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7章 干

    更新时间:2017-09-22 09:03:39本章字数:3027字

    陈天明等人看到这情形不由得面面相觑,纷纷向贱笑的西门泽举起大拇指。

    虎子不解的问道:“泽子,你小子怎么做的啊?”

    西门泽嘿嘿一笑,得意洋洋的道:“这就是山人的妙计。”

    宋衷一撇嘴:“得了吧,你还妙计,你就根本没干嘛,除了开始跟小不点说了一句什么,不过话说你到底说了什么?”

    除了在门口老实站岗的大力之外,九个人,八个脑袋齐齐转向西门泽,这让刚从厢房里出的剑十三也吓了一跳。

    就见虎子一把抓住西门泽的衣领,威胁道:“泽子,你小子混大发了啊,敢跟哥几个玩这个,信不信,哥几个让你吃顿包子!”

    看着其他人嘿嘿的盯着他笑,西门泽立马苦下脸来,怎么能和这堆人玩高深啊,早就该知道他们这群人没几个讲文明的。

    “其实我也没说什么,就是同小不点说,如果它能从那个穿红衣的女人身上拿到胸衣,我就给他用胸衣做屋子住。”

    扑通!

    几个拿眼盯着他的人全都扑倒在地。

    “小不点这几天,天天从外向家里衔这个东西,昨天邻居都找来说看到咱家小不点偷了东西,你现在还教他抢?以后这事你摆平!”陈天明没好气的道。

    “就是就是。”胡莱委屈道:“你们都把东西藏我床下面,把我熏的晚上都睡不着了,你们闻闻现在我身上还有味呢!”

    “哈哈。”虎子笑道:“咱们家莱莱思春了,看到没,厨房里可有几个漂亮小娘子,要不,哥给你介绍介绍?”

    众人哈哈大笑,胡莱脸腾的红了,跳起来就想捂住虎子这大嗓门的嘴。

    阿南却道:“那不对啊,一开始你可是说,不让咱伺候她们,现在她们可是真去做饭了,就算小不点把那鸾凤的引出来,你也不可能知道她们做饭吧。”

    西门泽一裂嘴道:“刚刚咱不是听到点事嘛,再加上剑十三与苏姗有间隙,只要小不点去了,把苏姗引出来,剑十三肯定会和她们对上,而且我看那三个姑娘都挺精明,不会真傻到等着咱们伺候她们吧?”

    “切,就是说,你是蒙的!”阿南不屑道。

    “嫉妒,这叫算懂不?”

    “拉倒吧,你还能掐呢,昨天我刚睡觉时就感觉胳脯疼,睁眼一看,你不正对我胳脯较劲呢?你那是算啊,还是掐啊?”

    哈哈,众人扬起一阵畅笑,西门泽十分纠结的一拍屁股起身就走。

    却听一声娇柔的声音道:“饭好了,不知道要在哪进餐?”

    苏铭自打有了这个家后,还真没有在家好好吃一顿饭,这不是说他没饭吃,是他在家里没有好好吃过一顿像样的饭,想想也是,十几个大老爷们,还是当兵的,又不是管后勤的兵,能做出来像样的饭就奇怪了。

    就算是有肉有菜,也不过搞上点大锅饭,白菜猪肉炖粉条,要不然就是豆角啥的,一人搞上一碗吃,今天这一餐算是正了,桌子上满满摆了一桌子的菜,最少也有十二种,苏铭来时,几个人正盯着桌上的东西流口水呢。

    而四位姑娘则笑意吟吟的边上看着,既是苏姗看了众人的表情也只是笑容中多了一份得意,只是气氛似乎有些生疏。

    陈天明年龄最大,对于女人相应免疫能力要强一些,只见他一挥手。

    “哎呀,这人都齐了也别愣着了,快,都坐,一起吃一起吃。”

    还好餐桌够大,现在十六个人全坐下虽是有点拥挤,倒也能坐的下,剑十三的父亲剑鬼没在,早给他准备了一份已经送去,原本剑十三是应该不能入坐,却被苏铭一把拉住,按到椅子上。

    小不点也没在,西门泽早已给他送了礼。

    现在桌上,苏铭坐于正位,左手边是剑十三,右手边是四位姑娘,其他人便依次而坐。

    苏铭笑容满面的道:“今天还真是麻烦几位姐姐了。”

    沈嫣忙道:“先生客气,能为先生做些事,我姐妹非常开心,再说这也是我们该做的。”

    苏铭连连摆手:“你们是客人,怎么能说该做,只是这几位哥哥怕也知道做出的东西难入口,才劳烦姐姐们的吧。”

    西门泽一看再说下去,估计会说到他身上,连忙站起来道:“这么好的菜,怎么可以无酒呢,阿南,你那私藏的酒该拿出来了吧。”

    虎子立即把眼向阿南一瞪:“阿南,你小子也太不道义了吧。有酒现在还不拿出?”

