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2章 献身为奴

    更新时间:2017-09-20 09:33:28本章字数:3104字

    “反正你们都有理,就我没理,哼,反正我也不管了,现在就是去了估计也晚了。”

    正说着,苏铭有些气喘的从后堂走了出来,手中拿着几根长短不一,粗细不同的金针银针。

    苏铭没管众人惊奇的目光,直接走到玩杂耍的剑十三面前,盯着剑十三的眼睛问道。

    “这位兄弟,我现在跟你说,你父亲的情况,你来做一个决定。”

    剑十三有些紧张的看着苏铭,最后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从伏地城一直到魇龙城,沿途求医问药,却无一人能救他的父亲,本来他也知道父亲的病是怎么回事,最后的结果也是必然,但他仍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但在魇龙城,却也无人能医,原本,他打算去寻找传说中的那位医神,可那比万万分之一的机会还要渺茫。

    刚刚听虎子几人说苏铭是魇龙城最厉害的医师,但剑十三却不怎么相信。

    苏铭脸上的稚嫩太明显,剑十三见过的医师那么多,哪一个不是饱经风霜般的老人。

    但看着那十个大男人似乎对苏铭态度,隐隐含着一种发自内心的相信,这让剑十三有些疑惑。

    但当苏铭的目光看向他时,剑十三的疑惑顿时消失,这是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眼睛中透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执着,剑十三感觉这种执着与他内心的那份执着一瞬间连在一起,相知的感动一下充满了剑十三的心头,剑十三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你父亲现在的情况十分危急,具体怎么样,我不和你一一说了,我只给你一个选择,现在, 我要给你父亲施展我从未施展过的医术,他叫四十九针金勾银化术,如果成功,你父亲的命可以保住,如果施术失败,你父亲会立即死,但是如果我不做,你父亲最多还能活三天,你明白吗?”

    剑十三点了点头。

    “我对这次施术是完全没有把握的,我只能说尽我全力而为,你告诉我你现在是选择让我施术还是不施?”

    听了苏铭的话,陈天明等人的心也不由提了上来,不施术只能活三天,施术有可能成功有可能失败,如果成功还好说,失败就是立即死亡,而且,苏铭说了,他完全没有把握,他们的眼光,不由自主的全都集中的剑十三身上。

    “请您施术吧!”剑十三没有犹豫,当机立断。

    苏铭目光一凝,直直的看着剑十三好大一会。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然后转身看向陈天明。

    “明哥,把所有照明石全集中到这里来。”

    陈天明等人的动作很快,不大一会,所有的照明石全都集中到苏铭的正堂里。

    整个正堂里的光线,似乎比白天还要明亮。

    “不行!”苏铭皱了皱眉,因为还有阴影。

    黑鱗魔人的皮肤不同于平常人,如果对平常人施针的话,只要看清体态便可认穴行针,可黑鱗魔人身体表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细小黑色鱗片,要找住穴还要从鱗片的间隙入针,所以有阴影很难把握。

    西门泽看了一圈道:“要不我们举着?”

    “举着?时间可能很长,你们能受的了?”举着倒是一个办法,但苏铭却有些担心。

    “没事,你都能受的了,我们当然没有问题。”虎子满不在乎的道。

    陈天明立即喝道:“虎子,认真点,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

    众人连忙正色看向苏铭。

    “真的可以?”

    “没问题!”

    “那好。”

    苏铭把让几个人围住那黑鳞魔人,把手臂举高手,用手指夹住照明石。

    这样从上而下的光线,便让黑鳞魔人的整个身体全都没有一丝死角。

    “能坚持住吗?”苏铭最后确定了一下。

    “绝对没问题!”众人齐声回答道。

    “那好,都不要动了,我要开始了。”

    说着,苏铭把那些金针银针全部都分门别类平铺开来。

    然后,把手脚衣服收拾停当,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平心静气。

    随着苏铭的动作,剑十三紧张的把呼吸放的很浅,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苏铭。

    小不点的酒也早就醒了,虽然不是太明白这施针是要做什么,但这紧张的气氛让它也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守在门口一动也不敢动。

    苏铭做了几次深呼吸后,心境慢慢平稳了下来,他闭上眼睛,心中把那针灸铜人的各穴又默默想了一遍,再把药王南宫策所传授的一些身法手法又在脑子中过了一遍,接者把自己根据两者所推敲的的东西确定一遍,最后把改良的四十九针金勾银化术确定无误,苏铭做这些并没有用多少时间。

    在剑十三眼中,苏铭闭上眼睛,略略一停之后,猛的瞪开了眼睛。

    苏铭再瞪开后的眼睛,仿佛再也没有一丝喜怒哀乐,没有一丝感情。

    只见苏铭那双似乎把一切都是空白眼睛注视到黑鱗魔人之后,他的双手突然动了。

    那双手仿佛很慢,让人似乎能看到抬起的每一个动作细节。

    但是在众人想着下一步这双手要拿金、银针时,这双手已对黑鱗魔人施针。

    “这是幻影!”陈天明心中大震!

