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2章 大兄弟厉害啊

    更新时间:2017-09-24 10:14:31本章字数:3101字

    他来回的在正堂中走来走去,直到沈嫣看的有些眼晕才站定。

    苏铭最后还是决定全力诊治元瑶、艾薇儿与黑鱗魔人。

    他心中报着一丝幻想,也许元瑶中的根本就不是魔难果的毒。

    做了决定的苏铭很快的对元瑶与艾薇儿进行了治疗,治疗的方法还是他的针术。

    苏铭只对元瑶与艾薇儿施了一针。

    “你们不要着急说话,这两天也要尽量的少说话。”苏铭收回金针道:“平时要吃点鲜蜂蜜、谷类、葵花籽、芝麻、花生。两日后取瓷器皿盛食醋二两,加入鸡蛋一个,煮一盏茶左右,然后去掉蛋壳,再煮一柱香时间即可,将蛋连同醋一起服用,之后再来见我。”

    苏铭沉吟了一下又道:“药,我先不给你们开了,看你们的效果如何再说。”

    其实,苏铭也在思考着怎么彻底清除这毒的方法,还好有黑鳞魔人可以让他尽可施为。

    元瑶与艾薇儿双双向苏铭躬身一拜,正要拿钱,却被苏铭阻止。

    “我没给你们开方子,刚和你们说的只是一个偏方,最多施了一针,这钱算了。”

    苏铭连连摆手。

    沈嫣站起身来道:“先生如此可是让我们姐妹难做了,这诊金却是要给的,先生且不要推辞,因为我姐妹偿有一事相求。”

    苏铭一愣,不由想起刚刚院子里的事,忙道:“剑十三他。。。。。。”

    沈嫣则接过元瑶与艾薇儿手中的金子,放在苏铭边上的桌子上。

    “不关剑十三英雄的事,是先生的事?”

    “我的事?”苏铭更是错愕。

    “先前听几位英雄说,刚刚的那首曲子是先生创作的。”沈嫣有些试探的道。

    其实沈嫣倒是不太相信那首玄罗一声笑是苏铭作的,因为在她看来苏铭在医术上的造诣已是很高,再加上苏铭年龄这么小,不可能在他处也有很高的建树。

    苏铭听了沈嫣的话,不由想起先知说过的,如果魔界人问起歌曲是谁作的,就要苏铭承认是自己写出来的,苏铭对于这种冒名很为难,但还是点了点头。

    沈嫣看苏铭点头,表情明显一愣:“可我听魇龙城中传闻有人说是他作的曲子。”

    苏铭呵呵一笑:“这曲子不过是我当时喝醉了酒,乱唱罢了,如果还真有人喜欢,说他作就让他说去吧。”

    苏铭这么说,沈嫣倒相信了是苏铭作出来的了,而元瑶与艾薇儿却明显比沈嫣激动的多。

    她们不同于沈嫣,她们比沈嫣更知音律,对于喜乐音艺的人来说,一首好曲简直比万金还重,而她们对苏铭的音律造诣比他的医术更重视,或者,苏铭的医术能让她们敬佩,但音律就要用敬仰来说了。

    元瑶一激动,连苏铭刚刚不让她说话的事也不顾了。

    “先生,那首可谓脍炙人口,怎可让那冒名之徙顶替,先生一定不可如此啊!”

    “哎呀,一个曲子顶就顶了,你怎么说话了啊,要噤声噤声啊。”

    艾薇儿却像没听到苏铭说的一般,恨声道:“那枕流君果然是欺世盗名之辈,先生一定不可放过他!”

    苏铭看两人这样子,不由大急道:“你们这样,怎还让我诊治?”

    元瑶与艾薇儿这才恍然,慌忙向苏铭深深一礼。

    沈嫣连忙开口:“我这两位妹妹也是太入音律,为先生气不过,一时激动,望先生不要生她们的气。”

    “怎可这样不爱惜自己身体。”苏铭尤自气道,直到三人又连连陪不是,方才作罢。

    “刚刚嫣姐说有事就是这事?”

    沈嫣看了元瑶一眼,才向苏铭道:“先生知她们原本想竞今年曲艺花魁的,先生在这音律上又堪称大家,我俩位妹妹想求先生赐曲一首。”

    此话一出,苏铭不由的一呆。

    苏铭一愣,他现在更对先知佩服的无体投地,因为当时先知非让他学那些歌曲时,可把苏铭难为的不得了,没想到事情真如先知所说,他可以用到这些东西。

    苏铭看了看元瑶与艾薇儿,两女竟然二话不说,就向苏铭跪下了。

    虽说二人是风尘女子,但这样真心实意的向人下跪却是不多,苏铭连忙把两人扶起来道。

    “我可以给你曲子,但你们绝对不能告诉外人这是我给你们的。”

    沈嫣不由得好奇:“先生这是为何?”

