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2章 黑马艾薇儿

    更新时间:2017-09-28 18:26:54本章字数:3099字

    “此丽人倒也可以,呵呵皇弟,你对此女有兴趣?”玄膑呵呵一笑,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玄穹仰身道:“兴趣倒是有点,曾听闻此女卖艺不卖身,也曾听说她唱过一首蝶恋花拿得魁首,今再见到却突然感觉此女神似一人。”

    玄嚣插嘴道:“三哥,这女人像谁,我怎么没看出来。”

    玄膑一听这话,训斥道:“老四,你说你天天流连于烟花之地,何时能长大,父皇可是想要你去守那望水城,你这样子怎能当此大任。”

    玄嚣却不在意的道:“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我才不去呢,我说大哥,你也别那么天天学这学那,这有什么意思吗?现在这魔界竞争厉害,谁知道哪天什么样,还不趁早快活啊。”

    “老四,你这不对了,魔界竞争可是看国力,大哥才是正道,你以为还和以前一样打打杀杀的啊?现在血煞皇朝与火狱皇朝挑辨修真界不也是策略行事。”

    玄灭此时却闭着眼睛说了话:“就算是策略,也需要行军打仗,这是万古不变的道理。”

    一句话把玄穹的嘴给顶了回去。

    “二哥,你......”玄穹一时不知该说。

    玄嚣却接口道:“三哥,你不用和二哥说道,他就一死心眼,快说说,这女人像谁?”

    玄穹也转开话题:“舒妃。”

    玄膑一听,目光不由一凝,仔细看了一下艾薇儿,也不由吃惊道:“果然有几分相像,难道只是像而已?”

    玄嚣也上下打量着艾薇儿半晌:“最少有六分像,原本没有看出来啊,难道这女大十八变,变的?”

    玄膑却没有接玄嚣的话,转头向老二玄穹问道:“老二,你是说舒妃进宫前的传闻?”

    “呵呵,大哥,这万事可没有一个准啊。”玄穹目光闪烁。

    玄膑转念道:“也不一定啊。如今艾风亭身为胜冥郡郡首,他怎么可能让他的外孙女流落风尘呢?这事八成不准。”

    “大哥,要是这艾风亭不知道呢?传闻可是说那个姓高的就一佣兵之类的角色,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玄嚣道:“那不简单,抓起来一问不就结了嘛。”

    玄膑一皱眉道:“不可!”

    玄穹也瞪了玄嚣一眼:“鲁莽,现在这艾薇儿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但却是公众人物,怎么说抓就抓,这事我来办。”

    说着玄穹拿起桌上的十分牌高举起来。

    其他人一看皇子举了十分,也慌忙跟随,举分早的人不由大为后悔。

    虽然不知道为何皇子们举了十分,但自己这样举了八分,九分的就属于不给皇子面子。

    苏铭这边有些铭异,就艾薇儿的长相来说,她与元瑶不相上下。

    这皇子的举动就有些奇怪了,方才元瑶时不过给了八分,现在竟然一下给了一个十分。

    虽然不明所以,但苏铭还是给出了一个十分。

    韦鲁斯与黄将军也没想明白,不由多看了艾薇儿两眼。

    这下分数牌一出,只见一溜十三个十分牌子,剩下的是六个九分,还有一个寥寥的八分。

    台上的艾薇儿大感意外,连忙向这边连福了几福,脸上的笑逐颜开的样子也表露无疑。

    剩下的九个丽人也是大讶,最后也只能羡慕的看着艾薇儿归队。

    台后的张妈看到这一幕,面色不由一紧,虽然这分数并不能代表最后的结果。

    但现,在这种透着异常难以琢磨味道的样子,让她心里有些不定。

    看看时间还早,她转身走向若兰的房间。

    “小姐。”

    “张妈,方才的事,我看到了,你以为不正常么?”

    若兰的这个房间,有一个小窗,这小窗可以从里面看到外面,从外面看不到里面。

    刚才艾薇儿在台上的事,若兰在房中看的一清两楚。

    “不正常,这艾薇儿不可能这么高的人气,就算她是曾经的花魁。”张妈回答。

    “你接着说。”

    “虽说艾薇儿今天这身衣服的确很是精心,但她同元瑶一样,在魇龙城得罪了不少人,今天这事主要出在皇子身上,他那一个十分牌亮的太醒目了。”

    看看若兰不语,张妈接着又说:“这几名皇子虽然性格不一,但却都不是什么善人,更不是什么沉迷酒色之徒。举牌子的玄穹更是一个阴险的人,所以,我认为,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那倒底是皇子们的问题?还是这艾薇儿的问题?”

