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2章 邀请

    更新时间:2017-10-07 09:26:53本章字数:3099字

    一边吃着夜宵一边听亚瑟公爵的讲课,不知不觉夜色已深。苏铭不知道亚瑟公爵和林显容受了姬月舞的严令一定要尽可能地拖住苏铭,让他没空跑到自己那里召回小不点。

    不过拖她的福,苏铭非常细致地了解他们是如何来进行分析的思路,一边学习一边试着自己分析印证,倒是进步神速。

    看天色实在太晚,苏铭也懒得去叫小不点了,自己回到住处,先行练习起外功来,不知是不是内功与外功相辅相成的原因,今天苏铭的外功已经可以练到六十七式了。

    自从苏铭感觉到白衣师父所教的奇异功法的益处之后,已经把它跟玄罗师尊所传授的五行炼气术摆到了同等重要的位置上。

    一通外功练完,苏铭带着满身的疲惫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然后又开始尝试着练习起内功来。

    虽然有昨天成功的先倒,但今天苏铭失败的次数一点没少,好不容易才在失败了二百多遍之后进入了物我两忘之境。

    第二天,或来示好或来探听虚实的人比昨天少了一些,但也让苏铭他们应付了半天。

    经过昨天的复诊,伤员们的情况已经稳步恢复,今天开始已经不需要苏铭再去为他们诊治了。

    多了不少空闲时间的苏铭却也不敢在白天便练习内功,人来人往的,万一被人撞见可就糟了,因此只好在院子里练习起外功来。

    除了宾客之外,苏铭的医馆可真是打响了名气,本来大家还受到传统印象的影响,更信任巫医一些。

    但苏铭山中老人的弟子完全打消了这份疑虑,这一天已经有两三名病人试着跑来找苏铭为他们看病了。

    第一天正式开张,加上看这几个病人都不是什么有钱人家,苏铭很大方地免了他们的诊金,完全忘记了来之前陈明西门丁他们的千叮咛万嘱咐,以及给玫瑰团准备食物而欠韦鲁斯的巨额债物,不知道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最后送走了这几位病人之后,苏铭吃完晚饭就回去继续自己的练习,姬月舞气冲冲地跑来把一封请柬摔到了苏铭的桌子上。

    “诺,给你的!”

    苏铭莫名其妙地打开一看,原来是龙沧兰送来的,亿点儿也不懂女人心的苏铭完全不明白姬月舞干嘛这么针对这个龙沧兰,就像不明白齐麟最近为什么对自己非常冷漠一样。

    请柬上说正逢后天他们祭祀团要为金瓯魔神的生辰进行庆祝,正好完成邀请自己前去他们祭祀团的约定,希望自己能够前往,其他就是一些没营养的客气话了。

    苏铭想起管仲的分析,心想来得正是时候,自己可以去他们内部了解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情报,看他们到底搞什么鬼。

    姬月舞见苏铭看完请柬就发起愣来,也不理会自己。心中更不是滋味:“好哇,有大美女相约,乐得连魂都找不到了,男人果然个个都是色狼投胎,哼,还是小不点好,不会被那些漂亮女人的外表所迷惑。”

    苏铭听了失笑道:我的公主殿下,你在说些什么啊?你以为这是什么好事?如果这是鸿门宴,我只怕好好地进去就不能好好地出来啦!

    姬月舞不屑道:“还算你没被迷得糊涂,知道危险还不快推了它,哪里都比不上这里安全!”

    苏铭摇摇头故作神秘地道:“非也,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冒这个风险又怎么能打听到有价值的情报呢?后天这个邀请,我是去定了。”

    听完饭后亚瑟公爵也专门跑来找苏铭说起此事。对苏铭的决定表示非常赞同,不过也叮嘱苏铭千万小心,他已经准备好人手,后天会埋伏在他们完外,一旦有事可以立即接应苏铭。

    唉,说起来那个龙沧兰还真是一个尤物啊,如果苏铭后天有机会,不知能否试试看龙祭祀约来我们使团吃个便饭呢?此时的亚瑟哪有半点公爵的威严样子。

    “好吧,如果亚瑟伯父不怕回国后被伯母找麻烦,我倒是不介意的,不过我这个人最是诚实,日后伯母问起来我可不会撒谎的哦。”

    “你,够狠!”

    “那个刘大人啊,在下倒还是独身一人,明天请刘大人帮在下约一下龙祭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这时林显容也开始跟苏铭套起近乎了。”

    “当然,林大人这么先公后私的人,就算以后被陛下知道了在执行这么重大的任务之前还留恋美色,整天想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也是万万不会相信的,明天我一定会尽力帮林大人约她的。”

    “呃,这个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吧,如果没时机的话不提也罢。”思前想后,林显容还是觉得自己的官职更加亲切,美人儿的事情还是往后放放吧,反正那个亚瑟公爵家里还有个公爵夫人,怎么也不可能走到自己的前面吧?

