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2章 刺杀

    更新时间:2017-10-02 09:09:32本章字数:3032字

    “呃,公爵大人,下官也万不敢耽误了公主殿下的伤势,只是这位布诺大人确是这君权皇城最有名的巫医之一,而且拥有极大的影响力,万一这个苏铭不行,而我们又大大地得罪了这位布诺大人,那到时候公主的伤要怎么办啊?”

    亚瑟公爵冷笑道:“原来你是担心这个,但本公爵对苏铭有着绝对的信心,如果你怕公主殿下真出了什么问题你不好交差,到时候把本公爵的人头送回国内就可以了!”

    莫尔奇闻言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灰溜溜地退了下去。

    亚瑟公爵正要令侍卫强行赶走布诺一伙,便听到身后苏铭大喝一声。

    “小不点,金针!”

    便见一条黄影闪过,一条布卷被甩开飞向苏铭。

    亚瑟公爵只觉一阵恍惚,然后发现地上的苏铭已经化成了一道残影,起身接住布卷,左手挥,四根金针射入姬月舞公主的心脏周围,又一挥手,一根金针射入姬月舞公主的后脑,一根射入后腰。

    姬月舞公主的脸色瞬间由紫转红,哇地喷出鲜血,中间夹杂着许多黑色血块。

    周围的人都是一惊,布诺高声喊道:“啊,大家快看,这个骗子在用针谋害公主,我们必须马上阻止他!”

    听到布诺的喊声,周围的人更是鼓噪起来,甚至起源王朝的护卫也脸现犹豫。

    亚瑟公爵怒极,左掌一挥,形成一股强大的吸力要将布诺牵引往自己的掌中。

    “雕虫小技!”布诺巫医不屑地右掌前压,在自己身前形成一颗黑色光球,然而令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黑色光球刚刚开成,便在亚瑟公爵强劲的吸力下化成碎粉,布诺的身体继续毫无阻碍地被吸到了亚瑟公爵的掌中。

    接着亚瑟公爵掌力一吐。

    轰!布诺的身体被震飞出去,砸破了路对面的一面房屋墙壁。

    “哦呜!”众人一阵惊呼,布诺巫医虽然是一名巫医,但实际上战斗能力也相当可怕,据说已经到了离婴后期,但在这个起源王朝的公爵面前竟然像只小鸡一般毫无反抗之力,那这位公爵大人该强大到何种程度啊!

    林显容,莫尔奇和齐麟却是比这些君权人更加吃惊,亚瑟公爵虽然政治手腕非常厉害,但还从来没听说过他还有这么一身强横的魔功,从刚才显露的这一手判断,恐怕至少也要达到破妄期才能有这样的实力。

    不过亚瑟这突然爆发出的实力令人惊奇,但苏铭却更让人惊喜。

    姬月舞公主喷出那一口鲜血之后,竟是没一会儿便醒了过来,令起源王朝的人发出了一声欢呼。

    苏铭也长松了一口气,上前扶住姬月舞,拔出后脑和后腰的两根金针,轻声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姬月舞虚弱地答道:“头还有点儿晕,身子有点发麻样的疼,其他就好多了。”

    苏铭点点头,笑着安慰了姬月舞几句,起身叫过亚瑟公爵说道:“韦伯父,我刚刚封住公主的心脉,逼出了心口上的毒素,现在公主殿下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公主体内的毒素还没有全部排除,因此心口上那四根金针还不能动,你告诉护卫们将公主担进去的时候小心一些。估计今天晚上公主左肩上的伤口会开始流出黑血,直到黑血变红,就代表公主体内的毒素全部排出,那时我会拔出金针,再给公主开些药,只要公主多调养几天就可以痊愈了。”

    亚瑟公爵长松了一口气笑着拍了拍苏铭的肩膀:“好,好啊贤侄,我就知道你能行,果然没让我失望。”

    “这没什么,对了韦伯父,你们在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严密的护卫怎么公主还会受伤中毒呢?”

    “唉,说来惭愧,这都是我们大意造成的。今天受到君权魔尊接见,在回来的路上,经过君权皇城东部市场的时候,人群中突然冲出十多个刺客,不过,护卫队实力强大训练有素,那些刺客直无法靠近车队,五公主见猎心喜跳出车子想要去杀刺客,被我和林伯爵劝阻。”

    “接着君权皇城城卫治安队到来,那些刺客见状不但没有四散逃跑,竟奋起余勇,更加拉倒地想攻进来。但他们当然不是护卫队的对手,反而被护卫们斩杀了不少的刺客。那刺客首领见实在无法得手,亲自跟已经受伤的刺客断后,掩护那些没受伤的刺客逃走。”

    “我们正要追击之时,那刺客首领祭出了一件黑色的从未见过的法器,那件法器升起突然分散成成千上万根细针,不分敌我地飞射出去。一时间所有人都自顾不暇,而虽然有两名护卫不顾自己身地用身体帮五公主挡着,但那些飞针实在太细太快,仍然有两根飞针射中了公主殿下。”

    “那韦伯父,您可猜到到底是什么人策划的这次刺杀?”

