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1章 闹了一个笑话

    更新时间:2017-09-24 10:14:04本章字数:3023字

    亚瑟正想开口,却听苏铭再次开口道:“既然公爵大人不怪罪,那小子告辞。”

    说完拔脚就走,亚瑟与郑氏不由都哑然莞尔,方才苏铭那一停顿是等亚瑟他来怪罪的。

    亚瑟哭笑不得的叫住苏铭道:“苏先生,请留步,我在偏厅已准备好宴席招待先生了。”

    苏铭回过头了一礼道:“谢公爵大人,小子家中还有病人,就不停了。”

    “那先生也要带上诊金再走吧。”

    “诊金勋爵早已支付了,告辞!”说着,苏铭就再不停留,带着大力,扬长而去。

    看着远去了苏铭,郑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老爷,这苏铭真的好有意思啊。”

    亚瑟也盯着苏铭的背影,淡然一笑道:“也许那句赤子之心,就是说的他吧。”

    “老爷,我现在可是很少见你夸人了。”

    “呵呵。”

    “啊,对了老爷,当初,你怎么敢让这苏铭医治的?”

    “呵,夫人,你以为本爵难道还不如咱们儿子的消息灵通吗?苏铭,他一进来,我就认出他了。”

    “你认识他?一个小孩子样的人!”

    “五公主从外面带进魇龙城一个人,谁不会注意一下?只是别人都玩着坐山观斗的高招却未想咱们儿子误打误撞出了比他们的招更高的招来,看来这也是咱们的运气。”

    “啊?五公主带回来的,这苏铭真这么厉害?怪不得彼德都不行,他行。”

    “苏铭厉不厉害你今天不是看到了?只是不知道,这是五公主所为,还是圣上所为,这事,一句话说不清楚,至于彼德,他老了。”

    亚瑟说着,眯起眼睛,那样子,与韦鲁斯十足相似。

    而韦鲁斯因为被临行前的苏铭在昏睡穴上扎了一针,现在正陷入昏睡之中。

    苏铭与大力还没走到家,就听家里面歌声高昂,陈天明等人正在唱那曲玄罗一声笑。

    大力一听这歌,咧嘴笑了起来,他挺喜欢这首歌。

    像他这种粗人都能喊出来的歌,那是绝无仅有的,现在那些歌艺们唱的大力唱不来。

    大力不自觉的跟着哼了两句,苏铭却心说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拉哼曲的大力,紧走了几步,推开了大门。

    院子里,陈天明等人正围坐在沈嫣等人身边,忘情高歌,看样子没发生啥事。

    大家一看苏铭回来了,便住了歌声,向苏铭迎去。

    虎子乐呵呵的一拍苏铭的肩道:“苏铭,咱唱的怎么样?不错吧?”

    陈天明一拍这不靠谱的家伙,把他推到一边,向苏铭问道。

    “那边情况怎么样?韦鲁斯勋爵没有事了吧?”?

    苏铭点了点头:“韦鲁斯勋爵病情已控制住了,还好及时,不然就惨了,他是冠状脉管壁形成粥样斑块造成血脉腔狭窄、血流不畅而引起的心脏病变,再加上他的头与腹脏均有问题,唉,实在是危险。”

    想想韦鲁斯的情况,苏铭现在也心有余悸。

    陈天明虽不知道这些,但却听苏铭说已控制住,面露喜色的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其他人一听事情基本完满了,也都面露了笑容。

    元瑶等人心中大安,本想上前与苏铭见礼,却见虎子拉住苏铭。

    虎子一拉正在进正堂的苏铭,嘿嘿笑了。

    “苏铭,今儿高兴,要不咱们再和那晚一样,再唱一首那个小曲,你不唱,咱唱不好。”

    虎子唱上瘾了,再说能在曾经的曲艺花魁面前高歌一曲,那真让他有点眉飞色舞。

    苏铭现在心全在医术上,哪有空理他,随声回了句:“我还要给这两位姐姐治病,哪有空。”

    大力却在虎子背后憨憨的问了一句:“啥高兴的啊?”

    这一句话,立即让院子里的众人无声了。

    陈天明等人鼓着嘴,显然是强忍着笑容,而沈嫣等人面色涨红,却又低头不语。

    苏铭一愣,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了。

    胡莱年龄小,终于憋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这一声,立即让其他人再也憋不下去了,嘻嘻哈哈笑成一团,虎子更是一边捶着地一边哈哈狂笑。

    却见剑十三脸黑的跟锅底一样从房里走出来,对众人吼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众人一看,连忙绷紧嘴巴,却噗嗤噗嗤的不时漏气。

    看这样子大力与苏铭更糊涂了,苏铭四处一看,却发现苏姗不在,他以为剑十三与苏姗又闹出什么事,连忙问道:“苏姗姐呢?”

