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9章 狂欢夜

    更新时间:2017-09-19 08:40:30本章字数:3075字

    苏铭一摇头:“大人这是哪里话,刚刚本来是我的守卫不对,怎么是大人的不是呢,咱们先看病吧。”

    胖子一听苏铭这么说,暗道坏了,这小子记心里了,他慌忙打断苏铭的话,连连摆手:“不不不,是下官的不是,下官的不是。”

    在胖子看来苏铭叫他大人,不提他名字,不说别的,那就是官腔,他哪敢还称小子套近呼,要是苏铭跟姬月舞说点什么坏话,姬月舞再给魔帝说点什么,那估计他这爵爷也就做到头了,他连忙把小子改成了下官。

    其实苏铭怎么可能想这些,他不过是顺着陈天明的称呼叫罢了。

    看着胖子的样子,苏铭越发相信这胖子估计也是有些难言之隐的病,不好意思。

    “大人不要这样,来来,咱还是先看病,再说别的吧。”

    说着,苏铭把胖子引到座位边,给胖子号起脉来。

    胖子本来倒不是看病的,他是另有心思来找苏铭的,万万没有想到碰到一个这么难缠的人物,如今只能硬着头皮让苏铭号脉。

    号了半天脉的苏铭不由微微皱眉,又连忙运起真元在胖子身上多处探查起来,看着苏铭皱眉胖子心更慌了,他自己知道自己没什么病,他怕苏铭又要给他安一个无理取闹的罪名。

    苏铭探查一阵,略一思讨道:“大人刚说的头晕眼花,心慌意乱,虚汗遍体怕是不怎么可能吧?”

    胖子心道,完了,只能硬着头皮道:“先生明断。”

    却听苏铭又道:“不过大人是不是易得风寒,每每风寒又每每伴有头痛,除此之外,平日里大人子夜时分常会盗汗,醒时又感气急气短,而且最近有时会恶心、呕吐、食欲不振、上腹疼痛的感觉。”

    胖子目瞪口呆的看向苏铭,喃喃道:“先生真乃神人啊!”

    “先生果真医之圣手啊!”胖子如今被苏铭这一手给镇住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苏铭凭号脉再加上那么查探几下,就真的说出来他并不当成事的病症。

    要知道,现在胖子并没有感觉任何不适,人说有病问医,无病无诊,苏铭竟然能从他现在的脉象查出情况并说的丝毫不差,这就不是有一套那么简单。

    “看来他果然是深藏不露的大人物。”胖子暗想。

    “大人说笑了,我这只是略懂皮毛而已。”

    苏铭真心是这么想的,其实他自感自己的医术并不怎么样。

    苏铭常常会想到药王南宫策那如舞般跳动的手印,与狂风骤雨的洗药身法,在他看来,那才是医药之道的最高境界,可惜他现在手印身法道统都学会了,只是施展不出来。

    胖子听了苏铭的话,却心惊不己,暗道,这只是皮毛,那你师父不是比魔神还要厉害,看来传说也不全是假的。

    “大人这病,其实是府脏之病,一为大人体态所累,二为大人生活所累。”

    说到自己的身体,胖子不由紧张了,忙问:“先生,此话怎讲。”

    “大人心宽体胖原没什么,心宽者,无忧,则心血无积,这是好事,但大人体阔却一无锻炼二则又多思累心,这两者相合,故成头痛之源,再有,大人生活怕是多饮暴食,生冷无忌,久而久之则使府脏受损。再观大人面色虽正,却隐隐含黄露青,所以在下可断言,不出十日,大人即会卧床。”苏铭补充道。

    “啊?真有这么严重?”胖子大吃一惊。

    原本以为自己身体很好的,却不想苏铭竟然说出他十日内被病倒在床上的话来。

    苏铭微笑开口:“大人不信的话,十日后可差人叫我,只是到时大人可要吃些苦头。”

    看着苏铭的样子,又想想方才桌上的金子,胖子一咬牙道:“小三。”

    已被胖子与苏铭镇的鸦雀无声的众人中,立即跑出一个歪戴帽子但一看就很机灵的家丁。

    “主子,有何吩咐?”胖子没说话,向桌上扔了眼色。

    “主子,这月,不宽裕了。”小三立即苦脸道,胖子一瞪眼。

    小三耸拉着脑袋万分无奈的从怀里摸出两锭金子,放在桌上。

    苏铭一看立即跳起来道:“大人,你这是干什么?”

