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3章 只能赢不能输

    更新时间:2017-10-03 09:07:07本章字数:3025字

    苏铭哪里应付过这种场面,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眼看时间不断的耽误,许多来不及救治的伤者甚至已经死亡,苏铭心中万分急切。

    但是不管苏铭怎么劝说,大家就是都挤在苏铭身边谁也不让谁,而有伤者死亡的出现,更是让这些人情绪激动,更加无法劝说他们。

    就在苏铭考虑着是不是要找人回去问亚瑟公爵要一些护卫来强行维持秩序的时候,君权王朝的各祭祀团组成的巫医联合救援队终于赶来。

    这时便可以看出起源王朝与君权王朝人们观念上的差别。

    起源王朝的护卫们,作为坚定地无神论者,哪里会相信巫医装神弄鬼的那一套,都是聚在苏铭这边要求苏铭给他们治疗。

    而君权人则受祭祀们的影响极深。虽然刚才确是亲眼看到苏铭救好了一名老人,但他们仍然更加相信自己的巫医们。

    更何况这次来的是各大祭祀团组成的巫医队,那都是由非常有名气的巫医们组成,相信足够治自己亲人身上的伤了吧?

    但是苏铭却是不愿意了。从进入君权王朝以来,他可是见多了那些群落中的巫医们胡乱给人治病,别的不说,就是柳林群落的大祭祀,如果不是自己正好路过,便差点死在他们自己的巫医手中,其他的给平民治病的巫医就更不用说了,号召信大魔神不得病的巫医绝对不在少数!

    “大家不要去那边,那些巫医都是骗人的,他们是不能治好你们的伤的,请大家安心等待一下,我一定会加快速度的。”

    “呃?他说什么?说巫医是骗子?”

    “奇怪,该不会他竟是个疯子吧?”

    “怎么可能是疯子,你没看到吗?他刚才确实治好了那个老人,他肯定也是一个巫医才对。”

    “哼!谁说的准呢?他要是巫医能骂巫医大人们是骗子?说不定是碰了好运气才治好的那老头儿。”

    “原来是你这个骗子!”巫医之中突然冲出一个一身破烂的老巫医,竟是刚才被亚瑟狠狠教训了一顿的布诺:“大家不要相信他的话,他是一个大夫!”

    “啊?大夫!”众人一阵惊呼,马上远离开了苏铭:“大夫那不是骗子吗?原来他自己才是一个骗子。”

    “太可恶了,刚才我们竟然在求一个骗子。”

    “不是,我不是骗子!”苏铭急得连忙争辩。

    布诺见状大为得意,本想趁机出出刚才那口鸟气,不过想起实力深不可测的亚瑟公爵,心知还是见好就收得好,于是挥挥手安抚道:“大家先不要去管他,治伤要紧,至于那些起源王朝的勇士们,我们巫医救援队奉伟大的大魔神的旨意来帮助你们,如果你们迷途知返,远离那个骗子,我们仍然可以救治你们,但如果你们还是执迷不悟,那你们就自生自灭吧!”

    起源王朝的护卫们倒还好说,但所有的君权人都已经不再相信苏铭,转而去找巫医队来帮助自己。

    苏铭见劝不动他们,而且众护卫们的伤势也在不断加重。只好作罢,先行给护卫们进行治疗。

    本来各治各的,倒也相安无事。

    那些巫医们虽然装神弄鬼的本事远大过他们的医术,但毕竟能达到他们的位置,真实本领还是有的,不然要真把君权人都给治死了,他们也就不用混了。

    然而此次刺客的法器化成的飞针上的毒实在太过诡异,看外表,分明毒素已经流遍了全身,但伤口处流出的血却是红色的鲜血,而非黑色的毒血。几名实力高深的巫医努力了半天,既无法辨别出毒的种类,也找不出伤者体内的毒源。竟是连一名伤者都没有救过来。

    相反,起源王朝那边经过苏铭的治疗却是一个一个都好转过来,虽然身体仍非常虚弱,但显然都脱离了生命危险。

    渐渐地,巫医救援队这边的伤员不断出现死亡,伤员和伤员的亲人朋友们再也坐不住了,纷纷质问那些巫医们。更有一些头脑活络的,开始跑过来跟起源王朝的人搭话,想要看看能不能再转到苏铭这边来治疗。

    这让巫医救援队那边大为慌张,这里可是东部市场,人口流量非常大的地方之一了,而现在他们和苏铭之间几乎是在进行一场没有宣战的暗斗,如果在这种正面较量中败给了苏铭,那对他们巫医救援队甚至他们所代表的祭祀团,不,甚至可以说是对君权王朝一直以来以巫医代替医者的职业都可以产生巨大的打击。

    更何况现场有这么多在看着,就算如以往那样在背地里再以谣言再抵赖也是不可能的了。

    因此,这一次他们是只能胜,不能输!

