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1章 沧兰姐姐

    更新时间:2017-10-07 09:26:47本章字数:3041字

    苏铭没想到对方这么大度,对着这么温柔的大姐姐,自己倒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亚瑟和林显容也早就到了,不过这次他们故意没去帮苏铭解围,苏铭马上就要担负起更大的责任,现在也算是锻炼他的好机会。

    姬月舞坐在主位上嘟着嘴什么话也不说,刚才齐麟惹恼自己的气还没消,现在看到苏铭被那个叫龙沧兰的狐狸精迷得团团转,心中更是生气。

    “这么说传言都是真的喽?苏铭先生前天真的赤手空拳就把魔功五轮刃挡了回去?天哪,大魔神在上,我还从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过几天苏铭先生愿意来金瓯大魔神祭祀团来与沧兰交流一下吗?”

    在龙沧兰的有意指引下,两人像多年的老友一般,几乎让苏铭把自己所有的秘密全吐了个遍。

    而彼此的称呼也变成了苏铭先生和沧兰姐姐听到龙沧兰的问话,苏铭刚要答应,便听到姬月舞不悦的声音响起。

    “刘堂医奉大人最近非常忙,有无数的病号伤员需要他去救治,而这无数的病号伤员之中绝大多数都是你们君权人,我想祭祀大人绝不会只为了自己跟刘大人的交流而耽误了贵国百姓和军人的伤势和病情吧?”

    “哦,对,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龙沧兰仿佛自己刚刚想起这么一回事:“苏铭先生,您本来还要照顾您的伤员,好吧,我想我们该告辞了。”

    姬月舞高高兴兴地送走了三个祭祀,正以为可以顺便送走苏铭以便陪小不点好好玩玩,没想到君权皇城内的祭祀团们像打了鸡血一样,一家接着一家地让苏铭闲不下来。

    苏铭的脸皮显然还没练到家,无数次想中途告辞先去为伤员们复诊,但面对无比热情而又能言善辩的祭祀们,当然,也不能落下见死不救的亚瑟公爵和林显容。还有从中作梗的齐麟,今天齐麟不知怎么了,老是针对自己。

    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苏铭不顾亚瑟公爵的劝阻,还是在逐一了解了一下护卫们的情况之后,来到了东部市场,完成自己对那些平民伤员的承诺。

    不过苏铭在离开的时候已经完全后悔自己的有诺必践了。那些平民们的热情简直比祭祀们的虚伪更让他难以招架。

    “主人,主人,我在这里!”

    苏铭循声望去,发现是剑十三在角落里朝他招手。

    “怎么了?”随着剑十三和管仲来到一间小旅馆的房间里,苏铭询问起他们找自己的目的。

    “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主人的客人有点儿多,所以来恭喜主人成为君权王朝祭祀团们最受欢迎人物。”

    “管仲,别胡闹了,主人还得忙着赶回去!”

    “好吧,别生气剑十三,我只是搞一下气氛,让我们的头脑更活跃,哎哟,轻点儿剑十三,主人,我们势单力孤,在别的地方收获甚微,而现在主人的身份非常敏感,所以想从主人这边找找看能否找到突破口。”

    “好吧,管仲,你对君权王朝比我们要熟悉的多,我也正想跟你商量一下。今天来流云园的祭祀团代表共有三十一家,其中有魔灵祭祀团,飞龙祭祀团,金瓯大魔神祭祀团。”好在苏铭过目不忘,过耳留痕。这三十一家祭祀团以及他们的代表苏铭都已经记在心里,一个不落地讲给了管仲和剑十三。

    “嗯,有点奇怪啊!”

    “怎么?有什么心得?说来听听。”苏铭没想到管仲马上就有了发现。

    “主人还记不记我们君权王朝信仰着四位大魔神?”

    “当然,是赫连大山的大魔神,黑海中的黑海魔神,金瓯海中的金瓯魔神,以及红洋水域中的红洋魔神,还有,主人是不是听说过君权魔尊陛下就是黑海魔神的孩子,山中老人就是大魔神的使者吧?”

    “没错,如果不是这样,他们干嘛对我这个山中老人的弟子这么尊敬?”说起这个,苏铭还有点得意。

    但是管仲却收起了刚才的玩世不恭:“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哦?说来听听。”看到管仲如此认真的样子,剑十三非常满意。

    “关于山中老人的传言虽然也非常广,但却并非所有祭祀团都相信的,而今天来流云园示好的,十一家祭祀团中,魔灵祭祀团,飞龙祭祀团,金瓯大魔神祭祀团就都在不承认这个传言的祭祀团之列,这么说主人您明白了吧?”

