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7章 那你就来试试啊

    更新时间:2017-10-05 08:30:39本章字数:3046字

    “这......”安吉将军压根就没想过还有几个平民伤员,没想到苏铭竟是要先去给他们复诊。

    在安吉将军看来,那几个贱民的性命怎么能跟怎么手下的战士相提并论?

    这个苏铭可真是一点都不呆啊,看样子他心里压根就不愿意去军营给自己的手下复诊。

    但却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自己也不能说那几个平民的性命不重要吧?

    想到这里,安吉的脸色黑了下来:“刘大人这样不妥吧,刘大人仁慈的心安吉深表感佩,但是我们城守军的伤员毕竟都是为了保护公主殿下而受的伤,于情于理,刘大人也应该先去给我们城守军的士卒复诊才是啊!”

    苏铭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说道:“安吉将军不必多言,我意已决,亚瑟伯父,请您安排几名护卫跟我一起去东部市场吧,现在就出发。”

    说完,也不理会安吉的神色,带着苏铭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亚瑟公爵和林显容本想也帮着安吉将军劝说苏铭几句,但看到苏铭神色坚决,只好先帮他安排几名护卫跟随,希望苏铭复诊的速度够快,免得跟安吉将军闹僵。

    小不点的样子已经有点威猛吓人了,为弄出什么乱子,苏铭便将它留了下来。

    虽然小不点闹着不乐意,但姬月舞却是非常高兴,揉着小不点的脑袋不肯松手。

    苏铭一行出了流云园,对城守军准备的车子视而不见,直接往东部市场而去。

    进入市场之后,苏铭的眼前一片惨像。昨天不少的人都失去了自己重要的亲人和朋友,因此无不脸带悲伤,许多商店门口还放着棺木,正准备把死者入棺,抬到城外安葬。有些妇人甚至追着抬走的棺木,一边追一边痛哭着。

    也有些人认出了苏铭,并对他们投以敌视的目光,似乎还把这些人的死亡当作苏铭以及起源王朝的过错。要不是姬月舞公主和苏铭他们怎么会遭受到袭击的波累?要不是苏铭不先治疗自己的亲人,他们怎么会死?

    苏铭也知道他们只是受一时情绪以及布诺的影响才会这样,而且自己也没时间跟他们计较些什么,毫不停留地穿行而过,来到市场靠南的一家旅馆。

    昨天结束治疗后,苏铭已经跟这些人约好,让他们辰时便开始在这里集合,为他们复诊。

    市场里的一位旅店老板感谢苏铭救了他的儿子,自愿提供自己旅店的大堂和几个房间给伤员们使用,以方便苏铭来复诊。

    不过,也有许多被苏铭治好的伤员受到昨天布诺说的那些话的影响,并不领苏铭的情,发现自己没有性命危险之后,根本就没来,或者去请自己信得过的巫医给自己复诊去了。

    再加上昨天平民伤员被排在最后才治疗,大部分都来不及救治死了,因此需要苏铭复诊的人其实并没有几个。

    “林伯,我知道您是一位有责任心的老师,但您也要先把身体养好,这样才能更好地教授学生魔功对吧?”

    “亚娜大婶,您昨天中的毒刺激了您的老哮喘,家务事先交给您的孩子们吧,您得多注意休息,什么,一星期?不行,最少一个月!”

    “乌迪老板,您的儿子身体素质非常好,相信可以很快就痊愈了,因此不必开太多补药,真的,什么?您想让儿子再多替您造几个孙子?呃,那,那好吧。”

    苏铭对着伤员也不会拿什么架子,大家看他很平和的样子,并不像那些巫医一样,给人看病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所以渐渐地也没了原来的拘紧,开始陪着苏铭有说有笑的。

    很快,苏铭为大家复诊完了。除了几个上了年纪的以外,都恢复得不错,苏铭开了药方,就跟旅馆老板告辞了。

    旅馆老板乌迪不肯放苏铭走,想要中午好好地招待一下苏铭。两人正僵持着,外面一阵喧哗,一群人拿着棍棒火把围住了旅馆。

    “对,就是这里,乌迪昨天就跟那个骗子大夫显得格外亲热,还约好用他的旅馆接纳伤员,在这里等那个骗子大夫,今天我老婆亲眼看到昨天那个小骗子进去的,好一会都没有出来,肯定还在里面!”

    “出来,骗子,我们知道你在里面,如果你不想连累其他人,就乖乖出来接受祭祀大人的审判。”

    “对!出来!出来!”

    这些人一阵起哄,明显要对苏铭不利。

    旅馆里的人吓得面无人色,但都拦着苏铭,不让他出去。一面乌迪老板急忙跑出去看看情况。

    “看,乌迪出来了,让他交出那个骗子,否则我们就把他的旅馆烧了!”