    亚瑟公爵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既痛恨又佩服的神色:“一时间我也没法去猜,而且这些刺客都穿着普通的平民服装,使用的武器和魔功也是魔界任何国家都经常能见到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都是死士,那些飞针不但伤到了我们的人,而且留下的那些刺客包括那名刺客首领也都死在了这些飞针之下,一个活口都没给我们留下。”

    苏铭闻言色变道:“那些刺客也死在飞针之下,那这么说市场上的平民们。”

    亚瑟公爵略一犹豫说道:“苏铭,我知道你想些什么。按理说我们不应该见死不救,但你想想刚才的情况。就算你现在去救他们,这些君权人也未必会领你的情,一会儿我们的伤员就要回来了,更何况公主殿下的伤还未稳定,你还是先留在这里等等吧。”

    苏铭哪里听得进去这些,在苏铭看来,那些平民的性命并不比任何人轻,即使他们会误会自己,不让自己给他们治疗,但他也不能心安理得的什么都不做!

    苏铭毫不犹豫地向东部市场的方向跑去,后面小不点叼起苏铭的医包也飞奔着跟了上去。

    “苏铭!苏铭!”亚瑟公爵大声喊着苏铭,但苏铭头也不回地消失在视野里。

    “唉,脾气还真是倔,真是拿他没有一点办法。”亚瑟公爵叹了一口气,招呼过两个护卫吩咐道:“你们两个带一队人去保护苏铭大人,这君权王朝对大夫偏见极深,更何况那些刺客也不一定就真的散去了,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刘大人的安全,快去吧!”

    人群中,两个用帽子遮着脸的汉子交换了一个眼色。

    “没想到这位亚瑟公爵对我们的主人还真是挺关心的嘛,剑十三,他跟主人有什么交情?”

    另—个汉子摇头道:“据我所知以前主人在魇龙皇城的时候跟他只见过两次,倒是主要跟他的儿子韦鲁斯勋爵有点儿交情。”

    “喂,得了,不关心这些了,那个亚瑟公爵说的有道理,主人那边说不定会有危险,我们也赶快跟去吧。”

    趁场面还是一阵混乱,两人默默离开人群,转过一个弯,同时朝东部市场飞奔而去。

    虽然苏铭并不认得东部市场的位置,不过君权皇城建设得非常容易区分,即使苏铭并没怎么打听,也很容易就找到了地方,

    刚到东部市场一看,果然如苏铭所想,死伤便地,不论是护卫的士兵,还是市场中进行交易的平民,一个个都躺在地上不断地发出哀嚎的声音。

    苏铭心中大急,连忙冲上去探视。那些受伤的人也都与姬月舞公主一样,面色紫黑,全身疼痛难忍。

    苏铭扶起一位受伤的老人,手捏金针,依治疗姬月舞时的办法,封脉逼毒。

    市场中一片混乱,收拾尸体的,照顾伤号的,一开始并没有人留意苏铭的举动。待见到那老人被苏铭拿着针三扎两扎的,竟然就清醒过来了,顿时像发现了救星一般,纷纷围了上来。

    “这位小哥,我弟弟刚才也受了伤,求你快来救救他吧!”

    “这位贵人不知是哪系祭祀团的巫医?您一看就是那种最仁德的巫医,我丈夫快要死了,救你先来救救我丈夫吧!”

    “这位不是刘大人吗?刘大人,我们都是护卫队的,几位兄弟为了保护公主受了重伤,您快先来帮兄弟们看看!”

    “恩人哪,恩人,我给你磕头啦,您快看看我的孩子吧,他从受伤就疼地在地上打滚,只要您救好我的孩子,你要什么我都给您呐!”

    苏铭看着瞬间围过来的人们,实在不知该先给谁治疗才好。好在小不点作出一副凶猛的样子大吼了几声,否则现在苏铭只怕已经被这群失去理智的人物给扯成好几块了。

    “大家不要急,我先从这边慢慢来,大家别挤,不然我根本没法施针啊!”

    苏铭话音刚落,远处那些伤者的亲人朋友立刻把他们抬着往苏铭这边挤,甚至有些人已经大打出手,情况更加地混乱。

    苏铭哪里应付过这种场面,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