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6章 任务

    更新时间:2017-09-30 09:36:31本章字数:3035字

    而且没想到这似乎除了爱耍脾气就没别的长处的公主殿下体力还不错,从亚瑟公爵府跑到皇宫,又走了这么长时间居然气都不喘一下,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嘘!”来到一座写着魔月殿的宫殿前,姬月舞回头冲着苏铭做一个夸张的噤声动作,然后悄声道:“脚步放轻点,啊不,呼吸也放轻点儿,父皇就在这里面!”

    苏铭闻言倒抽一口凉气,抬头望着这在皇宫中似乎并不起眼的魔月殿,仿佛这宫殿突然拔高了一倍,朝自己直压过来。

    姬月舞没空理会苏铭的感受,说完话就先自己进去了,齐麟示意苏铭先在外面等一会儿,然后也跟着姬月舞进入殿中。

    只剩苏铭一个人在外面更觉得紧张,紧张得四处张望一下。

    “唉,你们两个走之前能不能先告诉我茅厕在哪儿?”

    不过苏铭再不懂这皇宫的规矩,也知道这时候自己不可能到处乱跑去找茅厕的,只好先忍着吧。

    —边胡思乱想着,也不知等了多久,终于等到了苏铭一直期待又一直害怕的声音。

    “传,苏铭进殿面圣。”

    “好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刀山火海全都来吧,元魇这超级无敌大魔头我也不怕,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能赚!”苏铭抱着悲壮的决心进入殿中。

    —旁侍卫大哥莫名其妙地左顾右盼,好像没刺客啊?刚才怎么感觉有点毛毛的,真是见鬼了!

    —进入大殿,苏铭反而沉下了心来,倒不是说苏铭是什么比赛型选手,而是之前本来就是自己吓自己的胡思乱想,真到了面对之时,反倒不知该怎么紧张了,完全是苏铭天生的对外界反应不够灵敏。

    金台之上元魇魔帝却是以为苏铭心境平和使然,看到苏铭一副觉着稳重的样子不由得赞赏着点了点头。

    苏铭慢慢走到姬月舞和齐麟身旁,这才敢抬起头打量了一下殿中情况。

    与之前想象的大为不同的是,这殿中完全不像堕仙楼那般金碧辉煌,反而多摆设了一些兵器法符,尤其金台底下插入地面的三把血红的魔剑,就算还离它们有一段距离苏铭也有种似乎被它们伤到的感觉。

    殿内也没有任何的美丽宫女侍奉,反而分列着不少金甲卫士。不用亲身测试,光感觉一下那杀气腾腾的逼人气势就知道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的高手,但这些加起来,也没有金台之上那身穿紫袍的元魇魔帝引人注目。

    元魇魔帝的体形似乎要比常人高大一半,虽是隔着衣服,但因身穿劲装紫剑服,仍能从他豹子般的身体上感受到一种爆炸性的力量,更不用说从他身上感觉到的一股股魔煞之气,令自己体内的真元不断地翻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原来这就是大乘期的高手啊!”苏铭心中不由得又是感叹,又是羡慕,还有些许的,些许的期待!

    虽然自己以前从不敢如耀阳一般夸口自己也有一天会成为修真界最顶尖的存在,但这并不代表苏铭不想,尤其是在亲身面对着这么一个传说中的强者,亲身面对着他那澎湃的力量之时!

    “你,你就是元魇魔帝?”

    哗!

    殿中众人除了元魇魔帝本人全都吃惊地看着苏铭,实在不明白这小子哪来的熊心豹子胆,陛下还没发问就自己先开口,而且还是这种不恭敬的话。尤其是对苏铭有所了解的姬月舞和齐麟,更象是看着怪物一般地瞧着苏铭。

    “呃,对不起,我好像说错话了。”连苏铭自己都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完了完了,这元魇魔帝一生气,会不会直接就把自己撕开吃掉啊。虽然早已在魔界生活多时,知道魔族人也不是吃人的种族,但想起对方是何等厉害的人物,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

    “哈哈,有点儿意思。”元魇魔帝似乎是被苏铭给逗乐了,但是众侍卫以及齐麟却不敢随声附和:“让朕想想看,有多久没有人这么跟朕说话了,嗯,好像除了黑水那老家伙以外,全都被朕亲手给劈了吧?哈哈。”

    “父皇。”

    元魇魔帝抬手打断女儿急切的辩解,继续道。

    “放心,朕不会把他劈了的,而且他也不值得朕来动手。”

    元魇魔帝的口气极大,却让苏铭生不出半点脾气,不是因为对方那深不可测的实力,而是因为元魇魔帝说出这话时透出的那种极为强大的自信,令人单从他威严的声音便无法怀疑他说出的话的含金量。

    “原来,原来这就是真正的高手啊,难怪以前师父,爷爷还有耀阳哥一直让我自信一些,看来耀阳哥以前说的没错,高手都是有着非常强烈的自信才对。”

    “苏铭,陛下召你来的意思,五公主都已经对你讲过了吧?”

