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5章 如果自己

    更新时间:2017-10-04 08:31:43本章字数:3065字

    “巫医大们们,求求你们啦。。。。。。”周围响起一片哀求声。

    布诺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大魔神的子民们,不是我们不救治你们,而是实在是我们无能,治不了这奇怪的毒,而那个小伙子却根本容不下我们,反而怀疑我们要偷学他的歪门邪道,唉,为了让他多救几个中毒的伤者我们只能离去了,你们还是去找那个小伙子给你们治疗吧,如果他不给医治的话,就抬着你们的朋友到我们的祭祀团来治疗吧!”

    “这怎么能行啊,巫医大人,这些伤者都是被炸伤,本就失血严重,要是再抬着到祭祀团,光路上的颠簸就能要了他们的命了!”

    “小伙子,巫医大人说的有道理啊,大魔神的光辉照耀着您,求您把您的本事说出来吧,让这些巫医大人们也来治疗,这样能救活多少人哪!”

    “刘大人,不要再跟他们废话了,好几个兄弟已经快支撑不住了,您还是先来给他们治疗吧!”

    各种怒斥声,哀求声充斥着苏铭的耳朵,让他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苏铭有心想分辩自己不是不想教他们,而是时间上根本不允许,但这些失去理智的人会听他的解释吗?

    不会,他们只会哀求,哀求不成就发怒,仿佛这一切都是苏铭的错,仿佛苏铭如果不能把所有人全都救活那就是他的过错一样。

    那些巫医们可不会等他在那里犹豫,看到苏铭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不由他做出什么反应立刻不理会周围的哀求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巫医团走后,只剩苏铭一个人哪里照顾过来这么多伤员,犹豫了好半天才一狠心,看着谁的情况更急就不管那些哀求声先去救谁,谁说什么也不管了。

    时间一长,死亡开始越来越多,那些中毒的没办法,只能指望着苏铭。但那些被炸伤的实在等不下去了。

    守护着被炸伤的朋友们一个一个跳起来,对着苏铭一通破口大骂,然后抬着自己的朋友去最近的祭祀团,希望还能挽回一条性命。

    人群中情绪的影响是很大的,看着那些无奈离去的背影还有在死亡的亲人朋友旁边痛哭的人们,除了起源王朝的护卫以外,那些被苏铭治好的人们也变得对苏铭冷漠起来,被治好以后连句感谢的话都没说就离开了。

    苏铭也不计较,只是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自己能救治的伤者。他相信有些时候做事,即使一时被人们误会,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也就足够了!

    不一会儿,安顿好姬月舞公主的亚瑟公爵带着五十名护卫赶到,刚一到市场,亚瑟便命令护卫们维持秩序,将起源王朝的护卫安排在最前面,君权皇城治安队的人安排在中间,平民们则被赶到了最后面。

    本来这里应该是由治安队来指挥的,但在得知那用神奇的金针疗毒的少年就是起源王朝的使者之后,便明智地闭上了嘴巴。反正起源王朝也没剩几个人没有治疗了,很快就能排到自己这些人。至于平民们的想法,被自动忽略了。

    苏铭也只是一个接一个地进行治疗,对亚瑟公爵的安排不闻不问。仿佛,仿佛在用那近乎拼命的治疗在,发泄着什么。

    终于在黄昏之前,所有的伤员都得到了苏铭的救治,然这些伤员之中,不包括最后剩下的那些,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而死去的大部分平民伤员,当然现在没人在乎那些了。

    治安队第二批人马早已赶到,领头的一名大队长对苏铭表示了热情的感谢之意,并盛赞苏铭实是维护起源、君权两国友谊的英雄人物,还与亚瑟公爵热情地交谈了几句,相约以后再找机会多多加深感情。完全忘记自己治安队存在的目的就是保护那些死伤了一地的平民。

    不过虽然现在那些死者的亲人朋友还充满着悲伤,但没人理会他们,也让他们无可奈何。再过一段时间,他们会收到政府发放的一笔抚恤金,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会慢慢遗忘现在的悲伤,甚至遗忘现在正为之痛哭的亡者。

    但,至少有一个人不会忘记!

    夜,深了,苏铭难得起了闲心,爬到屋顶看起了星星。

    只可惜满天的繁星没有一颗映入苏铭的眼睛里。手中拿着从治安队那里要来的死亡名单,苏铭觉得在屋里多呆一刻自己都会被闷得发狂。只有这清冷的夜风才能压制住自己心中那股狂烈的火焰!

