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0章 成熟女人

    更新时间:2017-10-06 09:25:21本章字数:3088字

    不过刚进姬月舞所居住的院落苏铭,就明白亚瑟公爵根本是另有担心,自己不在流云园又不许小不点跟着,这小虎子最近的就只有姬月舞公主了,而姬月舞更对小不点异常喜受,因此苏铭一走一人一兽便粘在一起,姬月舞怎么可能休息得了。

    但亚瑟等人根本没有办法,一方面不能对公主殿下下命令,另一方面小不点根本不理会他们,气得齐麟几次忍不住想要拔刀子给大伙弄点豹肉晚上下酒,不过奈儿灵两眼一瞪,他也只有乖乖投降,唯一一个既可以不给姬月舞面子又能管得了小不点的苏铭,却是在外面一呆就是一天。

    现在苏铭终于回来了,小不点也可以马上离开,至于姬月舞当然是大不乐意了,不过万事都往苏铭头上一推,姬月舞也无可奈何。

    跟小不点回到自己的住处,累了一天,终于可以休息了,不过苏铭又想起一件事,自己现在已经达到了开光期,真元又非常充沛,那岂不是可以尝试着修炼一下白衣师尊教自己的内功?

    本来苏铭练习一百零一式,因着师父玄罗对这功夫的评断,虽然并未扔掉不管,但也以为只对强身健体有些用处,但越练下来越觉得自己受益良多。直到昨天自己竟是用拳头直接将那些刺客的魔功砸飞,当时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如果说连外功都有如此巨大的威力,那么内功岂非更加了得?

    好在苏铭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虽是过了这么长时间,却仍记得白衣师尊所教的口诀和运气法门。

    想到亚瑟公爵刚才的话,他们要很长时间都呆在君权皇城与各大势力进行周旋,而且在回起源王朝的路上肯定也不会太平。苏铭也不再耽误,跳到床上直接打坐开始练习起来。

    宇宙洪荒,顺之天地日月,自心所成,利天之德,补内于心,顺法自己,无有凝滞,浩如空明,性委之远。

    本以为自己练习了这么长时间的外功,都已经练熟了六十五式,肯定不会再像原来那般笨手笨脚,只能记其意却无法实际运用。

    没想到一练起来,又是不停地失败,令得苏铭刚刚积累起来的自信又差点毁于一旦,其实这还是苏铭有些心急。

    虽然苏铭真元远较常人充沛,但这内功却是以外功为基础的,通过外功的动作演变成内功的运气法门。更重要的是外功的后四十一式是将前六十式的基础贯通深入的,可以说后面每练成一式对于前六十式的认识的境界都将有一个提高。

    因此,苏铭虽说是练成了六十五式,只剩六式没有练习,但实际上却是对整个外功一百零一式都差了三十六层的认识!可以说不是功力或者真元的差距,而是境界上的差距。

    不过苏铭却是单一而又非常坚持的性格。反正自己笨惯了,要真是一遍就成功了,自己反而会不习惯。

    一遍不成就三遍,三遍不成就十遍,十遍不成就百遍。慢慢地还真让苏铭摸到了些门道,终于渐渐进入到物我两忘之境。

    此时苏铭没发现的是,自己胸前的天尊涅项链的虎头吐出缕缕白烟,慢慢飞绕着苏铭,缕缕相缠,循环不绝。

    一旁的小不点猛然间闻到一股异香,不由得抽抽鼻子,使劲吸了一大口,然后就觉得脑袋发胀,连忙也在地上坐好,运用自己的法门,努力消化吸入体内的玄气。

    苏铭也不知自己在物我两忘的状态下修行了多长时间,只觉得一阵奇异的感觉袭到心头,把苏铭惊醒过来。

    “是姬月舞公主吗?”

    “唉?”姬月舞一脸好奇地走进屋内:“你怎么知道是我?”

    苏铭被姬月舞问得一愣,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是你啊!”

    一句话把姬月舞气得够呛:“可恶,你竟然耍我,刚才明明是你叫了一句是姬月舞公主吗,现在竟不认帐了,你当本公主是聋的吗?”

    “我哪敢呢?”苏铭连忙起身,但自己腿上还未用力,身体就不由自主地一轻腾身而起稳稳地落到地上。

    “咦?”苏铭和姬月舞同时吃了一惊。

    姬月舞围着苏铭转了三圈,上上下下瞧了六遍,惊奇道:“真看不出来你这小子进步这么快,刚认识你的时候还是个刚在固体期门外打转的笨小子,现在竟到了魔光期了,难怪昨天听护卫们说起,你赤手空拳就把那些刺客打了个落花流水,我还以为那家伙骗我,把他狠狠地修理了一顿,现在看来倒也没有可能啊!”

