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7章 很尴尬

    更新时间:2017-09-18 10:35:29本章字数:3102字

    青衣女子完全被苏铭搞蒙了,她指着苏铭身边的房门,半捂着嘴吃惊的道。

    “这,这屋子的书,你全学会了?”苏铭咧嘴笑着,用力的点头。

    “先生救我!”宫装女子两话不说就跪倒在地。

    苏铭先用药书中所述的望闻问切四法对宫装女子进行诊断,又用真元凝丝之法探测几处,然后陷入沉默。

    对于他这个悬壶初哥来说,年龄过小,虽说医者父母心,但首例却是妇科病,有些难已启齿。

    宫装女子与青衣女子却不这么看,她们早听一些传闻,又看苏铭向她们展示那么多的药 书,早就一改观点,把苏铭看成医道高手。

    看到苏铭沉默的样子,宫装女子不由的紧张起来,手不自觉的抓紧青衣女子。

    “小先生,嫣姐他怎么样了,好不好医啊?”青衣女子不知是被她抓疼还是担心,她张口就问。

    “你三个月前是不是腹部坠胀感,有时疼痛甚至及腰部酸痛,月事常常紊乱,而且易感疲劳?”苏铭长吸一口气,又吐出来,目光躲闪道。

    宫装女子听了连连点头。 

    青衣女子见苏铭直言三月之前的症状,不由瞪大了眼睛,心中大是称奇。

    “近一个月来下体污垢之物增多,月事仍然紊乱且伴有急性下腹疼痛,夜晚子时偶尔寒战和发烧、有时恶心严重时呕吐?”苏铭接着说。

    宫装女子立即向前坐了一些,倾身道:“先生所言全中,只是,只是先生可有救治之法?”

    苏铭被她的热切目光盯的有些难受,忙闭目仰身道:“你且听我说完,最近,你虽然时常用香粉之物,但这浓艳的味道依然会让你自己闻到下体异味,且,会有瘙痒症状,出恭更衣频多,还会感觉伴有痛急。”

    苏铭的话让宫装女子也略有脸红,眼中的期盼却更加热切。

    “先生,先生救我,小女虽是流落风尘也是因生活所迫,如今得了这种病症医不见愈,原本在家等死,却不想苏姗妹妹劝说再三,言说先生有方又要陪我同来,故此小女方敢登门,小女家当本就不多,又多付于庸医,如今只剩下这些诊金,还望先生仁心。“说着,她又把那两锭金子拿了出来。

    苏铭一看,连忙摆手道:“这位姐姐,这个这个,你拿去,我给你看病,不收你诊金。”

    “啊?”青衣女子原本打算如果苏铭嫌诊金少,她就去找人借,万万没有想到苏铭不收钱。她瞪大眼睛道:“你不收钱?”

    “不收。”苏铭呵呵笑着说。

    “那,那我姐的病可以不可医?”青衣女子一下激动的有些口吃。

    “虽然我不敢保证,但却有方可医,只是......”

    宫装女子一听有可医,那还管什么只是可是的,立即又扑到地上对着苏铭连连叩头。

    “先生救我,先生救我。”

    苏铭忙把她扶起来,思讨片刻回答。

    “你的病症其实是因你生计所致,首先必须断其病源,不得再做此类事,你可能做到?”

    “做得到做得到,小女尚会些琴棋音舞,倒还能维持生计,原本就是楼中妈妈所迫,小女早想弃业,只是未能。”宫装女子慌忙点头。

    苏铭点了点头:“那就好,现在我给你两方,一方内服,一方外塞,七日之后,再来找我复诊。”

    说完,苏铭拿起笔墨,行云流水一般写了两个方子,递给宫装女子,却被青衣女子一把抢过去,对着方子看个不停。

    龙胆草三十克,柴胡、栀子、黄芩、甘草、泽泻、木通、车前子各十五钱......瘙痒剧烈可加白鲜皮十五钱,水煎后,一日两次口服。

    苦参、蛇床子、土茯苓各三十钱,黄柏十五钱,川椒五钱,水煎后熏洗坐浴,然后向下阴内涂布冰硼酸。

    读完这些,青衣女子略略皱眉道:“小先生,这些都是平常之药啊。”

    苏铭却一笑,不自觉露出些许自信道:“寻常药医寻常病,姐姐不信我?”

