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1章 打分

    更新时间:2017-09-28 18:26:39本章字数:3035字

    台上那丽人三楼看台福了一福,又特意向苏铭这桌又施一礼,转身归队。

    苏铭眼尖,在那丽人转身之际遮脸的面纱飞起一角时看到,这一丽人正是青苑楼若兰。

    女人的身体对于每个男人来说,像是一幅美丽的图画,有无声的语言诉说着秘密。

    女人的相貌有时会改变男人对一个女人的观感,可以说,女人的相貌就象是画龙点晴时的那一点。

    魇龙城的斗花魁己进入了第一阶的第二个环节,斗艳!

    参加斗花魁的丽人并不是特别多,总数二百人左右。

    这个主要的原因是众目睽睽下,不光要有自信,而且要知道自己的斤量才能参加比赛,毕竟这比赛是好中选好,优中选优,而且,这身材美貌不过只是其一,其二还有艺技之赛。

    其二,魔界中并不是所有女人都参加花魁之争,并不是像修真界说的那样,魔族女子皆都妖艳,其实魔界是良家女子不比凡间界少,不抛头露面不在少数,这斗花魁不过全是堕仙楼中的风尘女子比赛,当然,当初的全魔界的国际比赛不是只限制于堕仙楼,可国际比赛不是取消了嘛。

    这二百人经过身姿之赛后,余下不过百人,经过下面的容姿赛后,人数将变的更少,依然是张妈妈鼓动人心话开场,依然是一组十人到场,不过三楼的牌子换了,换成了一到十分的十个牌子,这就要各桌评委给出分数,以示评价。

    现在登场丽人以不似先前的那种轻纱遮体,而是穿上了各自精心配搭的衣服。头式也不先前一式的云髻,而是各式各样,仿佛现在的丽人比先前少了一丝朦胧暧、昧,多了一丝娇艳鲜活。

    只见第一位丽人缓步向前,她着一条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小巧的琼鼻子,再加上如清潭一般的眼睛,只让人大呼美人!

    韦鲁斯激动的直拍苏铭的胳膊,嘴里一迭连声的叫道。

    “兄弟,兄弟,怎么样怎么样?这个怎么样?你别光看啊,说啊。”

    苏铭还没张嘴,另一边的黄将军己哈哈大笑起来。

    韦鲁斯扭头哼了一声,目光灼灼的盯着苏铭。

    “黄将军为何发笑啊?”苏铭先没回答,而是先问了黄将军。

    黄将军闷声道:“这台上的,是这小子的相好,我见到这小子点这姑娘没有十回也有八回,我估摸着这小子晚上肯定被这姑娘在耳边念叨了。”

    韦鲁斯大急:“老黄,你太不讲究了,你等着,我还就不信了,你的尾巴也不少!”

    苏铭听了闷头直乐,桌上的其它人也窃喜不已。

    “八分,我给了,嘿嘿。”黄将军笑容满面的道。

    “九分吧,这个可以九分吧。”苏铭善心又发达,看韦鲁斯着急的样子,苏铭提意。

    韦鲁斯一把握住苏铭的手:“哎呀,我就说苏铭是好兄弟吧,关键时候就是管用,不像某些人啊。”

    “行,行,行,九分九分,我怕你了。”黄将军连忙投降,举起九分的牌子说:“这下你满意了吧。”

    其它桌上也纷纷举牌,最后这名丽人以六个九分,十个八分,四个七分的成绩退场,此后有文记员记录打分。

    第二个上场的让苏铭一愣。

    因为第二个上场的是元瑶,只见她身穿淡蓝色的,白纱衣,简单又不失大雅,妖媚雍容,雅致的玉颜上常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殊璃清丽的脸蛋上因成了女人而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涩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

    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的脸,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令男子遽然失了魂魄,但最另人难忘的却是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明眸属于苍蓝色,月光皎洁、仿若一片海般湛蓝,倘若能迷倒千世浮华,浅浅一笑能吸引住千万人,身后总散发着淡淡的悠悠的清然薄荷香。

    “哦,不愧为曾经的艺曲之魁啊。”黄将军一看元瑶就叹道:“这个女人听说一直都是守身如玉,倒也是不容易。”

    韦鲁斯在苏铭处见过元瑶,现在瞄了苏铭一眼道:“这个最少九分吧。”

    桌上一个名叫王天的将军却道:“这个怎么能给九分呢,十分,要十分才行。”

    这话却引的另一桌上的一文士评说:“此女一看就是一尖酸刻薄之像,何来十分,六分就行了,竟然没在第一轮淘汰,真是魔神无眼了!”

