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1章 还嫌我不够烦吗

    更新时间:2017-10-02 09:08:44本章字数:3020字

    “啊?他就是大夫,啊不,就是那个骗子!”

    “原来就是他啊?难怪脑子不太正常。”

    “大家抓住他,别让他跑了,这种骗子就应该好好揍他一顿,让他不敢出来骗人!”

    苏铭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说他就是大夫。大家更加愤怒,几乎要不顾护卫的阻拦冲上来了。吓得苏铭赶紧躲进流云园里面,再也不敢露头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苏铭无奈地给了小不点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没想到君权王朝对大夫竟然这么反感,这样下去,等亚瑟公爵回来之后问起今天的情况,咱们怎么说呢?”

    “哼哼,谁让爸爸乱下军令状的,这下完不成任务,亚瑟公爵那里无所谓,但是爸爸肯定要被姬月舞公主给好好整治了。”

    “还敢说风凉话,快想想办法,无论如何今天也得弄个病人来啊。”

    “小不点能有什么办法,爸爸总不能让小不点给你抓个人回来吧?那样估计那些护卫也拦不出外面那些人了,非冲进来真把爸爸揍一顿不可。”

    “唉,难道就只能干等了吗?”

    这时远处齐麟走了过来:“喂,苏铭,你搞得什么鬼,大门外被你引来了那么人,一见是起源王朝的人非堵着不让走,现在我们出都出不去了,你快想想办法把让他们散了!”

    苏铭顿时脸变成了一根苦瓜:“齐侍卫长,我也想让他们散啊,可我要是一露面,非让他们给大卸八块了不可,这个您还是怎么想办法出去吧,实在不行您就直接翻墙得了。”

    齐麟大怒道:“我堂堂一国之使者,怎么能在这里翻墙,被别人看到了还不让人耻笑我们起源王朝的人没有教养不懂礼节?”

    “那我也没有办法了。”苏铭决定破罐子破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反正我直接就不出去了,要想出去的自己想办法吧。”

    齐麟气得怒目圆睁,恨不得给苏铭一巴掌,良久,只得仰天长叹一声:“好吧,我是服了你了,反正你自己的任务可不用我们来帮你完成,大不了我们也憋在流云园不出去得了。”

    说完一甩袖子,走了。

    “又得罪一个,爸爸,等姬月舞公主整你的时候连帮你说话的人怕是都没有了。”

    “闭嘴,还嫌我不够烦吗!”

    “呜呜呜,小不点想提醒爸爸,爸爸竟然不领情,那晚上小不点也不帮爸爸了。”

    等啊等啊,等到最后连几个来帮忙的护卫都不耐烦离开了。只剩下一人一兽面面相对。

    “哼,没人来就没人来!”苏铭也实在坐不住了,正好没人妨碍自己练功。

    这一路上着急赶路,除了晚上睡觉之前,苏铭都没有时间练功,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会不会有退步。

    一边想着一边展开拳脚,在院子里练起了外功一百零一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苏铭的身体素质又有了不小的进步,现在己经可以从第一式练到第六十五式。

    到练到第六十式的时候,苏铭身体上的各种部位和穴位就都己经练到了。当然这并不是说从六十一式以后的就没用了。相反,虽然说苏铭现在从六十式之后只练了五式,但对于前六十式的认识却提升了整整一个台阶,而且对身体的掌控更加自如。可以说苏铭所练的外功前六十式都是基础,帮助苏铭洗髓伐经,脱胎换骨,而后四十一式则是扩展和应用。

    别看只有六十五式,以苏铭现在强健的身体状况练完一遍也是全身大汗。刚想喘口气,外面齐麟慌慌张张地飞奔而来。

    苏铭还从没见过齐麟这么惊慌的样子,连忙扶住他:“慢点儿慢点儿,先平心静气,有什么事儿慢慢说。”

    齐麟抓着苏铭的手,大口喘了好几口气才算稳定下来:“快,快,快去,外面,外面公主受了重伤!”

    苏铭闻言色变!

    等苏铭赶到流云园大门口,只见亚瑟公爵和林显容一脸惨白地带着几个侍卫抬着姬月舞公主回来。

    此时的姬月舞哪里还有平时的活泼,只见她脸色变得紫黑,左肩应是受了伤,被人用绷带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全身蜷缩着,满脸痛苦之色。

    亚瑟公爵见苏铭赶出来连忙喊道:“快,苏铭快来看看,公主的伤口上似乎有毒!”

