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9章 都给我闭嘴

    更新时间:2017-09-23 08:59:34本章字数:3012字

    房间里几个待女正立于门边,像是随时准备着受召唤。

    一个卷发长须的人正焦急的看着,另一个医师打扮的老医师诊断。

    另有几个医师装扮的人相互说着什么,这个卷发长须的人的身旁。

    站立着的一个雍容的妇人,正在不停的擦眼睛,却没有哭出声来。

    看这情形,苏铭猜测那个卷发长须的就是韦鲁斯的父亲,亚瑟威尔斯利公爵。

    而那妇人就该是韦鲁斯的母亲郑氏,在号脉的老医师就是李管家口中的彼德医师了。

    没等苏铭说话,亚瑟公爵己怒喝道:“什么人到此乱闯,拉出去给我仗责四十!”

    没等李管家答应,小三连忙道:“老爷,这是小三刚请来的刘医师,他可是少爷原来特意点名要请的啊!”

    亚瑟公爵先没有理他,拿眼扫了一下苏铭。

    “你少爷原本就做事荒唐,现在还拿自己的性命做荒唐事,快送走快送走,别在这里碍事!”

    房内的几个医师原本窃窃私语,后来听到小三的话全不说话了,都上上下下的打量苏铭。

    后再听到亚瑟公爵之言,相视一笑,都没把苏铭放在心上。

    苏铭却踏前一步:“公爵大人,韦鲁斯勋爵原找过我,我也曾给韦鲁斯勋爵看过,当时便诊断出勋爵大人的病,并告诉他十日内必会病倒。”

    没等苏铭说完,亚瑟公爵一步迈到苏铭面前,目光如电的盯着苏铭道:“你怎么能断定我儿子十日内会出事,还是你暗中做了什么,和这个狗家奴一起害人?”

    其他的医师只感觉亚瑟身上扬起一股杀气,立感如堕冰库,动也不敢动了,而苏铭背后的大力闷哼一声,蹬蹬蹬连退了三步方才站稳。

    小三噗通跪倒在地,连呼道:“老爷明察,老爷明察啊,当初苏先生只给少爷开了方子,还叮嘱少爷服用,可少爷就是没有按苏先生说的做才这样啊!”

    亚瑟公爵看苏铭不为所动,心中倒是一动,却仍然面沉似水。

    他没有理会小三,直直的看着苏铭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苏铭倔强的道:“不错。”

    亚瑟却接口逼问:“你原本给我儿看过,我儿没有服用你的药,这事本与你没有关系,你为何又来?”

    苏铭想也不想就道:“我收了钱,他病了,我自然要来。”

    苏铭有些担心韦鲁斯,又感觉被亚瑟逼迫的有些厌烦,说起话来,就连韦鲁斯都只用他来代替了。

    亚瑟倒没有在意苏铭这样说话,只是对苏铭的话有些诧异。因为苏铭的话对他来说太意外了,医师的德行他是了解的,就算他这样的贵族,医师也是为钱,为了他的地位而积极,如果说没有地位的人,医师正如他刚说的,收了钱,开了方子或是药,就不再过问。

    “他的病是急症,如果不快处理的话,会有很大的麻烦,请不要再耽误时间了。”

    苏铭看亚瑟半天不语,先开口说话了。

    亚瑟目光一定,大声道:“如果你能医好我儿,我就给你十万黄金!”

    苏铭却摇着道:“我收过钱了,不再收钱。”

    说着,就向床边走去。

    亚瑟目光闪烁倒没有再阻拦,床边的彼德却挥手挡住苏铭。

    “敢问这位医师,贵姓?如何称呼?”

    苏铭不耐烦的回答:“苏铭。”

    听苏铭这话,其他医师立即纷纷议论起来。

    “苏铭?王兄,你可听说过这个名字?”

    “呵呵,张兄,王某孤陋寡闻,未曾听说魇龙城有这么一号人物,怕是欺世盗名之辈吧。”

    “赵兄此话不对,想到公爵府来盗名也要有个胆子啊。”

    苏铭倒没理这些人,伸手要把脉,却再次被彼德挡住。

    “苏先生且慢,在魇龙城何处悬壶啊?”

    “老街区。”苏铭的话又引的一片哗然。

    “老街区?那地方?会有医师?”

    “兽医我知道一个,呵呵。”

    苏铭再次要给韦鲁斯把脉,仍被彼德伸手挡住。

    苏铭不由怒道:“你干什么?”

    彼德却一笑:“我是怕老爷轻易信人,误了少爷,苏先生这么年轻,不知道何时学医啊。”

    彼德的这句话,引得室内的众人一下把眼光全聚集在苏铭身上。

    苏铭虽然身高长起来了,并不输于一般成人,但脸上的稚嫩却让人一看就看出来,他的年龄并不大。

    “一年。”苏铭说,其实苏铭学医还不到一年,只有半年左右。

    医师们哗一声吵起来。

    “一年?听到没,李兄,一年啊,他也敢!”