    张妈想了一下道:“我感觉是艾薇儿的问题大一些,元魇的这些儿子不可能因为一个风尘女而大动干戈,所以,我感觉问题还是出在艾薇儿这里。”

    从一个简单的举动中竟然可以推断出与事实差不多的结果,这个张妈果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老鸨。

    “之前不是让暗夜对元瑶与艾薇儿动过手脚,为什么她们现在还会出现在这里?张妈,暗夜最近办事有些不力啊。”若兰说出这些,脸上无悲无喜,但看在张妈眼中,她知道自己从小带大的这位小姐现在并不开心。

    “元瑶与艾薇儿在此前曾与鸾凤团的苏姗去找过苏铭,会不会......”

    “又是他。”若兰皱了下眉。

    “这个苏铭确实是一个异数,要不要......”张妈比了一个下切的手势。

    若兰愣了一下,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再观察一下,张妈,暗夜可一定要加强,不然,我们会很被动,接着查艾薇儿与苏铭,我想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

    接下来出场的一些女子,都没有让评审们起什么大波澜,最后,参赛的女子们都出场后,张妈笑脸盈盈的走到擂台中间,对三楼几个皇子弯腰行了一礼。

    “老身多谢几位皇子和在座的贵人们捧场,下面就是这些女子们献艺的时候,请诸位欣赏。”

    说完,张妈躬身退下,负责赛事的几人,纷纷安排出场演绎的顺序后,便开始了这次斗魁大赛最终帷幕。

    第一个出场的,是刚才第三个出场的女子,此女子娇小玲珑,十指尖尖,纤纤素手,再加上身材苗条,体态轻盈,会让人生出一种怜爱呵护感觉,正是对了这帮好色之徒的胃口,当然,这里不包括苏铭。

    此女上来后,对三楼的人躬身行了一礼后,便拿起随身携带的一支笛子吹了起来。

    笛声悠扬清脆,让苏铭不由一怔,深陷笛音之中,也勾起了在人间时候的回忆。

    不知不觉,泪水竟然也随之落了下来,待笛音停了,苏铭才忽然转醒,不禁挠了挠头。

    “咦?老弟,你怎么掉眼泪了?”韦鲁斯看向苏铭,发现苏铭脸庞残留的泪滴,不禁有些意外。

    “啊,没事,听着这位姑娘的笛音,让我想起自己的家乡,让韦哥见笑了。”

    苏铭赶忙擦掉泪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哈哈,小铭,你要想回家,哥哥我明天就陪你一起去家里看看。”

    韦鲁斯一听,不禁捧腹笑了起来,不过,他再没心没肺,也知道要安慰一下。

    “家?”苏铭怔了怔,然后指着自己的心脏处说:“家早没了,不过它一直在我心里。”

    韦鲁斯随之收起笑容,不好意思的说:“兄弟,这这,哥哥不知道,真对不起啊!”

    苏铭看着韦鲁斯有些慌张的表情,笑了笑,便没有在言语。

    “喂,韦鲁斯你在和苏先生嘀咕什么?”黄将军见二人眉来眼去,不爽的吼道。

    “关你什么事,看你的美女吧!”韦鲁斯恢复那一脸痞子样,对黄将军道。

    “韦鲁斯,信不信我揍你!”黄将军立刻吃呀咧嘴,恶狠狠的朝着韦鲁斯喊道。

    韦鲁斯双腿一敲,又对黄将军比了比中指,然后转头向擂台上看去。

    黄将军见韦鲁斯不在理踩他,也消停下来,专注起了他眼中的各色美女。

    在他们三人打闹这一会,己经有两个演泽完毕,下了台去。

    而这个拿着古筝,刚上台的女子身穿淡蓝色的,白纱衣,简单又不失大雅。

    只见她轻轻将古筝放在桌案上,然后对三楼施了一礼后,便盘坐了下来,弹起古筝。

    筝声开始急促无比,犹如万马奔腾,让人不禁有些身临战场的感觉,魔人好斗,这首曲子一响起,便惹来无数掌声,就连几位皇子也不禁多看了这弹筝女子几眼,眼神中也流露出了欣赏之色。

    不过几个皇子的心思早就停在了艾薇儿的身上,也没有多注意。

    筝声如阵阵催人心弦的战鼓声,让在场心志不坚的人都深陷其中。

    更有甚者,眼睛都变成了血红色,阴森恐怖。

    感觉到周围有些不寻常的气氛,苏铭立刻将真元释放出来,查看起一些人的身体来。

    随即,苏铭便明白了这些人的状况。

    “韦哥。”苏铭叫了叫身边的韦鲁斯,却发现平时有些嬉皮笑脸的韦鲁斯,竟然一副严肃的表情,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弹琴的女子。

    苏铭不禁有些郁闷了,暗想,韦鲁斯这小子,心里也有热血的基因分子?

    不过,时间不允许苏铭多想,在这么让这个女子弹下去,这些魔人一定会神志不清的打杀起来,到时候可就不好玩了。

    看了看桌子上的一些碎银,苏铭立即抓了起来,暗自运气传与手掌,随后猛的扔向古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