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6章 真凶到底是谁

    更新时间:2017-10-09 09:44:12本章字数:3036字

    “起源王朝?”那个姑娘听到苏铭是起源王朝的医者,不知为何一下子放下心来:“那医者先生你说怎么治疗吧,我们全力配合你。”

    “那就好。”苏铭笑着打开布卷,抽出两根金针:“首先,是这样!”

    苏铭猛地拍开那姑娘给主祭祀输魔元的双手,失去魔元压制的毒素立刻开始侵袭主祭祀的五脏六腑。

    眼看主祭祀危在殆夕,龙沧兰大惊失色::“苏铭,你想干什么!“

    苏铭早已发现龙沧兰对自己并非信心十足,这也难怪,对于长期受巫医的影响的人,医术本就不怎么可靠,更何况对自己的医术,她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实,自然不可能百分之百地相信自己的能力。

    更何况,现在已经告诉龙沧兰现在卡尔祭祀的毒,全靠着那无名姑娘输入魔元压制,如果把自己的办法告诉龙沧兰,只怕她未必能下定决心,没办法,苏铭只好自己帮她下定决心。

    见到龙沧兰等人似要冲上来阻止,苏铭一边帮卡尔祭祀施针一边大喝道:“现在主祭祀大人的安危全在我手上,你们不怕出事儿的就尽管冲过来!”

    龙沧兰身形猛地一顿,打出手势,让对面龙清也不要轻举妄动,咬着杏牙对苏铭恨声道:“苏大人,虽然说我们祭祀团一开始对阁下未必安着好心,但毕竟从未做出什么对苏大人和起源王朝使团不利的事情来,如果主祭祀大人有什么损伤,不管苏大人是何身份,龙沧兰也必让你无法生离此地!”

    龙沧兰的话还没说完,便见苏铭将刀子掏了出来,吓得龙沧兰赶紧闭嘴,生怕再惹恼他对着师父的脖子来一下。

    苏铭用刀在卡尔祭祀手指处一点,点破一道伤口令毒血流出,同时拔出施在卡尔祭祀的金针,便见一股黑中带紫的血慢慢从手指处流出,而且还带着一股腥味,林正德一见立时脸色大变。

    不一会儿,黑紫之色渐浅,而且也不再有那种腥味,苏铭长松了口气,笑道:“好了,主祭祀大人的毒不会再侵入五脏了,现在只要想办法清除主祭祀大人已中的余毒,再调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了。”

    龙沧兰见师父脸色开始转好,而且呼吸也平缓顺畅起来,心中早已明白,此刻听到苏铭的话更加放心,想起自己刚才的样子不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无名姑娘尤自不太放心,走上前来为卡尔祭祀把了把脉,苏铭见状大奇,看这姑娘的穿着打扮,应该也是君权王朝的人,这便奇怪了,君权王朝的人不是只信巫医的么?更何况能懂医术了,而看这姑娘的样子,显然是真的懂一些医术,而并非在装模作样。

    不过,看这姑娘显然并不熟练,皱着眉头把了半天,才比较有把握地道:“嗯,确如这位小,呃,这位先生所言,卡尔祭祀体内的毒素虽未清除干净,但已经稳定住不再扩散,也就是说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现在只要想办法把她体内的毒素清除就可以了。”

    听到两人都这么说,不知苏铭身份的众人才算是放下心来。

    “别听他们两个人胡说!”林正德气急败坏地大吼道:“他们两个说不定是串通好了的,闪开让我去给主祭祀大人诊断一下,看是不是真的没有生命危险了。”

    “慢!”苏铭心中一动,阻止道:“首巫医倒是提醒了我,刚才我探查主祭祀大人的情况时,发现此毒虽然猛烈,但却是刚刚才进入大祭祀大人体内的。”

    “当然是刚刚,主祭祀大人不就是才倒下的吗?”

    “不,我的意思是说,以这种毒素的扩散速度和深入程度,恐怕是在你接到侍女的通报之后才中的毒,换句话说,主祭祀大人是先晕倒,而后又中的毒。”

    龙沧兰目光扫过屋子里的每一个人,神色凝重地道:“再换句话说,给主祭祀大人下毒的就是在她晕倒之后服侍她,和为他诊治的现在屋子里中的某人喽!”

