,这让他颇为吃惊,也很茫然。

    他看到的魔界中的一切,完全和书里或是听人说的不同,那些嗜血恶毒残忍的传说,现在一点也没有看到。

    在苏铭心中,魔界的城市一定是哀鸿遍野,到处是悲惨景象才对,但是,这座城市却给他完全不同的感受,甚至让他感觉到幸福与快乐,魔界的印象在苏铭心中完全被颠覆。

    姬月舞没有把苏铭带进皇宫,就算她肯,那个齐麟也不会同意,就算齐麟肯,估计元魇也会把小铭给灰灰掉。

    苏铭被一队人马带到一个院子里,然后留给了他一些金银,留下十来个士兵守护,剩下的人离开了。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苏铭决定先住进这里,对于魔界,他是两眼一抹黑,他现在就算要去找仙宝,首先要找到那三个地方才行,可是,连魔族公主都不知道的地方,会在哪里呢?

    苏铭被安排的院子看上去很古老,院墙的粉刷虽没有脱落,却显的十分陈旧,院门房门廊柱窗棂等木制品上的雕漆,已经出现斑驳写满岁月痕迹,这里属于魇龙城老街区,住的人大部分也都是原魇龙城的原居民。

    原来这里的一些大户都已搬到了新城区,所以这里明显的要比新城区清冷了很多。

    有人说老街区的人都是老弱病残,也有人说老街区的人都有背景。

    但无论是不是老弱病残还是颇有背景,老街区却是魇龙城治安最好的地方。

    贼或是佣兵什么的从不来老街区,即使是来了,也不会闹事或是停留。

    不过,不管是闹也好,清也好,不管是新城区也好,老街区也罢。

    苏铭都被关进了这个古老的四合院,并被守在院门口的士兵告之不得外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