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8章 忽悠人

    更新时间:2017-10-05 08:31:23本章字数:3161字

    “哼,你们当然不敢这么说,但是你们怎么敢说山中老人的弟子是骗子呢?”

    “这,这,咦,不对啊?”那祭祀突然反应过来:“你是个骗子唉,你说自己是山中老人的弟子,谁信啊?”

    “愚昧无知!”苏铭似是很不屑于跟这种低智商的人交谈:“我可以骗你,但起源王朝的正式使团总不会骗你吧,你们可以向流云园起源王朝驻君权王朝的使节询问,看我是在骗你们,还是我真是山中老人的弟子,哼哼,我真为你们感到悲哀啊,莫说是大魔神大人,便是被我师尊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情,那你们的下场。。。。。。”

    这次轮到那个祭祀和来闹事的人们不知所措了,如果,万一这个小骗子,啊不,这个小伙子真是山中老人的弟子,那自己。。。。。。

    想到这里,那名祭祀率先溜了,而那些扒在地上唉哟着的人们也腿脚灵便了,胳膊也不疼了,一溜烟全都跑了个没影。

    苏铭打发完这群人,心中好笑,没想到自己现学现卖昨天布诺忽悠人的那一套还真管用,不管君权人做起生意来多么精明,但面对自己一直以来的信仰,立刻就大脑短路了。

    “不过嘛,这些人的反应还在其次,不知布诺那些巫医们,还有那些想必早已猜到自己一行前来就是帮助君海棠姑娘群落的人知道这个消息会是什么反应。”想到自己这神来一笔,苏铭也不自觉地得意地笑出声来。

    一旁乌迪老板和出来看情况的伤员亲人们,此刻正震惊于苏铭的身份,突然见山中老人的弟子突然傻笑起来,全都吓得一起往后退了一大步,山中老人的弟子就是跟平常人不一样啊,没想到连傻笑也比别人更傻一点儿。

    “什么,你说那起源王朝的臭小子是谁,山中老人的弟子?切,我看是你小子昨晚喝酒喝糊涂了吧?快醒醒,太阳已经在头顶上啦!”城守军军营之中,安吉将军正考虑着是应该给那不识抬举的苏铭一点教训瞧瞧,还是先忍一时之气,把他给请过来给兄弟们复诊,以后再找机会教训他,不料却接到这么一个消息。

    “将军,这种话我敢胡说吗?大魔神可一直看着我们呢?您出去看看,现在整个君权皇城都传遍了,这可不仅仅是普通的谣传,刚才有人去流云园打听过了,据说起源王朝的使团已经证实了这个消息,我想起源王朝不可能为了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胡乱承认吧?那样不但得罪了我们,而且他们起源王朝就临着赫连大山,万一惹恼了山中老人,那。。。。。。总之,我想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呃?”安吉摸着自己的脑袋:“山中老人是大魔神的使者,而这个苏铭又是山中老人的弟子,那岂不是说。”

    “那就是说这个苏铭也算得上是大魔神的使者,说不定也是半个魔神,说不定还是受大魔神的指派来给我们君权王朝传达大魔神的旨意的,还说不定。。。。。。”

    “滚!”安吉一脚把这个脑子不开窍的家伙蹬到了黑海里:“我们君权王朝平均智力魔界第一,怎么会有你这种猪滚在里面。”

    发了一通怒气,安吉接着分析起来:“唔,一旦这个苏铭的身份被人们所认同,那么他便天然地继承了对大魔神信仰的影响力,到那时只怕以大祭祀大人的威望也未必能跟他相抗衡了。”

    “来人,马上派人,不,准备好车队,本将军亲自再去苏铭大人!”

    。。。。。。

    “鲁默,你的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大人,我们破荧群落在流云园内部的探子已经证实起源王朝的姬月舞公主和亚瑟公爵都亲口证实了那个苏铭的身份,的的确确是山中老人的亲传弟子无疑,以这两人的身份地位,不管实情如何都绝不会有人敢下面怀疑,这样一来,有他们维护海棠公主,对我们的计划实在是个重大的打击!”

    “嗯,这件事我要好好想想,鲁默,密切注意流云园的一切动向,随时向我报告!”

    “是,主人!”

    。。。。。。

    “哦?山中老人的弟子啊。”

    君权王朝大魔神院里,大祭祀索伦懒懒地晒着太阳,仿佛只是无意识地重复着手下的报告一般。

    下面跪着的两名探子手下悄悄抬起头,看到大祭祀那无喜无怒的表情,不知怎地心中一阵惶恐,不由自主地把头深深往下埋去,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啊?山中老人的弟子?”皇座上的男子似乎被这个消息吓得不轻,如果下面正在汇报的不是最熟悉两位亲信大臣,一定不会相信:“那,两位卿家,那朕应该怎么办才好啊?”