    “真是大胆啊!”

    “这样一个乳臭未干小孩也敢出来瞎搞,真是世风日下了啊!”

    “耻辱耻辱啊,医已堕落如此了吗?”

    彼德没有说话,含笑看着苏铭,眼的余光却丝毫不放过亚瑟公爵的任何表情变化,彼德在亚瑟公爵府上呆了十个年头,也是因为这个,彼德在魇龙城也是名声显赫,彼德当然明白亚瑟是他的衣食父母,更是他的后台靠山与基础。

    十年来彼德也算是兢兢业业,但顺着年龄渐大,储存渐丰,性格也变的傲慢起来,虽说不是目无余子,但也没有几个人能入他眼的。

    今日韦鲁斯勋爵突然病倒了,彼德原与朋友一起聚会,一接到消息,并与一帮朋友一起来到公爵府了,再加上亚瑟当时着急也请来了医师大夫,于是就是苏铭看到的那一群了,彼德进房见有人在号脉,便没有立即出手。

    可这魇龙城的医师哪一个不认识彼德啊,见彼德来了立马起身见礼,但彼德却让每个人都诊断一下,自己最后再出手。他向亚瑟解释说这是为了确准医情,集众家之长,慎重。其实,他不过是想在亚瑟面前表现一把。

    其他医师当然明白彼德的心理,原本想做做样子,然后再捧彼德一把,有道是雪中送炭之后可是锦上添花,彼德这里绝不会发生雪中送炭的事,那被排第一位的就是锦上添花了,各人打定心思,但一号脉就愣了,因为他们虽找出韦爵爷的病因,却无法下药。

    韦鲁斯的心、血脉、肝脏等都是十分虚弱,这诸多的病全部临体,这让他们完全束手无策,就算他们知道一两种可医治的,但又怕会牵扯到其他的病症,当时出了什么问题身家性命重要啊,这锦上添花怕是要变成看笑话了。

    彼德看着他们一个个摇头退下,彼德心中暗自高兴得意,还暗暗夸赞了他的几个朋友几

    句,大感这几位朋友交对了,可他一上手,就知道坏了,因为韦鲁斯这病,彼德也被难住。

    但他却在哪里做出一副号脉的样子,如果他的手一离开韦鲁斯,那亚瑟肯定要询问。

    就在彼德暗自着急,另外几个医师相互讨论的时候,苏铭出现了。

    苏铭的出现,彼德大喜。特别是苏铭说要诊治韦鲁斯时,彼德更想谢天谢地。

    但彼德就这样起身让位,是不可能的,他要找个台阶,并且要变被动为主动。

    所以,彼德阻拦了苏铭,彼德耳听着其他医师的议论,心说是时候了。

    “阁下学医一年,竟可断言医治勋爵。难道真有把握?这可是命关天的大事,你可知,医为救人,而不是害人,如行错,你有几条命抵勋爵大人的性命?”

    “你问东问西,才是在害韦鲁斯勋爵!”苏铭急道:“这晚一分,就可能让他多一分危险,还不快闪开。”

    一听这话,彼德立即向亚瑟一礼道:“公爵大人,小人无话,请这位苏先生为勋爵大人医治吧。”

    说完,便闪开了位置。

    彼德这激将加顺水行舟脱身而出,而且连勋爵的病情医治什么的都没有说,可以说做的是滴水不漏。

    亚瑟只能点点头,算是默认了彼德的话,但那公爵夫人郑氏却不干了,她一把拉住彼德道。

    “彼德医师,你在我府已多年,我,我信的过你,不信别人!”

    彼德被这一拉暗自叫苦:“夫人,苏先生专为勋爵大人而来,他应该很有把握。”

    郑氏还想说什么,却听亚瑟道:“苏先生,你一意如此,如果我儿有何不测......”

    苏铭从来没见这样的人,他眼看着韦鲁斯呼吸越来越凌乱,而这些人不说想法办救人,却老是纠缠个不清,不由心中大恼。

    “如果他有何不测,我苏铭陪着他不测,现在,你们都给我闭嘴!”

    一个老实人发火了,常常会不顾一切,因为老实人都执着,当他这个死硬死硬的执着劲面向别人时,别人才会发现老实人的可怕。

    苏铭很老实,有时会让人感觉木,感觉傻,感觉呆。

    他为一件事认真起来,同样是震撼人心,最明显的就是那一年挖出来的晶石矿。

    苏铭的话很硬,让亚瑟也脸涨红了一下,但亚瑟却没有说什么。

    方管家却立即怒吼道:“放肆,来!”

    苏铭的眼睛瞬间定在方管家的眼睛上,方管家被苏铭这一眼看的一个激灵,竟然说不出话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