    “是的,五公主说让我跟她一起去救君。。。。。。海棠公主。”

    “嗯。”元魇魔帝有点儿吃惊了:“原来你之前并不知道海棠公主的身份,难道你跟姬月舞和君海棠交情并不深?那为什么还要参加这么危险的行动呢。”

    “这个。”苏铭又开始挠后脑勺了:“我只是觉得海棠公主是个好人,所以不能不管吧?”

    “哈哈,竟然是这么个原因。”元魇魔帝仰天大笑:“若是你身边那只小虎并没有变成妖兽,朕倒觉得你像是修真界里不能世事的小娃娃了,在魔界以好坏来判断别人的可是不太多见。”

    苏铭闻言吓了一跳,不过好在他外表都是呆呆笨笨的,倒是没让元魇魔帝看出来。

    好在元魇魔帝也不过是随便开了句玩笑,接着又说道:“无论如何,你倒的确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最近朕的五公主越来越调皮,朕都好久没有这么愉快过了。”

    “父皇!”姬月舞听这话一下就不乐意了:“女儿多乖啦,你怎么这么说,好像女儿还比不上这个您才见了一面的家伙似的。”

    “好好好,是朕说错了,是除了朕的女儿以外,第一次有人能逗得朕这么开心,行了吧?”看样子元魇魔帝确实是对这个小女儿宠爱有加。

    “哼,这还差不多。”姬月舞也是见好就收,蹦蹦跳跳地跑到金台上对着元魇魔帝又抱又亲,弄得元魇魔帝开怀大笑。

    “好啦好啦,朕的宝贝女儿,正事要紧,这里还有别人呢。”好不容易摆脱姬月舞的纠缠,元魇魔帝对苏铭说道:“之前已经有多人向朕担保过你的医术,而医术很可能在这次行动中发挥出乎意料的作用,因此朕封你为堂医奉,勋爵,跟随五公主前往君权王朝,苏铭,你可愿意。”

    “是,苏铭愿意。”没想到还当成了魔界的官儿,不知道师尊知道了会不会处罚自己,算了,师尊那么心软,一定不会的。

    “等等,父皇。”姬月舞一听苏铭封官,自己也来劲了:“那您也封女儿个官吧。”

    “你?”元魇魔帝一愣:“你要官位干嘛?”

    “当然啦,您不是说出使他国要有官职在身吗?那女儿出使君权王朝总也得有个官职在身吧?”姬月舞理所当然地说道。

    “这,这。。。。。。”元魇魔帝一时倒还真不好反驳:“你不是已经是公主了吗?这还不够?”

    “切,公主又不是官儿。”姬月舞双眼一翻,一副很不屑的样子:“父皇您就不能大方一点儿?”

    看姬月舞跟元魇魔帝在那里胡搅蛮缠,齐麟一点担心的样子都没有…反正不管如何到最后肯定是公主得胜,如果元魇魔帝能管得住她,姬月舞也不会被庞成这个样子了。

    苏铭却是觉得元魇魔帝和姬月舞的父女亲情非常让人羡慕,不由得想起了刘家村,想起了自己的家人,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果然不出齐麟所料,元魇魔帝很快便败下阵来:“那你说,你自己想要个什么官吧!”

    姬月舞得意洋洋地眼珠一转,指着下面的苏铭问道:“那,父皇,能管苏铭的是什么官?”

    “管苏铭?”元魇魔帝一愣,马上明白过来,朝苏铭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答道:“管堂医奉的官职嘛,当然就是首医奉了,不过那是专门负责朕的医官,你要了去,难道以后朕得病你来给朕治?算了,朕可不敢吃你开的药!”

    看样子元魇魔帝还算有点良心,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要祸害别人,马上找理由帮一下苏铭。

    “那不当首医奉不就成了,父皇你还真笨,唉。”姬月舞乜斜着瞅了元魇魔帝一眼,说有多瞧不起就有多瞧不起:“父皇直接给女儿一个既管着堂医奉,又管着首医奉的大官儿不就成了?”

    元魇魔帝额头上青筋跳了跳,咬咬牙道:“好,那就封姬月舞为魔士领,这下行了吧?”

    “哎呀,其实父皇您没必要封我这么大的官儿啊,小小的封一下其实女儿就很知足的。”

    姬月舞话落,元魇魔帝无语中,齐麟无语中。

    至于苏铭,他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