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0章 花魁大赛

    更新时间:2017-09-27 21:34:26本章字数:3122字

    舞台上的众女已停下舞动,众女不知何时组成一个如鲜花般的图案,定格在台上,鼓声音乐也已停下,看的过瘾的观众,不由得大声叫好。

    张妈在这时微笑走上舞台,台下人一看到张妈,立即又是一阵兴奋的高呼,直让张妈笑逐颜开的向下挥手方止。

    “方才的表演好不好?”张妈借魔音石扩音,向下喊道。

    “好!”众人立即大声回答。

    “精彩不精彩?”

    “精彩!”

    “精彩!”

    “再来一个!”

    看着众人的兴奋劲,张妈娇笑一声道:“那,咱们就来更精彩的!”

    “下面就是所有参赛者一阶赛姿,这一阶分两段,首先,所有的参赛者会蒙着面纱出现,身段好的胜出,此后,获胜者再比姿色,评审者为青苑楼上三楼的二十桌的大人,桌上有两个牌子,一写良一写佳,得佳七牌以上者,为胜出者,我相信大人们的评选不会让诸位失望的!”

    张妈略略介绍了下规则。

    “嗷嗷!”

    “开始,快点开始!”

    “斗魁,斗魁!”

    “等不急了,快开始吧!“

    台下的众人,已是被方才的舞女搞的兴奋十分。起哄要看更好,更精彩的斗魁。

    “有请参赛者。”张妈挥臂说着,也自退下。

    从舞后后,缓缓走出十名女子,每一位女子手口各持一牌子,分别写着一到十的数字,每一个女子都是身披轻纱,纱内只穿着胸衣短裤,她们身上的轻纱很薄,完全可以看到纱内的身材,不过她们脸上却用着厚纱遮面,让人看不到容颜。

    这十女一出,立即让台下的众狼血脉愤张,狼嚎声那是一声连着一声的叫啊。

    十女却不为所动,一字排开于舞台上,然后手持一号的女子,赤脚缓步向前,越众而出,站到距舞台边缘三米处,这是要三楼评审团给出分数。

    三楼中人一看,自然各自在桌上议论起来。

    “韦鲁斯,你小子眼神好,说说这个女子如何?”

    黄将军大风大浪的过来了,自然不会同舞台下的人一般,瞪眼伸脖子流着口水使劲瞅。

    “这个女子,行走起来身膀松散,且见小腹略有轻动,可见她腹肉淤积,虽然胸大臀凸却盖不了缺陷,我只能给良。”

    苏铭刚刚都己看的有些脸红,更不要说观察的这么仔细,现在他对韦鲁斯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了,这走了几步就什么都看出来了,比医师的望术还管用啊。

    果然,韦鲁斯的话音刚落,就有见皇子桌上举出良字牌子,其他人也纷纷举牌。

    最后,这一号女子,只得了三个牌子的佳,显然没有通过。一号女转身离去后,二号女缓步走上前来。

    韦鲁斯不等黄将军先开口,便道:“此女不错,黄将军怎么看?”

    “此女腰柔如蛇,腿长且直,前凸后翘可谓佳品。”黄将军点头道:“虽说身体略过丰盈,却绝不失万般风情,呵呵,胖子,没想到你的喜爱是这种风韵型的,哈哈。”

    韦鲁斯对这种评论完全当作轻风拂面,得意洋洋的道:“嘿嘿,黄大将军,你可不知道这里面的奥妙,要不要咱给你介绍一个?嘿嘿。”

    苏铭有些无语,虽然不知道两人在具体的说些什么,但看两人猥琐龌蹉的样子,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这次举牌果然二十个桌上,举起了十一张牌子,那二号选手一看,风情万种的向这边施了一礼。

    接着三号选手在二号选手上台后,莲步上前。

    黄将军一拍苏铭的肩道:“苏先生,你这一直不说话,是不是感觉没入眼之人啊,这个怎么样?我看比刚刚的两位可是更出色哦。”

    这三号可以说是娇小玲珑,十指尖尖,纤纤素手,再加上身材苗条,体态轻盈,会让人生出一种怜爱呵护的感觉。果然会比前两位高出一筹。

    韦鲁斯在一边看了苏铭一眼,张着大嘴,没敢笑出声来。

    对于苏铭是处男这一事,他是记忆犹新,刚刚苏铭面脸微红也被韦鲁斯看在眼里,他现在无声大笑,是准备看笑话呢。

    苏铭现在十分的窘迫,让他对一个几乎赤身的女子评论?别说评论了,让他看着都心跳加速了。

    看着苏铭久久无语,桌上的几个人不由扭头看向苏铭。

    这一看,苏铭更是不知道手放在哪里好了,只得硬着头皮道。

    “这,这位。。。。。。”

    其他的几个人似乎看了点门道,不由面露了微笑,黄将军也张大了嘴,像是明白苏铭对这女人接触不多。

    “说,接着说。”韦鲁斯惟恐天下不乱的鼓励道。

    苏铭把心一横:“此女娇小玲球,若空谷幽蓝,让人心生楚楚动人之感,望其体态轻盈、莲步珊珊,柔美飘逸,可知其身体还算健康,不过肤色却并非白中透粉,而是一种不健康的惨白中略加萎黄,此乃血实心虚之相,我评七分吧!”

