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6章 我让他帮咱洗衣服

    更新时间:2017-09-26 10:36:57本章字数:3079字

    “是啊先生,我敢说此曲必会被世人传唱,现魇龙城中哪个不知这爱江山更爱美人,哪个不知先生大名啊,先生怎可如此啊。”

    苏铭一愣,不由想起前天时青苑的情景。

    那时,苏铭一曲终了,全场中立暴起一片掌声,众人呼喝叫好,齐齐向苏铭举杯示意。

    苏铭哈哈一笑,也从身边地上拿起酒壶酒杯,倒满一杯,也向众人示意,仰头喝干。

    人群中顿时又响起一片叫好之声,苏铭再寻枕流君,却未找到人,枕流君早已溜了。

    苏铭站起身来,把那古筝捧到那名叫若兰的宫装女人面前道。

    “多谢这位小姐借琴,让本人一吐这腹中郁气。”

    若兰美眸闪出异彩却不接琴,轻启朱唇道。

    “先生能作出这惊世之曲,小女子拜服,这琴,小女愿赠于先生。”

    附近的人一听,不由全都有些羡慕的看向苏铭。

    这若兰赠琴就是示好,能与这绝色女子交好,可是男人梦寐以求的。

    谁知道苏铭却把琴向若兰杯中一塞道:“那可不成,我可不能收小姐如此礼物。”

    苏铭刚刚还英雄柔情,现在却如此不解风情,顿时让周围的人愕然。

    如果苏铭这是故意为之的话,那也太过了,这不是让人下不了台嘛。

    玄嚣哈哈一笑,打破僵局道:“哎呀,这位苏先生是吧,你的曲,果然高妙,果然高妙,竟然能让花魁赠琴,了不得,来来来,咱们到内楼一叙,让若兰仙子与苏先生好好交流一下,呵呵。”

    但苏铭却做出了一个更让人意外的举动:“四皇子,草民家中还有事,就不停留了,不好意思各位,在下告退。”

    说罢,再不言语,转身离去。

    苏铭是看玄嚣与丁豹一起进来,他对丁豹本来就没有好感,相应的对玄嚣也没有什么好印象,对于苏铭来说,更不知道什么是叫攀龙附凤,就算他知道,苏铭也不可能去给玄嚣套近乎。

    再说了,苏铭再在看出这个地方好象正是风月之地,他出了口气后,就想赶紧闪人。

    苏铭如此干脆的把一个皇子,一个人气十分之高的花魁凉在当堂,让在场的人都愕然,就是韦鲁斯也感觉不是个事。

    韦鲁斯笑嘻嘻的走到玄嚣与若兰面前道:“我这兄弟啊,他不会喝酒,看,喝了两杯就醉了,四爷,你不会与醉汉一般见识吧?嘿嘿,我可知道你大度的,啊若兰仙子,这琴,我代我兄弟收了,放心,我一定会给他的。”

    玄嚣哼了一声,算是作罢,若兰则柔声向韦鲁斯说了句谢谢,并把古筝交给韦鲁斯。

    其实苏铭却不知道,他这与玄嚣不交的行为,让玄嚣杀心渐起,如果苏铭没有露出这么一手的话,玄嚣还不会起杀心,最多会让人教训他一顿,但现在玄嚣看苏铭是有大才的人,而且苏铭不为他玄嚣所用,玄嚣自然忌惮苏铭。

    为了以后,玄嚣心中已对苏铭起了杀意,皇家自古无情,就算苏铭再能打动玄嚣,但玄嚣绝不会因惜才而放过他。

    韦鲁斯今天可是大为兴奋,他是万没想到,苏铭竟然这么厉害,不仅可医他人不医之症,而且能作这绝唱之曲,要说苏铭没才?谁信啊,姬月舞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人?要说姬月舞出去玩一趟,哦,为她父皇的礼物出门一趟,就带来这么一个人?

    开什么玩笑,那元魇魔帝还不天天赶着姬月舞出去,这苏铭分明就是元魇魔帝的一手暗棋。

    韦鲁斯屁颠屁颠的一路小跑追上苏铭,把琴向剑十三手里一塞道。

    “兄弟,你也太不够意思了!”

    “啊?杂了?”

    “杂了?要是兄弟,你就该和哥哥说你这音律上的造诣啊,刚你不知道,你和枕流君顶牛时,可担心死哥哥了,那么多人看着,你要是不行,那多丢面子啊!”

    “呵呵,害韦哥担心了,是小铭不好。”

    “就是你不好啊,你不知道,刚刚青苑的姑娘都看着咱们双眼发光啊,要是咱想要哪个姑娘陪着,那不是挥之即来啊,哥哥可从没有这么风光过啊,可你,你就这样转脸就走了啊,这多好的机会啊,再说,我看那若兰都对你有意思,花魁啊,你不知道,所有的魇龙城男人,哪一个不想与她—亲芳泽啊,你就这样白白的放过了,你......”

