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5章 我是医者

    更新时间:2017-10-09 09:43:35本章字数:2343字

    “你,你竟然质疑我的巫术,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因为今天是金瓯魔神的诞辰,因此对我们金瓯大魔神祭祀团降下神迹福址,只是主祭祀大人所受福缘太多,一时经受不住,因此激发了老毛病,大人鼻中流血正是说明只要多出来的福缘随大人的血流出体外,自然而然就可以恢复过来!”

    “他在胡说!”内厅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主祭祀大人的确不是得病,但更不是什么受了福缘的原因,而是中毒!”

    刚进入屋内的苏铭和龙沧兰闻言大吃一惊。

    那祭祀团的首席巫医,听这女子如此无礼,不由大怒:“龙清,你可听见那小娃娃如何无礼,这里可是我们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你难道还要容忍这个人在这里放肆吗!”

    龙淸皱眉道:“首巫医还请息怒,她也不过是说出自己的看法而己,跟放肆可扯不上关系吧?”

    首巫医怒极反笑:“好好好,没想到主祭祀大人刚刚病倒,你们这些小辈们便不将我们这些老家伙放在眼里了,龙清,你如此袒护外人来污辱我们,只怕主祭祀大人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们祭祀团立即便要分裂在即了!”

    龙清听他如此威胁也不由色变:“林正德,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我还要问你呢?是谁给你的权力让一个身份不明的外人来给大人看病的?你将我们置于何地?”

    “是我给她的权力。”龙沧兰铁青着脸走进屋里。

    龙清与林正德似是都对龙沧兰极为畏惧,立即闭上嘴不敢再吵。

    苏铭见状好生惊讶,虽然早已领教过龙沧兰的不好对付,她给自己的印象却一直是娇滴滴的,没想到发起怒来这么可怕,而且在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中威信如此之高,恐怕并不简单的只是他们主祭祀的弟子。

    “怎么?首巫医对我给予龙清的权力好像不太信服啊?”

    龙沧兰早已没有之前的柔媚,冷漠的眼中射出杀人般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林正德干笑两声:“师侄女这是怎么说的呢?我们祭祀团上上下下有谁敢对师侄女的话不服气,我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先去教训他。”

    龙沧兰不理会林正德话中的讨好,不耐烦地道:“如此倒是多谢首巫医的支持了,龙清,为何首巫医会在这里,那内厅中是谁在给主祭祀大人治疗?刚才说话的那位姑娘又是谁?”

    龙清听龙沧兰问起,不敢不回答她的话,又着实不能说出里面那女子的身份,犹豫半晌只得回道:“禀师姐,是,是一位很有来历的姑娘,她说有办法稳定主祭祀大人的病情,因此我便让她去试上一试。”

    龙沧兰没想到龙淸竟然敢不据实相告,气得脸色更是不善,冷哼一声也不再理她,带着苏铭直往内厅而去,龙清和林正德赶忙跟上。

    进到内厅,只见一个一脸病态的老妇人正坐在床上,身后一名绝色少女在另一紫衣男子的帮助下正在给老妇人运功。

    苏铭见到那少女的样子,不由得啊的一声惊叫出声来。引来屋内众人不满的目光。

    龙沧兰却知苏铭这样必有缘由,转身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苏铭摇摇头低声道:“没什么,刚才龙清姑娘言辞含糊自有其原因,不过现在没时间说了,先救主祭祀大人要紧。”

    龙沧兰点点头,朝那女子拱手道:“却不知这位姑娘如何称呼,姑娘施以援手帮助我师父治疗,龙沧兰在此多谢。”

    看样子二人都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头上已经满是汗水,听到龙沧兰的话,那姑娘勉强笑了笑,后面那紫衣人去怒声道:“现在这个时候还谢什么谢,还不快来支援一下,我们快撑不住了!”

    龙沧兰闻言抬起手拦住了正要开口怒斥的林正德,和正要过去帮忙的龙淸,朝苏铭一点头,示意他前去看一看。

    苏铭走到床前,不理会林正德和对面那紫衣人要吃人的目光,探手抬起老妇人的手腕,替她把了把脉。

    此时苏铭的内功仍在运行着,这一把脉,立时竟然清清楚楚地探淸楚了老妇人体内的详细情况,正在往心脏扩散的毒素,老妇人体内那充沛的魔元,以及那姑娘和紫衣人正努力压制毒素的魔元。

    苏铭没想到自己的内功还有这等功效,要知道真元与魔元除了用一些极特殊而又罕见的法器以外,根本是水火不相容的,所以苏铭根本不敢将真元输入老妇人的体内去探查,但是两人只是身体接触,便可令苏铭巨细无疑地掌握老妇人的情况,只怕这世上还没有什么修行的功法有这样的功能。

    同时也明白了那姑娘和紫衣人为何这么辛苦,看样子这名姑娘也是略通经脉分布,在査出主祭祀大人是中了毒后便想以输入魔元的方式,帮助主祭祀压制住这些毒素,保住五脏不受其侵袭。

    然而没想到这老妇人的魔元实在充沛得可怕,两人合力也只是勉强左右其运行,但要稳住毒素的范围却是力有不殆。不过也幸好有他们这么牵制着,否则现在毒素只怕已经侵入心脉,那时就麻烦了。

    明白了老妇人的病情,苏铭回头朝龙沧兰道。

    “现在先找几名实力强些的人来帮助这两位给主祭祀大人输入魔元,他们快撑不住了。”

    龙沧兰听到苏铭的话,朝龙淸一点头,示意她上前去帮忙。

    龙淸知道这是苏铭认同了那姑娘,虽然不知道龙沧兰为何这么信任这小子,不过还是朝林正德示威地一扬头,高高兴兴地上前来将自己的魔元输入那姑娘的体内,助其运功。

    苏铭见主祭祀的情况又已经稳定住,朝龙沧兰道:“主祭祀大人确如这位姑娘所言,是中了毒,现在他们通过给主祭祀大人输入魔元的方式压制毒素,不过大人本身的魔元实在太强大了,所以就算龙清姑娘帮忙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如果龙姑娘没有异议的话,我要立刻给主祭祀大人治疗。”

    自己祭祀团的首巫医越治越糟,那深受龙清信任的不知来历的姑娘只能治标不治本,现在龙沧兰也没有别的选择只好信任苏铭:“你放心施为好了,如果有什么问题由我来承担。”

    林正德本想再劝,但听龙沧兰这么一说,眼睛转了两转,终于闭上嘴呆在一边看看情况发展。

    那正运功的姑娘朝苏铭投以好奇的目光,问道:“这位小,呃,这位巫医大人,却不知要如何救卡尔祭祀?希望你能有十分的把握才好,如果是一些符水什么的可治不了卡尔祭祀的毒的。”

    听到这个姑娘直接称呼自己师父为卡尔祭祀,龙沧兰不由一愣,不知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

    苏铭却笑着解释道:“姑娘放心好了,我不是巫医,而是起源王朝的医者,我是用金针和药物给主祭祀大人疗毒而不是用什么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