    王天一听,立即向那人吼道:“酸才,你长没长眼睛啊,你哪里看出来尖酸刻薄了?我看你长的尖嘴猴腮才不像个好人!”

    “你,你一鲁夫,能看出来什么,不过就是胡言乱语!”

    “妈的,小子,你活的不耐烦了吧!”王天呼的站起来,向那文士怒目而视。

    那文士立即变的怯懦,又强自道:“你,你要干嘛,皇子,皇子可是在这里呢!”

    王天斜着他道:“我猜你曾是想染指这元瑶,却没得手怀恨在心是真的,真不知道你这卑鄙小子是怎么混到这三楼之上的,如果不是看皇子的面子,我早扔你下去了,还能容你在此叫嚣!”

    那文士不知是被王天吓到,还是心中有鬼,一时诺诺讲不出话来,大家一看也都心照不宣了。

    其实,这三楼上的人确有不少是有这情况,不过不会像这文士做的那么明显,毕竟大家不是傻瓜。

    “十分?”韦鲁斯向苏铭一挑眉毛道:“怎么样,兄弟?”

    苏铭有些为难,刚刚韦鲁斯的那位姑娘他说了九分,现在韦鲁斯又要给出十分,苏铭不知该怎么接口。

    “十分吧。”黄将军道:“计分时还要除二十,这一分两分的不过面子而己,再说,我看这姑娘是不错。”

    最后举牌,果然是出了三个十分,十个九分,六个八分和一个六分。

    这六分的牌子不是方才的文士桌上给出的,给出六分的是最右边的一个桌位。

    苏铭抬眼看去时,正看到枕流君正向这边看呢,韦鲁斯不由骂了一句。

    “妈的,这厮是纯粹在报复,他八成是看到了王大哥与我们一桌,才出此分数,小铭兄弟你莫气啊,等有机会,我一定好好收拾一下这小子。”

    王天一听一愣,饶有兴趣的说:“苏铭兄弟那个苏先生,你认的这元瑶?”

    不等苏铭说话,韦鲁斯抢先道:“王兄,苏铭兄弟可是与这元瑶姐妹都认识,怎么?想让苏铭兄弟为你牵线?那我可要先告诉你,我兄弟可不是轻易出手的人啊。”

    王天立即热情的道:“苏先生,哎呀这称呼太绕口了,我还是叫你小铭兄弟得了,兄弟啊,韦鲁斯说的不错啊,我可真对这姑娘是倾心己久,你要是真能帮哥牵下线,哥可是啥事都答应你!”

    苏铭没想到这王天是这样一个直爽的人,心中大感他可爱,但这牵红线的事,他还真没干过,于是只能说道:“王将军,元瑶姐我也只是认识,真的,那个那个牵红线我不懂啊。”

    谁知王天却一摆手:“你不懂没事啊,我告诉你怎么办,只要你和她熟就行,哥是怕找别人把她给吓跑了。”

    黄将军与韦鲁斯在边上不由暗乐,没见过这样教人当红娘给自己牵线的。

    第二组的第一个人出的是艾薇儿。

    她身穿粉红色的绣花罗衫,下着珍珠白湖绉裙,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簇黑弯长的眉毛,非画似画,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那诱人的眸子黑白分明,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

    珍珠白色的宽丝带绾起,本来就乌黑飘逸的长发却散发出了一股仙子般的气质,长发及垂腰,额前耳鬓用一片白色和粉色相间的嵌花垂珠发链,偶尔有那么一两颗不听话的珠子垂了下来,竟然更添了一份亦真亦幻的美,手腕处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温润的羊脂白玉散发出一种不言的光辉,与一身浅素的装扮相得益彰,脖子上带着一根银制的细项链,隐隐约约有些紫色的光泽,定睛一看,只是紫色晶石罢了。

    艾薇儿的这身装扮再加上她那灵气十足的长像,一亮像,便引的台下楼上一片喝彩之声,艾薇儿浅笑上前,并没有像其她丽人一样俏立,而是出人意料的调皮的转了个圈,直让那珠子晶石划出一道风采,更显的美丽多姿。

    三皇子玄穹两条细长的眼睛一迷,他似乎是习惯了这样来掩盖眼睛的变化。

    “皇兄以为如何?”这是比赛以来,玄穹第一次主动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