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4章 心机婊

    更新时间:2017-09-29 09:34:46本章字数:3093字

    刚进府门,一股熟悉亲切的感觉袭上苏铭心头。虽然这里是魔界,但到底也是有了很多感情。

    除了人界的刘家村,天机宗落日峰和跟左莫他们驻守了一年多的山头之外,确也没什么比得上这里。

    “主人!”正在练习苏铭教的外功二十式的剑十三,猛然间发现被陈天明他们扔着走进府的竟然是苏铭,顿时又惊又喜地冲了上来。

    “主人!”剑十三猛地抱住苏铭,剑十三可是天天都在想着主人啊,如剑十三这样的大汉,竟然一时忍不住落下泪来。

    苏铭也是激动万分,而且此时剑十三心情激动,忘了控制力道,竟让苏铭有种被勒疼的感觉。

    要知道之前剑十三还只是个普通人,能有这么大的力量显然这段时间严格练习着苏铭教他的外功从没间断,才会有这么大的进步。

    陈天明等人在旁边看着也被剑十三感染得落下泪来,好不容易收拾好心情,西门泽阿南几个跑到外面弄了不少的酒菜,给苏铭接风洗尘。

    虽然明知苏铭不会喝酒,但重逢的喜悦还是让大家连杯痛饮,最后苏铭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屋睡的觉了。

    “真不知道他们怎么那么喜欢酒这东西,不过日上三竿才勉强起床而且头还疼得不得了。”苏铭是决定以后再不碰这玩意儿了。

    刘小呆!

    刚晕晕乎乎往门外走的苏铭,被这—声惊雷吓得—个激灵,抬眼一看,姬月舞已经气势油汹地走到了自己面前。

    直到这时,苏铭才猛然想起,自己昨天好像,似乎,也许,大概是放了某野蛮公主的鸽子。

    “呃,公主,你好啊,嘿嘿。。。。。。”苏铭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不知该怎么道歉才好。

    姬月舞猛地停在苏铭身前,愤怒的表情瞬间变成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哟,苏铭大人啊,原来您还认得小女子呢,这可真让小女子万分容幸呢。”

    姬月舞天真可爱的笑容在苏铭眼里怎么看怎么觉得比刚才还要可怕一百倍,不自觉地吞了一下口水,尴尬地笑道:“公主,昨天,昨天是我不对,您可千万别见怪。”

    “哟,苏铭大人怎么这么说呢?”姬月舞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难得苏铭大人还记得昨天的事情,都让小女子不好意思了呢!”

    苏铭冷汗都冒出来了:“不,不是,真的对不起,昨天,昨天我刚到集市,就碰到了他们,然后,然后他们就拉着我回来了,我实在是没来得及,没来得及去跟你告别。”

    “嗯,原来是这样。”姬月舞认真地点点头,一副接受这个说法的样子:“那么昨天你答应我的诚意呢?你在回来的路上应该还是可以在边上的小商店买点礼物的吧?”

    “呃,这个,我昨天太高兴,不小心给忘了。”苏铭只好实话实说:“实在对不起,我任你罚这样行了吧?”

    “公主。”这时身后的齐麟说道:“不管怎么说昨天是苏铭他们及时出现惊走了刺客,您就别太追究了。”

    “嗯,好啦,既然齐麟都这么说了,那今天就先算了,这笔帐先记着,以后再算。”姬月舞故作大方地说道。

    “呼!”苏铭长松了一口气:“那你们来里面坐坐吧。”

    姬月舞黛眉微皱,琼鼻一翘,苏铭这地方当时还是她让人给找的,对普通人倒还不错,但对她一国之公主,那真是寒酸得很,姬月舞还真不想进去坐,不过为了多给这气人的家伙找点麻烦,自己就忍耐一下吧。

    几人正要进屋,大门外响起了一个娇媚动人的声音:“苏先生,什么时候回的皇城啊,怎么也不去看看我们几个姐妹呢?”

    苏铭抬头一看,原来是若兰姑娘在张妈等一众仆人的陪同下来了。

    虽然自己跟若兰并没什么交情,但毕竟来者是客,苏铭也只好迎了上去。

    “若兰姑娘别这么说,我也是昨天才刚回来,今天门儿还没出呢。”

    “嗯,原来如此。”

    若兰今日似是没有精心打扮,只是罗衣素袖,下身飞雪流云裙更显出一种清秀之感,淡妆轻扫更显出她本人的玉肌冰骨,姬月舞虽也是绝色少女,但跟若兰站在一起,立时便显得逊色半分。

    “也幸得苏先生还未出门,若兰可算是赶了个巧了,最近不知怎么的,胸口总是有些发闷,今天来正是想让苏先生给看看呢,哎呀!”