    胖子赔笑着道:“先生,这是下官的诊金,望先生不要嫌弃,说来惭愧,本月下官囊中羞涩,等下月,一定补上一定补上。”

    桌上原本的两锭好不容易让陈天明给处理了,现在又多了两个,苏铭哪里还敢再收,他手忙脚乱的拿起金子塞到胖子怀里:“不行不行,我不能收不能收,你快拿回去吧。”

    苏铭越是不收,胖子越是乱想,这跟沈嫣几乎一样成了死循环。

    胖子苦笑:“先生,你这不收,下官不安啊。”

    “不行不行,刚说好了,我给你看病,你不怪罪我的守卫,怎么能收你这个呢。”

    苏铭是打死也不敢收。

    胖子看苏铭真不要,只能哀叹一声道:“那,下官告辞。”

    说完,垂头丧气的向外就走。

    苏铭一愣,没想到胖子真走:“大人真不看病了,我说的是真的!”

    胖子听苏铭一说,不由一愣,仔仔细细看了看苏铭,发现苏铭那表情没有细毫异常,有些不敢确定的道:“先生是真的不收下官的诊金,还给下官治病开方?”

    苏铭连连点头,胖子连忙道:“那请先生赐方!”

    看胖子信了他,苏铭大喜,刚想去拿笔墨,却看到一直关注着的陈天明,早把一切准备妥当。

    “谢谢啊。”苏铭习惯性的陈天明说了一声,走了过去。

    这一声谢谢,让胖子又是心思百转。

    苏铭似乎越来越让他看不透,说他阴险狡诈吧,现在却表现的万分真诚。

    连对自己的守卫仆从都这样的客气,如果他这是举手投足都在收买人心,未免也太可怕了。

    可如果不是这样?难道他真的是那种单纯的人,不会吧,这么单纯的人能有这么厉害?

    这可是魔界,怎么可能有单纯的人?

    就在胖子思来想去,想不明白时,苏铭已把药方写好。

    苏铭把药方向胖子面前一放:“大人,请看。”

    胖子取过药方一看,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苏铭:“吴茱萸汤?”

    苏铭点了点头。

    茱萸一升、枣二十枚、生姜一两、人参一两,加水五升煎成三升,每服七合,一天服二次。

    苏铭道:“不错,此方治呕吐、胸闷、头疼有奇效。”

    大蒜一瓣,麦芽糖五十克,大蒜剥去皮,将水煮过的大蒜磨成泥状,将麦芽糖以热水溶化,或以火炉加热,再加入大蒜泥充分搅拌,使其混合均匀,一日一次,每次一小匙?

    “不错,此方补脾胃、行滞气,分解酒,降胆之固,善肝之功。”

    “这,这,真的可以?”胖子看除了那解头痛方子还像药以外,另一方简直就是吃食。

    苏铭微微一笑,显出些许自信:“大人,这药也有药膳一说,而且,是药三分毒,有时一些吃食比正药还会管用,当然,我这样说大人可能还是不信,不过,大人有心试过后,自然就会知晓。”

    苏铭顿了一下,补充道。

    “大人要记住,怒伤肝,所以要注意情绪,酒要少饮,最好不饮,腌烟之物及肥厚肉食少吃,这样只需一月,大人自会有感觉。”

    听苏铭说完,胖子犹自半信半疑,他却打定主意把药方给别的大夫医师看一下,再试试是不是真的如苏铭说的那样,十日内必会病倒,反正他家中就有医师,就算是病倒了,也有人会诊治。

    但表面上,胖子却是对苏铭恭敬的道:“多谢先生费心,下官一定谨记先生的话,一定注意这些。”

    他仰身又看了看天色:“如今天色己是不早,下官就此告辞,下次再与先生相述。”

    苏铭看他想走,忙起身道:“如此在下也不多留大人了。”

    胖子刚一抬腿,又放下,转身把手中的金子放在桌上一锭,未等苏铭开口抢先说:“先生, 这个请不要再推辞。不然下官不敢带走先生药方,先生不会眼睁睁看着下官这样受病疼之苦吧?”

    “那好,这金子就先放在我这里,等大人身体康健时,苏铭一定用它请大人好好吃点棉花糖。”

    苏铭伸手想要阻拦,却看到陈天明连连向他猛使眼色,也就作罢。

    胖子听了一愣,只当苏铭在开玩笑,哈哈一笑后,向苏铭拱手告辞。

    出了苏铭的院子,胖子不由长长吐了口气,看看手中的药方不由苦笑一下。

    一边骑上青牛,一边向边上的小三问道:“小三,你怎么看这个苏铭?”

    小三挠了挠头:“这个苏铭看不明白,有时傻傻呆呆,有时又莫测高深的样子不好说。”

    胖子在青牛上点了点头:“我看啊,这深藏不露是一定的。”

    “大人啊,干嘛给他那么多钱啊,五两金子啊,可够咱花好久的。”

    小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忽然惋惜的道。

    “哼,你懂什么?你没看到咱刚进屋时,他桌上放着两锭金子么,哼,这家伙,富着呢!”

    “可我听说,那金子好像是他们要还什么人的啊。”小三有些疑惑。

    一听这话,胖子差点没从青牛上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