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5章 姐妹情谊

    更新时间:2017-09-21 08:45:08本章字数:2166字

    “不不不,那金子原本就是诊金,怎么能让先生说出还字,这样如何再让小女再登先生之门啊。”

    “哪里。”苏铭怎肯答应,又要分辨却被苏姗打断。

    “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啊。”苏姗豪气的道:“我来说怎么办啊,都听我,上次的诊金呢,苏铭就不要说还什么的,你别说话,至于这次复诊呢,就免费好了!”

    苏铭看看推脱不下,只得点头答应。

    再次对沈嫣号脉之后,苏铭没有再用真元探查。

    一是他现在确实疲于动用真元,二来苏铭已从脉像上清楚了沈嫣现在的情况已明显好转。

    “情况很不错,也很稳定。一个月差不多可以痊愈。”苏铭点着头道:“这一个月内服的药外敷的药都不要变,第二个月要内服药坚持服用半月,巩固一下。外用可用生甘草三十钱,金银花二十钱,煎汤外洗,每日两次,或用生龙骨六十钱,生牡蛎三十钱,共研极细末,加冰片三钱,纱布包,扑患处,你可能记不住,我再给你写下来。”

    苏姗慌忙从一旁取来了笔墨,她可不想再见到那个黑脸的剑十三。

    被沈嫣带来的两个人,一个叫元瑶,一个叫艾薇儿,两人一直没有说话,一直在观察着苏铭,虽说沈嫣的病她们知道,但现在的事却是近乎关系她们的身家性命,所以很是慎重,先前在院子中见到的惊人的一幕让她们以为苏铭是个狂医,却未曾想见到的是一个小子。

    一个年少轻狂的小子,能不能治好她们的怪病,这让她们心中有些打鼓。

    苏铭处理完沈嫣的一切之后,转头看向了元瑶与艾薇儿两人。

    “这两位姐姐也要问药吗?”苏铭向沈嫣问道。

    沈嫣如实回答:“我这两位妹妹最近得了一种怪病,也曾求过医,但却未曾见好,如今斗花魁不几日就要开始,这关系到我这两位妹妹的生计,所以不得不求于先生。”

    元瑶与艾薇儿听到沈嫣说到她们,齐齐起身向苏铭一礼道:“求先生医治。”

    她们俩一开始,苏铭大哑,因为两人的嗓音听起来如同男人一样粗,且与破锣、砂纸划铁一般破裂感十足。

    “让我先号脉。”有些哑然的苏铭直接道,元瑶与艾薇儿对视一眼,元瑶首先走上前去。

    苏铭号了元瑶的脉后,眉头一下紧锁,接着又要求号了艾薇儿的脉,之后皱眉久不舒展。

    “我的两位妹妹,她们?”看着苏铭的样子,沈嫣不由担心起来。

    “她们没病!”苏铭抬头道,四人一愣。

    “可她们?”

    苏铭打断了苏姗的话道:“她们是中毒了。”

    “中毒?”四人齐声惊呼,元瑶与艾薇儿的脸色也变了。

    真是奇怪的毒,苏铭仿佛在思考,又仿佛在喃喃自语:“这毒竟然与黑鱗老人的毒似乎同出一门。”

    “毒?”苏姗听了后,与其他人面面相觑:“怎么可能是毒呢?”

    在苏姗的心目中,毒,是杀人之物。所中毒者,无不难受悲惨异常。

    可元瑶与艾薇儿只是嗓子变的很难听外,别的没有任何的异常。

    苏铭叹了一口气:“这种毒也是我没见过,也没有听说过的。只是在一部孤本药书中曾记录着一种类似的记载,这本书好像没有名字,而且像是半部,其中只说了一例病症。”

    “说有一医师,常行于山林采药识药,一日遇一果树,人高,树冠如伞,结果数颗,摘之,食。此后思绪敏捷,精神兴奋莫名,可忆儿时之事,大喜,返居处,有人求,分食之,具得益。然数日后,医师体生鳞,肌硬如石,其它食者,或癲,或狂,或聋,或哑。故知其毒。”

    听了苏铭的话,苏姗哑然道:“竟然有这样的事。只是吃了一个果子,就让人发狂或是聋哑了吗?”

    “这果子开始时让人有异常反应,而且多是正面的,就连书上所说的医师都没有察觉出来有毒,直到数日毒性才发作,可见这种怪异之毒的隐藏性,而且,这种毒对人的效果不同,都是吃的同一株树上的果子,中毒后的反应还不同。”苏铭点了点头。

    “那我这两位妹妹也是中的此毒吗?”沈嫣十分担心的看了一下元瑶与艾薇儿道。

    元瑶与艾薇儿是竞争曲艺花魁的,当初的声音自然是甜美好听。

    如今声音突然变的非常难听,她们自已都不想听到自己的声音。

    所以在苏铭这里也只是说了那么一句,就不再言语,但她们却急切的关心苏铭的诊断。

    苏铭摇了摇头:“那倒是说不准。”

    他看了一眼院子接着说:“剑老爷子的样子倒是与书中所说的医师的反应有些想象,而且这两位姐姐的嗓子是沙哑不是真正的哑,当然,书中说的哑,我也不明白是沙哑还是不能言,所以我也不能断言。”

    苏姗一听忙插口道:“那你按治疗那种毒的方法,给我这两位妹妹治不就完了。”

    “那怎么行!”苏铭断然道:“行医怎么能如此草率,如果按这样乱用药,就是好人也要治坏,而且这种毒,最后的治疗方法也语焉不详,绝不可以这样用药。”

    “那,她们就没办法治了吗?”苏姗不由着急道。

    苏姗这么说,元瑶与艾薇儿象是听到了最终的审判,眼泪不禁落了下来。

    “哎呀,两位姐姐不要哭。”苏铭哪里见过这架势,从没见女人哭的苏铭一下手忙脚乱起来:“我,我不是说不能治,只是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治疗方法,啊,不对,是现在不知道怎么治疗才是对的。”

    元瑶与艾薇儿听出苏铭的意思,忙收住泪水,四双妙目盈盈的看着苏铭,充满期盼。

    苏铭叹了口气:“我拿不准要什么方法才可以治好两位姐姐,也就是说,如果你们要我治,那也只能试着治,我不能保证一定能治好。”

    元瑶与艾薇儿几日来求访魇龙城的医师,不是有的医师直接不受诊,就是胡乱给她们开了药没有一点效果,那有苏铭这样坦诚说出话的。所以她们现在对苏铭更是信任,两人双双向苏铭拜倒。

    元瑶强忍着悲戚道:“先生,我愿让先生先行试治,等有了眉目,再请先生治疗我妹妹。”

    艾薇儿那还顾的着声音的难听,也抢着道:“不不,先生我先试,我先试。”

    两人的姐妹情谊,倒是让苏铭感动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