    原本想看笑话的几人,咧开的嘴不由变圆。

    黄将军更是瞪大眼睛道:“那个,那个苏先生还会看病,这么远你还能以肤色就可以知其病?这,这个也太神了吧!”

    韦鲁斯不由合上刚刚张大的嘴,吧唧了几下嘴道:“俺服了,这选美也能从医道上说出来,还真是,真是别出一格啊,俺真服了,话说回来了,小铭兄弟,你这七分是代表过啊,还是不过?”

    其他人也不由伸着脖子听着苏铭的话。

    苏铭挠挠头道:“七分算是过了啊!”

    盯着他的几人,方才缩回脖子,连连点头道:“喂,是可以过。”

    “那就是佳了。”

    其实大家心里也明白,这风尘女子是肯定会有病的,而且花柳病也不是传说,以往的花魁之中有这样的病的也不一定没有,如今有苏铭这样的医师,似乎一下变的更加专业更加权威了。

    试想,有医师在,最少有病的不会再得花魁,这就明显的比以往要更有话语权了,所以这桌上的人,不自觉的腰杆挺了几分。

    比赛还在继续,这一队十人组下去后,又上来十人。为了防止观众的视觉疲劳,首先衣着颜色上变了,先前是粉色丝纱,现在改为了绿色的丝纱,虽说有厚纱遮面,但观众仍然感觉看的如醉如痴。

    丰盈窈窕的有,丰姿冶丽的有,千娇百媚的有,柔美飘逸的也有。

    每个男人心中都大呼过瘾啊,平日里哪里可以如果过眼瘾啊。

    三楼的评团更是频频举牌,推出一个又一个的靓姐儿。

    日头已从正午斜向了西,看台之下的观众仍是热情如火。

    这时一排丽人再次上台,为首的一个一现,就立即引起了场上的一阵骚动。

    这丽人身着同样白色丝纱,内里却明显比别人穿的严实一些,丝纱之内一件清凉的吊带露肩装,露出圆润滑腻的珍珠肩,把她那衣服架子身材衬托的玲珑浮凸,穿着透明玻璃吊带的胸衣,硕大波涛汹涌的轮廓若隐若现,裸露两条修长白皙嫩藕一样的手臂,自然的垂于小腹之上。

    不堪一握的腰肢上扎了一个宽的夸张的兽皮腰带,最惊人的是她那两条白的反光,漂亮炫目的长腿,穿着一条短的不能再短的皮裙,整个露在外面,白色丝纱中若隐若现,让人一见之下口中干渴。

    足裸浑圆线条优美,十个脚指上搽着鲜艳的红色,扭身间那段白皙粉嫩的小腰与平坦没有一丝脂肪的小腹让韦鲁斯、黄将军人等大吞一口口水。

    “这,这个怎么样?”韦鲁斯有些结巴的指着台上,向苏铭问道。

    苏铭也被这丽人的完美身材所打动,不由叹了一口气道:“龙城有佳人,绝世而独立,果真称的上窈窕淑女了。”

    黄将军一拍桌案道:“好的,俺老黄是满腹的话说不出来,被苏先生这句龙城佳人,绝世独立给说了出来,好,此女不佳还有何人!”

    说着,抓起桌上的牌子就要举起来,却被边上的人一把拉住。

    黄将军牛眼一瞪道:“管兄,有何见教啊!”

    被黄将军称为管兄的一笑道:“黄将军,你的牌子拿错了吧!”

    黄将军低头一看,脸上一红:“管兄见笑了,莫怪莫怪,俺老黄一时激动拿错了牌子!”

    他这直爽的一语,让同桌的人会心的哈哈大知,苏铭对他的印象也好了几分。

    黄将军再找牌子却见韦鲁斯笑嘻嘻的拿着那面佳字牌正对他晃悠,这黄将军知道要不回来,眼珠一转,起身从边上不远的文人桌案上抢过来一套笔墨纸砚,挥笔写了个字,然后翻过来纸呸了一口唾沫啪的粘在那面写着良的牌子上,洋洋得意的向韦鲁斯扬了扬眉毛。

    韦鲁斯不由笑着指了指他手中牌子道:“黄哥,你这不是造假个佳牌吧!”

    黄将军看也不看他,一仰头道:“小子,和老哥斗,你还嫩点,嘿嘿。”

    众人不由大奇,黄将军却是按着牌子不让众人看到。

    待到举牌时,韦鲁斯呼的举起手中的佳字牌,眼睛却瞄向黄将军那边。

    只见黄将军牌子上泼墨,写了一个斗大的绝字。

    这一溜二十个佳字中插了一个绝字,果然十分醒目。韦鲁斯不由大叹这黄将军果然是虎将奇招。台上台下,突见这桌上出了绝佳两字,不由一阵大笑,接着掌声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