    苏铭无语,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做到,竟被这小妮子安了个魔光期高手的帽子,不过此时姬月舞也在苏铭也不能用内视之法,看看自己体内的真元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姬月舞看苏铭不说话,以为他是默认了,转头又去看自己的主要目标。只见小不点似乎比之前更见清灵可爱,却少了几分凶悍之气。

    看到小不点这么惹人喜欢的样子,姬月舞瞬间把苏铭忘到了脑后,抱着小不点又揉又亲,要不是小不点奋力挣扎,几乎直接就被姬月舞抱走了。

    正当姬月舞绞尽脑汁想要把小不点拐骗出去,齐麟不解风情地闯了进来。

    “公主殿下,外面魔灵祭祀团,飞龙祭祀团,金瓯大魔神祭祀团联合派了一队祭祀前来,希望能见一见公主殿下圣容,同时也希望能看看在东部市场表现超凡技术的苏铭巫医大人。”

    不知为什么,苏铭觉得齐麟说话时透着一丝冷漠,而且,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他对自己的一丝敌意。

    有了正事,就算是姬月舞再任性也不能再继续纠缠小不点了,毕竟他是代表着起源王朝。

    送走了姬月舞和齐麟,苏铭忍不住马上运用内视观察起来。只见自己体内的真元由之前的模糊变得非常有规则,依照五行炼气术的运行不用自己有意为之,便自动地运转起来。

    看这状态,虽然自己应该还没达到与魔光期相对应的玄照期,但也应该达到了开光后期,想想自己一年多以前也还不过是个刚步入修真大门的小菜鸟,现在能有这样的进步,如果师尊和李耀阳他们知道了,肯定不会相信的吧?

    “爸爸,别站在那里傻笑了,小心一会儿被人送修智祭祀团接受那里的巫医们的亲切辅导。”连小不点都看不下去苏铭那副傻样了。

    关于那个修智祭祀团嘛,就是说某些需要对智力进行修行的人呆的地方。

    ......

    “公主殿下,您该不会对那个小子有了好感吧?”齐麟突然冷不丁地问了姬月舞一句。

    “啊?什么?好感?”姬月舞心中一阵惊慌,重复着齐麟的话来给自己争取应付的时间:“哦,对啊,这家伙一直挺有意思嘛,你不是对他也开始有好感了吗?”

    “公主殿下,我说的好感并不是那个意思。”齐麟无奈直接把话挑明:“我说的好感是指,是指,就是女孩子对男孩子的那种好感!”

    姬月舞的脸突然涨得通红:“好你个齐麟,好大的胆子,我的事情用得着你来管吗?管好你自己的事情!”

    说完,不理齐麟的反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齐麟回头望了一眼苏铭居住的院落,眼中阴冷之气一闪而过。

    “啊!这位英俊的小伙子我想一定就是大魔神使者的弟子,非常荣幸能见到您,在下是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上位高级祭祀龙沧兰。”

    苏铭虽然对于美女的认识还相当肤浅,但也知道这名自己见一进大厅就进身迎接自己的女祭祀,是一名称得上颠倒众生,比之姬月舞和君海棠也毫不逊色的美人,而且更多了她们所没有的成熟韵味。

    嗯,成熟女人的韵味,好像就是这么说的,反正韦鲁斯当初就是这么教自己的。

    “您好,我是苏铭。”

    简单的介绍,反而让见惯了想在自己面前有所表现的男人的龙沧兰心生好感。

    “您好,伟大的巫医大人,我是魔灵祭祀团的上位高级祭祀,大魔神祭祀圣座四级神之祭祀林为乐。很高兴见到您。”

    “我是飞龙祭祀团的上位高级祭祀,人称龙过无痕的苏无痕。很高兴见到您。”

    “见到你们我也非常高兴。”苏铭对他们那代表着身份与实力的称号听而不闻,只是态度淡淡地纠正道:“我似乎从没说过自己是什么伟大的巫医,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夫而已。”

    “呵呵,您太谦虚了,作为大魔神的使者,山中老人的弟子,再加上您之前已经表现出的极为高深的巫医之术,我想您绝对是世上最伟大的巫医之一了。

    “我说过了,我不是什么巫医,而是一名大夫,我对装神弄鬼的那一套一点儿也不精通,所以不用太过夸奖我。”

    三名祭祀闻言色变,没想到这个苏铭这么毫不留情,现在三人连个下台阶都找不到。

    “呵呵,或许我们大魔神的小使者还没有适应他的身份。”龙沧兰似是转瞬之间就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我想是我们太过急躁了,如果因此让你不高兴,我愿意表示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