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5章 刁蛮公主姬月舞

    更新时间:2017-09-29 09:35:27本章字数:3033字

    “唉,韦哥有所不知,姬月舞虽然脾气大点儿,但还不是太难应付,可是没想到,她前脚刚来,后面若兰姑娘就接着来了,唉,别看这位若兰姑娘平时显得温柔大方,实际上。。。。。。”

    “什么!”韦鲁斯听到这句话直接蹦起来了:“你,你,你竟然连若兰姑娘都给,都给,唉,完了,我的人生已经没有希望了,我的前途一片黑暗啊!”

    苏铭一愣神,完全不明白若兰去给自己找了一顿麻烦,怎么会影响到这位韦鲁斯爵爷的前途跟希望。

    “好了,好了韦哥,你先起来,我有正事儿跟你说。”苏铭哭笑不得地看着韦鲁斯在地上哀嚎了半天,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只得把他拉起来按到椅子上去。

    “我刚听说是刘贤侄来了?怎么光顾跟你韦哥聊,也去找我老头子说说话解解闷呐?”这里门口响起一个威严而又带着热情的声音,原来是韦鲁斯的父亲亚瑟公爵来了。

    苏铭心中一阵奇怪,自己跟亚瑟公爵打交道也只有那么一次而已。虽然那时对方因自己救了韦鲁斯而对自己十分客气,但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竟令对方亲热地叫起自己贤侄来?

    不过奇怪归奇怪,苏铭还是连忙起身给亚瑟公爵行礼:“苏铭拜见公爵大人。”

    “唉,贤侄怎么这般见外了?什么公爵大人不公爵大人的,别那么多虚套,以后就叫一声伯父就行了。”亚瑟公爵更加客气,连忙赶上前几步扶住苏铭。

    这下苏铭就更奇怪了,不过想不通的事情想也没用,对方这么亲热总是一件好事不是?

    今天亚瑟只是身穿了一件便服,坐在上首陪着苏铭侃侃而谈,倒真像是苏铭的一位长辈一样。

    一旁韦鲁斯比苏铭更加奇怪了,不过想到父亲这么做定有深意,晚一会儿再问不迟,也就专心配合自己的父亲拉近与苏铭之间的感情。

    “苏铭啊,这公爵府不是外家,以后啊,多来走动走动,陪伯父说说话,好啦,聊了这么长时间我也不耽误你们年轻人的娱乐了,你们慢慢玩,韦鲁斯,替我好好招待苏铭。”

    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在老于人情世故的亚瑟父子的攻势之下,苏铭当然是顺利地成了公爵府的自家人。

    “是,老爸,您慢走。”其实韦鲁斯倒想先问问父亲到底有什么想法,不过现在显然还不合适。

    送走了亚瑟公爵,苏铭想起了自己的正事,正要开口让韦鲁斯帮忙,外面姬月舞竟又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好你个苏铭,竟然躲到这里来了,怎么?是不是自己做了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怕被我拆穿啊?还是看上了人家公爵府的什么美貌丫头想顺便拐带回家啊?”

    正要上前热情招呼的韦鲁斯一听姬月舞一张嘴就是火药十足,立马明智地闪到一边,一副跟苏铭八辈子不认识的样子。

    苏铭吓得连忙求饶:“公主大人,你口下留情,这里好歹是公爵府,你这样大声万一被别人听了去还相信了,那就糟了!”

    姬月舞眼圈一红:“亏你还敢说我?棠姐姐有危险,人家本来想拉你一块去帮忙,结果去你家一问才知道你一大早天还没亮就跑出来了,你说,你这不是躲我是干什么,是不是害怕了,不敢跟我去帮棠姐姐了?”

    苏铭莫名其妙地问道:“棠姐?是那时跟你一起的君海棠?她怎么了?什么敢不敢的,你说明白点儿。”

    后面跟着的齐麟无奈地拦住了正要发怒的姬月舞,解释道:“公主殿下有点儿激动,我来替她说吧,昨晚陛下接到了君权魔尊的魔灵传信,说是国内局势不稳,希望海棠公主能来我们这里暂住一段时间,而且路途遥远,恐有奸人危害海棠公主的安全,希望我们能派出高手沿途保护,公主殿下一听十分担心,自告奋勇要求带队云迎接海棠公主,而且陛下也已经答应了。”

    苏铭也吓了一跳:“那这么说,君海棠也是一位公主?而且现在还很危险?”

    齐麟郁闷地直翻白眼:“原来你还不知道海棠公主的身份啊?不过公主殿下却是向陛下进言,想让你也跟队前往君权城域,于是我们一大早就去找你啦。”

    “谁知,谁知,你这个没良心的,竟然躲着我。”姬月舞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搞得苏铭万分尴尬,而一旁的韦鲁斯更加在心里肯定苏铭跟五公主有奸情。

    “好啦好啦,你,你别哭啊,只要你们不嫌我本事低微,我,我就答应了还不行吗?”苏铭对姬月舞这哭鼻子的本事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投降。

    “真的吗?那太好了!”