    韦鲁斯恨的咬牙切齿的直踩脚。

    “那,那地方,我不想久留,别扭啊。”苏铭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出心里话。

    韦鲁斯目瞪口呆的看着苏铭,这是他头次听男人说不想去青苑的。

    “兄弟,啊,不是,我叫你哥行不,你不会还是处男吧?”

    韦鲁斯上下看着苏铭,似乎在看一件旷世极品。

    “大哥,这琴你怎么又拿回来了!”苏铭红着脸,转开话题。

    “哈哈。”韦鲁斯立即狂笑起来,指着苏铭说:“你,哈哈,处男!”

    看他的样子,苏铭只能不理他,抬腿就走。

    “哈哈,等等哥,哈哈,还真是处,我说兄弟,你可真是极品啊。”

    “先生,先生......”沈嫣看苏铭突然发呆,忙轻声唤道。

    ......

    黑鳞魔人剑鬼,在苏铭的治疗下,渐渐有了起色。

    从开始常日卧床不起,到现在可以下地走路已有明显好转,只是一直未开口说话。

    苏铭几次特意查了剑鬼的发声系统,确定那些是完全没有问题才放心。

    然而,剑鬼身体渐渐康复的同时,神经却不正常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剑十三自从那天从青苑回来后,一直在练习苏铭传他的功夫。

    这是剑十三跪求的,剑十三见过苏铭曾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将陈天明击飞,这让剑十三认定了苏铭一定比陈天明厉害,所以剑十三认死理要跟着苏铭学,其实剑十三是感觉作为一个奴仆,竟然不能保护主人还要主人保护,这绝对是不合格的。

    苏铭很无奈,他看了在门口跪了三天三夜的剑十三只能答应下来,苏铭学的是道术,他思前想后,决定把弁袭君师父的道统传一部分给剑十三,这也因为弁袭君当时也没有说不让他传。

    苏铭准备传剑十三无名外功二十式,可剑十三学了七天也只学会了五式,就这五式,已让陈天明等人感觉眼花缭乱。

    剑十三学习了无名外功五式后,便像武痴一般练个不停,除了做饭、伺候苏铭、伺候剑鬼、打扫卫生外,就一直在练功,这让陈天明等人感觉自己堕落。

    自从来到苏铭这里作守卫,陈天明等人除了练一个魔气修行功法外,其他的训练几乎都扔了,虽说每天见苏铭没有一日间断过,但他们也习惯不放在心上了。

    环境是会影响人的,当看到苏铭与剑十三一起练习时,当抬头低头都看到剑十三一个人在练时,他们的一部分神经似乎被触动了。

    “我靠,十三哥,啊不,十三爷,你还练呢?你这练不行啊,书上说......”

    西门泽拿着书低头走着,一抬头差点没碰到剑十三吓了一跳。

    剑十三没理他。

    西门泽只能悻悻离开。

    “吃饭了啊,十三爷,今天咱做的饭,白菜猪肉炖粉条,铁定够味!”虎子老远的喊道。

    剑十三看看天色,继续练习。

    西门泽、虎子、阿南、宋衷、胡莱几个躲在墙角边看着剑十三直嘀咕。

    “不行啊!”虎子道:“剑十三这小子太死心眼了,啥招都用了,人家就是他浪任他浪,清风抚山岗啊。”

    “吆喝,虎哥,现在都出口成脏了啊,跟苏铭学的不少啊。”阿南对虎子有些得意脸呸了一口。

    “你还得意,你倒是把这小子搞消停了!”

    “我这不叫他吃饭,他都不理我啊,我能怎么办啊!”

    “我还拿美人诱惑呢!”宋衷道:“不是一样不好使啊!”

    “咱也用书教育他来着。”西门泽道:“人家鸟都不鸟咱。”

    “去去去,你那一天倒晚的破书!”虎子不耐烦的一挥手,转头对胡莱说:“你呢?”

    胡莱皱着脸道:“我是让他帮我洗衣服......”

    “你个死小子,剑十三比你还大,你真当他是佣人让他帮你洗衣服。”

    阿南一巴掌盖在胡莱头上,正义的道,转眼又道。

    “这倒是个好主意,哥几个一人让剑十三洗一次,估计他没空练了!”

    说完起身,边走边说。

    “我先来,别跟我抢啊。”

    “靠!”虎子在背后骂了一句:“这货脏衣服最多,还懒,这回找到人了。”

    胡莱看看走开的四人想说什么,见没有人理他,只能无奈的跟着离开。

    事隔一天,几个人又在这里聚头,阿南二话不说,向着胡莱脑袋上就是两巴掌,指着自己破了一个大洞的上衣说:“你个死小子,你看你的好主意啊,这剑十三洗的衣服!”

    虎子一脸悲苦的道:“南儿啊,你那还是好的,你看我,两膝盖都漏出来了,这赶上要饭的了!”

    “我更惨!”西门泽一伸胳脯道:“你看,你看,这袖子都没了一条,够干净的,咦,宋衷,你杂不说话?”

    西门泽上下打量了打量宋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