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9章 你懂个屁

    更新时间:2017-10-06 09:24:38本章字数:3066字

    苏铭心知自己装神弄鬼过头了,不过也弄清楚了这个安吉将军并不是那个什么破荧群落的人,心情大好,连忙对安吉赔起不是来,并拍着胸脯保证城守军的所有伤员都治疗得妥妥的,让他们顺利恢复。

    安吉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跟苏铭闹翻,得到苏铭的承诺加示好,安吉也是见好就收,表示有时间要更加深刻地体会一下大魔神使者的神喻,提升自己对大魔神大人的信仰。

    不一会儿,两人便来到城守军军营,安吉特别高调的派出了自己的护卫营列阵等候欢迎苏铭的到来。

    苏铭第一次享受这种殊荣,又是兴奋又是紧张,毕竟苏铭的心境才刚刚转变经历却还是太少,只觉得对方热情得过头了,完全没有想过安吉如此高调的目的。

    好在安吉也是担心自己部下的情况,虽然高调但却并没有安排太过复杂的欢迎仪式,否则第一次经历这种场合的苏铭非出丑不可。

    从军营门口直接将苏铭带到伤病房,伤员早已等在里面。

    进入病房之后,苏铭迅速从刚才的兴奋中回复过来,一丝不苟地为伤员进入复诊。

    安吉将军心中暗赞,这个苏铭倒真是个人物,虽然略显生涩,但那是可以后天锻炼的,先天的性格却足以决定这个苏铭将来必非池中之物。

    与起源王朝的护卫情况差不多,这些精锐战士的身体素质极佳,恢复得比那些平民要好得多。只不过有些却是后来被炸伤的,那些身体上的残疾除非自身的实力能提高到魔丹级别,肉身再造,否则这辈子都将是残疾了,苏铭也是无能为力。

    对于这些人安吉早有准备,也并没有苛责苏铭。对于能全部保住他们的性命,安吉已经非常满意了。

    “将军大人,不知您为何如此重视这么一个家伙,他山中老人弟子的身份最后到底能造成多大的影响还不一定。但我们这么做却一定会得罪那些祭祀团的巫医的,这样会不会得不偿失呢?”

    “你懂个屁!”安吉望着病房里忙个不停地苏铭:“跟山中老人弟子的身份比起来,更重要的是这个山中老人弟子身份暴露的时机,时机你明白吗?更何况,我突然觉得......”

    “觉得什么?”

    安吉把玩着自己的络腮胡子,望着苏铭陷入了沉思,良久,反手给了这多事的手下一个巴掌:“这些东西跟你有什么关系?去做好自己的事,如果城内再发生一次刺客事件,陛下拿掉我脑袋之前,我先把你们的脑袋给砍下来。”

    “是,我这就去安排加强警备!”那手下敬个礼,一刻不敢耽误地逃开了。

    重新给伤员们开了药之后,苏铭本想接着回流云园,却被安吉留下来吃了午饭。直到姬月舞实在担心不过,派人来催之后,安吉才依依不舍地放苏铭这忘年之交离开。

    “苏铭,此次城守军军营与安吉将军一叙成果如何啊?”

    刚到流云园,亚瑟公爵竟然没在园内坐等,而是独自一人来到大门口等着苏铭的归来。

    苏铭心下感动,却没忘了正事:“韦伯父除了担心我,其实也想知道苏铭与安吉将军相处之后的观感吧?”

    亚瑟公爵一愣;“没想到苏铭现在感觉如此敏锐,连我的心思都能猜出来了,大有进步啊!”

    “其实苏铭哪有这么大本事,只不过今天早上见韦伯父介绍安吉将军与我的时候,实在有些夸张了些,而且这种拉拢热情的事情一向都是林大人不落人后的,韦伯父竟然会抢着做,明显是想给苏铭机会多跟安吉将军了解一下。”

    “然后再想想我们此行的目的,君权皇城的局势,安吉将军的身份之重要,韦伯父的深意不想自明。”

    “好好,没想到贤侄竟然能思虑至此,看样子大有进步啊?”亚瑟公爵没想到以前那个脾气执拗,做事有点一根筋的苏铭竟然一晚上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真是又惊又喜。

    当然了,这绝不是说苏铭的性格也大为转变,只是苏铭现在的头脑变得灵活多了,能够从多个角度来思考问题了。但对于平民的同情,对于自己信念的坚持还是没有变的。

    “刚才与安吉将军在一起时,我曾试探过他,安吉将军对于君权魔尊极其敬畏,几乎认为没有人能击败君权魔尊,而且对于破荧群落他们的野心虽心中有数,但却从来没看好他们过。”