    哈哈!这一句问出,大家伙再一次憋不住爆笑起来。

    剑十三二话不说,黑着脸转身又钻回房子,背影貌十分狼狈。

    苏铭不由被他们笑的脸上也露出笑意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苏姗姐不在这?

    沈嫣不知道是憋的还是笑的满脸通红,看向苏铭:“苏姗,有事,先、先走了。”

    可话没说完,也嗤的一声笑了,看着院子里笑的东倒西歪的众人,苏铭这心里同猫挠的一样,忙住拉住陈天明问道:“明哥,倒底是什么事啊?快告诉我啊。”

    陈天明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看了看苏铭,又看了一眼沈嫣等人。

    “呵呵,没事,没事,剑十三,呵呵,闹了个笑话,呵呵!”

    苏铭见他不说,想问剑十三,却想起来剑十三刚刚黑黑的脸,也只得作罢。

    无奈笑着对沈嫣道:“嫣姐,那咱们先给两位姐姐看一下病情吧。”

    沈嫣等人忙忍着笑,齐向苏铭一拱手,便跟着苏铭进了正堂。

    留下来的大力看看四周,挠了挠头,一把将地上嘿嘿笑的虎子拉起来,瞪着圆溜溜的眼珠压低声音道:“说,不然,打架!”

    虎子笑着,一下抱住大力道:“嘿嘿,哥说,哥告诉你,也让你乐乐,嘿嘿。”

    原来,苏铭走后,众人收拾了餐具便无所事事了,沈嫣等人提出打扫一下院落,陈天明他们一听便连忙点头答应,这乱七八糟的院子,着实让他们有些羞愧。

    原本苏铭有很好的作息生活习惯,但苏铭废寝忘食的研究医药之后,这院落渐渐没有人打理了,再加上小不点天天搞的鸡飞狗跳,不乱是不可能的。

    陈天明一众忙活了近半个时辰才把整个院落收拾的差不多,却听到沈嫣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大伙呼啦一声,全跑过去了。

    陈天明等人跑过去一看,沈嫣正面色通红的从一个房间走出来,看到众人一言不发慌慌张张的就钻进了回去。

    大家伙这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西门泽一拍大腿,大叫一声,剑十三,苏姗!

    原来,他方才让宋衷把苏姗和剑十三安排在这个厢房内,结果后来一打扫卫生,就把这两个人给忘记了。

    大力听了这事,再想想刚刚脸黑黑的剑十三,忍不住咧开大嘴,哈哈大笑起来。

    却未曾发现剑十三正黑着脸出现在他的背后,而其他人则捂着嘴,偷乐的看着这一幕。

    另一边,苏铭给元瑶号脉,眉头直皱。

    元瑶的脉像和上次一样,强劲而有力,似锤击鼓面,这就相应的来说,元瑶的身体是健康的,比一般人还要健康,但元瑶确定中毒了,换句说法,她现在就是有着病呢,是什么把她的病况掩盖了呢?难道,这种毒真的从脉象中反应不出来?

    苏铭不信邪,医药讲望、闻、问、切,四不可以缺,元瑶就可以以望而知病,但在这切上却不相符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苏铭反反复复的给元瑶诊脉,时而要求元瑶伸出左手,时而要求元瑶伸出右手,终于在近一柱香的时间,苏铭才抓住一点浮脉接着又是一点滑脉。

    脉体比宽大,圆润,脉象为滑脉。

    这并非孕之滑脉,而是肺脉浮滑,肺脉浮滑,可以大也可以不大,这在临床上这种脉象非常多,就是说上竟上者,胸喉中事也;下竟下者,少腹腰股膝胫足中事也。就是说肺脉过于浮滑了以后,应现的是咽喉、五官等的病变。而右,阳明主降,右寸脉浮滑而大偏于内邪的时候,这时候合病往往是咽喉之症。

    这正是表明了元瑶现在的现象,号到此脉,苏铭方才吐了口气,看来,果然病生脉象,但这脉象隐藏之深是罕见的,这和黑鱗魔人脉象时而多变,时而隐藏几乎是一样的。

    苏铭为了验证这一想法,又再次运起元真,在元瑶身体多处进行了反复的检查,果然在其胰脏部位处同样发现了一样异常,苏铭又忙把艾薇儿叫来过诊断了一次,这才心中下了定论。

    元瑶与艾薇儿,竟然真的和黑鳞魔人一样,都是中了同一种具有十分隐蔽又十分强大的毒,这种毒似乎与书中说的那个植物果子有些类似,难道真的有人找到了书中所说的那果子并成功的控制了这果子的药性?

    如果这样的话,这人的医术未免太可怕了吧!

    魔难果,这果子的名字就叫魔难果,它给魔族带来的是运?还是难?

    如果魔族有难,那对人族是好的。。。。。。

    可是面前的元瑶等人,苏铭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