    一天时间过得挺快,马上就到了金瓯魔神诞辰的日子,苏铭一起床,让护卫们在大门口挂上暂停看病的通知,便孤身前往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驻地。

    “起源王朝堂医奉,赫连大山山中老人亲传弟子苏铭刘大人到!”随着门外护卫的唱名,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眼睛转向门口,等待着这位几天来君权城群声名最响的后起新秀的出现。

    与苏铭之前所想的不同,金瓯魔神的诞辰,可并不仅仅是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举行个庆祝那么简单,作为君权王朝信封的四大魔神之一,今天可以说是整个君权王朝的节日。

    一路走来就看见君权皇城的居民们穿着盛装,举行着各种庆祝活动,或者前往附近的祭祀团,在金瓯大魔神的神像前恭祝他,并祈求他降福于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进入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驻地,在此等待庆祝的也仅是他们祭祀团的人,君权皇城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到了这里。毕竟这里是陛下御封的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仅以对金瓯魔神的信仰,这里才是首的,同时也是君权王朝所承认的。

    “苏铭先生果然非常守信用呢?不过您来得可真晚,沧兰都以为苏铭先生不会来了呢!”似乎是专门在等着他的到来,苏铭刚踏进会客厅,龙沧兰便粘了上来,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虽然经过韦鲁斯那下流而不风流的死胖子的熏陶,但还只能算是少年的苏铭对于热情似火的龙沧兰还真是有点儿吃不消,前天在流云园的时候便一直被压在下风,此时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苏铭的脸皮立即敗下阵来。

    “龙祭祀。”

    “苏铭先生叫人家什么?”

    “呃,沧兰姐姐。”苏铭馗尬地朝周围望了一下,只见四周宾客全都看着自己和龙沧兰,脸上不禁更红了:“咳咳,沧兰姐姐,我们还是别这么惹人注意吧?”

    “哟,苏铭先生昨天英明神武的样子都跑到哪儿去了?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容易害羞了?难不成今天的宾客当中有我们苏铭先生的心上人?”苏铭馗尬的求饶反而让龙沧兰加倍地调笑起来。

    “沧兰姑娘。”苏铭气得用牙根狠狠地叫着龙沧兰。

    “好好,不说笑了,来苏铭先生我来为你介绍一下。”龙沧兰好不容易止住笑,亲昵地拉着苏铭来到宾客中间。

    “诸位,这位便是最近在君权皇城风头正盛的起源王朝御封首席堂医奉,山中老人唯一亲传弟子,苏铭大人!”

    现在苏铭也成了名人了,他的身份当然也要润色一二,于是经过前天众祭祀来访之时的大力宣传,便成了龙沧兰口中的样子。

    虽然酬已经听过门外护卫的唱名,但经过龙沧兰这么众人似乎又是-阵惊叹,种种赞美之辞不绝于耳。

    “没想到真的是这么年轻,果然年少有为啊!”

    “嗯,低调谦虚,不好张扬,现在这样稳重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哦,大魔神在上,这个小伙子肯定也如山中老人一样是大魔神的使者,我似乎在他头顶上看到了七彩魔云!”

    好在苏铭对这些赞美的话早有了不错的免疫能力,慢慢平复下心情来,观察着周围每一个人。

    龙沧兰似是故意让苏铭多露露脸,等到周围的赞美之辞都已经翻来覆云地重复才继续道:“苏先生,让我再为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常备军统领苏仁将军!”

    常备军统领虽只不过是各势力妥协下的傀儡,但毕竟也是君权王朝最大军团的统领,身份摆在那里因此龙沧兰先从他开始介绍。

    与安吉将军不同,苏仁从外表看来根本就不像一名文文弱弱的样子,而且双眼深陷面色苍白,一看就是沉迷酒色,身体虚空之色。看到苏铭看过来,虽是热情地打着招呼,但眼中却难以掩饰他既妒且恨的羡慕。

    “这老家伙虽身在高位但却不过是个摆设,你小心点他,对于年少成名的人,他心里嫉妒得很,这种人自己本事不行,却更容不下别人比自己优秀。”龙沧兰脸上仍是保持着迷人的微笑,嘴唇更是一动没动,但仅凭牙根发出的声音,便将这些话微小却清晰无误地传到苏铭的耳朵里,可见其在社交场合上经验之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