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4章 中毒

    更新时间:2017-09-21 08:43:06本章字数:3120字

    苏铭想想魔元气与真元气并没有特别的区别,也就点了点头,放开身心,任由陈天明施为。

    其实陈天明之所以这样关心苏铭,一方面是对苏铭处久了,确实有兄弟感情,第二,在他看来,苏铭早晚都会被姬月舞所重用,就算姬月舞不重用,她也会把苏铭的事告诉魔帝元魇,如果元魇魔帝知道苏铭确有真材实料,肯定会重用苏铭的,到时候,他陈天明还有这帮兄弟,也会不再过这种苦哈哈的日子。

    剑十三一直在一旁不说,其实心中也在期盼苏铭是一强者,虽说他真心为奴,但他更希望苏铭是强大的人,哪一个人没有向上之心呢?

    看着苏铭已进入了状态,陈天明小心的运起魔元,慢慢的向苏铭体内渗去,突然,苏铭身上猛的腾起霞光,陈天明只感觉渗入的魔元被瞬间弹出,接着这股弹力如一把大锤一样重重的击在陈天明身上。

    噗!

    一口鲜血从陈天明口中喷出,陈天明就像一个被击中的皮球,噌的一下飞起,后背呼的一声重重的撞在门边墙上,撞的屋顶的尘土簌簌落下,反应过来的苏铭惊呼一声:“明哥!”

    剑十三也慌忙跑过去查看陈天明的情况。

    外面听到动静的人,也都慌忙的跑了进来,一看屋里的情况都愣在那里。

    宋衷左右看了看也没有发现异常,不由奇道:“陈队,怎么会事?”

    陈天明咳嗽了两声,缓过劲来,难以置信的道:“好霸道的魔元!”

    他感觉到魔元是被弹出的,而不是被逼出的,苏铭并没有暗做什么手脚。

    所以他认为只所以像被人打一样,全都是因为苏铭的魔元本身的霸道属性所在。

    其实,这只是苏铭真元上荧光的一个特性而已,有些凄惨的陈天明心中暗道。

    “看来这是苏铭跟那传说中的神秘老人学的魔修之法,果然是厉害啊!”

    “明哥,你没事吧?”苏铭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看着紧张的苏铭,陈天明倒是心中一乐,跟着苏铭肯定会前途无量。

    “呵呵,苏铭,我没事,只是不小心被你的魔元弹了一下。”

    其他人一听这话,都十分吃惊的看着苏铭。

    要知道,陈天明是他们中修为最高的,也就是外化修为,以陈天明的修为竟然让苏铭的魔元弹成这样,那苏铭的修为最少也要高于嗜血,没有想到,平日里这个乐呵呵傻呼呼的小家伙,修为这么厉害!

    “水好了!”阿南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赶紧的。”陈天明坐在地上冲剑十三说:“把你家老爷子快煮煮去!”

    “水热之后就让老爷子进去,一直保持水温在半沸,不要太热了,最少要煮澡一个时辰。”

    苏铭最后面赶紧交代,屋里的人先后跑出去,传话的传话,帮忙的帮忙。

    陈天明看这情况感觉很欣慰。这几个小子一直跟着他,但却在这苏铭这里才找到了家的感觉。到底是因为这守卫太轻闲了,还是因为苏铭这小子?

    还没等他感怀完毕,就见大力莽莽撞撞奔了进来,手脚比划着说。

    “四个,女人,鸾凤的,来了!”

    陈天明听明白后一惊,这金子刚花了没有几天呢,鸾凤的就来了?不是说七天吗?怎么还来了四个人?难道是找麻烦的?陈天明看向苏铭。

    苏铭略略思考明白了大力的话,皱了皱眉,对大力说:“是苏姗姐同沈嫣姐不?那快请进来啊。”

    不大一会,大力带着四个女子走进苏铭的房间。

    苏铭是在正堂与她们见面的,必竟内室中见女客是不好。

    被扶出来坐在椅子上的苏铭,面色有些苍白,他昏迷三天后也只喝了剑十三给他送去的一碗稀粥,虚弱是必然的,必竟他的修为只是玄照期,还没有度劫食天的本事,而苏姗四女则明显的面色现红晕。

    沈嫣原本该七日后方才来复诊,可沈嫣的两个要好的姐妹得了一种怪病,全身各处都好好只是嗓子突沙哑了。

    再过几日就是魇龙城有名的斗花魁,而沈嫣的这两个姐妹却是依靠艺曲吃饭的。

    原本两女有望在斗花魁比拼中,争取艺曲之魁。

    如今怕是这魁首争不到不说,此后,还要沦落到卖身求活的地步。

    沈嫣在服用苏铭所开药方后,再加上外敷之法,只三、四天的功夫,病症明显有了好转。

    这可是比她在其它医师中买的药好上了千百倍,心中对苏铭又是敬佩又是感激。

    所以有心向苏铭道谢,同时也想让苏铭帮忙救治一下她的两个姐妹。

    这才叫了苏姗,一同来到苏铭这里,谁知道,大力这老实汉子只是和她们说了苏铭有请,完全没有告诉她们院子里有什么情况,当苏姗四女走到院中,抬头看到一群男人正在架着大锅似乎在蒸煮一个黑鱗魔人。

    一开始还吓了她们一跳,后来才看清那黑鱗魔人虽有难受的表情,却未有任何反抗,这让她们很是疑惑,本想仔细看一下时,才发现那黑鱗魔人浑身上下光赤条条,虽说她们其中三人是风尘中人,可现在她们是在七八个汉子的注视下,认真仔细的看另外一个男人的赤体,这哪里能让她们不脸红?