    “唉?你刚刚不是还快要哭了吗?怎么现在。。。。。。”

    “有吗?那一定是你的幻觉,本公主从十年前就没再哭过了,一定是你的幻觉!”

    苏铭无语了。

    “好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们决定什么时间出发就来通知我,没别的事了吧?”

    苏铭自己的正事可是还没开口跟韦鲁斯说呢。

    “什么好了,正事儿还没说呢!”姬月舞小脑袋一扬,完全没有在意苏铭话里赶人的意思。

    “咣当!”苏铭一个跟头栽到桌子底下。

    从刚才进来姬月舞又是兴师问罪又是眼泪攻势的,竟然还没说到正事。

    “你现在马上跟我进宫见父皇,他一开口封你个官儿,我们立刻出发!”

    “唉?封官?为什么?这个可得搞清楚,自己一个修真界的被封了魔界的官儿,万一将来被派去攻打修真界,那可怎么办?”苏铭该想的事儿想不明白,没边儿的事儿却总是瞎想。

    齐麟解释道:“是这样,我们一行人前往君权王朝官面儿上的身份是使者,因此成员都是要有个官职在身的,而且公主对你大力推荐,陛下也想亲自见一见,顺便封你个官职。”

    “是这样。”苏铭松了一口气,还没等答应,姬月舞已经极不耐烦地拖着他往外面走去。

    “唉,等等,我还有事情没说呢,韦哥,麻烦你帮我多打听一下荒野、苍冥和死亡谷,这三个地方,唉,公主,慢点儿。。。。。。”

    看着姬月舞丝毫不顾身份地拖着苏铭就跑了个没影,齐麟无奈地摇摇头,朝韦鲁斯拱手道:“那么我也告辞了。”

    说完一个闪身就己经不见了踪影,韦鲁斯无论爵位还是身份都无法跟他相比,因此对齐麟不算礼物的行为韦鲁斯也没什么想法,倒是听着苏铭说的那三个地名陷入了沉思。

    “荒野和死亡谷倒是没听过,不过,这苍冥,苍冥,好像在哪里听过啊。。。。。。”

    韦鲁斯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突然之间脸色大变。

    “难道,难道会是那个地方?”

    “这,这就是皇宫啊!”望着眼前一排排雄伟的建筑,苏铭心中震憾不己。

    起源皇宫兴建于起源王朝战胜黑水王朝之后,当时为了防止黑水王朝的反扑以及位置接近赫连大山,所以整个皇宫群都是集壮丽与军事用途于一身,因此更显得气势逼人,雄伟壮丽。

    一根根雕龙浮金柱,一级级灵煞飞雪玉阶梯,一面面赤炎龙微壁,更有一座座魔晶防御法阵,无不让苏铭目瞪口呆。

    记得当初跟着韦鲁斯去堕仙楼参加选美的时候,就觉得那里的建筑精美绝仑,内部更装饰得金碧辉煌。

    但来到这皇宫,虽然还没进到任何一座宫殿里面。但仅以外部而论,就连苏铭这外行也感觉这些宫殿己经在精美绝仑上不逊于那次去的堕仙楼,而且还更有一种堕仙楼所无的肃穆威压之感。

    甚至连偶尔穿行而过的护卫都比城楼上的更精壮得多,那些莺莺燕燕的宫女也比堕仙楼里的侍女更妖娆得多。

    “喂喂喂,拜托你注意点儿形象可不可以?”

    看着他的呆样,姬月舞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小心被人看到了,会影响你的形象的,而且一会儿就要见父皇了,你小心点儿。”

    苏铭回过神来道:“小心什么?是不是你父皇不给我官做了?”

    “当然不是。”姬月舞理所当然地说道:“一会儿你要是丢了人,被皇兄们或者嫔妃们知道了,我的脸往哪搁?要知道你可是本公主领进宫的唉!”

    齐麟听得直翻白眼。

    不过听姬月舞说一会儿就要见到元魇魔帝,苏铭到底真紧张了起来。

    要知道在修真界的时候,苏铭可从没见到过这么厉害的人物,这元魇魔帝怎么也相当于修真界的一派掌教的地位吧?

    而且还是那种有名气的门派,自己以前见过最大的人物是什么来着?大概是师父师伯和营长这一级的吧?

    爷爷是宗门老祖,不过没呆多长时间就分开了,先知和南宫策也是很大的人物,不过苏铭并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大。

    但是公主殿下口中的一会儿可真长,自己跟着她七转八弯已经绕过五六十座宫殿?怎么还没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