    乌迪气得脸色铁青,指着那个起哄的骂道:“苏正,你这个混蛋,上次你住宿不给钱,这次你竟然想这么害我,还有你们,这是我的旅馆,是我的私有财产,谁敢烧它,我一定要把你们告到城判大人和商业公会文清裁决长那里!”

    众人听了都犹豫起来,起哄的声音也小了许多。这时中间那名祭祀说话了:“乌迪,我们当然知道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但大夫是我们大魔神所有子民的公敌,而如果你,乌迪,竟然包庇大魔神的敌人,我身为祭祀,有权力代表大魔神对你进行惩罚,更何况我们烧你的旅馆也是为了逼迫那个骗子滚出来,避免伤害更多的人!”

    “大魔神与我们同在!”众人听了祭祀的话,又恢复了气势,大喊着口号,又再次涌上来。

    “却不知大魔神是何时告诉过你,大夫是大魔神的敌人的?又是何时告诉过你们大魔神是你们这些子民的公敌的?”

    “啊,是那个大夫骗子,烧死他!”

    “烧死他!”

    面对这些平民百姓的怒吼,如果是之前的苏铭肯定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但是现在苏铭完全不理会他们的虚张声势,只是面带冷笑,看看这些人谁敢先对他动手!

    苏铭的神情激怒了祭祀:“你这个骗子,本祭祀原来还想如果你能真心悔过,忏悔你的罪行,仁慈的大魔神在上,我可以原谅你之前的罪过,只对你小惩薄戒。没想到你竟然死不悔改,我一定要把你绑到天台的柱子上烧死你!”

    “哦?那你就来试试啊?”苏铭才不怕他,如果真有人敢上前动手,他也不再在乎他们是平民百姓,照样修理修理。啊不,是用强力一点儿的手段让他们清醒清醒。

    那名祭祀被苏铭一句给堵得脸色通红,说不出话来,他只是一名低级祭祀而已,并没有专门的护卫可供他差遣。只是听到有人来举报,他一面派人向上一级的祭祀组织汇报上面急急忙忙召集市民们前来抓住那名骗子大夫。

    不过没有手下没关系,这些市民就是自己天然地手下。

    “大家都看到了吧,这个可恶的骗子被我们围在这里竟然还这么嚣张,我们绝不能放过他,乌迪,如果你现在悔改,抓住这个骗子献到我的面前,那么我就不追究你包庇他的责任了!”

    “这......”乌迪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帮着他们抓苏铭当然是绝对不可以的。但他们真要来烧自己的旅馆,他们人多势众,自己也抵挡不住啊。

    “对不起,祭祀大人,他救了我儿子的命啊,我不能这么做!”乌迪最终还是觉得不能对不起苏铭,了不起自己跟儿子再白手起家,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破产了。

    苏铭心中大为感动,但此时苏铭已经学会隐藏自己的感情,所以并没有表露出来。

    “好哇,乌迪,你可不要后悔,哼,没想到这个骗子蛊惑人心的本事还不小,既然如此,大家一起上,连这些包庇骗子的家伙一起收拾掉!”

    “好!”众人听到祭祀的鼓动,又再次举着棍棒向旅馆冲来。

    啊!

    啊!

    啊!

    一阵阵惨叫声响起,苏铭抓起这些人左手一扔右手一扔,没一会儿,这群凶徒就都扒到了地上。

    祭祀一看,吓得腿都软了。

    “好,好,好大的胆子啊你,你还敢反抗,你,等我们的高级祭祀来了,你会后悔的!”

    “我为什么要后悔?我看该后悔的是你们!”苏铭义正言辞地教训起这个祭祀来:“你们连我的身份都搞不清楚,就敢在这里放肆,如果被大魔神知道,你们一定会被愤怒的大魔神大人撕成碎片!”

    “啊?”祭祀一听傻了:“你不就是个骗子吗?还能有什么身份?”

    “哼!”

    苏铭高傲地一笑,似乎祭祀问了一个愚不可及的问题。

    “你总该知道山中老人吧?我就是山中老人的亲传弟子!”

    “啊?”众人包括那个祭祀还有乌迪老板都大吃一惊。

    “你,啊不,您竟然是山中老人的亲传弟子?”

    苏铭一甩衣袖,背手望天,傲然道。

    “当然,怎么?你们竟敢说我是骗子?那就是说山中老人也是骗子喽?”

    祭祀一听吓坏了:“啊?不不不,山中老人是大魔神大人的使者,怎么可能是骗子呢?我们从来没这么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