    “呃,如果他们并不相信山中老人是大魔神的使者,那他们根本就只会把我当成招摇撞骗的骗子,根本不应该这么恭敬地跑来跟我认识!”

    “但是,但是会不会是因为太多祭祀团都来了,主人的影响力大增,他们也想趁机拉近与主人之间的感情呢?至少向我们表示他们不会与我们为敌。”剑十三分析道。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剑十三。你不是君权王朝的人,所以并不明白信仰对于君权王朝的人意味着什么,就以主人来说,如果不是对大魔神的信仰太过深入人心,你以为凭主人这么个小毛孩子,随便露了几手连外化期都没有达到的实力就能让这么多人对主人转变这么大的态度,其中还包括极具名气实力强横的强大祭祀团?不要说我们君权王朝,就算随便哪个国家也不可能出现这种集体脑袋烧坏的现象吧?”

    “在君权王朝,信仰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你们的想象,明白了吗?作为并非一个派支的祭祀团,他们之间也有分歧,或许强大的祭祀团可以灭掉弱小的祭祀团,但除了大祭祀索伦大人,绝不可能让他们背叛自己的信仰。所以这三个祭祀团绝不可能只因为主人变成了君权皇城灼手可热的人物就改变自己的立场去承认什么山中老人的弟子。”

    “更何况还不仅仅是信念的问题,像金瓯大魔神祭祀团这种超大规模的组织,都有他们的根基信徒,一旦被他们知道自己的祭祀团做出这种违背信仰的事情,是会动摇他们的根基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三个祭祀团是跟其他祭祀团完全没碰面,很早就来到了流云园的吧?”

    苏铭一听惊奇道:“这你也能猜得到?不错,这三家祭祀团是天刚一亮时就来了,而其他祭祀团则是吃完早饭才络绎不绝地轮番到来。”

    这就说明他们虽然知道无法瞒过所有人的耳目,但却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们来了之后都说了些什么。

    剑十三失笑道:“这不是自欺欺人吗?其他势力不用想也知道他们是来示好的啊。”

    管仲赞道:“剑十三这回说对了。他们没理由不知道自己这么做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但既然他们仍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前来示好,那绝对代表他们另有所图。”

    “对了。”苏铭猛然想起来:“临走时,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龙沧兰姑娘约我有空云他们祭祀团交流一下。”

    “非常好,线索有了,这几天我们就把主要目的放在金瓯大魔神团身一定会有收获。”

    看着管仲成竹在胸的样子,苏铭想起了昨天亚瑟公爵说过的,不但这些势力趁机探听自己虚实,自己也可以趁机探听他们虚实的话,不由得大感佩服。

    不过亚瑟公爵作为两百年的政治不倒翁的老狐狸级的人物,想到这些没什么稀奇,管仲身在局外,却也能想到这一点,看样子真是一位难得的人才。

    剑十三对于管仲的分析也是极为佩服,不过似乎觉得自己同为主人的仆人,却样样都比不上管仲,感觉自己没起到什么作用,不禁有些失落和自卑。

    苏铭虽对管仲极为重视,但怎么会轻视剑十三呢?看到剑十三的样子,苏铭拍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这个剑十三还真是像以前的自己啊,呃,以前的自己像剑十三才对,剑十三比自己年纪大嘛。

    跟剑十三管仲分别以后,苏铭回到了流云园。此时亚瑟公爵跟林显容正在分析今天前来的势力的情况,为了方便苏铭以后更好的应付这些人,亚瑟公爵又不厌其烦地对苏铭重复了一遍他们的分析成果,竟然跟管仲八九不离十。

    而且可能是因为毕竟不是君权王朝的人的原因,亚瑟公爵和林显容并没有认识到金瓯大魔神祭祀团和魔灵祭祀团,飞龙祭祀团的异常。

    不过苏铭并不想将管仲的分析当成自己的分析来显功,又没法把管仲摆到明处让他来分析,只好想等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他们。

    很久以后苏铭才明白这样徒自谦虚其实反而影响了团体的情报共享,有时候不必事事都分得那么清楚。不过那时苏铭已经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这是后话,姬月舞公主虽名义上是他们使团品阶最高的领导人,但以她的性格哪里有耐心在这里听这些对她来说等同于是天书的东西,早早地趁着苏铭还没回来,拿好吃的东西哄得小不点陪她云自己的屋里睡觉去了,只留下齐麟旁听,明天再转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