    “陛下!”左边一位年长的大臣气得胡子都竖起来了:“这件事情非同小不点,请陛下勿必认真对待,我国九成以上的百姓都信奉大魔神,而这个苏铭的身份竟得到了起源王朝的证实,无论起源王朝是出于什么目的,我们都只能默认即成的事实,但这样却势必会激起大祭祀那边的激烈反应,一个处理不好,必然会导致国内动荡啊!”

    “不是吧?这么严重?”君权魔尊似是不敢相信地道:“左相,你会不会是有点儿过于担心了啊?”

    “陛下,臣认为左相大人的说法非常准确,请陛下三思。”

    君权魔尊无奈道:“既然你们两个都意见一致了,那我哪有选择的余地呢?”

    君权魔尊可惜地想着,自己泡汤的娱乐计划。

    “改天朕会专门接见一下那个苏铭,然后再确定我们如何应对,好了,就这样吧,无事退朝!”

    “呃,陛下,这不是上早朝,是我们二人的单独奏对啊!”

    君权魔尊无语中。

    。。。。。。

    苏铭废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摆脱乌迪旅馆里热情的粉丝们,离开东部市场的路上,一路上的人们对苏铭的态度大为改观,如果不是苏铭溜得快,恐怕就要被这新一批的粉丝给包围了。

    “刘大人,哎呀刘大人,你原来在这儿呢!让我好找!”

    苏铭扭头一看,原来城守军的统领安吉将军带着华丽的车队找来了。

    “安吉将军,我正要去你们军营,没想到你倒先找来了。”

    “哦?呵呵,看样子刘大人果然是尽职尽责,安吉十分佩服,来,我已经为刘大人安排好了马车,请吧。”

    “好的,几位护卫兄,麻烦你们先自己回流云园,我随安吉将军去去就回。”

    护卫们都有些担心:“刘大人,你今天早上刚得罪了他,这次你一个人去,会不会有危险啊?不如还是我们跟你一起去吧。”

    苏铭拍拍那人的肩膀:“没关系,我想这位安吉将军还不至于这么小气,而且如果他们真要对我不利,就算你们一起跟去也没用,还不够他们城守军塞牙缝的。”

    那护卫一想也是,只得让苏铭前去。

    等苏铭跟自己上了车,安吉将军问道:“不知刘大人为何能确定我对大人没有恶意呢?”

    苏铭笑道:“我从不敢肯定将军对我没有恶意,只不过觉得以将军大人的实力真要对付我这种小角色,完全用不着亲自前来而且还派出车队来演这么一场戏而已。”

    “哈哈,有意思,非常有意思,那么你既然知道我有足够的实力轻松对会你,你今天上午又为何那样惹怒我呢?”

    苏铭无奈地摇摇头,有时候有着完全不同价值观的人,是根本无法理解彼此的想法:“不管安吉将军信不信,我是真的觉得理应先去救治平民。”

    安吉不置可否,旋又笑道:“之前倒没想到刘大人竟然会是山中老人的弟子,多有失礼,希望刘大人不要介意。”

    安吉将军太多心了,之前安吉将军一直非常客气,苏铭可是觉得受宠若惊呢。

    “够了,跟我打花枪,你还太嫩了点儿,直说吧,为什么要冒充,或者说说出自己是山中老人的弟子?”

    “唉,将军有所不知,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当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个祭祀,非要鼓动着一群人来用火烧死我,如果不抬出我师尊的名号来吓吓他们,现在将军便只能看到一个熟透了的苏铭。”

    “哈哈,刘大人,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以你的实力要对付那几个手无寸铁的平民,还不是手到擒来,哪里需要什么身份来吓唬他们?”

    苏铭的表情忽地变得玩味起来:“想不到安吉将军表面看起来是个率真的军人,其实这么细心,而且城守军对这君权皇城内的情报掌握地这么详细,这么看来,昨天那群刺客的事情,安吉将军会不会也知道一点点消息呢?”

    安吉闻言一愣:“你这话可不要乱说,听说姬月舞公主对你非常信任,要是这话被她听到又信以为真,那事情就大了。”

    苏铭不以为意地笑道:“那又如何呢?就算真传到君权魔尊的耳中,怪罪下来,将军还有个大靠山在,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恢复你城守军将军的职位,说不定还能更高升一步,掌管那个,那个什么常备军,您又担心什么呢?”

    安吉闻言一愣:“什么大靠山,你说的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如果陛下降罪,我哪里还有翻身的机会,更别提什么高升一层,难道你在耍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