    旁边林显容不满地看了亚瑟公爵一眼,不明白他为何这么失态,这里这么多围观的人,一旦这个苏铭救不了公主,那消息传出去,岂不引起轩然大波?显然对于苏铭的医术,林显容并没有亚瑟公爵那么有信心。

    “韦伯父您先别急,让我先看一看。”苏铭一边安慰着亚瑟公爵,一边赶紧给姬月舞把了把脉,再解开姬月舞的包扎绷带检查了一下姬月舞的伤口。

    正在这时,外围人群忽地闪开一条道路,一名身穿白袍的老者在几个祭祀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闪开闪开,布诺巫医来了,这里是谁受了伤啊?”

    “就是这位姑娘,好像还是哪国的公主,看她那痛苦的样子真可怜,布诺巫医,您快救救她吧。”围观的人群有人喊道。

    “嗯,放心好了,有本巫医在,不管是受伤还是生病,都包治包好。”老巫医带着和蔼的笑容,朝四周的人群挥手致意。

    “嗯?这个小子是什么人?谁允许他呆在伤者的旁边的?快让他闪开,别碍着本巫医给伤者治疗!”看到苏铭在那儿不停地给姬月舞做检查,布诺心中大怒:“看到本巫医来了还不赶快腾地方,你小子没长眼睛吗?”

    “回巫医的话,那小子是个骗子,自称是大夫。哼!肯定又是不知道哪个国家跑来我们君权王朝骗吃骗喝的。布诺巫医,您应该让您的手下的祭祀好好惩罚他,让他赶快滚出我们君权王朝!”一旁的人群中又有人借机大肆攻击苏铭起来。

    “原来是个骗子。”布诺不屑地朝身后挥挥手,命令道:“你们四个把这小子给我扔到一边儿去。”

    “不,直接抬到城门口扔出城去,告诉林虎将军,以后不要再让这个骗子进入我们君权皇城!”

    “是!”

    布诺身后四名祭祀刚要动手,流云园守卫大门的小队长连忙跑过来:“布诺巫医大人,这可使不得,这小子可是起源王朝正式使者中的一员,陛下严令密切保护,动不得的啊,您就先别跟他一般见识了吧?”

    “呃?正式的使者?”布诺吃了一惊,不过当着这么多人面发出的命令接着收回,那自己的威望还怎么维持:“不必担心,万事有我承担。给我上!”

    “等一下!”亚瑟公爵带着几名起源王朝的护卫挡在了他们面前:“是谁给你们的权力可以这样对待我国的使者?难道君权王朝的人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布诺居傲地说道:“阁下,一看您就是一名高贵而又讲道理的人。刚才我听手下的人说贵国公主受到袭击,身受重伤,虽然那时正有两位破荧群落的贵族在我那里作客,但想到我们两国的友谊和公主那尊贵的身份,我还是立刻就跟我的手下过来,免得耽误了公主殿下的伤势。”

    接着布诺朝地上的苏铭一指:“但是这个小子,却妨碍了我为公主殿下疗伤,而且还自称是大夫,阁下,希望你能明白,在君权王朝,大夫就是骗子!如果阁下还一意袒护这个小子的话,那我,黑海系祭祀高级巫医布诺,将拒绝为贵国公主治疗,而且我将会通知我们黑海系祭祀的所有高级巫医,到了那时,你们就会为你们袒护这个骗子而付出极大的代价,希望阁下能认真考虑!”

    亚瑟公爵吹了吹自己手指上的灰尘,完全不屑地回道:“阁下终于说完了,不必认真考虑,现在你就可以离开了,而且是马上离开,否则我可以让我的侍卫们帮你们离开!”

    布诺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样回答自己,气得胡子都一抖一抖的:“你竟敢这么跟我说话,难道你不想救你们公主了吗!”

    亚瑟公爵不耐烦地挥挥手道:“够了,虽然我们一时失误令公主殿下受了重伤,但如果我们起源王朝连保住自己公主性命的能力都没有,那我们使节团上上下下也都没有脸面活着回到起源王朝了。阁下还是关心你自己的事吧!”

    后面的侍卫看到亚瑟公爵的手势,齐齐往前踏了一步,手握刀柄,马上就要动手的样子。

    “亚瑟公爵且勿冲动。”一身肥肉的莫尔奇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亚瑟公爵,咱们先借一步说话?”

    亚瑟公爵皱眉道:“有什么话在这儿说就行了,不赶快把这些人赶走苏铭如何安心给公主治疗,耽误了公主的伤势我们谁能担当的起?”

    莫尔奇没想到一向给人以温和而狡猾,在国内被称为九窟狐的亚瑟公爵也有这么强势的一面,说话之间对自己一点面子也不留,不由得万分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