    苏铭看着她道:“我并不想为此而累,毕竟我是医师,不是乐师。”

    元瑶与艾薇儿对视一眼,大感可惜又着急,但这时却忍着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下定决心,要劝说苏铭改变主意。

    其实她们哪里知道,苏铭也只会那么几首,还是跟人学的,现在让苏铭冒名,他心中己不是滋味,所以他断然要求沈嫣她们不要说出去。

    苏铭接着又说:“这几首曲子,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等你们两天后再来时,我再看情况,再说吧。”

    元瑶与艾薇儿知道苏铭是怕她们忍不住会唱,会对嗓子有害,心中感动下,连连向苏铭跪拜。

    其实魔界歌妓与人界歌妓的地位差不多,也是社会底层人员,如果不是沈嫣她们还算小有名气,这金锭子是拿不出来的,但苏铭却对这礼十分反感,他总感觉别人在他面前跪来跪去的十分不舒服。

    “两位姐姐快起来,其实小铭也没做什么,当不得你们如此大礼,还有这金子。。。。。。”

    沈嫣忙拦住苏铭的话:“先生不仅医治我们姐妹,更賜下活命之曲,形同再造,这礼当的,至于这些钱财对我们来言,这一首佳曲可是万金难受,更不要说像先生大家的绝品之作,我姐妹只拿这些东西略表寸心而己,如先生这也不收,我们姐妹还怎么做人?”

    苏铭看她讲的情真意切,知道自己再说无益,只得点了点头道:“那就愧领了。”

    “先生客气。”

    苏铭沉吟一下,有些犹豫的道:“苏姗姐她真的没事吧?”

    沈嫣噗嗤一笑:“小姗没事,我早己看过她了,那丫头心气高,过阵子就没事了。”

    苏铭讪然道:“那一定是剑十三的不是,望嫣姐代他陪个不是。”

    “先生放心,这事我会办好的。”沈嫣笑吟吟的答应下来。

    又聊一阵,苏铭便把沈嫣三人送出院门,却不想顶头碰到韦鲁斯带着小三一头撞了进来。

    胖子一眼看到元瑶等人,神情一愣,接着瞬息恢复满脸笑容,却不与元瑶等人说话。

    只是一点头,便向苏铭扔了一个男人都明白眼神,很当自家人的自顾自的走进院子。

    苏铭一头雾水,不明白韦鲁斯这是怎么了。

    沈嫣却识趣的道:“没有想到韦鲁斯勋爵现在完全没有看出来生过病,先生果然医术高超。我姐妹就此告辞,先生快去招呼勋爵大人吧。”

    苏铭举手送行后,转身回院去找韦鲁斯。

    韦鲁斯正站在正堂门口,一脸贼笑的看着苏铭回来,几步上前抓住苏铭的手,曲身弯腰附到苏铭耳边:“苏先生果然是性情中人,上次登门原本是耳闻先生有一剂神药,今天才知这传言果然出自先生之手。”

    说完,笑嘻嘻的拉着苏铭直向正堂里拖。

    苏铭现在完全被韦鲁斯搞糊涂了。看看韦鲁斯也不像是在胡言乱语,只得被他拖着进正堂。

    进了正堂,韦鲁斯看看四下里只有小三在场,立即一脸的暧昧的道。

    “苏先生刚刚感觉如何?是不是特别爽啊?”

    “什么?”苏铭瞪着眼睛问,他现在听懂了韦鲁斯的每一句话,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装,还装!”韦鲁斯一副捉奸在床的样子:“先生呸,太绕口了,兄弟,刘兄弟。”

    “勋爵叫我苏铭就行。”

    “行,兄弟果然爽快,就这称呼了,不过你也不能叫我励爵,这多见外啊,叫韦鲁斯或叫大哥。”韦鲁斯拍腿大声道。

    现在韦鲁斯那还有一点爵爷的样子,分明和西门泽没有啥两样。

    苏铭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道:“韦哥,你方才讲的是?”

    韦鲁斯立即一脸你不够意思的表情:“我说兄弟,你人都叫来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话说小铭兄弟你果然男人,竟然可同御三女,哥哥佩服!”

    “啊!“苏铭这才明白韦鲁斯在说什么。

    “御三女?”这话让苏铭面色通红,连声道:“韦哥误会了啊,我这给她们治病。”

    “脸都红了还治病?哈哈是治她们那闺房寂寞之病吧?放心放心,哥哥这可不是笑话你,哥挺佩服你啊,就连那传说中卖艺不卖身的元瑶与艾薇儿同时拿下,大兄弟厉害啊!”

    “不,不是!”

    “还不是呢,话都说不利索了,正好,兄弟你完成一下哥的心愿,上次我求药来的,却没能张开嘴,这次你可要给我。”

    韦鲁斯是完全不听苏铭分辨,在他看来,苏铭血气方刚的年龄,叫妓来,哪还能有什么事,绝对是风月之事。

    苏铭的嘴又不善言辞,一时让韦鲁斯堵的说不清楚,现在一听韦鲁斯说到药,苏铭又迷糊了。

    “药?什么药?”

    “当然是那种圣药了。”韦鲁斯理所当然的道。

    “圣药?”

    “你还装,上次不是你的一名守卫误食了你的药,然后金枪不倒四、五日,难道你不知道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