    青衣女子一时无语。

    宫装女子却连忙拿过药方,连声道:“信,我信,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男不离韭,女不离藕,意思是说,男人要多吃韭菜,女人要多吃莲藕,在饮食方面,你一定要多注意,生藕甘、寒,具有消淤清热,除烦解渴,止血的功效,而你多有血症,所以,就多吃一些藕吧,当然,这藕,两位都适宜,呵呵。”

    看看宫装女子恭敬的样子,苏铭的自信不知不觉中有了,说话谈吐也变的比以前多了顺了, 一时间竟然看不到原来那畏畏缩缩的样子。

    不过,听了苏铭的话,青衣女子忍不住脸一红,埋怨一口:“怎么说着说着,说到我身上了,我 可不是来看病的。”

    一句话让苏铭有些尴尬,他才感觉今天似乎有些异常,不由的讪笑起来。

    宫装女子忙拉了拉青衣女子,示意她说话不要太过了。

    “小女子谢谢先生诊治,来日定然补足先生诊金。”

    “不用,我说了不收你的钱,你还是快去抓药吧,七日后,你再来复诊就可以了。”

    “什么姐姐啊,我叫苏姗,她叫沈嫣,刘大先生这姐姐的称呼咱们可不敢当,要不然魇龙城以后知了大先生的名,又知我让大先生叫姐姐,还不把我给撕了啊,嘻嘻。”青衣女子看宫装女子有望得治,也心情大好的和苏铭开玩笑。

    “嘿嘿。”苏铭憨笑道:“哪有姐姐说的那样,我不过懂一些医术罢了。”

    “先生真是谦逊,那七日之后小女再来打搅先生了。”

    苏姗见沈嫣有了去意,便不再与苏铭闲扯,站起身来道。

    “那我们姐妹就此告辞,七日后,大先生可不要再闭门谢客哦,嘻嘻。”

    苏铭连忙道:“不会不会,我会等姐姐的。”

    苏姗见苏铭尴尬的样子,心里乐的不行,拉着沈嫣嘻嘻哈哈向外走去。

    苏铭把两人送出院门口,正好看到阿南,在边上伸头探脑的。

    “南哥,怎么了?”

    守卫阿南手指比划一下走远的苏姗与沈嫣,低声道:“她们走了,没事吧?”

    苏铭一下没想明白他说的什么事,有些茫然的问道:“没,没什么事啊?”

    “那就好,那就好,鸾凤团的人果然蛮不讲理,一言不合就拔剑,还好你回来的及时。”

    “不然,老哥这条小命还真不敢说能留下,对了,她们找你,有什么事?不会公主那边......”

    阿南拍拍胸口道。

    宫装女子沈嫣的事,苏铭当然不会傻到告诉阿南,不过看阿南担心他的样子,赶忙安慰。

    “没有什么事,也就是问我开个方子。公主那边有什么事,她倒是没说。”

    阿南听了连连点头,连说没事就好,随即愕然看向苏铭。

    “你刚说什么?她,她来这里开药方?”

    “对啊。”苏铭有些不明白,阿南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阿南一听苏铭的话,脸立即苦的如同苦瓜一样,哀嚎道。

    “哎呀,苏铭啊,你说你让我说什么好,啊,哎呀小祖宗,你说你那药自己玩玩就好,你还真敢给人吃啊!”阿南急的团团转:“要死了,要死了,她们要是吃出事来,咱们肯定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不,不会吧。”苏铭张大了嘴。

    “我滴亲娘,还不会吧?这下惨了。”

    阿南惨叫着,突然看到小不点贼兮兮的要向外跑,他赶忙拦住:“你干嘛去?”

    小不点低头想溜,却被苏铭一把抓住。

    “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苏铭看出小不点的嘴巴不正常。

    小不点耸拉着头,乖乖的把嘴里的东西吐到苏铭手上。

    “金子,这足有五两啊。”阿南瞪大眼睛。

    “哪来的?” 苏铭也吃惊的问。

    “在正堂里拿的。”小不点心虚的用眼角直瞄苏铭。

    “正堂?”苏铭记得自己把金子还给苏姗她们了,可没有其他人来啊,看来是她们偷偷留下的。

    苏铭抓着金子就追了出去。

    转过拐角却找不到苏姗两人的身影,苏铭又追了两条街仍不见人,只能回去。

    回到家中吋,十个守卫己经全部来齐,正站在正堂等着苏铭。

    看着苏铭回来,阿南急步迎上前询问:“怎么样?找到人没有?还了吗?”

    苏铭摇了摇头,把金子扔在桌上,看着桌上的两锭金子,几个人都不说话。

    苏铭咳了一声,向房中的唯一的先发现者小不点问道:“哪里发现的。”

    小不点指了指沈嫣先前坐过的椅子,众人对小不点的人性化早就习以为常,倒也没感觉什么不对,他们现在关心的,这金子倒底是不是鸾凤团的人留下的。

    “是不是她们?”阿南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问道。

    苏铭无奈的点了点头:“那个位置,就是那沈姐姐刚坐过的。”

    众人听了这话,不由的齐齐叹了口气。

    这十名守卫并非先前跟着姬月舞的红甲军,他们不过是代替红甲军的魇龙城专管治安守备 军。

    先前齐麟对苏铭有些注意,不过后来见姬月舞对苏铭不管不问,也就放下了心,又一打听是一个没见过啥世面的乡下小子,只是师父有点来头,就更不把苏铭放在眼中,结果,他手下的红甲军也就撤了换了守备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