    众人一听无不色变,那些地位较低下的侍女们更是吓得跪了一地,纷纷齐声辩解。

    林正德心中一慌,退了一步不敢再造次,脸色最差的当然是那无名姑娘和紫衣人,这里面只有他们不是祭祀团的人,说起最有可能给主祭祀大人下毒的当然就是他们俩了,那紫衣人更是对苏铭怒目而视,不知苏铭为何要这么害他们。

    以他们二人的身份当然不怕被冤枉,但却更不能随便暴露,一个弄不好就会将以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为代表的相当大的势力推到敌对的一方去。

    而原来因为他们身份而对他们信任有加的龙清显然也是这么想的,猛地退了一大步一脸警惕地瞪着他们两个,一旦他们敢有异动,即使冒着灭门之祸,她也要将这二人当场拿下。

    龙沧兰将全屋里人的反应都收在眼底,突然一抬手,打断了苏铭要说出凶手的名字,冷着脸道:“苏铭,你先跟我来一下。”

    接着,放出一支魔笛招来祭祀团的护卫武士,将阁楼团团包围。

    “怎么样?你是不是想指证林正德是下毒的凶手?”刚走出阁楼,龙沧兰顿住脚步,冷不丁地问道。

    苏铭奇道:“咦?龙姑娘是怎么猜到的?”

    要知道苏铭自己还是凭自己奇异的功法,感觉出林正德心中的害怕和心虚,才有八九成的把握,没想到龙沧兰在那里看两眼就能分辨出来。

    “其实,我也没什么证据,只不过感觉林正德今天的表现极不正常,而那两个陌生人自处嫌疑之地,如果是他们下的毒只怕早找借口溜了,怎么可能还花这么大的力气去压制大人体内之毒,现在他们魔元损耗极大,实力还不到以前的三成,如果真是凶手怎么可能这么笨。”

    “不过,如果你刚才直接指正他,你觉得真能将他伏法么?我们没有直接证据,只要他抵死不承认,因着他在祭祀团内威望颇高,我们还真拿他没有办法,待会儿进去之后,你去指证那两个陌生人,我自有办法让林正德露出马脚!”

    苏铭听得心中发寒,看样子以前自己真是太小瞧这龙沧兰了,现在看来,龙沧兰心思细密,雷厉风行且在祭祀团内威望极高,实在是一等一的角色,以苏铭看来,龙沧兰比之亚瑟公爵可能在大局眼光上有所不如,但比起胆大心细却还在他之上。

    两人商议一阵儿,一起回到屋内,众人眼巴巴地全都望着苏铭,现在他的一句话可就能决定屋内任何人的生死了。

    “苏铭,现在你可以告诉大家凶手是谁了。”龙沧兰作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看屋子内谁都是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吓得除了龙清与那两个陌生人以外人人都不敢跟他对视。

    苏铭指着那无名姑娘与紫衣人道:“我认为这两个人很可能就是凶手,不管是从时间上还是从下毒的可能上,要知道他们有两个人,互相掩护起来下手非常容易。更何况这里所有人都是祭祀团内部人员,从动机上也只有他们二人有可能!”

    紫衣人一听大怒,便要马上动手,却被那无名姑娘拦下:“叔叔且慢,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各位也请先莫动手,小女子有一言不明想要请教!”

    龙沧兰挥手拦下想要拿下两人的祭祀团武士,面色不善地朝那姑娘问道:“死到临头还有何话可讲?不过为免人说我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不讲道理,我便给你们一个讲最后遗言的机会!”

    紫衣人冷哼一声,对龙沧兰的话既是不满,又是不屑,不过有那姑娘在,自己也不好造次,只有静观其变。

    那姑娘却是从容不迫的道:“是不是遗言可还不一定。只是对这位医者指责我二人为下毒凶手的理由有些不太满意,说我们有作案时间这里有谁没有?说我们二人互相掩护有作案条件但我们两个外人一举一动哪里不受到贵祭祀团的人盯着?相反你们自己人却不会提防比我们更加容易下手,说我们有动机更是可笑,我们与主祭祀大人从不相识,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要杀她?相反贵祭祀团内部的人与主祭祀大人却更有可能得仇,说不定比我们更有下毒的动机不是吗?”

    没想到这位姑娘外表清秀乖巧,却是这么能言善辩,苏铭被她说得一愣一愣地竟是不知该如何反驳。

    好在也不用他来反驳。

    “你休要在这里挑拨离间,你这么说难道是在说我们里面有内奸吗!”林正德从一旁蹿出来指着二人怒喝一声:“从龙清带你二人过来我就觉得你们很有问题,只不过龙清一直坚持我才没有直接把你们赶走,没想到一时心软却是助纣为虐,现在这个小伙子察出了你们的奸计,你们还敢狡辩,沧兰师侄,快快找人将他们拿下,玉辞心大人现正在大厅,将他们交给玉辞心大人好好审问一番,我料他们必有主使!”