    突然若兰似是一个没走稳,整个人往前跌过来,苏铭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接住,这样若兰整个人都倒在了苏铭怀里。

    苏铭虽然身体长得很快,此时也算得上雄壮,但心智上毕竟还是个半大孩子,哪里经受过这种阵仗,闻着若兰身上飘来的体香,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

    “哎哟,苏先生你看我,现在好像还有点儿头晕,连站都站不稳了,你扶扶我吧?”

    苏铭愣在那里,满脸通红,尴尬得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了。

    一旁姬月舞气得鼻子都歪了,这坏女人绝对是故意的!还有这个苏铭,看着一副老实的样子,还以为当时偷自己和棠姐的胸衣真是无心的,没想到也这么下流,果然不是好东西!

    连姬月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生气,但,但她公主殿下就是生气了!

    苏铭无奈连忙对着一旁陈天明等人投去求助的目光,然后陈天明几人看热闹还来不及,哪里会去帮忙,于是苏铭那可怜的目光被自动无视了。

    “那个,那个张妈,要看病这样也看不了啊,你快扶你家小姐起来,我们进屋让我给她把把脉吧。”

    “是。”张妈仿佛此时才看到自己的小姐倒在了一个男人怀里,连忙上来扶起若兰,在姬月舞要吃人的目光中,跟苏铭走进屋里。

    齐麟看着若兰的背影,目光闪动,来到陈天明的身旁问道:“昨天除了我们以外还有谁知道苏铭回到了皇城的?”

    陈天明一愣,不明白齐麟为什么这么问:“应该,应该没有别人了吧,听苏铭说,昨天你们一进城他就去买礼物,接着就碰到了我们然后直接回家,没碰到过别人啊。”

    齐麟点点头道:“那么这若兰是怎么知道苏铭已经回到皇城了呢?”

    陈天明皱眉想了想说道:“大概是在路上被其他熟人给看到了吧,若兰姑娘身在青苑,想来接触的人也多,听到消息没什么奇怪。”

    齐麟摇头道:“苏铭名气虽已不小,但真正认识他的人却没多少,这种可能性不大。”

    陈天明才懒得陪他浪费脑细胞,这种无聊的事情想它干嘛?说不定那兰姑娘真的对苏铭情根深种,天天派人在门口盯着呢,切,这种身在高位的人,想问题就是复杂。

    齐麟哪里管他想些什么,扭头看着低眉顺目的张妈。一定要查清楚她们是怎么得知苏铭回到皇城的消息的,如果是自己想的那样,那他们跟昨天的刺客绝对脱不了关系!

    陈天明等人的思绪跟齐麟却是完全没有交集,一个个全都张头张脑地往屋里瞧。苏铭别看这么呆头呆脑的一个人,艳遇却是真不含糊,连人家花魁都勾搭上了。

    进屋后,苏铭使出混身解术也从若兰身上找不到半点病症,但若兰一点也不罢休,又是让苏铭揉揉胸口,又是让苏铭来个全身检查,弄得苏铭狼狈不堪。而且把个小姬月舞气得一杯水都没喝完就一甩袖子跑了,临走还嚷着什么狗男女,不害躁之类的。

    最后,被折磨得一点办法都没有的苏铭只好开了些补气补血的药才算是把若兰给哄走了。看得陈天明等人大喊过瘾,自从苏铭来到这里之后还从没见过他像今天这么狼狈。

    刚一出府,张妈便凑上前来:“小姐,您看计划能成功吗?”

    若兰淡然笑道:“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以齐麟之才现在必然已经心中起疑,然而他却万万想不到我们的目标既非姬月舞也非苏铭,而是他齐大公子本人!”

    此时的若兰早已没有刚才娇柔妖媚之态,神态之间全是天下都在其掌握之中的自信!

    第二天一大早,苏铭连家都不敢呆了,急急忙忙跑到了韦鲁斯家里。

    “刘老弟,怎么这么急?好像有什么仇家追你似的。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没早打个招呼,老哥我也好去接你一下啊。”韦鲁斯看到苏铭一副满头大汗的样子也是一阵好笑。

    “我是前天才到了,昨天就想来看韦鲁斯哥的,结果一大清早就被姬月舞公主堵在了家里出不了门。”

    “什么?你竟然被姬月舞那个辣妹给盯上了?难怪以前听到过传言说你刚进魇龙皇城的时候就是她和海棠公主带你来的,原来你们俩早就有一腿啦,看不出来啊老弟!”说着说着韦鲁斯自己都心头发酸。

    要知道当初苏铭这个小娃娃可是什么都不懂,自己可算得上是这小子对女人方面的启蒙老师,结果原来人家是真人不露相,扮猪吃老虎,早就已经把整个起源王朝都出名难惹的姬月舞公主给摆平了,可恨啊,要知道当初自己可是,得了,不提了,伤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