    想到这里巫医救援队队长凡迪亚克朝布诺打一个眼光。布诺当然心神领会,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慢慢接近到起源王朝这边,以袖口遮挡,右手一指点出。一个细小到肉眼几乎看不到的小黑光球射入到一名正在跟起源王朝护卫们联络感情的君权人身体中。

    做完这一切,布诺左右观察了一下,见没人发觉自己的行动,不由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虽然他更想对起源王朝的人下手,但在场的所有起源王朝的人全都是护卫出身,个个都有着不俗的魔功,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得把光球射入他们的体内根本是不可能的,于是布诺也只好选一名君权人了。

    “哦,大魔神在上,请宽恕我这不好的举动吧,我这可是为了维护众人对大魔神大人的信仰啊!”

    呀!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跑到起源王朝这边来。然而这群人中突然有人爆发出一声惨叫。

    众人今天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都有杯弓蛇影的样子了,一下听到这声惨叫全都猛地闪到了一边。

    刚治好一名伤者的苏铭也抬头望云,只见一个妇人仰躺在地上,双手死死地掐住自己的脖子,表情说不出的难受。

    苏铭大吃一惊,先安抚了伤者几句,便过来查看这位妇人的情况。

    “站住,不要靠近!”一名威严的祭祀拦在了苏铭的面前,这分明就是你在搞鬼,现在却又要来假惺惺地装好人了吗?

    “我?”苏铭没想到对方竟把自己当成了罪魁祸首:“不是的,你搞错了,我什么也没有做,你快点儿让开,那位妇人情况似乎非常紧急,不要耽误了我的治疗。”

    “哼,这个就不用你来关心了吧!”祭祀傲慢地说道:“我们布诺大人自然会解决这种小问题的。”

    “那个布诺,他怎么能......”苏铭话音未落,那边布诺已经有所动作。只见布诺指尖一个白色光球射入妇人的体内,片刻之间,那妇人就已经好转了,众人见状不由得发出一阵欢呼声。

    “嗯,这名妇人刚才应该是中了什么毒物,不过幸好我布诺巫医大人的云蜜灵能解百毒,否则她可真是危险了。”布诺毫不掩饰地夸耀起自己来。

    “中毒?”那名祭祀大吃一惊,这么说起来,果然就是这个小子下的毒手喽,否则这妇人怎么会无缘无故中毒呢?

    众人一听,立刻又对苏铭换上一种怀疑和不信任地眼光。

    “佐罗,请千万不要这么说。布诺笑着摆了摆手,不要让我们之前的偏见影响我们的判断,这位小伙子救活了这么多人,想来必然是一位心地善良的人,怎么可能在没有直接证据之前就认为是他做出的这种事呢?”

    此时的布诺真是像极了一位慈善而又宽容的长者:“这种毒素确实是非常罕见啊,我们几个老家伙是不行喽,呵呵,不过这位小伙子应该是有所奇遇,恰巧知道这种毒素的治疗方法。在这里,我代表我们巫医救援队向你表示道歉,请你可以不计前嫌,同时也帮我们君权皇城的居民们进行治疗吧,我,黑海系祭祀团大巫医布诺,先在这里感谢你了!”

    说着,布诺向苏铭深深地鞠了一躬!

    哗!市场上的众人都被布诺感动地鼓起掌来,包括起源王朝的护卫们无不交口称赞布诺的深明大义,不以个人容辱为重。

    苏铭也被布诺说得不好意思起来,连忙闪到一边,不敢受布诺这一礼:“巫医大人不要这样,其实我之前也是对巫医有些偏见,巫医大人真是让我自惭形愧,您放心好了,我一定尽最大努力,不管是起源王朝也好,君权王朝也好,将他们全都救治过来。”

    正当双方准备握手言和之时,从市场周围的建筑群里竟然又蹿出了一批黑衣刺客!

    在场众人,无论巫医队方的护卫还是起源王朝这边的护卫,以及君权皇城城卫军治安队都没想到这些刺客在这个时候竟还敢再次发动袭击。更何况他们的目标人物起源王朝的姬月舞公主此时已经转移到安全的流云园了,根本不在这里。

    所以虽说也在四周巡视,但注意力却更多地放在这边的热闹上,哪里有心思去警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