    之前苏铭从来没觉得自己弱一点儿有什么问题,但今天刚刚感受到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这么多人死去,苏铭感觉自己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如果自己的速度再快一点儿,如果自己的医术再好一些,如果自己。。。。。。”

    苏铭心中狂喊,手中不自觉地用出力道,把屋顶的一片瓦片抓了个粉碎!

    “很愤怒吗?觉得自己很没用吗?”

    苏铭心中一惊,扭头一看,竟然是一直对任何人都异常冷漠地东郭邪。

    虽然惊奇于东郭邪竟然主动跑来跟他说话,但苏铭却没有接口。

    事实上苏铭现在不想跟任何人讲话,他爬上屋顶时,连想跟着他的小不点都被他撵了下来。

    他心中的疑惑,烦恼,愤怒和心灰意冷,并不是小不点或者什么人能够开解得了的。

    不过东郭邪也并没有等苏铭回答,好像并不是在问苏铭,而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对自己所走的路的迷茫,对自己实力弱小的不满,是每个人进步前都要经历的,不经过这些洗礼,人又如何会找到真正的自我呢?”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东郭邪都像是在感叹着什么,但每一句话都像是打在苏铭的心里。

    “在修真界曾有一名剑手,他立志成为世上的第一剑客,但他实在太笨,练剑年才不过小有所成,无数次挑战各地高手,却是百战百败。所幸他命大,虽然受重伤的次数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但竟然还是活了下来。”

    “后来他终于赢来了一次大胜,对方依靠着强大的势力赢得了极高的荣誉,但这名剑手偏是个倔脾气,不肯留手,结果大败对手。”

    “但紧接着,对方派人找上门来,就在这名剑手的眼前杀掉了他的母亲和妻儿,然后挖出了他的双眼,挑断了他的手筋,把他扔到了荒野之中自生自灭。”

    “不知你能不能理解,或者想象一下,当你处在那种情况之下你心中的绝望,愤怒,以及仇恨!”

    听到东郭邪用如此冷漠地声音说起着这种惨事,苏铭突地感觉背心一阵发凉,听到东郭邪让自己感受一下那种情形,苏铭觉得自己今天碰到的事情也算不上什么。

    突然苏铭想到了什么,心中猛地一紧,悄悄抬起头看了看东郭邪安然完好的眼睛,才又悄悄松了口气。

    “不过或许是这名剑手命不该绝,他被抛弃的地方就在结界附近,后来两个妖物在附近大战,他被强大的气流带过结界,进入到魔界之中,之后又遇到山中老人救了他,而且用荧流晶通过魔池的洗礼给了他一双新的眼睛,复原了他的身体并将他变成了一名魔族。”

    苏铭刚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再次偷偷打量了一下东郭邪的双眼。

    正当苏铭以为东郭邪要说说那名剑手在魔界如何被山中老人提点,破除魔障,成就一身惊人的本领之时,东郭邪却沉默起来。

    良久,东郭邪叹了口气:“你有一个好师父。”

    苏铭知道他说的是山中老人,顿时大吃一惊,如果东郭邪说的就是他自己,那他岂不是认得山中老人,那他只要问上几句,自己这个冒牌徒弟的身份还不立马暴光?

    好在东郭邪并没继续说起山中老人:“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大家都把这作为一句俗到不能再俗的话,又有几个人能真正明白这话中的艰辛和无奈呢,但艰辛和无奈有时却比任何的鼓励和奖赏都更能磨砺自己。”

    说完这句话,东郭邪又是一阵沉默,只是跟苏铭一起抬头看着繁星。

    不知为何,刚才东郭邪说着那些似是宽慰的话时,苏铭没怎么往心里听。

    而当他沉默下来的时候,苏铭反面不断地咀嚼他所说的话。

    慢慢地,苏铭的眼睛重新清亮起来,也终于发觉今晚的夜景是如此的美丽。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东郭邪终于身形一动,苏铭心中大叫一声谢天谢地。

    在屋顶呆了这么长时间,自己都快被这夜风给冻僵了,以后再不跑这儿来耍酷了。

    “好久没见到已经有你这般身手,却还能将百姓放在心里的人了。”

    转身离开之前,东郭邪扔下了这么一句话。

    “呃?”苏铭挠了挠头:“这算是在夸奖我吗?还是赞同我的做法?”

    话说回来,这个东郭邪好像也不怎么难相处嘛,或许自己早应该主动跟他搭搭话。

    “爸爸,快点儿下来,姬月舞公主好像已经恢复了,刚才亚瑟老头儿让人来找你过去再给公主看看。”下面小不点从外面跑到院里叫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