    阿南苦脸:“我那就一坛了,大力还有呢。”

    大力一听,啥也没说,扭头就走,四位姑娘不由愕然。

    倒是虎子比较了解大力,替他解释道:“大力这是去拿酒了,放心,这小子看到这么好的菜赶也不走的。”

    沈嫣她们听了不禁莞尔。

    阿南看其他人正拿眼看他,知道懒不掉,只能起身去拿酒。

    不大一会,阿南与大力两个扛着四坛走了回来。

    大力笑笑把酒坛一放,憨憨的道:“他两坛,我见到的,我两坛。”

    众人一听,不由笑骂阿南不是东西。却有人手脚不慢的拿了碗倒酒。

    等轮到苏铭了,苏铭却抬手阻止。

    “各位兄弟,午后还要问诊,这酒,今日我就不喝了。”

    苏姗她们四人面前也己倒了酒,见苏铭这么说,苏姗不由好奇。

    “苏铭先生一碗酒都饮不得啊?”

    原来她只是好奇,但听到剑十三耳中却变成了嘲讽。

    只见剑十三眉头一皱,脸一黑道。

    “我家主人能不能饮,怎么能让他人枉论,今主人的酒,我代了。”

    苏姗一听当即就忍不住了,原本就对剑十三有气的她立刻应道。

    “那好,我可对苏铭先生万分感激,今天就借酒示谢了。”

    她这么说,一是让苏铭他们说不出来什么,二是想拉着沈嫣一起对付剑十三。

    苏铭听出气氛不对,但又不知该说什么:“没什么感不感谢的。来,来,来,咱们先吃饭。”

    陈天明几个见沈嫣她们没说话,也不好说话,便都顺着苏铭举筷子进食。

    这一下,全屋里人都不说话,都只是不停吃菜了,由刚刚的热热闹闹一下变的这么静寂,苏铭吃了几口就感觉不对劲了,他自以为又说错了话,只得说:“怎么大家今天都不说话啊,哦,你们喝,你们喝啊,别光吃。”

    他这一句话,立即让正在等着导火线的众人巨烈的反应。

    西门泽:“哎呀虎哥,我突然发现你漂亮了,来来,咱干一下。”

    说完,貌似豪气的端起碗,喝了小小一口。

    虎子:“可不是啊,我也这感觉,哈哈,让兄弟见笑了,来,干!”

    同样的一小口,陈天明啥也没说,端着碗放在嘴边,一下不放下,就是不见酒少。

    “莱儿啊,哥上次有件事做的对不起你,咱干了这碗,我再同你说啥事。”

    宋衷对胡莱挤挤眼道,说着,学着西门泽同样的样子喝了一口。

    胡莱年纪小,实实在在的一大口,立即呛的眼泪之流,连连咳嗽。

    大力一看胡莱这样,一竖大拇指道:“小莱,好人,哥陪你。”

    说完也喝了一大口,阿南笑的眼泪快出来了,拍着胡莱道。

    “莱儿啊,酒不是这么喝的,哈哈,哥教你。”

    说着抿了一口,又哈哈大笑起来,众人在这嘻嘻哈哈的胡言乱语,其实都拿眼角看着苏姗与剑十三。

    现在苏姗与剑十三像是两个要比武的剑客,相互瞪的对方一言不发,还真有种决战时的感觉。

    果然,苏姗把碗一端道:“上次嫣姐的事,苏铭先生仗义出手,在下感激,干了!”

    她这话是向小呆说的,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剑十三。

    苏铭刚想说什么,就听剑十三冷冷一个字道:“干!”

    说着,两人一起站立起来,咕咚咕咚一口气把碗里的酒全干了。

    陈天明几个看戏的,立即拍手齐声道:“好!”

    看两人放下碗,西门泽与宋衷迅速给他们满上。

    苏姗又端起那碗酒,对苏铭说道。

    “我嫣姐现在大有好转,苏铭先生的医术果然高妙,所以,这碗酒还是感谢苏铭先生。”

    苏铭伸手要阻止,苏姗却转眼看向剑十三,剑十三依然只吐了一个字。

    两人又利索的喝光了碗中的酒,西门泽与宋衷对视一眼,又忙给两人倒上。

    苏姗再次端起了碗:“今天,还要麻烦苏铭先生再给我两位姐妹诊断,这碗酒仍然是感谢苏铭先生,我先干为敬!”

    说完,不等苏铭有什么表示,仰头干了碗中的酒。

    剑十三这次连一个字都省了,同样把碗里的喝的是点滴不剩。

    陈天明等人看的是意犹未尽,这苏姗象是一个高手是招数连出,而剑十三却象一个绝世剑客次次只是一招便把苏姗的招数全部封死。

    苏姗现在三碗酒干了后,对剑十三那冷淡的表现更是气愤,她直接从宋衷手中夺过了酒坛向桌上了放道:“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我苏姗今天就要与你见个高低!”

    说着,两手抱起酒坛,仰头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