    所以,苏铭看到她们时,她们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

    苏铭看到她们之后,连忙招呼道。

    “苏姗姐、沈嫣姐,还有这两位姐姐快坐,苏铭今日有恙,不能起身向迎了,见谅见谅。”

    沈嫣忙向苏铭一福,担心道:“小女姐妹贸然造访,却不知先生贵体有恙,望先生见谅。”

    苏姗却大大咧咧的道:“刘小先生怎么也得病啊,以你的医术来说,还能得什么病啊,不是算准我们姐妹今天要来,故意的吧。”

    苏姗如此说话,也是在因为在院中,她是唯一的一个黄花大闺女,也最是尴尬。

    心里不由怪苏铭,竟然在院子里搞这些,于是就把气撒到苏铭头上了。

    陈天明等人不在这里,就算在这里也知道苏姗的身份不敢说什么话,不过剑十三却不吃苏姗这一套,正在给苏姗等人倒水的他,听了这话,把水壶向桌上重重一放,冷冷的道:“我家主人哪里装病了,我家主人体弱是累的,这位姑娘请说话自重些!”

    “你。。。。。。”苏姗一下被剑十三掖的说不出话来。

    苏铭忙喝道:“十三,不要这样和苏姗姐说话,这里没什么事,你先下去吧。”

    剑十三听了苏铭的话,忙向苏铭一礼,又对着苏姗哼了一声转身走下去,却又在门口站定,铁塔似的竖在那里,像是随时防备有人对苏铭无礼一样。

    刚刚在院子里忙活的西门泽几个人,着实看了一场鸾凤团的人的笑话,煮澡本来用不着那么多人,西门泽跟几个心思活络的人就笑嘻嘻躲到门外偷听,却不想听到苏姗阴阳怪气的说苏铭,几人正气愤呢,就听着剑十三发飙。

    剑十三的一席话,让他们心里大呼过瘾,所以等剑十三出来后,他们纷纷向剑十三竖起大拇指。

    西门泽几人的鼓励,让剑十三心中大安,于是,立在门当起了门神。

    苏姗对剑十三的这种无声的挑衅气愤不已,心中不由暗暗把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记住了。

    苏铭之前与苏姗见过面,自然也知道苏姗十分傲气,开口劝说。

    “苏姗姐,你别在意啊,剑十三就是一个直性子的人。”

    苏姗哼了一声道:“本小姐怎么会和他一般见识呢,今天我们姐妹来,一是为了感谢刘小先生,二来是还要麻烦刘小先生医治一下我这两位妹妹。”

    没等苏姗说话,门口的剑十三就打断了她的话。

    “不行,我这主人身体还没好,不能医治。”

    其实剑十三也是心中担心苏铭,他多次求医,当然知道这求医的难处与苦处。

    能让剑十三说出这样的话,也能看出苏铭在剑十三心中的地位了。

    “你怎么这样啊!”苏姗生气的冲着剑十三叫起来。

    剑十三黑着脸目不转睛的与苏姗对视,根本没有一丝退让的意思。

    “十三,我只是诊断,没事的。”苏铭忙打圆场道。

    “可是主人,你苏铭说话,剑十三就不能再坚持了,可是剑十三仍不放心的想要阻止苏铭。

    “没事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这里没什么事了,剑十三你先下去吧。”

    苏铭这么一说,剑十三无奈,只能下去。

    临行之前,他狠狠的瞪了苏姗一眼,似乎在警告她。

    苏姗被这一眼看的差一点没抓狂,对于心气很高的她来说,自从跟了姬月舞,哪里还受过这样的气。

    苏姗不由暗暗决定,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剑十三不可。

    看剑十三下去后,沈嫣才重新开口。

    “小女的病症得先生良方,已大有改观。在此多谢先生了,只是诊金。。。。。。”

    苏铭连忙道:“说到诊金,苏铭可就要怪沈嫣姐了,上次沈嫣姐与苏姗姐把那两锭金子留下走了,真的让苏铭情以何堪啊,不过苏铭现在却拿不出金子还沈嫣姐了,因为那金子被苏铭做了医具,所以,沈嫣姐你要宽限苏铭几日,到时,我一定把金子奉还。”

    沈嫣虽然疑惑这金子怎么做医具,但却对苏铭连连摆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