    这不是普通的幻影,就算是魔丹高手也不能做出来的断层幻影,难道苏铭是魔婴高手?!

    苏铭在这一瞬间的表现,让十个举着照明石的守卫,心情震荡。

    但苏铭的眼中却全无外物,他的眼中只有那个黑鱗魔人。

    就在苏铭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在苏铭眼中,黑鱗魔人身体上的黑鱗仿佛消失了。

    苏铭的眼睛似乎直透黑鱗魔人的皮肤,经脉,肌肉,骨豁,内脏。

    苏铭的真元在银针表面穿梭,在金针孔中奔腾,每下一针苏铭的手法都有十几种变化。

    随着施针,苏铭注视着黑鱗魔人体内的一切变化,随时调节着手中金针的与真元的变化。

    渐渐的,苏铭不再只是手臂动,身体开始舞动起来。

    而且舞动的越来越快,越来越怪异,不自觉中,弁袭君道统中的东西,被苏铭施展了出来。

    变化,无穷无尽的变化!

    在陈天明等人的眼中,苏铭在一个时辰的施针中,竟然没有做出一种相同动作。

    而且,一个时辰之后,苏铭没有停,仍然在舞动,仍然是不同的动作。

    虎子已经把他的嘴张到了极限,打死他也不相信,一个人的身体可以做出这么多的动作来。

    陈天明的手已开始发颤,他不是体力不支,而是被苏铭所惊的,阿南等人的眼已跟不上苏铭身体动作的变化,在他们的眼中,苏铭简直就象是一团诡异的风,完全猜不到他的去向。

    而剑十三现在竟有些想哭,在半个时辰前,他已确定苏铭是他见过的最了不起的医师,虽然他不明白苏铭的医疗之道,但他知道,自己经过千辛万苦后,终于找到了一个真正的医师。

    他已打定主意,不管苏铭能不能救活他父亲,他都会从此跟着苏铭,一是为了感激,二是想学习医术,治病救人!

    苏铭仍然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不知道自己给外人所带来的震撼,他仍在不停的舞动,不停施术。

    不知不觉中,苏铭从未做过的第三十个动作出现,第三十一个动作出现第四十个动作出现,隐于苏铭胸部的天尊涅项链开始在苏铭的体内发出莹光,链上的那条小老虎微微张开口,一滴闪着七彩光的液体从那小虎口中飞出。瞬间化成雾状。

    这七彩雾团并没有汇聚,便四下向苏铭的身体各部散去,随后,慢慢渗入苏铭的经脉、肌肉、骨骼、内脏之中,但施术中的苏铭,对这一切的变化一无所知。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陈天明等人早已感觉手臂又酸又疼,夹着照明石的手指已是换了又换,他们一直在咬牙撑着挺着,想想当初答应苏铭时的话,再看看苏铭一直没有停的身体,他们咬紧了牙。

    两个半时辰。

    三个时辰。

    就在他们几乎认为自己再也撑不下去时,苏铭停了下来。

    突然停下身形的苏铭,从黑鱗魔人身上极为缓慢的抽出最后一根金针。

    喜悦,慢慢的在苏铭的脸上出现,正堂里的紧盯着苏铭的众人一看苏铭脸上的喜悦,不约而同的都轻轻吐了一口气。

    “怎么样苏铭?”陈天明明知道一定是成功了,还是忍不住向苏铭问了一句。

    “成。。。。。。”—句话没说完,苏铭眼睛一闭,身体一软,直接向后倒去。

    苏铭!

    苏铭!

    苏铭!

    正堂的人立即冲了上去。

    “恩公!”剑十三从未流出的泪水,一下奔涌而出。

    地上的黑鱗魔人呼吸渐渐有力,渐渐平稳了。

    苏铭昏睡了三天,剑十三守了三天,陈天明哥几个怎么劝也不听。

    剑十三的父亲那个不知名的黑鳞魔人倒是情况稳定,第二天时己恢复知觉。

    那老人清醒后没哭没说话,也没阻止剑十三的做法,对于陈天明等人恭敬送上来的饭倒是不怎么客气,倒是剑十三说了一些事情。

    剑十三说,他父亲叫剑鬼,参加过百年前的煞血卫队,后来在东波海抵御海族入侵时音讯全无,两年前,魔界十帝汇于涅盘王朝洛水河集体做法引魔人回归时,他父亲才回来,陈天明等人听后,更加对黑鱗魔人尊敬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