    “嗯,那便是了,从我们得到的情报也说,这个安吉将军虽不能说是君权魔尊的心腹,但却也向来唯其之命是从,而且不管是破荧群落还是其他势力的拉拢,虽然来者不拒,但却也没听说过有谁真正拉拢成功过他。”

    “我们对此人评价的结论就是中立而恪尽职守,这样不论发生什么事,不论谁登上了皇位,他只要保住了性命,就绝不会有事,君权魔尊胜了,他当然是尽职尽责,护卫有功,即使破荧群落侥幸得胜,他安吉将军不偏不倚,万事以君权王朝的责任为先,新上位者也绝找不到理由来清洗他,可以说安吉将军一直都是立于不败之地。”

    “呃?我倒没想这么多,看来,我还是有些小看了这个安吉将军。”

    “哈哈,安吉将军这家伙外表看来五粗三豪的样子,第一次跟他打交道,难免会被他的外表所惑,以为他就算有点心机也不过是耍耍小聪明,却不知此人实为心机深沉之辈,不过他也是被你的年纪给骗了,否则又怎会被你探得虚实。”

    苏铭听得心中也是得意,没想到自己也能骗得了这种狡诈之人了。

    “尤其让我赞叹的还是,你竟然选择暴露自己山中老人之徒的身份!”

    亚瑟公爵赞叹道,对于苏铭这神来一笔,整个使团都叹为观止。

    苏铭苦笑道:“这是我昨天想了一晚上想到的,其实我到现在也不能十分确定说出这个身份到底是利是弊,不过当时被一群平民围着,我又不想真的伤到他们,只好吓唬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就传遍了全城了,我碰到的人好像就没有一个不知道我的身份了。”

    “其实,我山中老人之徒的身份也是胡编的......”不过这句话苏铭是万万不会说出来的。

    “是利是弊要看我们和君权魔尊如何利用,至少现在这一颗毁天魔云弹扔下来,全城皆惊,所有不安份的势力现在恐怕都已经弄不清楚状况,现在正疑神疑鬼地怀疑到底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指使你这么说的,而只要这些势力疑神疑鬼,就不敢轻举妄动,这对我们尽快在君权皇城站稳脚跟大为有利。”

    “站稳脚根?”苏铭一愣问道:“难道我们不是马上接到海棠公主然后回起源王朝吗?怎么又要在君权皇城站稳脚根起来?”

    亚瑟解释道:“昨天忙着救治伤员,今天又从一大早忙到现在,我一直没来得及跟你说起,昨天我们面见君权魔尊,了解了一下现在君权王朝的情况,为了不做得太过明显,引起破荧群落等势力的警觉,我们不能马上就接海棠公主离开,必须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正大光明地带着海棠公主离去,这样以不会惹人怀疑,以免影响君权魔尊的计划以及受到有心人士的袭击。”

    苏铭明白过来:“原来如此,那么我们现在又应该怎么样在君权皇城站稳脚根呢?”

    “这个容易,无非就是多去出席君权贵族们的聚会,五公主殿下则以起源王朝公主的身份出席一些重要的场合,加深起源王朝与君权王朝两国间的友谊,多弄点儿情报,看有谁会阻挠我们接海棠公主前往起源王朝的行动,再然后,就是你了。”

    “我?”

    “不错,贤侄啊,本身你的医术已经可以成为我们进入君权皇城一些圈子中的敲门石,现在再加上你山中老人的弟子的身份,呵呵,相信任何一个君权皇城内的势力都对你充满兴趣。”

    “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些势力们会想方设法地接近你,从你身上探知起源王朝的态度,使团的目的等等。”

    “同样的,我们也可以通过他们对你的接近知道他们的势力,目的,以及他们对君权魔尊和破荧王朝两方面的态度等等。”

    “当然这些可能有点儿难而且不合你的性格,本来我或者林大人会教教你,但从你今天的表现来看,我觉得你能够做到。”

    或许之前的苏铭面对这种任务会有点无所适从,但现在苏铭已经有充分的自信。

    “这,那,好吧,我,我尽量试试吧。”

    “呃,好吧。”可能苏铭的自信还不太充分,亚瑟公爵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继续勉强他作出什么保证。他知道苏铭已经做得够好了。

    本来姬月舞经过苏铭几次诊治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但毕竟堂堂一国公主,千金之躯当然无法跟护卫们那精壮的身体相提并论,而且身份上更重要得多,因此苏铭架不住亚瑟公爵的说辞,只得再次来为姬月舞公主复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